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274bs好看的小說 我真是仙界萌新 ptt-第80章 怎麼能拿活人試劍(3K)展示-bkt30

我真是仙界萌新
小說推薦我真是仙界萌新
陈青河凝神内视。
魔种早已经苏醒,因为长期得不到能量的滋养,变得有些萎靡不振。
陈青河一直对魔种保持了足够的警惕之心。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这段时间以来,饥不择食的魔种不止一次铤而走险,对气海中的混沌真元出手了。
但无一例外,都被揍回去了,根本没捞到半点便宜。
看起来欺软怕硬,没什么可怕的。
但灵石中的纯净灵气可不能跟混沌真元相提并论。
如果把混沌真元比作二百斤的嘤国大力士,那么灵石中的灵气就像是十五岁的娇弱少女,没有半点战斗力。
可以预见,陈青河一旦通过嗑灵石来增进修为,这个缺德玩意儿势必会趁陈青河分神的时候……
来骗!
来偷吸!
相当一部分的灵气。
虽然说,只要陈青河始终能比魔种抢到更多的份额,就不必太担心它能翻了天。
但若是一直给它这么发展下去,鬼知道哪一天这家伙会变强到足以威胁混沌真元这个“大力士”的程度。
就算始终比它强,也未必能不被他破防啊!
更何况,这世间根本就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所以,陈青河觉得,除了特殊情况以外,为稳妥起见,还是要想尽一切办法,阻止魔种发展壮大为妙。
他凝神思考了一番,想到了丁阳秋给的那个药方。
据说是在克制魔种的效果上,比他那药酒还要有效。
当然,陈青河对丁老头儿此人并非完全信任。
毕竟对方可是个老魔头。
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可可西莉
他打算先把药材买来,炼制好成品,到底用不用,视药效再做决定。
想到这里,陈青河取出传音玉牌,传音道:“小秋,你来一下。”
此前他曾送给小秋一枚玉牌,也没打算收回来。
可把这小子高兴坏了,甚至将玉牌挂在脖子上,并刻意露在衣服外,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他小秋是有传音玉牌的“大人物”。
小孩心性,天真无邪。
根本无法理解“财不外露”的道理。
陈青河倒也没有阻止过。
他还只是个孩子,开心就好。
反正如果没有什么以外的话,他会将小秋一直带在身边,并在合适的时机,传授他一些自保的功法。
若是谁胆敢觊觎小秋的宝贝,陈青河不介意让对方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妖孽兵王俏總裁 陳年美酒
很快,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进!”陈青河随口说道。
小秋推门而入,脸上兀自挂着兴奋的笑容,一上来就大声嚷嚷:“姐夫,姐夫!哇姐夫你的肌肉好有型,怪不得……”
陈青河皱起了眉。
他自洗浴过后便盘腿而坐,开始研究炼器之术,倒是忘了披件外衣。
“你叫我什么?”陈青河语气不善。
“喊你姐夫啊!这可不是我姐告诉我的。”小秋满脸坏笑,“我在门外都听到了,一共两次,姐夫你……你太厉害了,比我姐以前的客人都厉害多了!”
陈青河眉头皱得更深,提起了玄冰剑。
小秋是个皮性子,根本就不在意陈公子的威胁,嘿然道:“公子不是玩飞剑的吗?怎么又用起来佩剑了,不过该说不说,这把剑真的好炫酷哦!”
他心里到底还是有些逼数的,没有再喊姐夫。
“……”陈青河拿他没办法,哼道:“只要是剑,我都会用。但这玄冰剑我用起来不是很趁手,等将来时机成熟,我可能会传给你。”
“真的吗?太好了!”小秋喜形于色,顺势就巴结起来,“倒也是,公子用什么剑,甚至用不用剑都没所谓,反正整个鸿雁城,也绝没有公子的对手。”
陈青河叹了口气。
果然。
他舔起来还是那么熟练。
而自己的剑术未必就很熟练,甚至应该有些生疏了——毕竟,他老人家将近三千年没有用过这种三尺长剑了。
此前学过的那些个剑法……
混世迷情 雲上僧
陈青河闭着眼回忆起来,随手抖了个剑花。
出剑。
瞬息之后,收剑。
虽然并未动用真元,这一剑也快得出奇,仿佛从来没有出剑一般。
陈青河满意地点了点头。
还好。
剑法还是那么的凌厉迅捷。
“公子……”小秋正要为陈公子欢呼喝彩,忽然眨了眨眼,觉得那里有些凉。
他低头看了一眼,跟着便尖叫起来。
啊!
糟糕,裤腰带断了!
那里……
暴露了!
小秋大惊,连忙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裤子提了上来,颤声道:“干……干嘛,杀人灭口吗?”
他越想越后怕,脸色发白,伸手在裤裆里摸索了起来。
呼……
还好,没缺斤短两。
就是有点冷,都缩进去了。
按理说,这天字号房间里冬暖夏凉,就算不穿裤子,也不应该太冷的。
可小秋明显感觉到那里凉冰冰的,甚至还结了霜!
