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yl6ng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神禱-第一百七十一章-ww422

神禱
小說推薦神禱
巴鲁一看,居然感觉到了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就好像面前这人再变身。
突然,从西岚身上暗气横出。
顿时,一双黑色雾气翅膀出现了,将西岚紧紧的包裹着。
巴鲁惊呆了,因为西岚现在这个样子完全不像是个人类啊,与尼尔巴斯居然有些相同。
尼尔巴斯愣了一下,很显然没有猜到西岚居然会这般,手臂上青筋暴起。
“这是要干什么啊?”
罗安也是猜不出这西岚心中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呢。
这时,西岚低着的头抬起来了,目光仿佛是一匹狼一样,毒辣的让人不敢直视。
尼尔巴斯仿佛看到了野兽。
巴鲁也愣住了,只感觉到西岚身上飘荡着阵阵杀意,说实话,巴鲁真想把西岚杀了,就再下一刻,拿出自己的剑一下子桶上去。
可是西岚为何会成这样啊,巴鲁不知道他也猜不出来。
这时,尼尔巴斯动了,手臂开始魔化了,青色将其覆盖了。完全已经看到不到人类的皮肤了,青色血管之中流淌血液。
“去死吧。”尼尔巴斯怒吼一声, 手臂狠狠的向地面砸去。
只见哄一声,地面龟裂,一股岩浆竟是喷薄而出了。
罗安愣了,这召唤岩浆可是魔法师的技能啊,可没想到一个圣职者居然会啊, 而且还是这样的成熟,他动了,咒语在口中念道,开始在天空围绕起来了,很是惊人。
这时,岩浆滚滚,在尼尔巴斯的身体旁边飞过,顿时,犹如一条彩带一般,向西岚飞了过去,
温度炙热,烤的西岚真的没话可说了,这时,他拿起了插在地上的剑,狠狠地毁了出去,剑身开始呈着青色,看起来闪亮闪亮的。
巴鲁一看神经都颤抖起来,那青色不是普通的青色,十分诡异,远远看齐,那青色如同鬼火一般。
不过另巴鲁奇怪的不是这个,而且巴鲁觉得这个火好像在哪里见过,熟悉的感觉让巴鲁不敢直视,这时,他的身体也开始随着轰动起来了。就如同血管要炸裂了似得。
这感觉难受啊。
这时,西岚一剑砍了过去,将那股岩浆看成了碎片。
哐当一声,极为响。
尼尔巴斯愣了,自己的岩浆就这样被砍断了吗?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吧,
忽然,只感觉到身旁一愣,一把刀刃已经出现在他的脖子旁边。直差一下,他的人头就要落地了。
“你不是西岚,你到底是谁啊?”这次换尼尔巴斯咆哮起来,说实话他真的不信西岚会这么厉害,自己可是三大强者最厉害的,可是现在西岚可是一招就将自己制服了,这太不可思议了,尼尔巴斯不信。、
“你不相信我可以杀掉你把。”尼尔巴斯笑道。阴森的让人感觉到可怕。
“可是我现在真的要杀了你了。”西岚的脸色开始变了与魔鬼还是差不多的。
一道过去,尼尔巴斯的头颅像一个足球一样滚了。
一道鲜血犹如飞溅出去了。
刚才还青色有力的手臂开始变得微缩下去了, 好像一点生机都没有了。
巴鲁愣了,怎么可能这样,刚才还获得好好的,占领这全部杀机的尼尔巴斯居然在这一刻,就瞬间死了,这时,巴鲁惊恐的看着西岚,仿佛不敢相信。
罗安惊呆了, 惊慌的神情还是在脸上流露出来,紧了紧手中的魔杖,开始看着西岚,一个火球级抛了过去。
当一声。
就被西岚用剑挡住了,西岚扭过头,盯着罗安看,牙关紧咬,道:“你也要死吗?”
那目光中好像藏匿着烈火,仿佛下一秒就要燃烧这天地似得。
一剑挥出。
蹭蹭火焰出现,只见罗安静静的站在原地,突然,他的身体开始炸裂了。
一道浅浅的裂痕出现在身体之上,瞬间开始迸发出血液。
哄一声,一股黑气冒出,罗安没了,巴鲁惊呆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之间就这样消失了,就好像雾气一样,消失的一干二净的。
西岚阴森一笑,收起了长剑,看着巴鲁,道;“你在怕吗?”
