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q89l0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諸天普渡 txt-第799章 亞聖公 (二合一章)看書-0pe7r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西山狐狸幽谷,石洞之中。
洪易放下一部经书,环视四周石壁、书架上,密密麻麻的书册。
叹了一口气。
叹自己命运之奇。
竟能遇得那如人一般的老狐,带到这处地界,竟有十数万卷藏书,浩如烟海。
想起自己虽是堂堂侯府之后,却不被允许读书习武。
武温侯府中,有三位夫人。
她们的公子小姐,自幼便开始习练高深武学。
哪怕是其余小妾所出的庶子庶女,也是一样。
唯独只有他和大兄,这也不许,那也不许。
往日里读书,还得四处求告相借。
若非得遇老狐,又哪里有这许多书任他随意阅览?
习不得武,若连习文一途也断了,那他立场今后要为娘亲和大兄求一个追封,也就成了个天大的笑话了。
“洪公子,天色将晚,老狐我该送你回去了。”
洪易正想着,石洞外走进一只如人直立的老狐,笑吟吟地道。
我是幕後大佬 一刀斬斬斬
洪易站起身来,行了个礼:“劳烦老狐前辈了。”
这老狐也没有名字,也或许是不愿告诉他,只让他以老狐相称。
他每日里来这幽谷中为狐狸们讲学,顺道遍阅群书,虽是惬意,却也不是那么容易。
至少是万万不能让府里发觉的。
否则只是禁他足不许他出门,倒是轻了。
就怕被人抓住把柄,污他一个勾结异类的罪名,那便万劫不复了。
洪易虽然不知道自己母亲身死的真相,但他聪慧异常,却能觉出其中异味来。
知道母亲的死,绝非寻常,只怕与那位赵夫人脱不开干系。
所以他绝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自己的处境。
这老狐极为不凡,非但会说人言,还有一身不俗的道术。
洪辟数月以来ꓹ 都是得他相助,才出入武温侯府自如ꓹ 而不被人所察觉。
老狐笑呵呵道:“洪公子客气了,你有教无类,为我狐族讲学ꓹ 那是天大的恩德,些许小事ꓹ 何谈烦劳?”
“我算什么有教无类?如今玉京城中,那位两次引得百圣齐鸣的文道新圣ꓹ 才是真真正正的有教无类。”
“我听人说ꓹ 这位新圣讲课,非但不择贤愚,不分聪慧痴顽,来者皆可入其门,听其道,”
“而且连人妖之别也不放在眼里,每日听他讲课的ꓹ 还有不少从深山之中慕名而来的妖类,”
山河賦[女尊男卑]
“便是那未开智灵的禽兽之流ꓹ 也常被其妙音吸引ꓹ ”
“传闻其开课讲学之时ꓹ 座无虚席ꓹ 圣上所赐予的那座亚圣府,院墙内外ꓹ 屋檐瓦顶ꓹ 都可看见无数小兽飞禽ꓹ 流连不去,”
“如此教化ꓹ 真不知该是何等胜景?”
洪易小脸上带着毫无掩饰的憧憬。
他对这位文道新圣可是早已如雷贯耳。
除了传说中与他相关无几的稚龄外,还有种种事迹,都令闻者不可思议。
那座亚圣府,便是当今陛下亲自赏赐。
暖婚寵妻超給力 童萌萌
传闻,当初这位新圣,就是与他父亲,武温侯爷交过手。
非但没有败,反而显出了与他父亲分庭抗礼的恐怖实力。
不过,在那一战中,他的府邸却是被交手余波所毁去。
当今陛下在观阅了那位新圣所书写的圣道文章后,拍案叫绝。
一连数日,都在朝上大加赞誉,称大乾文道兴盛在即,只此一书,便能为大乾平添三成文运。
其功绩可比拓疆万里!
闻听新圣府邸受损,便颁下旨意,大加封赏。
非但赐下了一座府邸,还御口亲封了亚圣公的封号。
听说,原本要封的是“衍圣公”,还是那位新圣百般推辞,言道不敢当受“圣人”之称,才退而求其次,封了一个亚圣公。
爵比国公,位高德尊。
在朝中一众文人大臣的维护下,便是有人不服,也无法压得了。
一个与他年岁相仿的人,却已经有了如此光耀天下的名声成就,怎不令他向往?
