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3mc5r精华言情小說 肥女逆襲:撿個王爺來種田-第一百八十五章 大結局: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1jqj7

肥女逆襲:撿個王爺來種田
小說推薦肥女逆襲:撿個王爺來種田
“可是我好像又搞砸了很多,因为我不断给过去留下的线索,导致一切事情都往前移了不少,所以我要给自己犯下的错误买单。”
她说着深吸一口气。
“秦艽,魔天。你的师妹秦艽也是一个穿越者,有着和我一样的系统。之后的事情会变成那样,大家生离死别,她可是推动了不少呢。很抱歉之后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没有相信你。因为我实在是太差劲了,难以相信那么优秀的你会喜欢这样差劲的我。所以我以为你也是利用我的。”
‘苏叶’满含愧疚的说道。
“前朝公主,没想到你才是。”莫星河苦涩一笑。
“对,我也没有想到。所以在选择的时候,没有选择相信你。我以为你也是因为我的血才和我在一起的……”
“我不稀罕。”
“后来我知道了,不过已经晚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补救一切,她可以回到原本属于自己的地方……”莫星河问道,双手紧攥成拳。
虽然不舍,但是又好像不得不做出选择。
“星河,你相信外公吗?”这时候,一直沉默着的莫岛主开口。
莫星河看过去。
“外公……”
“愿意还是不愿……”莫岛主直接问道。
“愿,但是……”
“既然愿意,那就没有但是。都道天气不可泄露,可外公活在这把年岁了,也不在意这些了。只要能够让我外孙开心,老头子就满意了。这女娃娃说的不错,谁犯的错就由谁来弥补,虽然都是她,但因为这个她导致了另一个她一直都是那样的无辜被动,不断牵扯进事端。她就是应该要负起责任的。只要你点头,外公也可以帮助你们……”
“外公……”莫星河愣怔的看着眼前白发苍苍的老人。
记忆中的外公一向是个老顽皮,说话什么的一直以打趣他为主,鲜少这般认真……
“我们……是不是应该征求一下苏叶的意见。”莫星河拧着眉,说完看着身边的‘苏叶’,强调道:“我的苏叶。”
他的意思很明显,面前的人不是属于他的苏叶。
棄妃驚華 元卿卿
‘苏叶’低下头,一脸的痛苦,却是说不出来什么。
“如果你想让她彻底的回去,无忧无虑的生活,那么你就不应该让她知道这一切,不然她是绝不会同意的。”莫岛主直言道。
虽然眼前的‘苏叶’和现在的苏叶不太相同,但那只是之后经历的不同,他与不同时空的苏叶早有神交,也大抵了解一些,所以他给出了这个建议。
莫星河听了,沉默许久。
终于,他点头:“好,不过给我一点时间和她道别,我不想让她记得这里的一切。”
他说话的时候,搭在他肩膀的银灵黑豆儿似的眼睛一转一转的,似乎在记录着什么。
言语间,便定下了所有的计划。
莫星河回到冰殿,和带着斗笠的‘苏叶’一起,她全身都遮得严严实实,同莫星河回去之后便躲在一隅偏房等候。
这是她与系统的约定,小a他们也算是走过那么多路。
所以即使她被系统当成了棋子,在小a下定决心说无论如何都会帮助她的时候,她还是原谅了之前小a的隐瞒和欺骗。
……
冰殿的某间房内。
苏叶一直都在陪月娘照顾着奄奄一息的伍冬。
白莲她们几个也都在。
莫星河的回来让苏叶惊喜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只要有他在,她就放心了。
莫星河看过伍冬的伤势,蹙起眉心,挥手写下一纸药方交给绿芜,绿芜拿了之后便去煎药。
莫星河则是带着苏叶回了房。
“丫头。”
他紧紧的拥住她,开口唤道。
他的力气太大,苏叶被他抱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星河,你怎么了?”她敏锐的觉察到,今日的莫星河似乎有哪里不对。
莫星河摇摇头。
“想你。”
“你肉麻死了……”苏叶浑身发烫。
虽是现代人,但被这样对待还是会羞赧。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的话,你可以好好照顾自己吗?”
莫星河低声问道。问话的同时用鼻尖不断地蹭着她的脖颈。
苏叶以为他在闹,拿这种话逗她。
她轻哼一声:“你才出现多久,别忘了第一次遇到的时候可就是我照顾你的。我可是比你要强多了呢!”