巴鲁很怕,离了那么远,他都感觉到怕了,因为他感觉自己面对的好像不是一个人,就好像是个杀神一样, 又或者是魔鬼,他不敢直视,只能远远的看着,生怕自己在下一秒也被干掉。
这时,西岚走了过来,全身飘荡着黑气,只不过,魂力收敛起来了,目光也开始变的清澈了, 看着巴鲁,开口道:“我对你很好那?”
巴鲁没料到西岚居然会这么说,不过想起来还真的很好,只好点了点头、
“那好,今日的事,请希望别说出去,否则下一次,躺在这里的人可就是你了。”
巴鲁只感觉到一阵冷啊, 这话说的,就好像要杀了自己一样,不过心想自己的实力在西岚面前,自己这根本就不上档次,为了活下来,只好点了点头。
这时,西岚收齐了火焰,才是看着巴鲁,一副赏识的样子看着巴鲁道:“你很不错,我很看好你,如果你很好,我倒是愿意让你做下一任剑士联盟的盟主,你意下如何啊?
这话说的,若是别人听了,肯定会高兴的要死,可是巴鲁不同,这什么狗逼权利对他来说根本没一点用啊, 现在这盟主就是一个烂摊子,如今魔法师联盟和圣骑士联盟的盟主都死了, 而且是死在了剑士联盟这里。
巴鲁不会认为这两个大势力会罢休的。
想到这其中利害,巴鲁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直接表示出意思的话,他肯定会被当场击杀,想了许久,还是答应了,反正现在活命要紧,更何况上面还有个西岚定着呢。随即很用力的点了点头,道:“行,多谢前辈。”
其实让巴鲁最不明白了是,那么多优秀青年为何就只看重了自己,而且还有西岚身体中的那团火,也就是这个让他总觉得西岚不简单,因为那个火就是自己身体之中的那股火焰。
收拾了残局之后,巴鲁躺在自己的床上碾转反侧就是睡不着觉,疑点重重让他真的想要窒息掉啊。
难道西岚也吞噬了火焰人吗?
巴鲁一想,也只有这个比较靠谱一些,因为只有这样,才是使用火焰人的力量,因为刚才西岚真的使用了啊。
可是,听副院长老土说这火焰人不是已经灭绝了吗?自己身体内的不就是最后一只吗?怎么可能还有呢?
这可让巴鲁迷惑了,难道火焰人还有逃亡的?
想到这里,巴鲁居然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他决定去看看,去看一看西岚,他想要找到这疑点的最终。
这时,西岚的房间之内,实验室的灯光还关着。
巴鲁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现在虽然不知道西岚到底有什么秘密,但是巴鲁相信只要他去找,就一定会有办法的。
门被打开了,巴鲁走了进去。
这时,里面摆放着许许多多的仪器,更是拜访着许多五颜绿色的试管。
巴鲁一看就感觉到恶心,可是这个实验室真的很小啊。巴鲁摇了摇头,就看清了这里的所有,根本没有什么秘密啊?
此刻,巴鲁晕了,这怎么可能啊?
怎么可能没有事啊?
“这里一定有什么迷倒啊?”
巴鲁猜想,就是四处寻找起来,可是地方就只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一眼就能看出哪里的不一样,可是巴鲁却从来没有发现其他不动啊。。
“哎。”轻叹了一口气之后,巴鲁一屁股坐在的张凳子上,看着周围,心想:“难道真的没有事啊?”
