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ka5yb精彩絕倫的小說 我呼吸就能變強笔趣-第166章 完結 後記看書-w4fvu

我呼吸就能變強
小說推薦我呼吸就能變強
秦淮甩了甩头,不去想这些杂七杂八。他昂首阔步,准备加速。
清晨的阳光格外明媚,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初春的微风吹拂在脸颊上,像母亲的手,温柔而祥和。村东头,蜿蜒伸展的逍遥河,流淌着清澈甘甜的河水。
不远处,薄雾弥漫的神农山巍峨耸立,像一个沉默的巨人俯瞰着众人脚下腾起一溜烟尘。
秦淮调整呼吸,脚底发力,小宇宙蓄势待发。
毕竟,被甩掉的只是少数大妈级别的,其他人的奔跑速度,还是可圈可点的。
有几个彪悍的大叔已经尾随了他很久,冲在最前面的王大壮再加把劲儿就可以用手里的锄头戳到他屁股了。
秦淮嘿嘿一笑,想抓我?没那么容易!淮哥我可是风一样的男子,老天爷对我格外照顾,咱的两条腿就像风火轮,撒开脚丫子谁都别想追的上!
果然,他立马如同乘风而起,脚不沾地,像一头逃出牢笼的小猎豹,飞一样向前疾驰而去。
众人眼见他风驰电掣一般,距离一下子就拉开了不少,心里有些泄气。
偏偏有不服气的,发一声喊,直接甩出手里的家伙,朝着小猎豹狠砸过去。
一时间,七八件样式不一的巨型暗器飞腾而起,有木棒,有锅铲,有擀面杖,有磨刀石……它们划出优美的弧线,呼啸着冲向目标。
我了个乖乖,秦淮听到破空声,扭头就看到漫天飞舞的各色物件,心里暗叫。这要是砸脑袋上,起几个大包是轻的,说不定还会血花四溅,落下个脑震荡啥的。
只见他呵呵一笑,脚下丝毫不停。
头一扭,躲过木棒。脖子一缩,让开锅铲。腿一抬,避过磨刀石。
紧接着,手一伸,正好抓住擀面杖,一掂量,心里有了判断,做工不错,是榆木的,应该是出自村西头李木匠的手艺。
然后随手往后一丢,擀面杖像螺旋桨一样打着转向后飞去,比来的时候更快。
“哎呦!我的屁股!好疼……”不知哪位中招,痛苦地狂呼一声。
秦淮心里极为得意。老虎不发威,你当我小花猫啊。淮哥我飞毛腿的绰号可不是白叫的。
正美滋滋的想尽快结束游戏,眼前忽然出现一道人影。
这人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像一堵墙,挡住了他的去路。
那身影庞大健硕,站在大路中间,以一种严防死守的气势,牢牢封锁了秦淮的必经之路。
寵物小精靈之流清
秦淮甚至有一种错觉,明明大路很宽,可他无论从任何角度,都无法突破这道防线。
前方有一片森林,挡住了风的方向。
红彤彤的朝阳下,绿幽幽的青山前,清凉凉的碧水旁,整个天地似乎都安静了。
一只多嘴多舌的百灵鸟欢快地叫着飞过,仿佛有意要卖弄下清脆的喉咙。
它不知道,秦淮现在恨不得拔光它的羽毛,先煎后炸再蒸,让它在面前彻底消失。
它的确不知道,所以它打了个旋,收了翅膀,落在路旁的桃花树上,好奇地打量着这些莫名其妙的人类。
無上魔神 北方寒冰
重生鹹魚陰陽師 紅夜野
秦淮一咬牙,大叫一声:“让开!”
那庞然大物似乎在路上生根发芽了,丝毫未动。
喵了个咪的,你聋了不成?长得壮也不能来挡路啊!俗话说,好汪不挡道呢!既然你不识好歹,那老子就不客气了!
他速度不减,脚底向左侧滑,眼看是要从左前方突破。
大路中间巍然而立的大汉约有四十多岁年纪,一脸大胡子横七竖八,长的分外茁壮。身穿黑色紧身短打衣衫,更显他肌肉强健。背后还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袱,不知是什么东西。
大汉面无表情,身形仍然未动,只是蒲扇一样的大手迎着他微微一错,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風流校草:調皮丫頭別想逃
一醉君心亂:柴火丫頭成後記 秋如水
秦淮看在眼里,心中暗道,嗯,还挺有定力,我就不信了。晃不到你!
就在快要奔到大汉左手边时,秦淮突然扭腰转身,一个箭步直取大汉右边空门而去。
这招声东击西使得浑然天成,毫不拖泥带水,况且他身法极快,变速也极为迅捷,是他屡试不爽的逃命绝招。
那大汉似乎也没料到他行动如此敏捷,一时竟愣了片刻,眼神也凝重了许多。
秦淮借此机会,一下穿过他右肋间的空隙,鼓足一口气就要继续奔跑。
忽地感觉领口一紧,铁钳一样的大手已经揪住了他后领,忽地一下双脚已经离地而起。
秦淮心里一紧,并不慌乱,借着大汉向上的力道,右腿飞踢,直取大汉胸口。
大汉微微一笑,似乎对手中的猎物很有兴趣,另一只手急拍,迎向秦淮右腿。
秦淮心想,这大胡子力气显然很大,他的胳膊都比我大腿粗,万一我这飞毛腿被他一巴掌拍断了,可是大大的不划算。
心念急转,他虽然领口被抓,双手却没有束缚,当即收腿,右手却极速伸出,一把抓住了大汉那些横七竖八的大胡子,用力一扯,一点也不手软。
“嘶——”
大汉不曾想这小子会有这一出,顿时疼的手一松,放开了他后领。毕竟这小子也有一百多斤,猛扯之下,效果还是很理想的。
秦淮手里紧紧抓住那把大胡子,荡秋千似的晃了晃,看起来挺好玩,心里却是有苦说不出。
这家伙太壮了,就连胡子都是又粗又硬,抓上去硌得慌,稍有不慎,就可能手滑。
大汉冷哼一声,双手同时握拳向内猛卡,秦淮暗叫一声,奶奶个腿,这是要如雷灌顶啊,如果真被这俩铁锤一样的拳头轰脑袋上,这一辈子就彻底废了!