莫星河闻言却是轻笑。
“我倒是忘了,你那么厉害呢……”
不过这样,他也就放心了。
她本就是个厉害的人呀,回到自己的世界一定能够活的更加自在。
他确实不应该自私的将她留在这里。
“对了,我给你看个东西。”苏叶突然推开他,献宝似的将天珠手链拿下交到他手上。
“这是什么?”
“一心大师曾经交付于我的。你猜我在里面发现了什么?”苏叶挑眉说道。
莫星河摇摇头。
“藏宝图,藏宝图的一角。”苏叶笑盈盈的说道。
“如果我们可以拿到全部图的话,我们就把这些销毁了吧。太平盛世,这些东西不应该出现的,就现在这样就挺好。”
“嗯。”莫星河点头,目光柔和的看着她,不过却并不见什么兴奋。
“我可是很相信你的,所以还是放在你这里吧。今天蓝樱好像要抓我的手链,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苏叶说着皱了皱眉,想起来蓝樱今日的行为,实在是有些可疑。
“好,我知道了。”莫星河点头,又重新抱住她。
獨步弒神 菜菜也瘋狂
“你今天怎么了……”
苏叶觉得,他今天也太奇怪了吧……
“没怎么,只是有些累。”莫星河淡淡道,拥着她的力道却是一点儿都没减。
“那,休息一会儿?”苏叶小声的询问。
“陪我一起。”
“好……”
语落,莫星河竟是抱起一点儿也不轻的她走到了床边,轻轻将她放下。
两个人和衣躺在床上,谁也没有乱动,只是.牵着手闭上了眼睛。
今日的莫星河格外的奇怪,身上似乎也带着一种奇怪的香气。
很香很香……
苏叶觉得眼皮很沉,原本一点儿困意没有的她,沾了床之后竟是很快就沉沉睡去了。
天才萌寶失憶爹地
睡梦中,她仿佛听到了莫星河的声音。
“银灵,去……忘……”
她什么都没有听清,眼前只是一片黑。
不知道沉沉的睡了多久,苏叶睁开眼睛。
入眼,白茫茫的一片。
鼻头轻嗅,是消毒水的味道。
苏叶眉心紧蹙。
大脑还有些不清楚。
她这是在哪儿?
冰殿有这样的房间吗?
她怎么觉得自己没有看过。
“哎呦小姑娘你可算是醒了,你这都睡了快一个月了,可急死大爷了……”
一道焦急地声音在耳边响起。
苏叶微微偏头,只见一个满头银丝面容苍老戴着银框眼镜的老大爷正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我这是在哪……”
重修洪荒之逆生訣 戀上鳶尾
苏叶开口,却发现声音嘶哑难听,嗓子喇的生疼。
这是多久没喝过水了,她在心中想到。
“医院呀,好在大爷我骑的是电瓶三轮车,要是开个汽车你这小姑娘怕是都躺不到现在了。都说岁数大的讹小年轻,你倒好,大爷我好好开着车你突然就躺地上了……”
老大爷喋喋不休的说着,苏叶却是满眼震惊。
所以,她这是回家了?!
“大爷,有镜子吗?”苏叶打断大爷的话。
“哎呦现在的小姑娘呀,真是臭美,都这样了还不忘照镜子,这我上哪去给你找呀,倒是你有没有家人的联系方式还有手机号呀?你伤成这样,大爷我总得给你联系下你家人呀,住院这没有身份证,还好在是我侄女在这儿才能让你办的……”
老大爷又开始说个不停,苏叶眉心紧蹙。
“小a?”苏叶唤道。
可是不管她怎么喊,都没有那个小正太的声音甜甜的叫她姐姐了。
她是做了一场梦吗?
苏叶觉得自己脑袋好像都不够用了。
“小姑娘呀,手机号给大爷呀……”
老大爷见苏叶不理会他,再次问道。
“1372****259”苏叶娴熟的报出一个号码。
这是她自己的手机号码。
老大爷听着,拿出手机拨打。
老大爷手机是老年机,通话声音很大,所以接通之后的声音苏叶听的格外清楚。
“喂。”
“喂,你是小姑娘的家人吗?哦对了,”老大爷突然发觉不知道苏叶的名字,扭过头问道:“小姑娘叫什么名字。”
“苏叶……”
“你是苏叶的家长吗?”