正想要离开,突然,那些仪器里的液体开始沸腾起来了。
巴鲁大惊,匆忙站了起来,身躯往后退了一大截,这一切都他妈的太诡异了。
远看没有什么事之后,巴鲁才是靠近了过去。
靠近之后,目光看着那试管,疑惑诞生了, 只见试管上开始动了起来。
突然,那些试管动了起来,哄一声,居然是炸裂了额, 变成了成千上万的小玻璃碎片。
可是巴鲁觉得,这不一幕根本不可能啊。
突然,一阵惊慌涌现,巴鲁匆忙低头,瞬间碉堡了,向后退了几步之后,才是四处看了看,地面晃动的力量非常巨大。
盛唐紈絝 憤怒的妖姬
竟是有一种力量要破地而出似得。
这一刻,巴鲁愣了, 匆忙向后退了几步,只感觉到地面上剧烈的晃动起来了。
“操,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巴鲁无语了,伸出手,拿着绣剑,看着。
突然,一声巨吼传了出来。
囂張特工妃
“操,这又是什么东西啊。”巴鲁一惊,瞬间无语了。。
突然,从地面之内,一只笼罩着黑雾的手掌猛然拖地而出。
巴鲁一惊,汗毛都吓的竖了起来。
往后退了几步,目光盯着前方,很可怕的样子,
这时,那手臂越来越清晰,巴鲁不淡定了这算什么啊?
这时,那手臂的全部也是出来了,在地面之上镶嵌着。
巴鲁震惊了,匆忙用剑看了上去,可是刚看向那手,突然,面前什么都没有了。那手臂居然凭空消失了。
“我操,这是一个什么情况啊。”
突然,在他的身后出现了一阵轰隆声音,回头一看,瞬间碉堡了,只见身后,那双手出现了。
巴鲁一惊, 匆忙后退,又是一剑砍了出去。
瞬间爆裂出来。
一剑砍了上去,竟是犹如看到铁器上一样。
“我操。”巴鲁感觉到手心发麻,这时,那手臂的主人开始站了出来。 从地面内冲了出来。
巴鲁一看,瞬间无语了,这哪里是人啊,这完全就是一个精灵,暗精灵啊。
那个手臂的主人耳朵犹如扇子一样,很长,他的牙齿更是强悍,仿佛能撕裂其他东西,瞳孔之中仿佛流露出血液一样。
“我操,这到底是什么啊?”
那怪物走了出来,看着巴鲁,仿佛要伸出手撕开巴鲁的身躯,那目光能杀人都不为过啊。
这时,怪物动了,手中的武器飞了起来。
向巴鲁砍了过去。
瞬间夺空而过。
巴鲁一惊,匆忙拿着绣剑抵挡,
卡擦一声,火光闪动。
巴鲁只感觉到手臂一阵生疼,就他妈的不是人能撑得住的。
这时,巴鲁身躯一闪,就是躲了过去。
那暗精灵仿佛怒了,随意乱窜着。
巴鲁纷纷躲闪着,可是那暗精灵攻击是在是凶猛啊,巴鲁有些凌乱了。
“我操,这些家伙到底是从哪里来了?”
“你怎么在这啊?”
巴鲁背后传来很熟悉的声音,那是西岚的,巴鲁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匆忙回头一看,大惊了,心中慌张起来,心想这次被逮了个正着啊,**飞快的涌动,寻找着一个合适的理由。
可是巴鲁还真想不出来什么合适的理由啊?
梦游吗?骗三岁小孩可以啊,可是要骗剑士联盟的盟主,这话就是自己拿着石头砸自己脚啊。
可是出乎巴鲁的意料了。
西岚居然没给巴鲁机会,直接就是开口道:“你来这里,是相死吗?”
巴鲁一惊,感觉到阵阵杀意之后,退了几步,紧了紧手中绣剑,他从感觉到这一站已经是在所难免了。
见巴鲁没有回答,西岚嘴角上扬,轻声道:“好吧,那我就送你去死吧。”
顿时,西岚手中红色光芒出现,犹如血液一般,仿佛要吞噬天地一般,巴鲁愣了,现在的自己要怎么才能挡得住这些啊。
“我操,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做个贼都能被逮住,我还真是运气背啊。”
见到光芒四射,最好的方法就是逃,当然以巴鲁的智商他已经想到的这一点了,以一个飞快的速度逃窜,
可是刚踏出一步,从前方的地面之中,一个黑影又是破地而出了,
这次是一个巨人,很大很大的巨人,比巴鲁高两三米,巨人的头已经定在了房顶上了。
巴鲁大惊,道;“我操,这时什么东西啊?”
