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cm3rr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幻緣驚夢》-番外二 心漪痕熱推-cekzn

幻緣驚夢
小說推薦幻緣驚夢
觳皱波纹画心痕,流水无情知何处。
※※※
清秋冷落,更不堪天涯沦落,陆聿独自走到文川溪旁,月露凉彻,风卷枯枝,在水面上化开斑驳的影子。
陆聿竖起食指在水面上游移,手腕仍旧娴熟有力的回转,指尖迅速写下了陆聿自己的名字,然一笔一划还未勾勒出整个字,就都被流水冲淡了。
心中轻叹了口气,眼前没有笔墨纸砚,一切往事都必须在水上书写的话,那也真就不堪一瞬的回首,其实停留在脑海中也一样,过去的太多,陆聿早就不想再去想了。
那时,从没见过母亲微笑的陆聿,每日相伴的只有奉承的下人还有永远很忙的父亲,也只有他哥哥陆悦笙那张俊美又带着病态的脸庞,会在黑暗中浮现在心中的涟漪上。在大而清冷的陆家里,只有他哥哥的影子,才会有陆聿的笑声。
然陪伴陆聿度过那些年的影子在某一天消失了。陆悦笙忽然沉醉于研究什么幻术,他的书房开始垒满可以将他淹没的书。陆聿想要陆悦笙陪伴的哀求开始只能换来轻描淡写的敷衍:“哥哥这里很忙,你先去玩吧。”
無病闊少 憶見
冤家宜結不宜解
陆聿默然离去,失落的目光眨眼间便闪动了三年。终于有一天,伏案的陆悦笙露出了久违的微笑,映着烛火,俊美而又温和。
“小聿!”陆悦笙轻唤。
“干嘛啊?”习惯了孤独的陆聿不再对哥哥抱什么期待,慢吞吞来到陆悦笙身旁。
陆悦笙把一只明黄色的锦囊挂在陆聿的颈上,锦囊绘着玄妙的图案,上挂着一个铜钱。
“这是什么啊……”
“这是我为你做的护身符。”
“为我做的?”陆聿埋藏良久的那种惊喜突然回来了,“那我可以拆开吗?”
“当然可以,它从今以后就是你的了。”
陆聿急切地拉扯了下铜钱,许多张符纸就蹦出了锦囊。陆聿“啊呀”一声惊呼,连忙附身去捡,一张张塞回锦囊。
“有一张忘了哦。”陆悦笙从桌下的角落捡起遗忘的一张递给陆聿,“小聿,你可千万不能掉了任何一张哦,否则这护身符就不灵了。记住,符都是有灵魂的,它们会跟我一样,永远在你身旁,守护着你。”
“守护着我……”陆聿借着烛火凝视陆悦笙的脸,感觉哥哥方才说的话些隐藏着些深意。
陆悦笙扭了扭僵硬的颈,“好累啊,小聿,出不出去玩?”
帝國寵婚:盛愛天價萌妻 若存
“好啊,好啊!”陆聿近乎狂喜地点头,这种提议,他已三年没有听到了。但他没有听错,陆悦笙抓起他的手就往书房外跑去。
这一日,兄弟俩在他们常去的后山上眺望着夕阳,畅怀许久。哥哥的言谈充满了兴奋与激动,可陆聿却没有听懂多少,他已经沉浸在哥哥终于变回原样的喜悦中去了。
陆悦笙的脸被夕阳映成了橘红色,他突然问:“小聿,你想不想见一见娘呢?”陆聿自然是想,然他也早知道娘已然过世,既然过世了又怎能再见到呢?
