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am1nf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幽冥劍祖笔趣-第兩百六十四章 相談甚歡閲讀-maamg

幽冥劍祖
小說推薦幽冥劍祖
不管你是何方势力,让我来试试你的底细!
兹尔默挥舞自己的长棍向着降龙冲杀而去,魔气弥漫,瞬间遮天蔽日,一只只骷髅头在魔气之中幻灭,时不时的用音波冲击着,企图干扰降龙的精神。
但修习佛法为根的降龙,对于这类邪魅魍魉之术天生便有着一定的克制,佛光闪耀间,魔气便如二月春雪般融化,露出了里面兹尔默的身影。
兹尔默看了看自己身边已然消失不见魔气,对于降龙身上散发的金光更加有些忌惮起来,这金光给他的感觉似是比天宫的净化之光还要厉害,当年他也曾与天宫的人激战过,但他们的净化之光要想消融他的魔气,至少也得花费一些时间,岂会如这金光碰见便消融不见。
这件事情一定要上报给拉默大人,一个比天宫的净化之力还要强悍的力量势必会对我族造成严重的威胁。
“秋风落叶!”
一道飓风从兹尔默的棍下升起,旋转着向降龙而去,风刃如刀,刮的人脸疼,城墙之上留下道道深痕,城内的房屋嘎吱作响,让得躲藏在里面的匠人们不由心生害怕起来,内心祈祷着降龙大人能打败来犯之敌,以庇佑他们。
飓风呼啸,降龙稳如泰山,身上的金光不断的包裹住自己,缓缓在降龙的头顶形成了一个满是金光闪烁的大山,正是佛家有名的护体神功不动如山!
嘭!
棍子撞击在金色大山之上,只传出来一声闷响,棍下的飓风也随着这次撞击直接消散在空中。
俠道行 造化齋
“倒是有几分本事!”
誰主金屋
舟行諸天 明少江南
“不过我倒要看看你这乌龟壳到底有多硬,能挨得住我几棍!”
兹尔默拿着长棍不停的上下翻滚拍打,一声声闷响传出,却终究是奈何不了被大山笼罩在内的降龙,反观降龙双目紧闭,嘴中念念有词,似乎对于兹尔默的攻击并不放在心上。
长棍拍打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兹尔默始终未能打破,自己反倒累的满头大汗。
神仙大官人
呼!呼!
深深的呼吸了几口,兹尔默反手持棍站立在一旁,眼神飘忽,观察着降龙的状况,他不相信自己打出了这么多,他会一点事没有。
降龙感觉到兹尔默没有在击打,缓缓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嘴上露出一丝微笑,缓缓开口道:“你完了,可否到我了!”
话音落下,一道降龙右手成爪凌空向着兹尔默抓去,一道虚幻的龙爪迅速的在空中凝形,随后向着兹尔默抓去,龙爪所过的空间顿时像是被冻住了一般,带着一股禁锢性向兹尔默而去。
感受着空间似乎有些凝固的感觉,兹尔默不由迅速的向着后面飞去,手中的长棍不停的拍打出棍气一边阻隔龙爪的袭击。
“我这招就连真龙都曾擒过,何况你!”降龙微微摇着头看着兹尔默不停后退的身影,轻蔑笑道。
看着那坐在地上的降龙,兹尔默眼中再次露出凝重之色,没想到此人出手就是这般厉害,金色龙爪那能禁锢空间的能力让他不敢停留在龙爪的附近,只能不停的后退,并且挥舞出一道道棍气不断破碎周边的空间,以防被凝固住。
“想逃!”
大星艦 黃羽
“我这擒龙爪不中目标是不会消失的,除非你能将它碎裂!”降龙笑着道。
“哼!”
“那我就碎给你看!”
兹尔默停下了自己后退的步伐,脸上露出一股狠色,手中长棒以一种玄奥的轨迹挥舞着,空中一道道凝儿不散的棍影充斥了兹尔默周围的空间,金色龙爪距离兹尔默已经不足半米,其周围的空间已经变得如泥沼一般。
在金色龙爪笼罩的空间内,兹尔默感觉自己每行动一步都要花费巨大的力气,就连他要使出的绝技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感觉随时就会断掉一般。
最后一棍了!
呀!
冷宮皇後崛起計 夜漫舞
“溯本回原之万棍朝宗!”
一道道棍影向着兹尔默手中的长棍聚拢,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黑色巨棍,黑色巨棍遮天蔽日,仿若那支撑天地的天柱一般,让人无比震撼。
啊!
