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bmhm2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格鬥紀年笔趣-最終卷,格鬥紀年 第一百九十九章(大結)閲讀-q4hd0

格鬥紀年
小說推薦格鬥紀年
第一百九十九章(大结局)
东大陆全面开战。
神圣光明教廷再一次发动全面圣战,以一国之力向三大帝国宣战,本来军力不足的神圣军团在天使的加入之后,以摧枯拉朽的态势一举攻破三大帝国的边境防线,一路高长光明颂歌,凶猛挺进,势不可挡。
西大陆局部站争打响。
最先动手的是瓦夏公国,驻守港口的亲王和迦南行省领主福尔莫斯肯联手反叛,大公集结大军前去镇压,双方在迦南行省边界之外的山地和丘陵地带爆发了激烈冲突。
作为福尔莫斯肯领主的妻子,菲丽娅公主早在数月之前就宣布预期断绝夫妻关系,并有大公亲自发表声明。
重生之後宮攻略 花未暖
在平叛战役中,菲丽娅带头领军。
战场边缘,一群冒险者正在偷偷地转移。他们就是原先忒手佣兵团的成员和家属。
他们幸运的避开了正面战场。
他们的目标是沙漠那边的巨岩城邦,但他们不知道,他们连东边的毕隆汗都进不去。
毕隆汗全面进入战争状态,封锁了边境。
他们的新皇帝刚刚上位,是年满二十岁的帕里斯皇子。
敌人,是刚刚上位的卡玛尔帝国新皇帝,刚刚年满十九岁的尼古拉皇子。
两大帝国已经把横在其间的小国全部从地图上抹掉了。除了那座名叫切尔诺贝利城邦的废墟。
和平的日子持续了太久,这些国家早就像蛰伏许久的野兽,早已经暗地里磨亮了自己的爪牙,东大陆的战事,只是一个意外的***。
相较于信仰复杂的毕隆汗帝国军,卡玛尔的军人绝大多数都信仰战神,在团结协作、默契配合之上,卡玛尔有更大的优势,但作为西大陆第一大国,毕隆汗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对手。
战事一触即发。
与之相比,西北蠢蠢欲动的塔隆帝国,东北安安静静的古奥帝国,反而成了最安全的地方,他们开始接受来自国境之外的难民。
相应的,全面备战准备开疆拓土、开始在北部陈兵的巨岩城邦,简直就不值一提。
……
就在所有大战开始前的那一天中午,发生在卡玛尔帝国北境艾斯奇摩峡谷的事情,简直就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但是,没有人会想到,这件事情将会改变整个大陆,乃至整个世界的未来。
事发当时,驻守军团的团长罗杰斯和长驻法师塔的帕提卡大人都有事出去了,营地中最高长官莫斯利安在奸淫过帕德玛夏之后,将其他几个女孩子送给手下们享用。
桃乐丝浑身裹在毯子里,被几个捂着鼻子的士兵扛出牢房,碗面走道上的暖风吹得她露在毯子外的脸皮有些发紧。
她呼喊着,没人理会,她挣扎着,铁链在毯子里发出闷闷的响声,她哭泣着,泪水流出眼眶,划过眼角,流到耳朵旁边,热乎乎的,却很快变冷。
她听见薇薇安的尖叫,她听见多莉亚挣扎之后被士兵们狠揍几拳之后的惨叫,她甚至听见了牢房里昏睡中的亚玛痛苦的**。
士兵们嬉笑着,兴奋的朝着住处走去。
她在士兵转头的时候,看见莫斯利安走进了自己的石室。
她知道帕德玛夏就在里面,这两天以来,被奸污了不下十次。
然后,士兵们分开来,多莉亚和薇薇安都被扛进了最近的石室,他看不见里面的情形。
