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ttovp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四重分裂 起點-第九百三十二章:歸來看書-qawwe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语宸呆愣愣地看向站在自己面前叉着腰一脸姨母笑的夏莲,整个人都七荤八素的,显然完全没有做好相关方面的准备,着实被雷了个措手不及。
魔門道心
意外是真的很意外,惊喜说不上,快被惊呆了倒是真的。
关于学园都市那场会议,身为曙光教派圣女的语宸虽然并没有怎么关心过,但是在这段时间的耳濡目染下也了解了不少,感觉就像是大陆上各种有头有脸的势力聚在一起讨论天下大事,虽然不太清楚具体会讨论些什么,但却依然给人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就很厉害的样子,感觉跟联合国似的。
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那场会议跟联合国的性质南辕北辙,但这并不妨碍其规模和影响力都足以到达一个少女难以想象的程度。
结果现在夏莲却突然通知自己要代表圣教联合前往学园都市与会,这实在没办法不让她吓一蹦。
而且在察觉到大家的本意似乎是给自己和墨檀同学创造机会,搞出一桩宛若蜜月旅行的企划后,语宸又紧跟着被吓了第二蹦。
这也就是她不会飞,否则这会儿估摸着已经被惊上天了。
“夏莲姐姐,人家……”
语宸慢吞吞地蹲在地上,抬起小脸用宛若一只刚出生不久就惨遭抛弃,忍饥挨饿,在凄风冷雨中等候了三天,却得不到任何救助的小狗一样清澈无辜的哀怨眼神望向夏莲,卖了自己打从入坑无罪之界以来杀伤力最大的一个萌:“人家从小就比较怕生,所以能不去咩?”
尽管据说自己、墨檀同学和小布莱克其实只是个添头,真正代表圣教联合去跟人家开会的另有其人,但在这个微妙的时间点,语宸还是想要尽己所能地推脱掉这件事。
原因无它,少女觉得要是真让夏莲的阴谋如愿以偿的话,抛开自己不说,那天晚上安静地走在自己身侧,拿着半杯可乐目光低垂的那个大男孩,一定不会开心的。
虽然并不知道他在苦恼些什么,但仅仅只是一次无意间的目光碰撞,对方眼中那抹隐藏在平静柔和之下的,疲惫中透露着沉痛的晦暗却始终在自己脑海中挥之不去。
【是我的错么……】
从那天开始,语宸始终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无法理解,无法明了ꓹ 却可以感同身受。
哪怕已经有近三个月的时间没见过面,但是那天离开电影院时对方那让自己鼻子泛酸的目光始终铭刻心底ꓹ 挥之不去。
“这算是恋爱吗?”
大部分时间都宅在宿舍的语宸,偶尔会向自己同寝的好闺蜜南宫娜提问。
逆女成凰:極品娘親不好惹 鎖情
乖妻要奪權
“不知道呀,我又没有恋爱过。”
抱着大号小神龙玩偶的南宫娜总是如此回答ꓹ 然后笑盈盈地补充了一句:“不过我倒是听说,当一个女孩对一个男孩产生‘好奇感’的时候ꓹ 就是即将演变成‘好感’的征兆哦。”
每到这时,语宸都会微微耸肩ꓹ 嘟着小嘴轻声道:“那就不是咯ꓹ 我对墨檀同学可是一点好奇感都没有呐。”
寥寥几次的私房话,基本都是以这种模式作为收尾。
语宸是不可以对墨檀产生好奇感的,因为她隐约能够猜到,好奇只会对那个心里藏着很多很多事的人造成伤害。
既然是那个人小心翼翼想要保护好的东西,不惜让他自己难过也想要藏在身后的东西,自己又怎么能去刻意碰触呢?
但无论如何,不想再看到他那天无意中没能好好遮掩住的目光。
既然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他的困扰ꓹ 那至少在他能够笑得不那么勉强之前,自己……
“当然——”
夏莲嘿嘿一笑ꓹ 然后面色瞬间一沉ꓹ 正色道:“不可能!名单已经确定好了ꓹ 你们这次是去也得去ꓹ 不去也得去!”
“但是……”
语宸张了张嘴,却被夏莲粗暴地打断了。
“逃避不能解决问题。”
曙光教派的首席圣女ꓹ 性格懒散给人感觉无比大大咧咧的夏莲·竹叶深吸了一口气ꓹ 一字一顿地说道:“有些事情ꓹ 不是你逃开了就会弥散于无形的。”
语宸缩了缩脖子,低声道:“我……没想逃啊。”
“那你搁我说这儿不想去是几个意思啊?”
