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mpl0w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抗戰韓瘋子 線上看-993 關內關外 一片大好推薦-lkg3d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根据地逐渐稳固,远东团也在东四省扎下了根基,与山本遥遥对峙着,短时间之内局势暂时不会得到改变,但是相对于远东团刚入伪满州时被91旅团追着一路跑的情形,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而就在东四省的根据地和抗联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
田雨创建的报纸也被徐梓琳整理了一大份儿,派了一支队伍专门儿遣送回晋地总部。
这些报纸又被印发,终于传到李云龙的独立团的时候。
老李乐得合不拢嘴了,接着就开始骂娘,转来转去的就一句话,“三愣子这小子果然又跑去把人家东四省也给霍霍了,只是这小子太没心没肺了,这么久了也不回来看看老子。”
说着老李随意的拿起了一份报纸,顺手抱起自己的儿子,装模作样地读了起来。
帝印封神 焰火
赵进屋子的时候,刚好听到李云龙读道:“鸟木口,远东团×伏关东军,韩疯子四败老山本。”
赵刚乐了,“那是乌林口,老李,我说你小子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扁担倒了不知道是个一字,装什么大尾巴狼呢?还给你儿子读报纸呢,别把他给教歪了。”
“来,小炮,让伯父给你读。”
却说韩烽带着远东团远赴东北的时候,李云龙的老婆秀芹就怀孕了,这么久过去,消息再传回独立团,李云龙这儿子都已经快两岁了。
腿脚比普通孩子都壮实,在根据地一天到晚折腾个不停。
说到给自己儿子起名字的时候,老李就一句话,“咱老李的儿子,那是在战火中生的,生来就是为了杀鬼子,保家卫国的,这起名字也必须得和杀鬼子抗战有关系。”
接着什么李大炮,李火,李雷……应运而生。
读书少的将领们闹和着说这名字起得好,唯独读书人赵刚听了,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呀!
秀琴也是个明白人,“团长,人家赵政委是大文化人儿呢,孩子起名字这事儿,俺觉着还是赵政委靠谱。”
不敗拳靈
李云龙一听这话恼了ꓹ 不乐意了,横鼻子竖眼睛道:“他靠谱?他老赵能有老子靠谱吗?还文化ꓹ 老子比他有文化,我的儿子叫什么,当然是他老子做主ꓹ 就这么定了,要么叫李大炮ꓹ 要么叫李战火,你们自己选吧!”
这下子赵刚也没法子了ꓹ 军人嘛ꓹ 有血性,不讲究这些弯弯道道的,再说了,一个名字而已,也就是个寓意和称号了,干脆想了个折中的法子。
“李大炮太难听了,李战火听着俗气ꓹ 干脆去个字,就叫李战吧!”
这下子老李听着也满意了ꓹ “你老赵和我是生里来死里去的兄弟ꓹ 那也是咱儿子他爹ꓹ 你老赵都这么说了ꓹ 老子也没啥意见,不过老子还得给他起个小名ꓹ 就叫小钢炮ꓹ 你们瞧瞧ꓹ 这名字,听着就他娘提气。”
将士们:“……”
秀芹:“……”
不过秀芹向来顺着自己的丈夫ꓹ “俺男人说行,俺也觉着行。”
就这么着,李云龙这大儿子的名字算是定下来了,就叫李战,乳名小钢炮,只是后来大家喊着喊着,觉得的确太难听了,哪有孩子的乳名儿叫小钢炮儿的,难不成真拿出去吓唬小鬼子吗?
慢慢的,大家开始叫小炮,也就是此刻赵刚口中的称呼。
……李云龙放下报纸,抱着自己的儿子,瞪着赵刚道:“老赵,我说你狗日的在我儿子面前能不能给老子留点面子?”
赵刚道:“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搞文化学习讲究的就是一个一丝不苟的精神。”
“得得得,我的大政委啊,我不管是什么狗……”
食人魚 哈羅德·羅賓斯
“是一丝不苟。”
“啥狗?”
“……”,赵刚:“我说老李,咱们打个商量,以后关于小炮读书这事儿,你就别插手了。”
李云龙道:“那老子得先问问,给小炮教书这事儿,是属于军事啊,还是属于生活?”
帝疆風雲
“那当然是属于生活方面,归政委管。”赵刚道。
李云龙道:“读书咋就属于生活方面了?我看这明明就属于军事嘛!”
“老李,你别胡搅蛮缠,这读书的事儿怎么就算到军事头上了?”
高冷總裁的抵債新娘
“咱们是军人,光读书顶个屁用,那还得学带兵打仗,你老赵说说,这教孩子带兵打仗的事儿,算不算军事?”
赵刚道:“行,老李,我不跟你胡搅蛮缠,这样,以后小炮带兵打仗这方面你来讲,关于读书识字这方面我来教。”
李云龙大笑道:“哈哈哈,老赵,这个法子好,老子还有个主意,以后关于这偷鸡摸狗,做买卖永远不亏本儿这事儿,等三愣子那小子回来了,让他教。”
“为啥?因为这小子一肚子坏水鬼主意,让他把我儿子教出来,那一准儿吃不了亏!”
犬魂 北國孤狼
……阿嚏——
相隔千里,韩烽忍不住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徐梓琳道:“老韩,你没事儿吧?不会是感冒了吧?”
韩烽摇了摇头,“不是感冒,倒像是有人在背后损我。”
“哈哈,你呀,整天疑神疑鬼的,谁会在背后损你。”
韩烽道:“那说不好,对了,老徐,我听说你前一段时间把一部分报纸送回总部去了,算算日子,这几天应该就到了吧!”
“可不是嘛,也不知道老总还有老团长他们看到那些报纸,该有多开心。”徐梓琳倒了一杯开水放在韩烽面前。
韩烽端起开水,捂着取暖,笑道:“说起来算算日子,老团长的儿子应该都快两岁了,咱们也没个机会回去瞅瞅那小子长什么样子。
也不知道老团长给自己儿子起的什么名字。”
徐梓琳道:“等着吧,以老团长的脾气,等咱们的人回来他肯定给咱们带的有回信,到时候就知道了。”
根椐地现在也已经修上了土房子,望着窗外的飞雪,韩烽笑道:“这东北的雪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呢!”
徐梓琳道:“在关内的时候大家看到大雪总是开心,融雪兆丰年嘛,雪下的大一些景色更好,战士们来东北打了这么久的仗,现在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今年过年,是时候让大家好好的喜庆一下。”
鐵血遂明 黑心西瓜子
韩烽忽地笑道:“你放心,今年指定喜庆?”
“这是为啥?”
“双喜临门啊,嘿嘿,我已经决定,就在今年过年的时候,迎娶咱们的政委婆娘。”
“你……怎么这么突然,当时只是说笑而已,有一次,虽然简陋也足够了……你不说我都快把这事儿忘了。”
“啊,你不愿意?那要不就算了,我再去和和尚他们说说,省得他们都安排布置了这么久了。”
“不要……”
傲世霸仙 阿克塞
“哈哈哈哈。”
“韩烽,你找打!”
一片欢声笑语,窗外的雪似乎下的更大了。
瑞雪兆丰年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