而扛着自己的士兵,目的地是最远的一间。
“早知道就挑那个胸大的了……”有个士兵抱怨。
“莫斯利安老大分配的,你有挑选的权力吗?”另一个士兵说。
多莉亚和薇薇安都发出了更加惊恐的尖叫。
桃乐丝根本无法想象自己接下来会遭遇什么。
这是最可怕的噩梦。
好在,噩梦在开始之前就停了下来。
“啊————————”
莫斯利安的石室里,帕德玛夏发出了超出常人音量的尖叫。
这声音,比恐怖的巨龙吼叫还要尖锐高亢。
不光如此,这声音似乎和龙吼一样,带有强大的魔法力量,石室的木门第一时间的被声波冲破了,破烂的木板飞离门框,狠狠地砸在雪地里,扬起一大蓬冰渣。
士兵们吓了一跳,双腿一软,将桃乐丝的摔了下来。
他们根本就站不稳了。
桃乐丝在听到尖叫的时候就被震得差点晕了过去,摔倒地上反而让她清醒了不少。
“帕德玛夏姐姐……”她低呼。
随后,破门旁边的石壁炸裂开来。
身无寸缕的帕德玛夏飘了出来。
我和神仙有個約會 柳暗花溟
她的身体在发光,头发飞舞着,就像是神庙里的女神雕像。雪花落在她身上,却飞速的消融不见了。
她的眼睛闪烁着耀眼的青白色光芒,像黑夜里的两盏明灯。
她的右手掐着血肉模糊的莫斯利安的脖子,悬在半空,莫斯利安的脚离地面还有一节手指的高度。
莫斯利安死了,连死前的惨叫都没能发出来。
士兵们倒在地上,已经吓傻了。
傭兵戰 蔔星
桃乐丝也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另外两间石室里的动静也消失了,有人打开门,喊道:“发生什么……”
然后他们也呆住了。
远处有几个士兵高喊着跑过来:“这边发生什么事了?”
随后,帕德玛夏扔掉莫斯利安,轻轻招手,所有参与到奸淫事件的士兵都被无形的手掐住了脖子,飞到她身前,在挣扎中窒息而死。
获得自由的多莉亚和薇薇安跑了出来,也被吓住了。
帕德玛夏就这着赤身裸体,浑身发光的悬浮在那里,低着头,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江山為聘:魔君盛寵冷戾妃
“呜……呜……”
远处的号角吹响,有士兵大声疾呼:“敌袭!有敌袭!”
随着呼喊,大群大群的士兵从山壁上的石屋中涌了出来,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带着武器。
艾斯奇摩峡谷是个北部狭窄南部宽阔的喇叭状峡谷,敌人来袭的方向是南边。
在靠近最南端哨塔和石屋的地方,两个身穿棉衣的身影,正在以豹子一般迅捷的速度朝着营地跑来。
放哨的警戒兵已经射出了箭矢,却无一命中,这两人像是雪地里最敏捷的雪兔一样避开了箭只。
本来只是发出警告的警戒兵值得吹响号角,呼叫支援。
就在号角吹响,士兵出动的时候,两人当中的一个猛然加速,向最灵活的猿猴一般,两下就爬上哨塔,警戒兵来不及多喊几声,后颈就被那人狠狠地砍了一记手刀,昏了过去。
另一边的哨塔也是如此。
随后,两人就冲进了峡谷兵营,士兵们不敢随意开弓射箭,大批刀枪剑盾的士兵集合成小组,迎了上去。
他们中靠后的,再看见敌人只有两个之后,甚至都放松了警惕,吹垂下手里的武器,看着刚才发生爆破声的地方。
然后,他们看见了帕德玛夏,瞪大了眼睛。
帕德玛夏刚好也抬起头来,发光的双眼像灯塔上的探照灯,直直射向两人。
最前面的士兵已经接触到了两个入侵者,随后,双方猛烈地碰撞到了一起。
以盾兵为首的四人小队,被撞得倒飞出去。