夏莲撇了撇嘴ꓹ 叉腰道:“别告诉我你是真怕生,那种三流的小谎可骗不了我。”
语宸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起眼眸对上夏莲那恨铁不成钢的目光,柔声道:“但是黑梵他现在应该不会想和我……”
“夏莲殿下、语宸殿下。”
这段时间一直在担任语宸护卫骑士的泰罗快步走进中庭,对两人分别行了一礼后喜上眉梢地说道:“格林骑士长、苦修者大人还有黑梵牧师回来了!他们已经在五分钟前抵达了光之都,估计再有一会儿就能到内城区了!”
作为无罪之界中最早接触语宸的NPC之一,这位忠厚、沉稳、善良、勇敢、负责任、国字脸的中年圣骑士尽管实力平平,到现在也只有半步高阶水准,但他却依然是一位无可挑剔的护卫骑士,米莎郡一役时,泰罗几乎参与了每一场战役,无论是最初作为代理指挥官的时候,还是在夏莲命墨檀执掌大权,以普通圣骑士军官和那场天灾死磕的时候,泰罗都无比值得信任。
而在依奏和墨檀离开后,夏莲亦是在语宸的建议下力排众议,直接否掉了那些为了给忘语圣女当护卫骑士而险些打破头的高阶乃至史诗阶青年才俊,钦点泰罗照顾语宸。
具体理由嘛,一是在光之都里语宸完全不会遇到危险,大部分时间还跟自己这位首席圣女在一起,所以其护卫骑士是中阶还是传说阶根本没有什么区别,二是泰罗本就照顾过语宸很长一段时间,可谓带孩子经验丰富,而且岁数又大性格又不讨喜,简直就是双倍的安全。
总结一下就是——老实!好用!
“啊,回……回来了!”
话说一半就被打断的语宸被吓了今天第三蹦。
而夏莲则以快到令人咋舌的速度终结了话题,眉开眼笑地拍了拍语宸的肩膀:“走吧~”
星際致富日常
……
十分钟后
游戏时间AM09:28
光之都,内城区北门
億萬新娘:少爺你好狠 梅子
总计三百名实力最差也是半步史诗,装备精良的曙光圣骑士在大路两侧二字排开,目不斜视地伫立在周围那一双双好奇的目光下,而在他们身后,一百位同样隶属于曙光教派、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异端裁判所成员则隐藏在阴影中,兜帽下的双眼冰冷而沉凝,无声地扫视着每一位来往行人,身上充盈着毫不遮掩的寒意。
火影之幕後大BOSS系統 嘲諷鯨魚的貓
两个地位极高,均有着半步传说实力的大主教站在队伍的最前列谈笑风生,悠扬流转着淡金色的光芒,那是满负荷运转的曙光之眼,尽管修习门槛不高,但同样的神术在这两位大主教手中却足以让任何宵小之辈无所遁形,哪怕再怎么稀薄的杀意都会被第一时间捕捉到。
作为那两位大主教的话题,曙光教派战斗修女院的首席玛丽娜·丙烯(四十一岁,未婚)与次席卡琪娜·休斯坦(二十七岁,未婚)也在谈笑风生,后者手中那柄掺杂了大量星金石而且开了刃的战斗十字架散发着凌厉寒光,看上去十分骇人。
很显然,今天这次完全可以被归属为曙光教派内部的‘迎接仪式’非比寻常,尽管教皇圣·安布罗并未出场,但有心人早已从这份阵仗中嗅到了一缕非比寻常的味道。
那是威慑与告诫的味道。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尽管曙光教派这次的阵仗颇大,甚至出动了平时根本不会暴露在大众视野下的异端裁判所成员,但这份阵仗其实是非常、非常、非常多余的,原因很简单,就算是再怎么疯狂的异端,也绝无可能在光之都的内城区内公然行凶,比如袭击那支规模并不是很大的先遣车队之类的。
抛去与圣教联合敌对的异端不说,就算是这个宗教结合体的内部,那些涌动的暗流也没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来冲刷一下,别的不说,光是那位有着‘断罪斩’美誉的格林大骑士长就能蒸发掉绝大多数宵小之辈了。
所以,这只能是威慑!只能是告诫!
威慑那些在阴影下蠢蠢欲动的人,把爪子收好。
告诫那些想要针对曙光教派的人,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这种规则允许下最大程度的跋扈其实并不符合曙光教派的画风,但他们却还是这么做了!
