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wd9ey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第一百六十三章 意外之喜讀書-3w8zw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谢澄的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只是面对姜音的时候,有那种特有的温柔。
“你……”
姜音刚想开口,却不知道如何说。他帮她的次数太多了,一句感谢根本不及他所做的。
她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将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絕對陰謀論
姜音低下了头,回想从认识谢澄以来,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似乎都是谢澄在背后默默地付出,而自己受到的帮助很多,中间有过怀疑,有过争吵和冷淡,但是他还在身边……
时间仿佛停止,没有人出声。
元子青也看着姜音,他看得出谢澄对她的想法,能够想到将他喊来解围定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
姜音抬头看了一眼元子青说道:“齐国那么远,那你又是如何知道我在这里有困难的?又恰好能够赶到?这时机也太合适了吧?”
姜音一脸疑问,她的脸上摆满问号,看起来还有些可爱。
元子青轻笑一声道:“音姑娘,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也不能隔空飞过来,哈哈哈,就算是日夜兼程的话,我来到这里也得三四日的路程了。”
姜音想了想,这里根本没有那么快的工具,马车也极慢,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难道你本来就在这?”
“音姑娘,你真聪明,没错,我本来就是在周国的附近,恰好谢公子找到我,将这件事情告知我,才能及时赶到。”
元子青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将这几日事情的经过悉数告知姜音。
姜音听了,一股暖意涌上心头,之前从未发现谢澄是如此心细之人,对她上心的程度,她都不敢想象,感激的话更说不出口。
谢澄坐在一旁,听着元子青讲述自己所做之事,突然有点脸红。
这些事情本来是不想让姜音知道的,就让它埋藏在心底。
谁知会在今日说出来,谢澄心里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无奈,这些事情让她知道,也许会改变她的看法。
若是像这样说出来,感觉又有些刻意。
谢澄对着姜音甜甜一笑,姜音看他的眼神都变了,感觉他有点傻傻的。
“这些事情本就是我该做的,音儿,大家都是朋友,为朋友两肋插刀难道不是应该做的事情么?”
都市狩魔人 道門老九
元子青坐在一旁,看着二人眼神交汇那腻歪的画面,实在是看不下去,便开口道:“对了,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们说。”
簡單欲望
忽然,姜音和谢澄同时抬眸,动作整整齐齐,看起来十分默契。
“何事?”
元子青哈哈大笑,没有说话,想卖个关子,激起他们的好奇心。
谢澄和姜音二人见元子青不说话,只是在那偷偷乐着。
兼職房東
他们心里更加好奇,脸上十分疑惑。
“你看你们的表情一个比一个丰富,哈哈哈,难道我这个消息是个谜底?”元子青看着二人打趣道。
“好了好了,告诉你们吧。前段时间,我在附近游历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公子。”
“公子?什么公子?”姜音看着元子青的脸。
女人,我只疼你! 月光曬谷
她的心里有些激动,从第六感来感觉,这件事情应该与皇兄有关,她的双手紧紧的攥着。
元子青摇了摇扇子,端起茶杯又抿了一口,不紧不慢地说着。
“这位公子是姜国人,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就一直流落在外,据说他还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
听完元子青的话后,姜音在自己的脑袋中搜寻这些记忆,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这个画家是谁,她毫无印象,姜国的百姓太多,她记不起来也属正常。
“花言,花言!”姜音朝身后的方向急切地喊道。
没一会,花言从后边的房间走了出来,“音儿,怎么了?”
花言快步走上来,由于有客来访,谢澄也在,故而花言去查看周围的情况,生怕有人来打扰。
“没什么,我就是想问你点事。”
花言随即坐到了姜音的身旁,将剑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你还记得姜国曾经有一位小有名气的画家吗?”
花言挠了挠头,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姜音说的那个人是谁。
“姜国的画家也不在少数,有几个年事已高,名气也大,但若是小名气的画家,那我就没有什么印象了。”
花言作为老将军之子,接触到的不是王亲贵族,就是名声大噪的名人,若不是御用的画家,那他倒是没有见过几个。
花言认为姜音突然问及此事,肯定是有所发现,便发问道:“莫不是这个画家身上有何线索?”
姜音摇了摇头,“他也是姜国人,流离失所,只是不知他身上有没有我们要找的消息。但现在……咱们也没有什么线索,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这确实有赌的成份,若是有线索,就可以继续查下去。
若是没有,将他接过来,在周国也好互相照应。
花言点了点头,“这位公子现如今在何处安身?我们该如何去寻找他?”
姜音转头看了看元子青,企图能从他的身上寻找到那姜国公子的消息。
元子青正低头想着自己的诗集,突然感受到有目光在盯着他,一抬头便对上了姜音和花言那强烈的目光。
“你们二人为何如此看我?”
元子青十分疑惑,他已经将自己所知道的全数告知姜音。
“现在能知道姜国画家的下落吗?”姜音急切。
“这个……我们相识的时间不长,不过,我听他说,他会一直南下,寻找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你们可以朝着那个方向找一找。”
姜音看着元子青,心里全是感激。
她默默想着,今日他能够来为自己解围,而后又告知自己这么重要的线索,打破自己现在的窘境。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吗?
“今日之事,我无以为报,既然来到周国,我也要做一回主人,你便在这里住几日再走吧,也好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元子青也不好拒绝,点了点头。
谢澄听着三人的对话,心里有些疑惑,虽然不知道他们提起这个画家有何用意,但是他也留意起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