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chn1o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第1010章 村頭放魔影讀書-9sy5i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小說推薦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太阳一如既往地升起,阳光洒在田野中,让开始一天劳作的农夫们不得不把头顶的草帽歪一下。
村子门口那升起了一片白色的水蒸气,萝卜爷刚把几块生石灰扔进水缸里,缸中正冒着翻滚的气泡。
異界重生之葵花寶典 西門小寶
事实证明,皮尔带来的治病药和预防方法很管用。
星際真靈 咆哮火
自从大家开始以茶代水后,村子里就没再有新增的病人。
症状较轻的病人服用了茶水和红叶杀菌剂混合而成的药水后病情好转,有人已经痊愈了。
火影之東皇太一
重症病人在经过灌肠治疗后也不再恶化,配合药水治疗,身体渐渐康复。
最重要的是现在年轻人们也敢下地干活了,只要他们从田里回来后用石灰水洗过手就没事。
配置完石灰水的萝卜爷戴上了草帽后走向自家的农田,昨天刚给地里面浇水,希望豆子的收成不要受影响太大。
他仔细地观察着比往年同期干瘪的豆荚,不时抬起头来看向大路,今天应该是皮尔再次过来的日子。
虽然村子里面的情况有所好转,但依旧少不了医院骑士团的援助。
太阳慢慢西斜,给地里除完草的萝卜爷不知道第几次看向了大路那边,心想着看来今天皮尔是不会送药过来了。
他当了大半辈子的兵,虽说因为不是贵族没能做军官,退役的时候只是个协助骑士老爷管理百人队的士官,但军事知识不比一些小骑士差。
这次瘟疫感染的地方有多大,有多少村子他心中有大概的数,结合村子里面的情况,只需用算军粮的方法算一下就能估出要治好这么多的病人需要的药那是跟山一样高。
先不管这得花多少钱,有没有这么多的药才是最重要的,有钱买不到东西的事情又不是没见过。
他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判断出那种效果很好的杀菌剂库存也不多了,所以现在只能和茶水一起掺着喝。这就像军队里面那样,没多少燕麦了,那就和野菜、草根什么的一起煮吧。
好在村子里面茶叶不缺,夏天上市的新茶买了屯到冬天喝,家里还有一些存货,必要的时候少放点杀菌剂吧。
晚霞开始爬上天际,一天的劳作结束了,村民们开始陆续返回村里。
一阵招呼声突然响起,那些田地离村子较远的农夫兴奋地和骑着三轮车的皮尔打招呼。
现在皮尔的车技已经很不错了,可以单手控制着三轮车走直线。
他跟在村民的后边,进村时用石灰水洗了手,又用一旁的井水冲干净。
只是这石灰水浓了点,有点伤皮肤。虽说他上次过来的时候就说过可以加点井水调淡一点ꓹ 但村民们固执的认为越浓越好,伤点皮干活躺床上拉肚子拉到死。
先回到一步的萝卜爷随便在路边抓了几个年轻人ꓹ 叫他们去三轮车那里搬东西。
年轻人知道车上箱子里面装的是药水,抱着木箱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大气不敢出ꓹ 比抱着自己孩子还小心。
只是最后一个颇大的铁箱子皮尔不给他们碰,而是极其谨慎地卸下车。
萝卜爷问道:“这是什么?”
皮尔神神秘秘地笑了一下ꓹ 回答道:“这可是好东西啊,你通知村里能动的人今晚吃完饭了天黑了都到村子中间小广场上集中ꓹ 别忘了带小凳子啊。”
萝卜爷双眼一亮ꓹ 立即答应了下来,前几天他把药带来和告诉大家石灰水洗手就不怕碰河水时就是把村里人召集起来的,这次显然也是带来了好东西。
皮尔问道:“村子里给地里面浇水三五天够了吗?”
萝卜爷回答道:“差不多够了,怎么了?”