【为什么?】
每分钟都会被数十道目光从身上扫过的盗贼公会干员打了个哆嗦。
【为什么?】
某个出门买菜结果被吓了一跳的普通信徒咂舌。
【为什么?】
每天上午例行过来给附近小盆宇发糖的丰饶教派神官满脸问号。
【为什么?】
尾随曙光教派战斗修女院首席一路跟到这里的某公正骑士教官咽了咽口水,做贼心虚地左顾右盼。
【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某个抱着鲁特琴在路边看热闹的吟游诗人翘起了嘴角,在他的左腕处,雕琢着竖琴挂饰的暗紫色手环叮当作响,闪烁着迷离的微光。
简单粗暴的示威,却无比符合诗人心中的浪漫。
在命运之轮的车轴下,年轻人棋手在世人惊诧的目光下登堂入室。
龌龊的阴谋化作幕布、化作配乐、化作礼炮,为其妆点出最为崇高的敬意。
利剑与圣典无声合鸣,翻开新章。
这是鲜少有人能够听到的,令人心驰神往的赞歌,那是一抹无色的染料,一句几乎无人可懂的伏笔。
一个讽刺的故事。
一个致命的玩笑。
“赞美你,少年。”
胡子拉碴的诗人莞尔一笑,遥遥冲远处那辆烙有曙光教派徽记、不疾不徐的车子行了一礼,低声道:“还请……收下这句庸俗者的戏言。”
留下这句话后,他便移开了视线,默默地转身离开了。
一道不符合常识的光晕闪过,洒在了他的身上。
诗人没有回头,只是继续一步三摇晃地向远处走去,唇角勾勒着一抹桀骜而不屑地弧度……
“真是的,既然作为故事,就要有故事的自觉啊。”
光,透体而过。
诗人的身影悄无声息地消失了,自始至终,都没留下半点影子。
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
片刻之后,语宸、夏莲和泰罗也出现在了这里,除了那位早知道会有眼前这一幕的首席圣女外,另外两人皆是目瞪口呆。
傻瓜女俠釣夫記 古意
“别惊讶,这只是一个正常的环节而已。”
夏莲在语宸提问前便伸出食指在后者的小嘴上轻点了一下,笑道:“要是换做前段时间,就算我们曙光教派再怎么护短,也不会因为一个小牧师所遭受的不公做出这种事,但现在不同了。”
语宸有些困惑地眨了眨眼:“什么不同了?”
“或许我可以因为跟黑梵小子关系不错而弄死那位渥伦斯主教,并将其定义为表面上名为‘意外’的‘私怨’,但那终究只是上不了台面的发泄罢了。”
夏莲抱着膀子,眸中带笑地看着不远处那辆缓缓驶来的马车,莞尔道:“但是现在,在黑梵以圣山苏米尔侧总指挥的身份把那些盘踞在北部的邪教徒斩草除根后,他就已经获得了让整个曙光教派给他撑场子的资格。”
“真有他的……”
泰罗咂了咂嘴,虽然这段时间他确实从夏莲和语宸口中听说了一些事,但印象中那位黑梵牧师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着实是他没想到的。
“别人能不能了解无所谓,但我们要让所有知道真相的人明白,从现在起,就算是想要针对那个混小子,也得给我们摆到台面上去玩。”
夏莲轻轻跺了下脚,半秒钟后,一枚几乎有城门高的曙光神徽冲霄而起,在蔚蓝的苍穹下熠熠生辉……
唰!
道路两侧总计三百位圣骑士整齐划一地拔出长剑,擎于额前。
另一边,在自家导师的示意下,临时充当车夫的大光明骑士凯文立刻靠边停车。
万众瞩目之下,被强行推搡出去的年轻人踉跄着踏出车门。
【MMP,这是要把我架火上烤!?】
他在心底暗骂了一声,然后若有所感地抬起头,对上了不远处那两道澄澈的目光。
嘴角,下意识地翘起。
黑梵牧师轻咳了一声,整理了一下领口,缓步上前。
“欢……欢迎回来。”
捏着裙角得圣女,鬼使神差地说了这么一句。
“嗯,我回来了。”
大脑一片空白的牧师,不暇思索地给出了标准答案。
两人四目相对,相对无言,无言欲言,欲言又止。
旁边,响起了夏莲·竹叶那响亮的口哨声。
第九百三十二章: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