那个入侵者腋下夹着刀剑和长枪,把士兵手里的硬木盾牌撞得碎裂开来,毫不停留的冲向下一个小队。
被撞翻的士兵惨叫着翻倒在地,后面的小队被硬生生吓得止住脚步。
但同样也来不及了,入侵者没有和他们正面冲撞,而是飞快的绕过他们,接着,后面的入侵者冲上来,在他们还没来得及举起武器的情况下,用手指在他们身上飞速的戳了一下。
随后,这些士兵觉得浑身发麻,使不出一丝力气,当场软倒在地。
就这样,长度近一公里的峡谷,近千人的边防军士兵,被这两个入侵者打穿了一条狭长的通道,后面的士兵,甚至对被吓傻了。
当冲到峡谷尽头军团长住所附近的时候,一个入侵者看到了地上的女孩们。
“桃乐丝!”入侵者高喊起来。
“爸爸!”桃乐丝听到他的声音,激动地回应,“爸爸……”随后,更多的眼泪涌出眼眶。
桃泰龙和女儿打过招呼,才注意到空中的帕德玛夏,他几乎认不出她来。
“帕德玛夏?皇女……”他被她的造型惊呆了。
身后跟上来的夏川看到这幅景象,吓得我立马转过头去。
士兵们也看出了入侵者的身份,不再上前阻拦。
帕德玛夏的身体开始升高,飞到更高处的空中,差不多和那边的法师塔一边高,然后,她开始说话了。
“吾乃,帝国皇女,皇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露德拉,你们,帝国的军人,为什么不跪下?”
士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就在这时,峡谷东南方向,一支军队出现了。
这只上百人的小部队领头的是驻守艾斯奇摩峡谷的军团长,罗杰斯。
军队上空,一个白袍法师飞在上空,却是法师塔长驻法师,中级法师帕提卡。
在这支队伍的后方,一只上千人的队伍正在赶来。
“所有士兵听着,她是帝国皇女露德拉殿下,你们,不得与殿下对抗。”法师在空中用扩音魔法高喊着,“放下武器!”
士兵们放下了武器,静静的听候接下来的命令。
桃泰龙跑上去,一把抱起桃乐丝,多莉亚和薇薇安拿来毯子,给她裹上。
法师飞过来,落在空地上,抚胸弯腰向空中的帕德玛夏行礼。
后边,军团长罗杰斯带领的部队已经接近了哨塔。
帕德玛夏的身体缓缓降落,落到接近地面的时候,身上的光芒慢慢散去,飞舞的长发也慢慢回落,只有眼里的光芒,依旧耀眼。
她招了招手,法师连忙从自己的空间戒指里拿出一套男士的兽皮长袍。
帕德玛夏穿上这件及膝长袍,赤着脚缓缓落地,看着夏川,说了一句话。
她的嗓音变成了男性:“故乡人,你终于来了。”
夏川本来是侧着身子的,听到这话,忍不住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这个浑身发光的女子。
“你是在,说我吗?”夏川指指自己。
“夏川,”她说,“你可以告诉他们,你就是夏洛克。”
“夏洛克!”桃泰龙惊愕的回头来。
“夏洛克?”桃乐丝奇怪的望着这个身穿厚棉衣,不戴帽子,头发上却没有一丝雪花的高大青年,心里想起了那个有些消瘦的夏洛克。
“桃泰龙,桃乐丝,他就是夏洛克,”“帕德玛夏”继续说,“是我等了千年的人,也是你们期盼已久的预言之子。”
“预言之子?”桃泰龙眼光炙热,激动地扶着女儿站了起来,“原来你就是夏洛克!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站在一旁的法师插话了:“战神冕下,您这一次降临,附身在露德拉皇女身上,是默认尼古拉篡位的事实,对吗?”