皮尔认真地说道:“前天女王陛下来信了,陛下说既然石灰水可以杀了那些小虫子,那就干脆把石灰扔河里,直接杀光河里的小虫子。”
“我们做了试验ꓹ 还真有些效果,只是那水暂时不能拿来浇地了ꓹ 得等那一段水流走才成。”
“真的?!”萝卜爷兴奋地喊了起来ꓹ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只是皮尔给他泼了冷水:“别高兴太早了ꓹ 虽然小虫子的源头ꓹ 那些烂泥怪都被烧死了,它们住的地洞被封起来了ꓹ 但是河底的泥里面还可能会有这些小虫子ꓹ 河这么多ꓹ 要杀光是不可能的。”
完美保鏢 浪冰心火
“只是那些小虫子不会有现在这么多,平时小心一点ꓹ 一有拉肚子的就喝浓茶,这样基本上就不会死人了。”
他说的这些话都是今早上骑士团开会的时候宣布的,要求传达到每一个村子里面。
说话间,袅袅炊烟从各家各户的烟囱里冒了出来,整个村子浸在烟火味里。
網遊之召喚師
因为喝茶能治病防病,村民们发明了用茶水来煮燕麦粥这一从未有过的吃法。
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为了活命,又因为有的吃就不错了,大家都吃得挺欢。
过两天就是村里面包炉开炉的日子,主妇们在研究着用茶水来做黑面包的可行性。
北边的村子里面基本上都有一座巨大的面包炉,这座有一层楼那么高,石头房子一般的面包炉是领主老爷的财产,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点火,村民们交了钱后就可以把自家准备的面团放进去烤成黑面包。
天色黑了下来,村民们纷纷来到村子中央的小广场上,看到村长和那个骑士老哥正把一大块白色的布挂在面包炉上。
以往领主老爷的人来收税时也会把领主的旗子挂在上边,然后在面包炉前收税。
我的靈寵有分身
只是挂白布还没见过,于是很多人都好奇地搬着小板凳坐在前面的空地上等着看稀奇。
白布挂好了,皮尔从那个铁箱子里面拿出两个脑袋那么大的木盒子,用三脚架摆在白布两边。
他把箱子上的开关拨了一下,魔法回路接通,一盏黄色的小灯亮了起来。
然后一群人的脑袋随着皮尔转动,他来到人群最后边,在三脚架上固定好了一个铁箱子。
他眯着眼睛瞄准了一下,确认放映机对准了白布中央,然后打开了最左边的开关。
戴安娜和纳斯尔丁他们在设计放映机的时候就考虑过操作人员的水平问题,在使用时从左往右按顺序拨动开关就行。
一道强烈的白光突然出现在众人的头顶,对面雪白的亮光照在白布上,还高出了一截。
片刻后白布上出现了一道横着的金色影子,只是很模糊,看不清是什么。
皮尔按着培训中的做法拨动手放映机左边的几个旋钮,幕布上的光幕挪到了中间位置,大小也变得适合起来,上边的图案越来越清晰,直到一个长着翅膀的齿轮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个世界上的第三批观众们议论纷纷,搞不懂这是什么画。
有心思活络的年轻人站起来挥了挥手,发现幕布置上出现了自己的影子,然后她玩起了手影戏。
还别说,这姑娘的手影戏水平挺不错的,模仿出来的动物惟妙惟肖,看得很多人哈哈大笑起来。
萝卜爷想去阻止她,但皮尔拉住了老队长。
姑娘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一调皮举动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这时皮尔拨下了第二个开关,远处的音箱亮起了绿灯,然后发出了一串清脆的音乐声,这声音随着右边旋钮的扭动调到了合适的大小。
戴安娜可不想搞无声电影,于是在放映机里整合了一套对讲机的系统,可以让远处的音箱同步发出声音。
系统一切正常,皮尔从铁箱子里面拿出了一个铁盒,打开后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拿出了一颗魔晶。
魔晶的截面是梯形的,他一下子就把这个放魔影最关键的录像魔晶给放了进去。
第三个开关拨下了,幕布上突然出现了一片延绵起伏的高山,山顶上戴着冰川做成的帽子。
不應有恨
金鱗大王
“我干!”
皮尔急忙关掉了第三个开关,手忙脚乱地把录像魔晶拿了出来,换上了另一个。
按计划今晚放两部电影,先放防疫科教片,接着是大陆风景片,结果这家伙弄错顺序了。
北京教父(血色青春)
这时村民们正议论纷纷,看来皮尔老哥是要给自己看风景画和听音乐啊,不过有细心的人发现刚才那画会动。
“风吹了白布自然会动了。”
这是大部分人的想法。
“大家安静一下!”皮尔这时喊到,“等下我给大家看的画会动,会讲话,不要傻乎乎的被吓得尿裤子啊!”
村民们突然“嗡”的一声交头接耳起来,这世界有些各种魔法的缘故,加上萝卜爷往日里没少和他们吹牛,大家对各种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挺高,他们惊讶的是原来皮尔老哥是深藏不露的魔法大师啊。
皮尔暂时没有解释,这种事情在预料之中,昨晚村子里面的村民也是这么议论的,正好可以借此来维持纪律。
星空火神
魔影很快就开始了,一行黑白得字出现在幕布上,同时音箱里的男声念出了这部魔影的名字:《同病菌、疾病和死亡的斗争》。
画面一闪,大家看到黑白的树林里,一只烂泥怪正在林间慢慢往前挪,然后一个背影出现在画面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