右手赶紧一松,摆脱了荡秋千的姿势。看看手心里,还有几根拽下来的胡子,钢针一样,硬的扎手。
秦淮脚一沾地,立马不退反进,使劲儿向着大汉腰肋击出一拳。
大汉也不含糊,拧身一闪,手上变拳为爪,秦淮也没看清他是如何动作的,一下子右手手腕就被牢牢扣住了。
不好,这下完蛋了,秦淮用力挣扎几下,没有任何松动。
大汉冷着脸,并没有其他动作,只是以一种好奇的眼光打量着他。
眼前的少年也就四五岁的样子,一身灰不溜湫的粗布衣衫显得土里土气,可是整个人却有一种跳脱潇洒的气度。
他的五官并不精致,仔细端详却非常顺眼。脸上泥土汗渍弄的一道一道的,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豪气。
尤其是那双眼睛,让人过目不忘。
大汉盯着少年的眼睛看,那是一双很大很亮的眼睛,荡漾着灵动透彻的光芒。
秦淮被他盯的浑身发毛,用力挣扎始终于事无补。
手腕也被捏的生疼,终于忍不住叫道:“喂,大胡子,你到底想干嘛!”
大汉见他呲牙咧嘴的样子,才发觉自己用力太大了,呵呵一笑:“我就是问个路。”
“什么?问路?只是问路?你早说啊,我还以为你是他们找来的帮手呢!”秦淮哭笑不得。
“对啊,只是问路。谁知道你一上来就动手,我总不能任你撒泼吧?”大汉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口大白牙。
“好吧,是我鲁莽,你要去哪里啊?这附近方圆百里就七八个村子,我都熟。”
说着,眼光瞧瞧大汉的手,又看看身后停下歇歇的众人。人家手腕还被你卡着呢,先松手成不成!
“我要去石头村。”大汉脸色忽然变得凝重了。
秦淮眼珠骨碌碌一转,正色道:“这村子,我非常熟,不如我带你去好了。”
大汉点点头,却没有松手的意思。
“喂,大胡子,你疑心也太重了吧,难不成我还能骗你?”秦淮义正言辞。
“谅你也不敢,你若骗我,我就把你脑袋拧下来当球踢。”大汉说的很认真。
“呃,算你狠,服了你了,好吧,我告诉你啊,这个石头村离这儿可远了,要爬过前面这座神农山,再向东走十里路呢。”秦淮眼睛眨也不眨。
“哦,是么?”大汉沉思了下。
“哎,这位壮士,别听这小鬼胡说,他骗你的!”后面一路追过来的人群中,有人好心提醒。
秦淮眼睛一瞥,是刚才跑在最前面的王大壮。
蔑世錄 李質子楊
逆天都市 寂寞黑色
“王叔啊,不能因为我往你家腌菜缸里撒了泡尿,你就这样乱说吧?”秦淮一脸委屈。
“小坏蛋!你做的好事!怪不得我老婆昨天捞腌菜,总说有股怪味,果然是你!”王大壮气不打一处来。
“太作了!这样的熊孩子,就是个祸害!”一旁的众人都跟着帮腔。
“还有那次,我家吃饭,掀开饭锅,莫名其妙蹦出一只青蛙,是不是你弄的?”王大壮厉声道。
“这个,呃,王叔,青蛙可是捉害虫小能手,对庄稼非常有益,需要咱们保护,您每天捉十只八只,又是清炖又是烧烤的,可不行啊!”秦淮苦口婆心。
“我用你管!老子就爱吃!”王大壮有点脸红。
这时,人群里挤出来两个人,秦淮一看,是张二婶和韩大爷。
“秦淮啊,二婶的暴脾气你也知道,俺就问你一句,你老实回答——俺闺女如花昨天早上醒来,屁股上给人画了一朵大黄花,是不是你?”张二婶眼神犀利。
“这个,一时技痒,在你家椅子上画了幅百花怒放图,谁知如花妹子洗完澡,刚巧一屁股就坐上面了,她当时竟没发觉……那个,二婶您别瞪眼,我可不是趁她睡觉现场作画啊,那样太高难度了……”
賢妻歸來
秦淮陪笑道。
“你这小混蛋!竟敢偷看我家如花洗澡!我的天呐,我家闺女嫁不出去,你要负全责!”张二婶又瞄了一眼面前的少年,长得还算中意,想了想,一屁股坐地上,就要哭天抹泪。
这阵势,秦淮可招架不住,张二婶撒泼的本事可不是吹的,善于持久战,倘若发挥出打滚干嚎的绝技,没有几个人可以应付的来。
地獄教師 小相
立地封神
“如花妹子嫁不出去可不赖我啊,她是长得丑,遗传基因不好,我干嘛要负全责……”秦淮弱弱地反驳。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张二婶从地上一跃而起,作势就要扑过来。
“老爸,老妈,有人要打我。”
秦淮立刻呐喊道。
“往死里打。”
石头村的一家小破房子里面,传出秦宇的声音。
“各位,下手狠点。”
这是萧妃的声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