“帕德玛夏”摇摇头,说:“我不是战神,我是自由之神。”
“啊?”法师惊讶瞪大眼睛,后退一步,准备施法。
“帕德玛夏”一扬手,法师就说不出话来。
“你们会帮我保守秘密的,不是吗?”她笑了笑,看看四周,所有的士兵的低下了头。
法师捂着自己的喉咙,满脸惊惶,却又动弹不得。
“夏川,”她又转头说,“同是华夏人,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测算到你的出现,为了等你到来,我费尽心力,如今,你只要帮我一个忙,我就能满足你的心愿。”
夏川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一会儿才说:“你,前辈,你能送我回划华夏吗?”
桃泰龙和桃乐丝听到他要回家,他心里忽然有些失落。
“我,暂时做不到,”“帕德玛夏”说,“不过,你不用等太久,等我救出我的师兄弟们,我们就能送你回去。”
“那,我要做些什么呢?”夏川问。
“我只要一滴你的心头血。”她说。
“啊?”夏川后退一步,说,“这,不会要了我的命吗?”
“别担心,只会放你身体虚弱一点点,不危及性命。”她说,“等我救出我的师兄弟们,你就算想做一个神明,我们都能帮你达成。”
“我不要这个,我只想回家,”夏川摇头,又问,“前辈,你原本在华夏,是什么身份?”
天才小廚師
“我们?”“帕德玛夏”笑了笑,说,“我们,只不过是昆仑仙境一群守门的仙兵,无意间被天雷劈中,来到这里的,本来已经找到回乡之路,却被这里的神明暗算,被囚禁起来,唯有我一人逃了出来。”
“哦……”夏川点点头,咬咬牙,说,“您是仙人,想必不会骗我,您请吧!”
“帕德玛夏”走上前来,伸出手指,隔着棉衣在夏川胸口轻轻一点,夏川感觉胸口像是被针尖刺了一下,随后,一滴鲜红的血珠就飘在了她的指尖。
夏川觉得浑身乏力,膝盖有些发软。
“很好。”她笑了,浑身光芒大作,然后,光芒消失,身体恢复了正常。
这时候,军团长罗杰斯带着士兵们来到近前,齐刷刷的单膝跪地,喊道:“参见皇女殿下!
罗杰斯低声说道:“殿下,罗杰斯没能认出您来,还请殿下恕罪。”
帕德玛夏恢复了女声,淡淡的说:“罗杰斯团长,你来的并不晚。”
然后,她看看后面的大部队,问道:“他们是谁?”
罗杰斯低着头,说道:“他们是北方的义军,伪帝尼古拉谋害皇女,篡位登基,他们是不听从尼古拉的召唤,全力支持您的忠心大臣和将领,后面还有三万义军,几天之后我们就能控制北部四大行省,伪帝尼古拉正在和毕隆汗开战,我们完全可以趁机打回帝都。”
“那好,从现在起,我认命,你,罗杰斯团长,就是临时将军,只要你的战功足够,我随时可以升任你为将军。”
罗杰斯似乎没有太过激动,只是严肃的回答:“多谢皇女殿下,罗杰斯姜维帝国的血统和正义先出生命!”
帕德玛夏点点头,又对茫然不知所措的夏川说:“来自异界的夏川先生,你不光救了我一次,还为我的帝国做出了莫大的贡献……”
夏川赶紧摆手,说:“那个,皇女殿下,我,我没做什么,那个,刚才那位,自由之神,他,走了吗?”