“苏叶……我听您声音年纪似乎不小了,应该是要懂得尊重别人的。死者为大,请不要拿死者开玩笑。”
死……
后面的话苏叶都没有听进去了,脑海里有的只有死这个字。
她死了么?
死了……可是现在躺在这里的又是谁?
苏叶已经听不到老大爷对着电话那头的争执声音,脑海中的画面一帧一帧的回放。
她不顾身上的管子以及腿上的伤,下了床跌跌撞撞的去外面找镜子。
终于,在洗手间她看到了自己的脸。
苏叶,那个肥胖的苏叶。
她的身体,到了21世纪。
逆天戰神之生化末世
可是她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突然,脑海中闪过那天很不对劲的莫星河。
她眼眸蓦地睁大。
莫非,是因为他?
苏叶想要探寻其中的缘由,但却无从下手。
呆愣了不知道多久,苏叶拧开洗手台的水龙头重重地往脸上撩了一把水。
现在她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好好生活,重新找到自己定位。
然后,在能够生活的前提之下,再去寻找真相。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胖乎乎的脸,那么一切就从头来过。
銀河希格斯幹線 荒澤孤雁
清醒过来的苏叶,回去病房对着老大爷先是道谢,而后又编造了一个情况,说自己父母双亡被人贩子卖到了山区里被好心人帮助逃出来的,现在无家可归。
她这个凭空出现的人就是个黑户,很多事情都是无法解释的,用人贩子拐卖这个理由倒是让一切都好办许多。
老大爷是个很好的人,虽然唠叨了些却是竭力的在帮助她。
了解之后,苏叶才发现老大爷是个退休的老干部,儿子据说是个当兵的,具体什么军衔苏叶也不清楚,老大爷也没有细说,只是说他出去执行任务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了,生死未卜。
老人老伴前两年也去了,现在就只有自己一人,知道苏叶无家可归之后便要收留苏叶,并且还帮她办了身份证等。
苏叶感激,减肥健身录视频之余每日给老大爷做好吃的,一老一小生活的很是和谐。
转眼间便是四年过去了。
苏叶这个身体也到了二十岁。
从网络上一个记录volg的小博主,成功的变成了网红大v,成日做着慈善到处跑,想要寻找关于之前发生事情的一些线索。
但不管她怎么找,她都找不到。
某日。
她正在上网的时候,看到一条推送。
岑州省锦川市出土一块无名大墓,十分壮观。
是一块保留完整还未被打开的墓。
墓门上有两个洞,似乎是需要两个什么形状的东西塞到里面才能够打开墓门。
最终,墓穴是被炸开的。
里面有着颇为壮观的宝藏。
上面写了一段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朝代。
这一发现,举国皆为震惊。
苏叶整个人都愣怔住了,手指颤抖的都握不住鼠标。
国家决定,在那里建起一座展览馆,祭奠那个从未出现却又气势恢宏的朝代。
没有任何犹豫,苏叶几乎是立刻拿起手机订机票。
她要去看看!
那一定就是天龙地虎玉玺开启的那个宝藏。
原来,他们真的都是存在的……
她不是在做梦。
这么久都没有寻找到过他们的踪迹,苏叶都快觉得自己是得了妄想症了,不然怎么会怎么都找不到一点儿他们存在的痕迹。
现在,终于!
苏叶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
这会儿是冬天,天色已经黑了。
“小姐,大晚上的去那边看拿些古人留下的东西多害怕呀。”司机搭话道。
“我对这些本就很感兴趣,所以知道之后就很想去看看,一刻都等不及了。”苏叶说的时候手紧紧的攥着。
这,会不会就是个契机呢?
坐了半个小时的车,苏叶才到临时的展览馆,这边的安保工作做的非常好,看守的都是持枪的军人。
苏叶一步一步的走在其中,看着里面展览的东西。
大多她都不认识也没见过。
直到她走到最里面。
防弹玻璃的展台里,里面的东西深深的吸引住了她的眼球。
那是……
天珠!