“不,我只是想试试这玄冰剑趁不趁手,”陈青河微笑着说道:“怎么样,凉吗?”
此言一出,小秋脸腾得又红了起来。
废话,当然凉!
贼鸡儿凉!
小秋忍不住嚷嚷道:“试剑?试剑?有拿活人试剑的吗?还是那个要命的地方,万一公子失手……”
靈界完結版
他根本不敢往下想了。
“我不会失手,”陈青河将玄冰剑丢在一旁,声音转冷,“你这厮,毛都没长齐,还来偷听别人做事!我警告你,只要再被我发现一次,就打断你的腿!”
“额,好吧。”小秋苦着脸点头表示自己明白,讪笑道:“公子可不可以先把裤腰带还我?一直这样捂着,也不是事儿。”
说这话的时候,小秋也不免暗自心惊。
即便他这样根本不懂修炼的人,也知道一剑斩断裤腰带,可比将其完好无损地挑起更简单容易的多。
此时此刻,那根裤腰带就在陈青河脚下。
此时正倔强地昂着头,像一条蛇。
小秋是个穷苦的孩子,可没有多余的灵石去买皮质是腰带,那只是一条棉绳罢了,但在玄冰剑的侵蚀之下,竟硬如铁棍。
陈青河哼了一声,一脚把那腰带踢了出来,冷冷道:“以后说话注意点。”
權色 皎月伴鳳棲
“是,是!”小秋陪着笑扎紧了裤腰带,暗想公子的修为高则高矣,在那方面应该比较害羞,自己以后还是不要皮了,免得挨打。
想起刚才那神出鬼没的一剑,他实在是心痒难搔,忍不住问道:“公子真的会把这玄冰剑传给我吗?”
“我只说有可能,以后你若老老实实的听话,可能性会更大一些。”陈青河点点头,话锋一转,道:“我喊你过来,是有见识需要你去办一下。”
“公子尽管交代,我小秋保证完成任务。”小秋连忙拍着胸脯保证。
陈青河点点头,沉吟片刻,掏出来一个大锦囊,吩咐道:“这里面是二百枚下品灵石,我要你替我去商行买点东西来……”
大宅小事
小秋眼都瞪直了。
二百枚灵石!
姐姐辛辛苦苦干一年……不,三年也挣不来这么多!
他小秋……
别说见过,就连做梦都想象不到这么多灵石摆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
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原来二百枚灵石聚在一起,竟然会这么大一包。
比那个刘监察的胸怀还要大!
即便隔着锦囊,小秋也似乎可以看到其中那光彩夺目的灵石,不禁流下了贫穷的口水。
“你去城里找个大点的商行,按照这上面所写去买些药材来。”陈青河拿出那个得自于丁阳秋的药方,连同比某人胸怀还大的锦囊一起丢给小秋,说道:“方子上标注有每味药材的数量,嗯,一共买五副就行。”
小秋下意识接过,木然点头。
这么一比巨大的财富,陈公子随随便便就交给自己?
小秋只觉得胸前滚烫,眼睛……咦,这客房里怎么会有沙子。
他抬起脏兮兮的衣袖胡乱的擦了擦眼睛,大声道:“公子放心,我……”一时竟哽咽了。
“你就少废话了,”陈青河笑了笑,又道:“药材的价格你自己记下,这么多灵石……应该够的,如果还有富余,你去给自己和你姐买几件好衣服,然后再帮我问一下祝福宝玉的价格,能买几颗是几颗。”
“嗯!”小秋重重点头,“公子放心,这些灵石我全拿去买药材和那个猪符玉,不买衣服!”
陈青河斥道:“少废话,买衣服能花几个钱?难道你还打算买天蚕丝的?就算你不买,也给你姐姐买两身好看的。”
“嘿嘿!”小秋破涕为笑,挠挠头,在陈青河的催促之下,告辞去了。
……
给小秋这么多灵石,陈青河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来是怕丁阳秋写的药材太贵,给少了买不到,徒然浪费时间;二来也是想测试一下小秋的忠诚度。
二百枚下品灵石,对他而言自然没什么,但对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
从他刚才的反应中也能看得出来。
如果……
如果小秋见财起意,卷款跑路或者买来假药或者其他便宜的药来糊弄,那么陈青河自然也不会传授这个少年任何功法——并且会狠狠教育他一番。
辨别假药的能力,陈青河还是有的。
在人间界的时候,他对炼丹也有所涉猎,甚至研究的比炼器术还要深得多,丁阳秋给的药方里,大部分药材他都认识。
当然了,在仙界,什么都比人间界来的大一些、猛一些,药材应该也是如此。
倒不至于被人用假货糊弄。
小秋应该也没那个胆子。
而他,正好可以趁小秋去采购物资的时间,用黑市商人当初赠送的炼器低阶材料,练练手艺。
真正炼器的手艺。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