帕德玛夏笑了笑,说:“我是自由之神的信徒,现在是他在人间的代言人,你有什么事情,我都可以转告他。”
“那倒不用,”夏川说,“我只是问问,他什么时候再来,我想问一些关于修行的事情。”
“这个,不用着急,”帕德玛夏说,“倒是现在,我请求你,将你的格斗技教授给我的士兵们,吾神说,这种格斗技才是真正的武道真理,比起战神和三十三武神还要强大,只要你能帮我把士兵们训练起来,他就会交给你后续的修行方法。对了,吾神说了,这在你们的故乡,叫做‘登仙之术’,虽然我不明白这是什么,但我相信,对你,对我的士兵们,甚至是今后的子民们来说,都是最宝贵的东西。”
“登仙之术?”夏川倒吸一口冷气,说道,“前辈他,果然是神仙中人。”
随后他点点头,说:“好,我愿意把我的格斗术交给你们。”
“很好,”帕德玛夏点点头,说,“等我的军队平定叛乱,卡玛尔帝国将改年号,新的年号就叫‘格斗纪年’。”
“这个,随你了,”夏川说,“其实,在我的故乡,这些武技,都叫做‘武术’。”
“那叫武术纪年好了,”帕德玛夏说,“武神不在意这些细节的。”
“还是叫格斗纪年好。”桃泰龙突然说,“我想起一个传说,说是上古时期有一群人,他们自称‘格斗家’,是比三十三武神还早的人类强者,后来消失无踪,原来是被诸神封印了的。他们,有个名称……”
“叫做上古格斗家。”帕德玛夏说,“我明白了,好吧,新的年号,就叫格斗纪年。”
“我也明白了,”桃泰龙说,“格斗家的复兴,原来是这样一回事。”
“格斗纪年……”罗杰斯低头默默念叨。
桃乐丝看着完全陌生的夏川,喃喃地说:“原来,他真的叫夏川……”
峡谷里,大雪忽然停了,寒风停息,天空依旧阴沉,云层背后的太阳却隐隐露出了光芒。
(后记)
这一年,全大陆爆发战争。
除了古奥帝国的平民们躲进法师塔,全大陆的百姓都遭了秧。
奇斯克帝国攻破东大陆三大帝国的封锁,全面拿下东大陆,除了破碎的人鱼港。
鹿泉关最终被攻破的时候,山崖边的教堂里,喷泉涌出血红色的泉水,染红了整个山坡。鹿泉关堡垒守军全面投降。
整个要塞只有三个躲在无尽森林中的少年幸免。
西大陆之上,强大的卡玛尔军队给卡玛尔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同时,毕隆汗东南角的巨岩城邦发动了扩张战役,打下了大片东部区域。而卡玛尔北部,大批的行省起义,声称皇帝尼古拉篡位,举着第一顺位继承人露德拉皇女的旗号,攻向南方。
两大帝国之间的仇恨延续了近千年,虽然都是后院起火,但他们并们有停止正面冲突,反而越打越激烈。
相对的,西南角的瓦夏公国叛乱,倒是打了个旗鼓相当,只是叛军中有少部分因为误闯精灵之森,受到了精灵族的攻击。
西北的塔隆帝国,也没有闲着,纠集大军一路南下,把西海岸的大多数国家都纳入了自己的版图,就剩下了瓦夏,和其余几个靠近毕隆汗的贫瘠内陆小国。
人间的战火,带来了平民百姓无尽的苦难。
而天空之上的星界神域,也没有闲着。
一颗接一颗的星辰在突然爆发出耀眼光芒之后,肺癌的暗淡下去,大陆上的人们发现,夜晚的而星空越来越暗淡。而月亮,却更天的明亮。
那些信奉各个女神的信徒们,或多或少都开始接到奇怪的神谕,要求信徒们对着月亮祈祷。
随着按打下去的星辰越来越多,大陆上的战火也越烧越旺。
同意了东大陆的奇斯克帝国和光明教廷,在短暂的酝酿之后,准备全面进攻西大陆。
而此时,卡玛尔和毕隆汗,却被原本并不放在心上的后院火苗,却成了烧毁帝国高楼庙宇的熊熊大火。
