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34mqy優秀都市言情 烽煙滿袖花滿襟 線上看-Chapter 26 從不曾離開鑒賞-oguin

烽煙滿袖花滿襟
小說推薦烽煙滿袖花滿襟
小船领着林晚婧乘坐的邮轮一路北上,缓缓漂过鹭洲海岸线,一夜无话。
当海平线上亮起第一摸曙光,南十字星邮轮已经抵达了西江出海口,黎明时分,海面上忽然落下雾来,只是这雾气比预想的要浓重,片刻间的,浓雾像是是厚重的天鹅绒幕布一般垂到了海面上,在这雾色中,别说是礁石,就是领航的小船此刻也难以辨认。
好在此时天色已近大亮,南十字星号也已离开幽灵舰队的包围圈很远,此处海域更是处于三门巨炮之一的守卫范围内,相对安全,经验丰富的老船长在与李凌瑞商议之后,决定停船,等待太阳出来雾气消退。
伴随着轮机的轰鸣声沉寂下来,天海之间也恢复了寂静,海浪冲刷着船身,间或有鸥鸟飞过,悠长的鸣叫声回荡之后,只留下一片肃杀。
便是在这近乎死寂的静默中,本该熟睡到中午的林晚婧却没有缘由的醒了过来,此刻躺在床上,她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像是宿醉未褪头脑发胀,又像是风寒之中眩晕无力。如果可以,她是想再闭上眼睛重新睡过去的,可她抵抗不过喉咙里的干渴,又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会儿,终于挣扎着坐起身来。
床边不大的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清水,还是温热的,一看便知道是有人定时会来照顾她。
想到这里,林晚婧心头涌起暖意,原本的种种忐忑不安,此刻便也安心了许多。
要说有人照顾她,她脑海中想到的第一个名字便是刘瑾,毕竟,那是她睡着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
美人鎖心不負君 遊矢音
他们的重逢,来的如此突然,却又如此自然,水到渠成的没有经历一点风波,顺利的以至于她都不确定是真实发生过的还是一场梦。
事情还要从三天前说起。
那一天,她就如往常一样在店里帮忙,李凌瑞突然找到她,带着刘瑾的亲笔书信,约她跨年夜沈府相见,而后趁乱送一同远走高飞。她本是不愿意赴约的,因为她觉得这种行为太过冒险,无论是李凌瑞,还是沈珺懿,又或者是刚刚从这个漩涡里爬出来的刘瑾,无论是谁,她都不不想他陷入危险之中。可是奈何李凌瑞却说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无论她去与不去,宴会都会如期举行,而倘若她决议不去,谁都不知道今后还会发生什么,也许日本人会把她当作要挟所有人的筹码,到时反而没有人可以脱身,因为大家都不可能见她陷入险境而袖手旁观。
李凌瑞义正言辞,又拿着刘瑾情真意切的亲笔信,软硬兼施,不得不说,林晚婧动摇了,甚至对之后的出逃更有了几分期待。于是在晚宴当日,便按照计划,混在歌舞伎的队伍里进了沈府,安排在别院的房间里,又按照沈珺懿的交代,尽量不走动,不开灯,也不要靠近窗口,直到拿着钥匙的人来。
于是她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床上等待着,期待着,忐忑中,夜幕降临,随着夜色渐深,别院也慢慢热闹起来,各种声音,各种语言,笑着,闹着,狂欢着,凌乱的脚步声在门外来来往往,却没有一个长久停留。
外面越是热闹,这种等待便越是难熬,如坐针毡,百爪挠心,却没有任何一个词能淋漓尽致的描绘她此刻的心情。
计划之中却又意料之外的,开门声响起,林晚婧猛地站起身看向来人,适应了黑暗的双瞳被门外的走廊灯刺痛,微睱间,她已被来人一把拥进怀里,鼻腔里充斥着她早已熟悉的檀木香气,混合着淡淡的烟草香,跟他书房与办公室里的香气一模一样。
久违的安全感霎时间将她包围起来,这么多日子以来的惶惶不安,提心吊胆,心中为了保护自己而伫立起的城墙,在被他拥入怀中的一瞬轰然崩塌,紧绷着的神经松懈下来,泪水也失去了控制,翻涌而出。而他只是紧紧抱着她,摩挲她的长发,他分明有千言万语想说,那么多思念,那么多歉意,可此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除了反复喃喃她的名字,一句别的话都说不出来。
