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yp2n精华都市言情 大牌嬌妻:薄少輕輕寵-第一百六十八章 媽咪不要怕,錦年保護你!看書-w2hak

大牌嬌妻:薄少輕輕寵
小說推薦大牌嬌妻:薄少輕輕寵
穆槿歌的呼吸一重,她瞳眸极力地收缩。
一个名字在脑海里几乎要呼之欲出,可是头却又剧烈地疼痛起来,像是要裂开一样,原本已经拨开的云雾又重新聚拢。
不,不要!
快告诉她是谁!
她使劲地用头撞着床头柜,想让自己的意识清醒一点,黏稠温热的血滑过她的眼角,粘住了她的头发,看起来狼狈又可笑。
为什么不让她知道?为什么要阻止她?!
“妈咪妈咪!你没事吧!”
薄锦年被吓了一大跳,他连忙迈着小短腿跑到了穆槿歌的面前单膝跪了下来,肉乎乎的小手动作轻柔地撩开了她额前的头发。
在看到那暗黑色的伤口时,他的呼吸几乎要停滞了,露出了焦急的神色,他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面拿出了创口贴:“妈咪,妈咪你不要害怕,锦年现在就帮你止血……我帮你……”
心慌则乱,平常随随便便就能撕开的贴纸这会儿怎么也抠不下来,薄锦年急得眼眶都湿了:“怎么就打不开了……快给我打开啊!”
眼看就要开了,薄锦年手上力道没控制住,把创口贴扣烂了。
他急忙摸了摸全身上下的口袋,发现自己没有第二张创口贴了!
“妈咪,妈咪你别撞了,你冷静一下好不好?”他丢开一把抱住了穆槿歌,用自己的手轻轻盖住了她受伤的地方,“不然你要撞就撞锦年吧!锦年不怕痛的!”
他身上混着一股淡淡的奶香味儿,在拥抱的那一刻铺天盖地地窜进了穆槿歌的鼻中,熟悉的味道令她动作微微顿住,眼里的空洞和迷茫慢慢散去。
视线里面渐渐对焦出薄锦年的模样,穆槿歌怔怔地看着他通红的鼻子和眼睛,心脏像是被人用锤子狠狠地敲了一下,痛得她蓦地清醒了过来。
她用力地抱住了薄锦年,身子在颤抖着,无助得像一只受惊了的小兔,声音细细小小的:“锦年……”
“锦年在这里!”薄锦年脆生生地应着,他的头埋在了穆槿歌的胸前,“妈咪不要怕,锦年来保护你了!”
“是不是老薄同-志又欺负你了?”他挥舞着拳头,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看起来威风凛凛的,“我现在就去把他拉过来,当着你的面教训他!让你解气!”
他觉得自己都快要气成河豚了!
好不容易在薄家盼星星盼月亮等着陆岩把他接回来,他以为薄祁钰终于良心发现他的亲生儿子不在身边,打算让他回来一家人团团圆圆。
没想到!他兴冲冲的回来!却看到他最最最爱的妈咪哭了!
妈咪是绝对不会有错的,一定是老薄同-志那个滚蛋搞得鬼!
薄祁钰腮帮子鼓鼓的,目光落在穆槿歌的伤口上时,他又忍不住心疼了,他凑上前,小大人似的捧起了穆槿歌的脸:“妈咪痛不痛?锦年帮你呼呼,呼呼就没事了……”
温热轻柔的风落下,穆槿歌激动的情绪慢慢被安抚,她揉了一把薄锦年的头发,吻了吻他的脸:“谢谢锦年,妈咪没事了。”
她温柔的目光之下是死海一般的平静,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锦年可以妈咪去拿一下医药箱吗?”
漫漫諸天 朝不保夕
美女聲望系統
薄锦年应得特别积极:“当然可以!”
“那妈咪你要乖乖地呆在这里哦。”他板着脸,千叮咛万嘱咐,“如果锦年回来发现妈咪又受伤了的话,会很难过很难过的!”
穆槿歌失笑,像个小学生一样乖乖点头:“好!我可舍不得让锦年难过。”
薄锦年脸红红的,他绷着脸轻轻哼了声:“这还差不多。”
“你好好等着我哦!锦年很快的!”
他迈着小腿“哒哒哒”地跑下了楼梯,在客厅翻出了医药箱,抱着它正打算回去,转头就撞到了一双修长的腿。
手里的药箱差点儿就掉了。
这个颀长的身影,这熟悉的皮鞋……薄锦年的目光顿时就沉了下来,他冷冰冰-地开口:“走开!别挡我的路!”
薄祁钰敛了敛眼:“她怎么样了?”
这个“她”是谁,两人都心知肚明。
薄锦年原本就憋着一团火,这会儿听到薄祁钰居然还有脸提穆槿歌,顿时就炸了,他“啪”地一声把药箱放在了地上:“你还好意思问我?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有数吗?!”
“到底她是你老婆还是我老婆啊,有你这样一出事就把自家儿子推出去的人吗?”薄锦年双手叉腰,横眉冷对,“你快给我坦白从宽,到底干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居然把妈咪伤成了这样?”
薄祁钰按了按眉心:“一点小事,”
“小事?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带了个女人回来吗?”薄锦年眉头皱了皱,一本正经地板起了脸,“老薄,虽然你有钱有势还有颜,但这年头媳妇儿可不好找,特别是我妈咪那种漂亮直率清纯不做作的。你好不容易娶到了不哄着宠着捧着,反而为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伤了妈咪的心……”
他顿了顿,抿着唇歪头思索了一下形容词:“老薄啊,你是脑子被驴踢了吗?还是被灌了迷-魂-药了?”
薄祁钰:“……”
殷跡 拉風的樹
薄大少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哑口无言。
屬性天神 清涼藍夏
还是被自家儿子给怼的。
他狠狠地揉了一把薄锦年的头,把他好不容易整好的造型给弄乱:“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教我了?嗯?薄锦年,你最近是不是有点飘了?”
“别碰别碰!”薄锦年拍掉他的手,他轻哼几声,“那当然!毕竟第一次被薄少拜托事情,得自豪一点!不然怎么配得上你的咖位?”
“不和你聊了,我要去给妈咪上药了。”他重新抱起了医药箱,走的时候还不忘了伸出自己的小短腿踹了一下薄祁钰的腿,“至于你!为了不让妈咪触景生情,你最近还是陪你的小情-人吧!”
霸道總裁愛上我
没走几步就被人扯着衣领提溜了起来。
“歌儿怕痛,你上药的时候小心一点。”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带着不易察觉的心疼和怜惜,“你动作别毛毛躁躁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