巨人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是一拳轰击了上来,巴鲁匆忙用剑去抵挡,哄一声就被甩出了几米远,一阵眩晕出现了, 看着前方摇晃的场景,巴鲁晕了下去。
這個世界有點詭異 再入江湖
不知道过了多久,巴鲁终于醒来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块木板上,巴鲁大惊, 想要站立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被捆绑着。
“我操,这是那啊?”
身体起不来,目光却能扫视,看了看周围,西岚大吃一惊啊,只看到身旁站着许许多度巴鲁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比如刚才的巨人,还有火焰人,还有那些暗精灵,还有许多巴鲁没有见过的。
当然还有西岚那丑恶的嘴脸,
西岚看巴鲁醒来了,笑了,道;“欢迎来到我的帝国。”
西岚现在给巴鲁的感觉就是这家伙完全就是一个疯子啊、
“疯子,你他妈的要抓我干嘛啊?”
巴鲁怒了,现在被人家绑了起来,根本不能动啊,心想这家伙难道要杀了自己吗?
想到这里,巴鲁就晕了,如果就这样被人杀了,那还得了自己的面子往哪方啊,想到这里,巴鲁想要挣扎,他看了一眼,手臂上的铁链,瞬间就无语了,只感觉到铁链上仿佛流窜这一股强大的压力,差点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别挣扎了, 这时魂力加持过的,你是怎么样都挣脱不开的啊,你小心一点,小心拧断你的手根骨,现在呢,我要对你做最后一步的检查,看看你当时把我教给你的东西修炼成功的了没?”
狼煙:我的1937
巴鲁听的有点晕了,这算什么》?他真的没想到西岚居然是这样的禽兽,他真心无语了,如果说真是这样的禽兽,那干嘛要给他修炼的东西,难道当初让他修炼只是为了今天更好的屠杀自己吗?
巴鲁真心懵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西岚真他妈的已经禽兽不如了啊。
突然,巴鲁才想起了自己的绣剑,四处看居然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一阵郁闷啊。
这个时候,门框当一声,响了起来,阿甘左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惊呆了。
阿甘左正想找西岚来汇报关于魔法师联盟和圣骑士联盟两个盟主死亡的事,可没想到居然遇到了这一刻,瞬间凌乱、
“大哥,你在吗?”
突然, 一阵飓风楚国,阿甘左只感觉到喉咙被人紧紧的抓住了,匆忙一愣,眼珠子都夺眶而出了。
看不清楚眼前到底是何人?
只感觉到抓着自己的这双手粗糙极了,阿甘左断定着一定不是人类的手啊。
巴鲁愣了, 西岚这家伙已经变态了,居然对自己兄弟都下这样的重手,如今他与阿甘左已经是同一条蚂蚱上的人了。
“阿甘左大叔,快杀啊,那个人是个混蛋啊。”
阿甘左一听,这声音不就是巴鲁的声音么?
随即从腰间去哪他的巨剑。
極品兵王:禽獸,放開那女孩 天一生水
西岚一看,笑了,咆哮道:“完了,”这时,西岚一爪紧握,阵阵鲜血涌现出来,阿甘左的喉咙在一瞬间碎了,鲜血流了出来,很是狰狞啊。
阿甘左就这样被杀了,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看的巴鲁都愣了, 盯着西岚,心想这家伙还是人吗?这家伙肯定不是人了啊,不然怎么可以这么厉害啊,
“废物,将剑士联盟交给你,我怎么可能放心呢,所以还是杀了你把。”
西岚狞笑道。看着巴鲁,道:“小子,我想要和你换血。”
巴鲁一听,脸怒红了,怒道:“你他妈的别妄想了,你个垃圾,你下手居然是谁都杀啊,我真的看不起你啊,”
臺前幕後,媚倒大明星
“没事,有了据对的实力,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所以呢,现在我要杀了你啊。”
手伸了出来,面对巴鲁冲了过来取。
巴鲁不是傻子,他可不愿意在这里等死。匆忙挣扎着,可是被锁着,现在连动弹都是问题了。
突然,绣剑居然动了起来,居然是颤抖起来,嗖的一下子,飞到了巴鲁的手中。
正愁怎么逃脱的巴鲁瞬间高兴了,拿着绣剑就是砍向禁锢。
绣剑不是神兵就是利器,砍断一个小小的禁锢,还不是鸭子吃菠菜啊,那就是妥妥的事啊。
一剑砍了下去,巴鲁重新获得新生了。
这时,周围的那些怪物们都是咆哮起来,了,仿佛要撕裂巴鲁一般。
“我擦,不带这么坑爹吧。”巴鲁打量了四周,说道。
这时,周围的怪物都是咆哮起来了,仿佛要杀了巴鲁一般。
突然们被哐当一声,打开了,又是一个人走了进来,
西岚一看,瞬间变了脸色,声音很低沉道:“卢克西,你怎么来了啊?”