君心難再求
滅世神王(全) 橡樹_91
“你只要想见到娘就好了,我也想她,那时我虽然也还很小,可我还记得娘的模样,她真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陆悦笙转向陆聿,仍旧是笑,“小聿,今天晚上可别睡着哦,哥哥要送你一件礼物。”
于是那晚陆聿不管有多困倦,躺在床上都坚持着不合眼,然陆悦笙久久未来,最后陆聿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去的。
其实睡去的问题应该也不大,哥哥如果真的来了,也可以把自己叫醒嘛,陆聿心想。
然最后叫醒陆聿的,却就是陆悦笙的死讯。他在次日清晨听说,陆悦笙死在地下室里,躺在一个用炭笔画的道阵中心,一支利剑插在胸口,鲜血流了满地。
官府认定陆悦笙是自杀,但凡认识陆悦笙的人都肯定他不是会自杀的人,可实在找不到线索追查元凶的官府,只能下如此结论。
陆悦笙死后不久,遭受毁灭性打击的陆聿父亲便心神混乱,常常派人去寻找已经死了的儿子,折腾了数月,日益憔悴的他终于在一天夜里撒手人寰。
暴少的嬌妻
面对下葬的父亲,陆聿双眼木然,没有言语,也没有眼泪,眼泪早已在心中干涸了。
文川溪仍在流转,仿佛往陆聿心中流去,让他能切身感受到彻骨的冰凉。心绪浸渍了冰凉,也就变得沉默。
自从哥哥和父亲死后,陆聿就再也不想说话,是他知道一切都无法延续,亲人和朋友都没办法一直陪在身边,他们迟早会被命运带走。所以还不如保持沉默,隔阻自己与别人。
只要不再与谁说话,就不会再遇见谁,也就不会把谁放到心里,更不用承受再承受失去谁的痛苦。只要做个哑巴,守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就可以逃避这一切了。
可就算如许沉默,却还是没法放下已然失去的人。陆聿看着文川溪中的自己,感觉心越来越重,以前有人管水里的这个人叫“小聿”,然这个人没了,再也没人会这样叫了。
陆聿心烦意乱地挥手掀了下水面,打碎了水中的自己。可当那张脸重新变得清晰起来时,惜妍不知何时走到身旁,微笑着唤道:“小聿!”
惜妍话一说完,就赶紧拉住要掉进文川溪里的陆聿,“没这么夸张吧,本小姐不过喊了你一下,你要吓得掉河里去!”陆聿回头看着惜妍,胸口还是止不住的起伏,这女的喊自己什么,小聿?她叫自己小聿!
察觉到陆聿欲言又止,惜妍樱唇微微撅起,“干嘛,你又要当哑巴了?都说好了,在别人面前随你怎样,在本小姐面前不能当哑巴!”陆聿咬着嘴唇道:“你干嘛喊我小聿?”惜妍道:“你说这啊。本小姐刚算过了,你比本小姐小一天出生,也就是说你比本小姐小,那本小姐为什么不能喊你‘小聿’呢?”
懒得跟你说。陆聿转身就要走,一颗心还是跳得那么快,然还没出一步,就被惜妍揪着耳朵扯了回去,一不小心就倒在了她面前。
夜色的背景里,惜妍颠倒的脸仿佛倒影的水月,微风一吹,就会倾落下来。陆聿赶紧坐起,惜妍的秀脸转到文川溪水上,遥远了些许,他深深松了口气。
可惜妍却又挨近陆聿坐下,真不知道这女的是用什么材料做的,不是才刚刚受伤,哪能恢复得这么快,而且还如此精力过剩。陆聿想要坐远,惜妍却伸手挽上他消瘦的肩,陆聿蓦地一怔,僵硬在了原地。
惜妍转过来的脸占据了侧眼,在斜月下嫣然水眄,几抹垂落的青丝悠悠摆动,两弯眉山恰似笔尖画入凝脂白玉的墨痕,轻描一横,带出淡粉菱唇的微笑。
“你……你干嘛?”陆聿声音显出了断续。
然惜妍却愈加靠近,几乎停留在他耳畔,“你现在说话,是因为跟本小姐打赌输掉的缘故,还是自己想说些什么?”
目光停止了微颤,陆聿拨开惜妍的手,“你还是别在我身上费心思了,没有我,你还是可以很开心。”
我只想安靜地打遊戲 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可有了你,本小姐可以更开心啊!”惜妍用触碰陆聿的手掀了下空明的流水,望着流光扑朔,还有陆聿搅乱的影子,笑着唤道,“小聿,是吧?”
又喊出这个名字,惜妍感觉周围突然静谧了许多。水中搅乱的漪痕逐渐淡去,又化出星月的柔光,映着河畔清坐的惜妍,她抱着双脚,玉致的下巴枕在膝盖上,看着水中站在身旁的小聿,笑意仍旧停留在她唇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