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n4b3n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乾坤破曉》-第三百零三章 乾坤破曉(大結局)相伴-bya1v

乾坤破曉
小說推薦乾坤破曉
水能斌的脚步竟然在这句话后停了下来,然后转过头说道:“你说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
雷族族长嗤笑一声,冷冷说道:“水能斌,你就继续装吧,别以为你那点小心眼能够瞒过所有人,你让水月儿那小妮子到姜峰身边,难道不是为了冰玉?”
水能斌脸色微变,指着雷族族长喝道:“你少血口喷人,当时月儿和姜峰认识的时候,连姜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冰族的的人。。。”
水能斌脸色大变,终于意识到自己被雷族族长阴了。
雷族族长哈哈大笑,说道:“水能斌,我有说过姜峰是冰族的人吗?你这是不打自招。”
水能斌没有说话,悄悄的看了一眼姜峰的脸色,发现姜峰脸色铁青,或许已经猜到了什么。
水能斌很好奇雷族族长为什么会知道水族这么隐秘的计划,难道是因为内奸的通风报信?如果是这样就太惊人了,因为知道这件事情的,一共就只有五个人,水族的三个圣级,水月儿和那位预言者,可以说,其余四人对水能斌都极其的重要,水能斌根本不能接受任何一人的背叛。
“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水能斌脸色惨然的说道,现在已经被雷族揭穿了水族对姜峰的阴谋,再想要姜峰帮水族,那就是痴心妄想,姜峰不对付水族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雷族族长拍了拍手,说道:“两个后辈,还不出来让水大族长明白明白。”
声音落下,两道身影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赫然就是许飞崖和梓紫。
水月儿看到二人的时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惊呼道:“你们。。。你们。。。,我终于知道了,梓紫你是雷族的人,许飞崖你是木族的人。”
二人都不可知否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退到了雷族族长的身后。
听到水月儿这么说,水能斌也明白了雷族为什么会知道水族的计划了,因为他们也在做着和水族计划一样的事,只是水能斌不知道,为什么雷族会知道姜峰是冰族的后人?水族能知道,也是全靠那位尊级预言者的预言。
雷族族长似乎猜到了水能斌的不解,说道:“不要以为只有你们水族才能有用预言者,我雷族一样也有,而且还是灵级的预言者,而木族同样也有一个尊级的预言者。”
。。。
终于,一切的谜题都解开了,三个大族通过预言者的预言冰玉下落,预言出了姜峰这个人,姜峰会得到冰玉,所以三族就派人在姜峰年轻之时就潜伏在身边,通过时间来建立浓厚的感情,完全取得姜峰的信任,只要姜峰能打开冰棺,到时候抢夺冰玉也没有丝毫问题。
这也就是为什么去冰族旧址的那天,水月儿的表现会那么的反常,执意要进入冰族的旧址,原来就是为了趁机抢夺冰玉,只是没有料到,冰族竟然还有个圣级的看护者,这多少让水月儿梓紫和许飞崖有些措手不及,硬抗是没有办法的,只能先让姜峰炼化冰玉,再想办法将其围杀,因为冰玉是不会消亡的,就算杀了姜峰,姜峰的灵魂也会再次形成冰玉。
水能斌知道姜峰痴迷水月儿,所以决定用水月儿的婚礼来引出姜峰,这才是水能斌再知道了雷火木三族会埋伏后还会前来赴宴的最关键的原因。
而雷火木三族当时怀恨剑南悠对姜峰说出计划其实也是假象,他们怀恨剑南悠的真正原因是他竟然将姜峰打下了必死的无归崖,这也让多年的计划毁于一旦,只是考虑到既然得不到冰玉,那就一定要灭了水族,否则水能斌真的在这一次的万年轮中成为了神级,那雷火木三族常年的宿怨,也会在神级的拳头下消散,正因为这个原因,雷火木三族才没有因怒杀了剑南悠。
俺的微信能撩仙
之后又从梓紫和许飞崖两个后人口中得知姜峰竟然没死,实力反而还因此精进,并进了冰族的墓地。
这种情况,雷火木三族也做出了和水族相同的决定,那就是用婚礼来引出姜峰,当时水月儿、许飞崖都是这样告诉自己的家族的,说姜峰性格急躁,只要看到水月儿和剑南悠拜堂,就一定会出现。
但是姜峰并没有在拜堂时出现,这让几族都认为姜峰不会来了,或者是在传承中出了问题,毕竟这也是很正常的,只得按原计划进行,灭了水族。
可是谁料姜峰竟然变得这么沉稳,一直拖到最关键的时候出现,而一出现就立刻打破了雷火木三族的优势,而水族在姜峰帮助的优势下,竟然放弃在此与雷火木三族大战,反而选择离开,这样怪异的举动不为别的,只是为了保存实力,将姜峰带回水族,用毒药消弱姜峰的实力,再联合风族的两位圣级,一共五位圣级击杀姜峰,即便姜峰是圣级巅峰,恐怕也是必死无疑。
但意料之外的结局又一次出现,姜峰并不只是一个人,身后反而还站着四位圣级中等,这就让得水族进退两难了,这真要是带回去动手,鹿死谁手还真难说,所以这才是雷族族长当时话中的意思。
。。。
姜峰不笨,反而异常的睿智,一环扣一环的分析下来,已经将这个惊天的阴谋洞察了七七八八。
姜峰表情悲恸的看向水月儿、许飞崖和梓紫三人,说道:“月儿、梓紫、飞崖,这一切都是真的?”