若他有这位亚圣公的成就,不,哪怕只是一成,娘亲和大兄的追封就轻而易举了。
“哈哈,洪公子也不必艳羡,”
“以洪公子如此天资聪慧,他日成就,就算不如那位亚圣公,想必也差不了多少。”
老狐笑慰道。
狐眼中闪过异光。
心道,你又哪里知道,恐怕那位与你渊源匪浅啊。
两人说话间,已出了幽谷,往西山脚下行去。
老狐阴神出窍,如同平地里刮了一阵大风。
卷起洪易,神不知鬼不觉地入了玉京城中,便告辞离去。
至于那武温侯府,老狐虽然是道术高手,却是不敢靠近,只能让洪易自行回去。
好在洪易也只是不受待见,还并没有到被禁足府内,如同囚犯一般的地步。
只要他行举没有让人发现什么异常,还是没有人会理会他的。
老狐回到幽谷中,来到藏书的石洞中。
那一层层书架间的阴影,竟转出了一个人。
一个千娇百媚的少女。
举手投足,自有一股媚态,眉眼顾盼间,尽是勾人的风情流转。
洪易根本想不到,他每日里在石洞中苦读,竟还有这么一位美人相伴。
“这个洪易,便是先生所推荐之人?”
这个美艳到极致的少女,从书架后走出,手里还拿着一本厚厚的书籍。
老狐捋着颔下的一缕狐毛:“不错,倒是一位天姿卓绝之人,那位武温侯爷,真不愧是人中之龙,大乾柱石,”
它摇头叹道:“非但自己了得,生的两个儿子也这般不得了,恐怕日后成就有过之而无不及,上天待之何其厚也。”
美艳少女诧异道:“哦?你已经确定先生便是那位侯爷另一位儿子了?”
“不难推算,”
老狐道:“听说武温侯爷与太上道圣女育有两子,在侯府中都不得待见,那圣女被屈杀,二子送葬,其中一个,葬身狼腹,”
“老狐我已经查过了,这西山中的狼群,近几年来,并没有一只曾吞吃过生人,”
“还有先生与洪公子长相,简直一般无二,”
“可想而知,当初先生必是假死脱身无疑,那位武温侯爷,对亲子如此,未免也太过于令人不耻。”
“他人之事,自有他人去了,”
少女笑道:“但你如此暗中调查,就不怕惹怒了那位亚圣公?”
老狐顿时苦着脸:“我哪里知道,先生竟会这般不得了?”
“当初他初来时,我请他为族中小辈讲学,带他到此谷中,又将藏书相示,若是没有查清其来历,又怎敢如此?”
“只是不想,这随意请来的一位教书先生,竟然会是如此惊天动地的人物,那是足以为天下师的圣人啊!”
老狐现在说起,都深感不可思议。
虽然他早已体会到先生的不凡之处,仅仅是那部刻在山壁之上,尚无人发觉的经文,就绝对不比什么文道圣道的学问道理差了。
仅凭此山壁留经,先生就足以名流千古,泽被万世,哪里需要什么圣人之名,来锦上添花?
可他也万万没有,这位先生的名头,会涨得这么快。
才分别不过短短年余,就已经天下谁人不识君了。
亚圣公啊……
若非其谦逊推辞,就是可比拟千年世家的“衍圣公”了!
虽说调查底细,是在有交情之前,情有可原。
其余的细节都是老狐自己推测出来的,但他还是心中发怵。
生怕会被怪罪。
少女嫣然一笑,令得这石洞中都被照亮一般。
“你也不必过于担心,我看你是当局者迷,那位先生的本事,想要改变形貌,不被你所觉,是轻而易举之事,”
“当初既没有遮掩,想来也根本没有在你面前隐瞒的意思。”
老狐叹道:“我也如此想,只是先生对我狐族如此大恩,老狐终究是心中不安啊……”
“这位亚圣公,可没有你想的这般的小气,”
“华阳初上,宫灯夜明,万千白衣,有教无类。”
少女美目流转,念诵出几句最近玉京城中最为脍炙人口的几句歌谣,叹道:“贤愚不拒,无分贫富,人妖无别,亚圣府中,讲学台下,数万学子,尽着白衣,”
“如此胸怀,可容天海,又岂会记挂你这区区小事?”
老狐如梦初醒:“是了,是老狐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哇。”
“我倒是对这位洪公子更好奇,”
少女忽而道:“以那位亚圣公之能,就算心有顾忌,要化名显世,但为何要将他这位兄弟,引来此谷中,暗中传授经书,”
“却又不以武功道法相授,连那后山山壁上的武经,也不让他去学,反让你刻意引导,不让他这兄弟去发现?”
“是啊……”
“也许他忌惮那位武温侯爷,还有那个恶毒后母,毕竟不论武温侯,那位赵夫人背后,可也不简单,”
“先生如今即便是声名如日中天,可心性高洁,怕也难防小人。”
夕陽亦悠然 阿龍
老狐说道。
他不愿对“先生”有半点不敬,只以心性为由。
其实心中潜意识也认为,如今的先生,还远不能与武温侯府相提并论。
“这才是我奇怪的,即便他顾忌自己那位冷酷和父亲,和狠毒的岳母,可以他的本事,将他兄弟收在门下,自己教导,又有何不可?”