这一晚,他听她说了很多,从她在日本商会的官邸里醒来,到她逃离禁锢躲进修道院藏身,再后辗转琴行寄宿,然后终于被他找到。
在琴行里的那段时光,是他们分开之后她最快乐的日子,仿佛一切又回到了他们最初相识的时候,她每天就这样喜悦的期待着,收一束漂亮的鲜花,再遥遥的望他一眼,如果没有那些甩不掉的担忧惶恐,这段时光该是怎样的美好浪漫。
刘瑾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听着,握着她的手,打量着,心疼着——
精靈之沙暴天王 紅音也
她瘦了,也许是因为小产之后没能得到很好的调理,也许是终日心惊胆战的吃不好也睡不安稳,又或者是两者皆有。
而这种种苦难,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他。
这样想着,自责越发强烈的占据了他的心,目光里透出愧疚,被她悉数读出。
狙魔特工 皂白
“对不起…晚婧…怪我没能保护好你…”
这已经是林晚婧这个晚上听到的不知道第多少次道歉,也放弃了安抚他,于是嫣然一笑,探上前轻吻上他冰凉的唇峰。
她太了解他了,如果不做点什么转移他的注意力,他便会陷入那近乎偏执的自责里去,这种自责已经郁结在他心里太久,已经死死地绕成了一个心结,解不开,那便索性只能整段剪掉。
她确实是太了解他了,所以无论是分寸还是进度,都拿捏的不轻不重,他原本是想阻止她的,刻意的克制,强制的隐忍,但终究还是在她的循循善诱下,尽数崩溃,当她看见他嘴角略带无奈又满满宠溺的笑容,知道那些困扰着他的思绪终于暂时的被他遗忘了,而她也并不打算停止,索性跨坐到他腿上,双臂环上他的脖颈,以一种前所未有的主动和娇媚,去挑衅他的底线,迎合他的索取。
今天是跨年夜,而他刚刚承诺要与她一起远走高飞,既然已经决定抛开这里的种种束缚,那么就连过去也一起告别吧。
待热情消退,窗外已是月上中天,搂着她又温存了一会儿,刘瑾突然像想起什么,拿过一旁的外衣,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小小的铁盒,可是拿出来打开了,他却又迟疑了,这种迟疑看在林晚婧眼中却像是羞涩,于是笑着问道:
“这是什么?给我的?”
听见她笑盈盈的问,刘瑾却才醒过神来,尴尬笑了笑,将盒子递给她:
異界魔劍召喚師 我是個好淫
萬界封神
“嗯…差点儿忘了,这会儿…可能都化了…你若是嫌弃,就…算了吧。”
盒子里是几颗圆圆的巧克力,因为一直贴身放着,巧克力的外表多少融了些,黏在糖果纸上,看起来有些污浊。
刘瑾见状,却仿佛松了口气,伸手要拿回来:
異能師異界縱橫 盜版小法師
“都化了,别吃了。”
可还没碰到盒子,林晚婧却已拿了一颗放进嘴里,而后又拿了一颗,脸上的笑容越发甜美,眼睛眯起来,像在享受一份绝美的甜品。
似是被她的笑容感染,刘瑾的脸上也染上了如释重负的笑意,可是笑着笑着,他的笑容里莫名的又多出几分愁绪,越来越重的,令他无法忽视,于是在被她察觉之前,他赶紧站起身,去到桌边为自己倒了杯酒,再回到床边的时候,那一小盒巧克力已被她尽数吃完了。
“好吃吗?”他问。
“嗯。”林晚婧连连点头,开心的像个孩子。
他看着她笑,抬手抹去她嘴角的巧克力渍,而后情不自禁的再吻上她,而他口中的酒便顺着这个吻丝丝渗进她口中,然后缓缓的流进喉咙里。
毫无预兆的,困意袭来,她有些茫然不安,晃了晃脑袋,嘟囔道:
“云柔…我怎么…困了…”
“困了就睡吧,”刘瑾说着,将她揽进怀里,让她靠在他肩膀,温暖的掌心轻抚她的脑后,像在安抚一个即将入睡的婴孩。
“我不睡…”虽然是这么说,但她的意识却开始模糊,口齿也不清晰了,喃喃着,“我总觉得…等我醒来,就找不到你了…”
刘瑾闻言,手中一滞,胸口猛然一阵抽痛,令他呼吸急促,拥抱着她的双手也不禁颤抖。
“云柔…”
“嗯?”
黑道梟雄 橫行霸道
“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嗯。”
“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对不对……”
“嗯。”他柔声在她耳边道,“我发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保护你,哪怕我死了,我的灵魂也会找到你,也许你看不见,听不见,但不要怕,我从不曾离开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