她快步走到跟前。
这是……这是她那晚交给莫星河的那串。
“眼熟吗?”身后一道声音传来。
苏叶浑身的血液都似乎是凝固了。
这是……
她猛然转身。
一张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底。
是她一直心心念念着从未放弃寻找的人,只是他一身军装不再不是长发飘扬,帽子下是标准的寸头,五官显得更加帅气硬朗。
“怎么?我跨越这么多的时间来见你,认不得我了?”调侃的声音自头顶传来,苏叶猝不及防的被人拥入怀中。
“星河……”她叫出这久违的名字。
“我在,我一直在。星河迢迢为你而来。”
莫星河紧紧的拥住她。
跨越了上千年的时间,终于抱到了朝思暮想的人。
他再也不想松开自己的手。
“那……宝藏的事情?这一切到底是……”
“当天你走后……”
莫星河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讲给了苏叶。
赵明玦喜欢他,借着皇帝收集藏宝图,甚至还想要弑君,由爱转恨。
赵明月苏戟有情人终成眷属,虽然苏戟为了退出那个组织受了不小的磨难。
曲浮生一直都认错了人,他是前朝余党,一心复国。以为卜蝶是前朝公主,他打小定下娃娃亲的人。
赵明玉和曲浮生一路磨难相互扶持最后竟也是在一起了。
明玉明月都因为事情太多,考验不断瘦了下来。
明珠则是一直都被保护的很好,心宽体胖,到最后也没能瘦下来,不过却是嫁了个老实腼腆又深爱她的小书生。
秦艽同为穿越者,与苏叶却极为不同,她自私自利,能够为星际那边得到更厉害的情绪,所以一直在变强。
空間商女之攝政王妃
陸少的枕上寵
只不过,终究还是邪不胜正,所有人拧成一股最终还是击破了她得到宝藏颠覆天下做女皇的美梦。
那个去弥补一切的苏叶……则是永远的留在了那里,看着每个人幸福,将自己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
她有喜欢的人,但她喜欢的是另一个时空中保护她而死的莫星河。
余生,怀念他足矣。
在莫星河的描述之下,最令苏叶惊讶地是。
伍冬被莫星河留下,让他帮忙先照顾苏小月,两个人的关系很好。
分开之后苏小月也没有忘记过伍冬,因为‘苏叶’一直照顾苏小月的原因,伍冬也和她们始终有着联系,小丫头长大之后竟然是非伍冬不嫁。
虽然经历了家人的反对,各种不易,最终两个人竟然还是走到了一起。
用伍冬的话来说,月娘就是在他人生最灰暗时照进的一抹阳光,让他重新活了回来。
宝藏最终没能见得天日,玉玺和藏宝图都被他们凑齐给销毁了。
最后的最后,所有人都很好。
“真好……”苏叶感叹着,却是流了泪下来。
莫星河伸手轻轻擦拭掉她小脸上的泪水。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莫星河出声道。
“嗯……我会来之后也是被好心人帮助了,那是个很固执又很可爱的老头,可是你怎么会到这里的?”苏叶疑惑地问道。
“这个呀,是个秘密。”莫星河神秘一笑。
“那个爷爷呀,真的是个很好的人……”苏叶说着便笑起来。
莫星河却是挑眉:“你叫他爷爷?”
“对呀,我现在才二十岁呢!”苏叶强调了一下。
她现在就是个小姑娘!
“哦~”莫星河点点头,突然坏笑:“那你可能要改口了。”
“什么意思?”
这个答案,莫星河并没有回答。
不过没多久,苏叶还是知道了原因。
“爷爷,我回来了。”
“爸,我回来了。”
苏叶听到他的喊声,吃惊地转过身。
“你是……”
“臭小子还知道回来看我老头子!”老大爷拿着饭铲从厨房出来,不过看到他身旁的苏叶时,立刻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还好你把媳妇给守住了,不然我非得抽死你丫的不可。”
“所以你是爷爷的那个失踪很久的……儿子?”苏叶不可思议的问道。
她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傻掉了。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她觉得自己现在好像就在做梦一样。
“还叫爷爷啊?”莫星河挑眉。
盛世囚後 冬蟬
老大爷也是不满的看向苏叶:“怎么还叫爷爷?”
“不叫爷爷,那叫什么……”苏叶抿了抿唇。
“当然是跟着我叫喽!”莫星河说得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苏叶瞪他一眼,但看到大爷巴巴的期待眼神,羞赧的叫到:“爸爸……”
“哎!”
老人立刻是喜笑颜开,朝着莫星河挑了挑眉,做了个ok的手势。
莫星河垂眸看向苏叶宠溺的笑。
她以为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殊不知他在背后做了多少的努力。
不过,这样就好。
她快乐,他便觉得幸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