巴鲁一听这语气,又看了一眼卢克西知道救星来了,就是呐喊道:“快来救我啊。”
这个时候,巴鲁还真的后悔来这里了,没想到来一次居然是可能丧命,要是让巴鲁知道来这里会死人的话,他是怎么都不会来这个坑爹的地方啊。
卢克西一看,瞬间惊呆住了, 身子很僵硬,尤其是看到那些怪物时,目光冷冷的看着西岚,道:“这都是你干的吗?”
西岚好似一个委屈的孩子,什么话的都说不出来,但却是一脸想去解释的样子。
“我不想在看到你了,你给我走吧。”突然,卢克西低下了自己的头,荒凉极了,声音之中透露着一股腐朽。
西岚着急道:“别这样啊, 我只是想帮你杀了当初逼你的那些人。”
“帮我?帮我?你知道吗?我真的不需要你帮我忙啊、”
这话犹如鞭子一般鞭打着西岚的脸,瞬间他的脸红了,口中开始胡乱说话起来。
这时卢克西看到了阿甘左的身体,瞳孔睁得很大,看着那个不敢说话了,泪水居然是涌了出来,匆忙趴在阿甘左的身旁抱着阿甘左痛苦起来了。
“你杀了他?”
此刻,西岚什么也不顾了,就是答应了,道:“对啊,就是我杀的,可是你为什么不爱我呢?居然只爱阿甘左这个垃圾,我不信,他怎么可能拥有你的爱呢,我真的不信。”西岚咆哮起来了,
“疯子,你就是个疯子啊。”卢克西目光如剑一看,看着西岚,那冷冷的感觉,让西岚浑身颤抖起来了。
现在巴鲁就像一个没事人一样,看着西岚和卢克西,虽然不知道在这两个人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巴鲁认为自己还是不知道的微妙。
“我是个疯子啊,但是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为了你啊,你为什么都不领情呢。”
西岚有些无奈,却话语之中的那股愤怒还是隐藏不住的。
“因为我爱的人只有阿甘左。”卢克西道。
西岚撑不住了,只见他身躯之上魔气涌现,瞳孔开始弥漫血丝,整个人没有一丝人的样子、
“你…..你….你怎么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给魔人呢?”
“身为魔人的继承者,说这话还真的没感觉到脸红吗?”
巴鲁一听,魔人的继承者,难道这卢克西就是上一任主人,难道她和我的使命是相同的。
“可是我真正想做的就是去将魔人带着离开,离开这里。”
卢克西一脸蔑视看着西岚,听到这个消息,西岚还真是有些疯狂的感觉,看着卢克西,一脸的不相信。
“不可能,你到底要干什么啊?我不信,你也给我去死吧。”
西岚现在已经不是人了,他把灵魂已经献给了魔人,现在他已经算是一个魔人了。
跟人类已经差的不是一点点了。
一爪过去,抓着卢克西的喉咙。
“你到底爱不爱我啊?”
