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c16de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巔峯投資》-第二百四十三章:我要陪着你讀書-wh41g

重生之巔峯投資
小說推薦重生之巔峯投資
林川记得,上一世自己得了抑郁症,住进了疗养院,负责照顾自己的护工也叫王义蓉。
虽然自己整天浑浑噩噩不受控制一心求死。
但是王义蓉却很负责,天天有事没事就进行开解,这个过程之中,她说过不少故事。
太多的细节林川已经不太清楚。
但是,大体上,林川还能想起来。
比如王义蓉说过:“你以为你惨,其实有人比你更惨,比如我们某某同事。”
她说,她那个某某同事,本来生活很美好,父母是县城里有名的企业家,身家上千万,自己是中学化学老师,还有一个公务员男朋友,有物质基础有稳定工作有甜蜜爱情。
然而,一天晚上,她同事的父母突然遭到杀害,惨死家中,之后家里的企业遭到一众亲戚无耻的瓜分。
先是失去父母,随后被一众亲戚背叛,接着遭到男朋友抛弃,她同事的生活仿佛一瞬间就被彻底打入了黑暗。
过了两年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她同事才从巨大的打击和沉痛之中走了出来,重新面对生活。
很快,她同事遇上一个能够理解自己,疼爱自己的男人,爱情的滋润之下,她同事为对方生了一个孩子,也就在那时,竟然发现自己不过是一个小三,对方一切对自己好的表现,只是为了借个肚子生孩子。
她同事后来还遭遇家暴,对方利用孩子威胁她,不断让她就犯,赤果果逼疯她,以得到孩子的抚养权。
最后,男人成功了,她同事疯了住进了疗养院,经过几年疗养才逐渐又恢复过来。
不过孩子的抚养权已经没有了,也无亲无故了,她同事就留在自己住了好几年,已经当成家一般对待的疗养院,当起了护工。
当时林川因为人生低谷,灰暗,甚至黑暗,他只是当做一个比惨的故事来听。
她以为王义蓉是编出来的,目的是为了开解他,帮助他从抑郁症里面走出来。
直到刚才看到王义蓉从执法车下来,一身血迹,哭得凄凉,她感觉王义蓉眼熟。
然后,执法员对讲机说的那通话,让他把所有事情都对上了。
王义蓉不是编的故事,而且那也不是发生在她同事身上,而是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此时此刻,看着这个上一世尽心尽力照顾自己,而自己最终还是让她陷入了失望的人,林川心中无限愧疚,担忧,甚至痛苦。
她的遭遇,如果自己不管一管,那么接下来她所要面对的打击,会一个比一个大。
被亲戚算计,被男友抛弃,被骗生孩子,家暴,得精神病。
鳳凰錯:替嫁棄妃
接踵而至,这太恐怖了。
可是,他要管,似乎也是无从下手。
他是重生的,王义蓉却不是。
上一辈子的事,他不能跟王义蓉说,而王义蓉此时根本就不认识他,不可能听他的话。
重生之護花保鏢 十年笑
狠狠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林川对身旁万分紧张等待自己给反应的马致国说道:“我找个酒店住下来,我给你留电话号码,这个案件的一切进展,我都要知道。”
马致国弱弱的说道:“林先生我恐怕是多嘴了,可我真的很好奇,这个案子,它……”
“那女人是我一个老朋友,不过她估计不认得我了。”林川惨然一笑。
“我理解了,有进展了我会马上通知你。”
“他们学校领导跟她谈过以后,跟她最亲近那一位,来找我一下。”
马致国答应了下来。
林川示意百合给他写号码,自己先走了,低着脑袋,心情烦闷走向大门。
汤星盈小心翼翼跟着,她心里特别过意不去。
如果不是自己惹了事,把大叔叫来帮忙,大叔就不会遇上这个案件,也就不会现在这样伤心了。
她好想抽自己一耳刮子。
“大叔,对不起啊!”到了车辆边上,汤星盈鼓起勇气道歉。
“对不起什么?”林川困惑,不知道这小孩为何突然道歉,那小表情还特别自责的。
“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不会来这里,也就不会亲眼看到那样一个案子了。”
“不,我要感谢你,如果我没看到,那里面的悲剧就更多了。”
这下轮到汤星盈感到困惑了,现在还不够悲剧么?
四爺的甜心戀人
就算前面还要更悲剧,大叔也不能事先知道吧?
汤星盈脑壳疼,不懂,不明白!
“不明白?”林川苦笑问道。
“不明白。”汤星盈摇摇头,眼巴巴看着林川,等待解惑。
然而,等来的却是更大的困惑。
“其实很多事我也不明白,也无法解释清楚,但是,难得糊涂吧,做人懂得越少,会越快乐。”
“你们高人行事说话,都这么神秘难懂?”
“我是普通人,不是高人。”
“大叔你说这话好刺激人,天天玩反转打脸的,你要是普通人,我们是什么?蝼蚁?”
林川给她一个白眼:“你才刺激人,你是赵家小姐,省城第一豪门千金,你算蝼蚁,别人还活不活?”
“我姓汤,不姓赵,我不喜欢赵家。”汤星盈一脸嫌弃,仿佛赵家是她的杀父仇人似的。
“为什么?”
“规矩多,严肃,开口闭口家国天下,没有一般的家庭温馨,缺乏尊重,压制个性,根本没人管你的喜好,只会对你强加意愿,教训你这样那样,非常讨厌。”
汤星盈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赵家的不好,听得林川十分尴尬。
“小妹妹,多少人梦寐以求挤破脑袋都想踏进去的豪门大家,被你说成牢笼一般,气谁呢?”
“我不喜欢别人压制我的个性,我是怎样的我就怎样,我自己的人生我自己说了算。”
特種兵之都市狂龍
“我命由我不由天,你像你妈。”
“像一半,我们最大的区别是,我妈受到压制和羞辱会拼了命去证明自己,我嘛,你怎么看我是你的事,我怎么活是我的事。”
林川暗想,这小姑娘确实很有个性,很洒脱,却不娇纵。
她这样的人,心血来潮约个架就正常不过了。
“老板,可以走了,对面马路往左走一百米就有一家酒店。”百合出来了,打断了两人之间的谈话。
索愛的狐貍 青鳥兒
林川点点头,对汤星盈说道:“百合送你回市区,咱们,回见!”
汤星盈急忙摇头,不屈的口吻:“我不,大叔你现在心情不好,我要陪着你。”
“我不需要人陪。”
“你要。”
“真不管。”
雷王 慕容怕鬼
“反正我要跟着你。”汤星盈挽着林川的臂膀就往对面马路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