拥护皇女的起义军中,出现了一只米昂为格斗军团的部队,他们能熟练使用所有的兵器,还修炼了一种透明的斗气,比专业的武器大师还要强大。他们所过住处,没有军队能抵挡。好在他们的人数不是特别多,所以起义军的战绩一直不怎么显眼。
巨岩城邦的军队中,也出了一只神秘的蒙面军团,不知为什么,他们也能使用多种武器,拥有透明的斗气,同样的势不可挡。
当两大帝国反应迎过来的时候,起义军已经拿下了卡玛尔北部,而巨岩城邦的军队,也把毕隆汗的东南和东部考进沙漠的地区全部拿下。
两大帝国这才意识到了这些小势力的可怕。
而东边,奇斯克帝国的军队已经准备大军渡过阿尔卑斯河了。
这一年,被称作旧时代最后一年。
第二年,北方起义军拿下了整个卡玛尔,毕隆汗却对巨岩城邦无能为力。
奇斯克帝国打进西大陆,被东南沙漠和古奥帝国广袤的土地稍稍阻挡了一下。
在奇斯克帝国军被阻挡的时间里,毕隆汗的东部就被巨岩城邦全部攻陷。卡玛尔换了皇帝,露德拉皇女处死了弟弟尼古拉,成为新的女皇,帝号“帕德玛夏一世”,改元“格斗纪年”。
随后,瓦夏公国被塔隆帝国接收,成了一个自治省。而背面的收人族,却趁机入侵了塔隆帝国。
奇斯克大军穿过沙漠和古奥帝国的时候,卡玛尔东部一触即溃,“格斗军团”也挡不住天使带领的光明大军,巨岩城的蒙面军团也几乎挡不住这只大军,但有着两头巨龙和两名剑圣,还有宗师巅峰的格斗家的抵抗,暂时还没有陷落。
就在卡玛尔节节败退,巨岩城苦苦抵挡的时候,天空中发生了异变。
那是一个的初冬的早晨,太阳还没有出来。
夜空中唯一一颗依旧明亮的星辰,启明星,爆发出了比太阳更耀眼的光芒,随后破碎。
那一刻,人们听到了天空中有设么东西碎裂的声。
随后,光明帝国领军的天使身上冒出炽白色的火焰,他们在惨叫声中,化为灰烬。
接着,天空中传来一个无比威严的声音:“莱特莱宁,你这个逆子!”
这是一个无比苍老而威严的声音,它响彻天空,全大陆的人都听到了,所有人心中都涌起一股奇怪的情绪,像是被这声音中的悲伤和愤怒所感染,又感觉心中的信仰坚定了许多——虽然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到底信奉什么。
接着,太阳出来了。
卡玛尔和巨岩城邦展开了猛烈的反击。
宗师级格斗家扬格沃和远在塔隆的枫振大师,几乎同时突破了圣域,成为千年来的第一个和第二个圣域格斗家。当然,到底谁是第一个,成了后世争乱不休的事情。
瓦夏的大公,如今的瓦夏总督,也突破成了圣域,随后,反抗塔隆的站争打响。
东大陆刚刚被收服,光明教廷就失去了所有的武力,教士们、祭司们,甚至是神殿骑士们,都失去了全身的光明神力,成为了最普通的普通人。
东大陆,也开始了反抗。
半年后的一天,齐格林带着两个妻子,还有一大群美丽到了极点的女子,降临巨岩城,据看到那一幕的人说,这些美女像极了神殿传说中的女神,其中就包括大地女神……
二十八个身穿奇怪衣服的人从天而降,光临了卡玛尔帝都,随后,三十三个发光的人影也来到这里。
这一天,被称作降临之日。
这一天,是卡玛尔帝国格斗纪年元年六月九日。
随后三年,不断壮大的巨岩城邦彻底吞并了毕隆汗,然后,巨岩城邦改名“齐龙帝国”,塞玛塔就任第一任女帝。齐格林成为帝国守护神。
齐龙帝国和卡玛尔帝国默契的忽视了对方的存在,向东西方不断扩张,将整个大陆纳入版图。
最后,人们才惊讶的发现,格斗军团和蒙面军团修炼的,是同样的武技,这种武极,叫做“上古格斗技”。