“不爱。”
卢克西一口回绝道。
“啊。为什么,为什么啊。阿甘左到底有什么好的,你为什么一定只爱他一个人啊。”
西岚咆哮起来了,
“我不信,我不信啊,我不相信啊,这怎么可能,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就不爱我呢,”
一掌甩了过去,卢克西的身子飞了出来,巴鲁见状,匆忙将卢克西的身子接住了,
可是卢克西刚刚落地就是说:“别管我,跟我做一样的动作,我来开启你身体之中的传承,我希望你能给我杀了这个混蛋,”
巴鲁一听这话,点了点头。
卢克西没有多说废话,手动了起来,一套动作浑然天成。
“等一等,你用你的魂力去挣脱你的心脏,要记住一定要挣脱,这样你猜能完全将你的传承唤醒。”
巴鲁照做了,现在就是一个危机时刻,巴鲁没有拒绝的余地,他必须要答应。
牙关紧咬,就是按着卢克西所说的做了起来,瞬间自己的魂力犹如破涛一般滚滚而来,
巴鲁只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的不是一般般,而且那种犹如岩浆喷薄的速度。
这时,一股澎湃的力量出现,从巴鲁的心脏处向周围散射,那感觉真的很棒,
巴鲁的周身开始笼罩起光芒了。
这一刻,巴鲁感觉到全身都蜕变了,就好像自己完全脱离了现实一样,那感觉真的很爽。
冲天的魂力要破体而出,一股飓风开始在房间之中吹动,刚才那些怪物们都嘶吼起来,仿佛看到了极其凶恶的东西,纷纷跪在了地上。
西岚此刻也不淡定了, 不过西岚去毫不畏惧,
巴鲁身上的光芒徐徐暗淡下去了, 脱胎换骨之后只感觉到身体一阵轻松啊。
“啊。太帮了。”刚想扭头谢谢卢克西,一看,巴鲁惊呆了,只发现自己身旁有一堆白骨,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发现。
难道这堆白骨就是刚才的卢克西吗?
西岚一看,咆哮起来来,看着巴鲁,怒声喝道:“你他妈的到底做了什么,你干嘛要得到传承,你这个杀死卢克西的凶手,我要将你的肉撕裂啊。‘
说着,西岚动了起来,全身冒着黑气,看起来异常汹涌,一个爪子过来,只感觉一阵凄惨。
此刻,巴鲁没有多想,卢克西也许早就知道自己若是这样做了,肯定是这样的结果。
如果杀死西岚是卢克西的意愿的话,巴鲁很愿意这么做啊,
瞬间驱动起魂力来。
这一刻,巴鲁感觉到热血沸腾起来了。
在他的手臂上,红色血液开始布满了。
红光一片,巴鲁觉得自己这个手臂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更像是别人的,炙热,烘烤着,一股烤肉的味道出现了。
“我操,节操到底去拿了,不带这么坑人的吧。”
这时,巴鲁快要疼的晕了,红花闪动,巴鲁觉得自己撑不下去了,咆哮起来了,一拳轰击出现,犹如裂天一般,滚滚而去。
西岚见状,匆忙抵挡,可是哪一击岂非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挡住。
哄一声,身形后退了好几步。
这一刻,西岚还真是凌乱了,如今形式太过于危机了,如果这样下去,对自己可是不好的,如今想来想去,唯有速战速决才是最好啊。
史前筆記 妮婭
西岚这么多年来,做的最成功的就是将自己人类的躯体转化为魔人。
此刻,天微微亮。剑士联盟广场上,已经出现了不少人啊。
其中不缺乏魔法师联盟的,还有圣骑士联盟的。
自己的盟主无缘无故被人杀死,心中不爽。
“西岚,给我们出来说一个交代。”
众人开始咆哮起来了。
而此时,西岚和巴鲁还在战斗。
巴鲁由于开启了传承,实力暴涨的不是一点点,一剑看了过去,地面震动起来,西岚居然有种接不了这个攻击的感觉,瞬间西岚凌乱了,匆忙躲避,这一刻竟是感觉到一丝压力,身上魔气翻滚。
巴鲁又是一击,一下砍在了西岚的胸前,顿时鲜血用现了出来。
阵阵生疼,西岚疼的轰动起来。
这个伤疤不是简单的伤疤,那可是由绣剑留下的,根本就非同一般啊。
只见伤疤上鲜血直流,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上面还闪耀着红光,犹如烈焰一般。
西岚大惊,如今流血这么多,就必须找一个地方恢复自己失去的血,想到这里,身形动了,从这里出去了。