少女饶有兴趣道:“如今却是天下人都能入他门下,反倒将自己亲兄弟往外推。”
老狐摆手道:“哎,先生智慧高远,所思所虑,哪里是我等凡人能猜测?你也莫要多事了。”
“不日,你便要返回元突国,可做好准备?”
少女笑道:“当然,这次回去,就不知何时能再来了,真是有些舍不得啊,那位亚圣公讲的课,真的是令人流连忘返,不忍相弃。”
“那些子曰诗云的,我是听不懂,不过其每日课后私下所讲的西游释厄传,不过听了几句,便令我道术大进,”
“原本兵解重修,没有至少十八年苦修,我难回鬼仙之境,如今,估计能省却我至少数年苦修。”
“听说那位武温侯曾向乾帝进言,封禁这西游释厄传,使得市井中无有流传,若非这位亚圣公如圣眷正隆,非但不能再讲,恐怕还要被捉拿问罪,”
“有那位武温侯在,以后还能讲多久,还真不一定了。”
少女脸上露出叹惜不舍之色,却没有半分虚假。
“先生的事,也不是如今的你能管的,”
老狐正色道:“你且回去好生谋划,来日以元突公主的身份,大有可能嫁入乾室,成为乾帝妃子,那时,自可为先生助力,报先生于我狐族的大恩。”
“听你的便是。”
少女美目流转,灵动跳脱,但是对老狐所说,却也没有异议。
她兵解数世,红尘早已看淡,对于嫁与乾帝为妃,却没有什么抗拒。
……
再说洪易被老狐送回玉京城,却出没有急着回侯府,而是在城中四处乱逛。
这是他惯用的伎俩了。
每日都会出府闲逛,漫无目的。
只是为了掩饰,故意做出个无心向学,一心贪玩的顽童之相给人看罢了。
他那父亲常年在外,不在府中,其他人也懒得搭理他。
见得多了,倒也没有人理会,更不会想到,他竟是每日都潜出城外去苦读。
“真是想不到,新圣是个只有八岁的稚童。”
“你说,这事也透着稀奇,一个八岁的娃娃,怎么就这么厉害呢?我家那娃娃也是八岁,连奶都没断呢!”
“呸!就你家那憨儿,也敢跟亚圣公相比?”
“……”
“诸位学兄,今日可曾去亚圣公府上听讲?”
“自是听了,受益匪浅,如醍醐灌顶啊!”
仲夏夜之戀2 小妮子
“果真是在世圣贤,三言两语,便解吾许多疑惑,今年大考,必定高中!”
“我确是十分好奇,亚圣公所说的君子六艺,究竟是如何惊世之学?”
“对对对!前些日子,便听说了,亚圣公再过不久,便要在课上传授君子六艺。”
“亚圣公说了,所谓君子,当六艺俱全,否则便只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腐儒罢了,实在不配谈大道学问。”
“我听说,当初亚圣公与武温侯爷交锋,便是以君子六艺,与其分庭抗礼而不拜!”
“如此说来,我儒门学子,日后当不会再被人嘲笑手无缚鸡之力!”
“真是可喜可贺!”
“……”
“嘿嘿,那黄口孺子,竟也敢称圣?”
“且看罢,他今日越狂,站得越高,他日就摔得越疼。”
“小小孺子,也敢开宗立派?我听说,那方仙道的仙师,早就看不惯其风头太盛,已派遣了道术高人,前来与那小子论道,要挫其风头。”
“不止如此,那几个在天州边缘的千年世家,诸子之后,那才是真正的儒门正统,连圣地宗门也要避其锋芒,听说这几大世家,对于新圣出世,也有不满,只是自恃身份,只当其小儿玩闹,也不与计较,否则……嘿嘿!”
“……”
洪易听着市井坊间的议论。
有贩夫走卒,有文人士子,有高门权贵,也有寒门布衣。
有称赞的,有憧憬的,自然也有诋毁的。
不由微微摇头。
但是其中得来的一些信息,也令他心下微惊,为那位素未谋面得亚圣公担忧。
他倒是也想去亚圣公府听课,只是听说父亲与那位亚圣公不和。
府中也早有严令,不许府中一切人等去沾那亚圣公。
他若被发现去了亚圣公府,怕是回到府里,小命都不保。
“唉……”
獸人之神級礦師 牛奶灌湯包
叹了一声,看了看天色,时辰差不多,便往府里回走。
……
外间纷纷扰扰,洪辟却没有理会。
他也根本顾不不上。
洪辟现在正在乾帝赏赐给自己的亚圣公府里。
大通坊那座小院,根本不可能经受得住他和洪玄机交锋的余波。
在众人离去之后没多久,就整个化作了齑粉。
真正被夷为平地,连残垣都没有留下一点。
他正在这座大房子里,面对着一群不速之客。
一个年轻道士,正满脸不屑冷笑:“儒门修身之术?嘿,不过小道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