最后,卡玛尔帝国并入了齐龙帝国,同时沿用“格斗纪年”帕德玛夏一世继任第二任女帝,第一任女帝塞玛塔不知所踪。
这一年,是格斗纪年第四年。
半年后,齐龙帝国进军精灵之森,精灵族全部躲进女神恩赐的镜之湖内,却被成为齐格林侍妾的精灵女神和月亮女神轻松带出镜之湖。
精灵女皇爱丝迪雅成为齐格林的第三正妻,地位高于精灵女神。
大海之上的龙岛被迫恢复和平,却被三十三武神全部收服。
北方的巨人族,则成了历史。
大陆上唯一一个不属于齐龙帝国的地方,是东海岸的人鱼港。
这里的人们信奉海洋之神和时间女神,生活的安宁富足。
……
星界之中,更多的星辰亮了起来,其中,最亮的,依旧是离大地最近的月亮。
据说,月圆之夜,人们甚至能看到月亮中又女子奔跑嬉戏的身影。
在巨岩城,人们将称为“后宫星”,据说是守护神齐格林大人的意思。甚至有人说,齐格林大人虽然生活在巨岩城,但月圆之夜,他会飞上星界,进入月亮……
格斗纪年五年四月。
原斯玛特王国,鹿泉关绿雾镇,马格力山。
半山坡新盖了几间茅屋,新开了几片田地。
麦克斯拎着装满新鲜蔬菜的竹篮子,走在上山的路上。
走了许久,他看到正在地里劳作的老休斯、扬格沃、奇力哥哥和夏川,另一边,白银龙女和桃乐丝正在屋檐下缝补衣物,一间草棚里,史瓦和辛格正在生火做饭。
“我回来啦!”他喊了一声。
奇力妹妹从茅屋里走出来,迎了上去:“麦克斯!”
半个小时之后,史瓦辛格兄弟俩喊道:“饭做好了,快吃吧。”
不一会儿,大家都未做到了餐桌前,享用午饭。
桃乐丝看看夏川,说:“真的不回去了?”
夏川说:“已经回去了呀,我只是留下来的分身。”
“这样吗?”桃乐丝皱起眉头。
“两个身体共用一个灵魂,夏川可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同时生活在两个世界里的人呢!”白银龙女笑着说。
“还不是舍不得桃乐丝。”奇力妹妹笑着说。
“哈哈哈!”所有人笑了起来。
午后的风吹过树林,把笑声带向远方。
山下,绿雾镇,一个腰挂拳套的年青人来到十字路口,问旁边的杂货铺老板:“这里就是格斗家圣地了吗?几位传奇圣域都住在那里吗?”
“不知道,”老板说,“山上只住着几个农夫,没有格斗家。”
“怎么可能?”年青人惊讶的说。
“怎么不可能?”老板说,“听说现在的格斗家都不戴拳套,你怎么还带着?”
年青人有些窘迫的说:“我,我就是来学习那种上古格斗技的。”
“那你应该去巨岩城啊,或者卡玛尔,那边就能学到。”老板说。
“是吗?”青年问。
“当然。”老板说,“你是从哪儿来的,怎么都不知打这些?”
年青人挠挠头说:“我从桑多丘陵那边来的,打仗的时候我不知道……”
“明白了,”老板摆摆手,“去吧,去吧,去西边的花园城,又飞艇直接飞到巨岩城,很便宜的。”
“啊,哦,谢谢!”青年感激的点点头,出去了。
“唉,乡巴佬。”老板看着,摇摇头。
青年顺着十字路口往西走,一群半大小孩从他身边跑了过去。
“我们去找桃乐丝姐姐玩!”
“叫阿布带我们去抓松鼠!”
小孩们欢呼着,朝东边跑去,东路的尽头,是一间荒废许久的院子,上面的牌匾破破烂烂的,上面的子几乎看不清楚,隐约可见“绿雾镇”“斗家”“会”几个模糊的字。
青年看着小孩们消失在路尽头的树林里,转身往西走去。
他抬起头,望着树林间露出来的蓝天,自言自语:“格斗圣地,我来了!”
(全书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