此刻剑士广场之上, 一群来找事的人此刻正咆哮着,这感觉到周围一阵血腥味道迅速向这里靠近,心中大惊,但还是不怕,这里是剑士联盟的场地,谁敢来这里啊,众人的胆子也是打了起来,他们现在就是来找事的。
黑影从出现了,几个魔法师就倒在了地上,被人生生吸干了血液,犹如僵尸一样。
众人大惊,皆是大惊啊,纷纷拿起魔杖,目光犹如灯泡打量着黑影。
为首一人一看身后有这么多人,底气十足啊,面朝这西岚就是咆哮道:“你小子是什么人?杀我们的人必须要偿命的。”
这时,西岚抬起了头,看了一眼,那个人,瞬间,那个刚才还咆哮的要报仇的人瞬间熄火了,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一个恶魔似得,不敢去看了,颤抖的手竟是将魔杖仍在了地上。
“鬼啊。”
说着,这人就是跑了,众人一愣,这世界上哪里有鬼啊,对那逃跑之人展现出一股鄙视,说着,目光都是看着西岚。
瞬间都愣了,脸上的神情开始又无助变的惊慌。
“鬼啊。”齐声高呼这。
西岚阴森一笑,身子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嗖一声,闪了过去,顿时,血液飞溅,很是狰狞啊。
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死完了。
那些人的血液开始沸腾,全部都被西岚一人吸收干净了, 顿时,一股红光闪动,在巴鲁的身躯上围绕,
刚才身躯上的伤疤此刻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而且身体的技能也是变强大了额,
此刻巴鲁手拿着剑才是出现了。
看着西岚这样,不禁郁闷了,瞬间举着剑就是乱砍上去了,
这时,一股庞大的魂力气息出现了。
西岚看着巴鲁,怒气冲天啊,道:“快吧那个剑给我,给了我我就是霸主了,我要当年破坏卢克西的那群家伙死的很难看,虽然卢克西到现在还不爱我。”
巴鲁这就听不懂了,这算个什么情况啊?
西岚看着巴鲁,道:“现在只有你能帮助我了,若是你能砍断这一界的界面,让我去另一个时空,我一定会感谢你的。”
我在異界做遊戲 青田白鹿
巴鲁没有考虑直接就回绝了。
“好吧,既然这样,我拿了剑我自己去,”瞬间,魂力保障,一个滔天大手出现,在天空之中摇晃,这一次,西岚可是出动了最强大的杀招,他一定要去另一个时空,找到之前的三位强者, 那样的话,自己就能报仇了为了卢克西。
卢克西是西岚最好的女人,无论怎么样,西岚是哎卢克西的。
巴鲁一看,瞬间举起剑,只见剑身上下四个珠子正闪耀的奇异的光辉,远远看去,就好像只天神。
此刻,巴鲁身躯红光闪动,火焰将他围绕。
这一次,真如杀人一般,
誤惹暴戾蛇王 心可兒
一剑挥出,惊涛海浪的能量出现了,这一次是巴鲁第一次使用全力,也是他最强大的一剑。
此刻剑士联盟已经没有生机了,天空雷电闪动,惊骇吓人啊。
一剑过去,西岚的胸前瞬间出现一个大窟窿。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不信。”西岚咆哮起来了。
可是西岚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小了。
他的身体轰然倒地,随着风慢慢的消散了,就好像粉末一般散了。
此刻,巴鲁看到这一幕,长出了一口气,看着西岚,有的时候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西岚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这一击之下,巴鲁的身体也变的虚脱了,他也没有任何力量了,只感觉到自己身体要倒了。
猛然站直了身子,剑插在地上,看着天空,这人间世界到底有什么好啊?人的梦想到底有多么重要。
巴鲁只想去做一些好事而已。
长舒了一口气之后。
突然,一阵卡擦声想起。
巴鲁回头一看,只见刚才那一剑霹雳而过的地方,竟是出现了一道裂痕,那裂痕那般强大。
巴鲁一看,瞬间领悟了,心想这个就是刚才西岚所说的界吧。
巴鲁没有理会,回头看了看,就是离开了, 那道裂痕也是在逐渐闭合了
巴鲁没有仇恨,并不像去报仇,他只想找到自己心爱的人,然后和他在一起。
说着,脑海之中美丽的影子出现了,想到这里巴鲁的身影消失在天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