随着兹尔默向下劈动的动作,这撑天的天柱仿若坍塌了一般,向着金色龙爪击打而去,就连降龙也被包裹在其中。
这股压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让降龙的嘴唇都不由干裂了起来,双手缓缓合十,感受着喉咙的干涩,降龙极其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润了一下自己干涩的嗓子,才缓缓念出法咒。
佛家有一招至高神通,名为掌中佛国,但这招至高神通非菩萨以上境界是练不成的,但佛主却是依据这招至高神通衍生了不少小神通,这些小神通对于境界的要求则没有那么高,他们这种罗汉境界的人也是可以修习的,不过就是会耗费一身法力。
所以这些小神通不到非常时刻,他们一般都不会使出来对敌,否则极有可能让敌人占了自己力竭的便宜,让自己处于必死局面。
一道巨斧虚影缓缓出现在降龙的头顶,巨斧虚影刚出现之时显得十分虚幻,但随着降龙不断的念咒,巨斧虚影逐渐凝实,斧刃散发出让人心惊的感觉,有一种斧未至人却已成两半的感觉。
巨斧腾空,迎击遮天巨柱而去,两者相交,碰撞之处散发出一股剧烈的音波,音波飞出,不远处幻化的两支军队直接被掀飞,城墙也直接被崩碎露出了里面的房屋以及一些没有躲藏进房屋的匠人。
所幸有着城墙的牺牲,音波已经被抵消,不然城内的匠人恐怕皆难逃一死。
噗!
噗!
操纵两物的两人同时吐出一口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整个人都显得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倒下,但两人却都强撑着让自己不到在地上,纵使哪怕都看出了对方只要在轻轻一击便能击杀,但两人都没有动作,只是各自神色凝重的看着对方。
这样僵持了片刻,兹尔默终究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了:“解元!”
解元听见自家的大人在喊自己,立马从队伍之中跑了出来,来到大人的身边小声道:“怎么了,大人?”
“让大家撤退!”兹尔默说完这句话,顺势把手搭在了解元的肩上,随后转身离去,他没有对降龙撂下什么狠话,毕竟现在的他已经力竭,如果因为几句话让自己陷入险境,很明显是不值得的,他可不想将自己给交代在这。
“将军,我们就这么放他们离开吗?”黑塔汉子启元看着一行离去的人不由开口愤恨道。
“过来扶住我!”降龙轻声开口道。
那招神通完全抽干了他体内的力量,现在他都感觉自己的腿有些打颤,完全快要站不住了。
听见降龙的招呼,一盘站着的黑塔汉子才反应过来,急忙过来扶住降龙。
“你看我现在这样子,拦下他们又能做什么,谁知道对面有没有同归于尽的招式!”
“犯不着为一时之争,就让自己埋骨于此!”降龙说完这句话后,便踏步向着城内走去,启元则在一旁扶住。
城内的匠人很快便被士兵们叫了出来,由于城墙已然坍塌,他们倒是不用再挤着城门口进去,可以直接从坍塌的地方进去,倒是能节约不少的时间。
生命之城,自从凌玉子几人出了城外等狄仁杰,这生命之城的消息就一直没有在传递过来,如今他们也不知道生命之城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狄仁杰有没有抓到那个叫兹尔默的人。
凌玉子等人在外担心,却不知道狄仁杰此刻尽然在拉默的宫殿内坐着喝酒,两人似是相见恨晚一般,已经整整聊了两天了,却还不曾离开。
“仁杰兄,你当真是有大才!”拉默端起自己手中的酒杯对着狄仁杰敬了杯酒道。
“哪里!哪里!”
“皆是瞎说而已!”狄仁杰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道。
“像仁杰兄这般的大才不知道可已有去处?”拉默一双眼睛发出精芒道。
要说狄仁杰与拉默的相遇,到真是误打误撞,拉默本来是到兹尔默的住处拿行令符,却是意外遇到狄仁杰出现在兹尔默的府邸,而狄仁杰本是到此打算等兹尔默回来抓住他的,却是没想到意外碰见了这生命之城的主人也就是他们要对付的魔神。
两人相见难免会有所争执,但在狄仁杰释放了自己的气息之后,拉默却是来了个大转弯,直接邀请狄仁杰去自己的宫殿做客,在这当中自然也旁敲侧击的询问狄仁杰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兹尔默的府邸。
但狄仁杰是何许人也,岂会被拉默给套出什么话来,两人就这样聊了两天两夜,拉默应是没有得到狄仁杰什么信息,反倒是被狄仁杰口中不时爆出的治理城池之道所吸引。
方才有了此刻拉默嘴里不停的夸赞狄仁杰,拉默心里甚至已经有了想要挽留狄仁杰的想法,毕竟狄仁杰跟他是一个境界的人,而且对治理城池之道又有着独特的见解,他若是能留下来,对于整个生命之城来说必定是极为有利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