许飞崖拉着梓紫的手走前一步,坦然的说道:“姜兄,说实话,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很开心,只是族命难为,所以也对不起了。”
姜峰愤愤的看着许飞崖,完全没有从许飞崖的话中听出一丝真心的歉意,给姜峰的感觉,反倒是做样子给世人看。
姜峰冷冷说道:“原来你一点都不蠢!”
许飞崖一笑,说道:“的确,如果不在你面前装出一副二傻的模样,如何能瞒过聪明绝顶的姜兄的双眼呢?莫不是姜兄真以为我在血族潜伏的几年不出问题,完全是凭借运气?”
许飞崖的那句“聪明绝顶的姜兄”完全就是当着姜峰的面,抽了姜峰一个大嘴巴,姜峰就算想说些什么,也开不了口,被许飞崖潜伏在身边数年都看不出端倪,这能叫聪明绝顶?
姜峰撇过头,不再看许飞崖,而是看向水月儿,看看这个在自己心中地位最重的女人,现在还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
水月儿对上姜峰的目光,羞愧的低下头,贝齿轻咬红唇,不敢再看姜峰一眼,低头喃喃说道:“姜峰,对不起!其实。。。,虽然我们相处时间不长,但是你的心我能感觉到,我也是爱你的,只是。。。族命难为。。。”
水月儿倒也说得真诚,的确,处在中间的位置,水月儿无疑是最难受的,水月儿能这么说,姜峰的心里也好过一点,但是仅仅只是好过一点,被兄弟背叛,众叛亲离的感觉,想想就知道。
姜峰不禁回想起当时在暗族峡谷的时候,付乙坤为自己算的那一卦,当时姜峰心中还嗤笑付乙坤算错了,怎么可能自己所有的兄弟或恋人中,只有那么一两个是对自己真心的,现在看来,恐怕就只有血**秦风这二人是对自己真心的。
。。。
“许飞崖,你这个人渣,老子和拼了。”沉寂了许久的血仇终于也明白了所有的来龙去脉,不仅心中一寒,转而大怒,一提双拳,怒气冲冲的就朝着许飞崖冲去。
而一向贪生怕死的秦风,在经历过这么多事之后,也勇敢了起来,居然跟在血仇身后,一起冲向了许飞崖。
只见许飞崖冷笑一声,扯掉自己的外套,顿时,滔天气势涌出,足足有灵级顶峰的实力。
许飞崖身如幻影,瞬间来到血**秦风的身前,双掌拍出,二人直接吐血倒飞而出,两个初入尊级的人如何是一个灵级顶峰的对手,许飞崖的确不是个念旧情的人,血**秦风在这次大战上,不过是无足轻重的人,没想到许飞崖竟然会对二人下杀手。
姜峰虽然是圣级巅峰,但是这段时间一直处于悲恸状态,而且许飞崖和血仇二人的交手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姜峰都没有来得及反应。
看着血**秦风二人倒飞的身影,姜峰一个瞬移来到二人身后,双手拖住二人倒飞的身形,一把抱了起来。
将二人倒放在地上,血仇嘴角大量的涌出鲜血,血仇声音虚弱的说道:“姜兄,对不起,我真没用。”说完,血仇眼角落下自责的泪水。
而秦风根本来不及说话,直接就昏死了过去,生机也在飞快的流逝。
“秦风!!!”
姜峰看着二人,心中的悲恸更甚,强忍着眼泪不要留下,连忙从纳灵戒中取出紫老在暗族峡谷炼制的丹药,抓了一大把喂入二人嘴中,又开始疯狂的输送灵力,帮二人稳住心脉,好在神丹妙药的效力之下,二人的生机也渐渐地恢复了过来,不过依然处于昏迷之中。
姜峰抱起二人来到自己的人这边,轻轻放下二人,并请付老照看一下。
。。。
姜峰猛的转过头,杀气迸发,双眼血红的看着八族之人,眼中的杀意几乎成了实质,就算雷族族长或者水能斌都有些心有余悸。
雷族族长突然对水能斌说道:“今日,我们只能合八族之力,一起杀了姜峰这群人,否则你水族也难以幸免。”
显然,明眼人都能看出,姜峰这一方俨然成为了三方最强的存在,除非水族和雷族双方联手,否则大家都只有死。
水能斌咬着牙点头,虽然和仇人合作让水能斌很难受,但这和族灭比起来,就完全不在一个重量级上了。
水能斌说道:“好,不过谁最后击杀姜峰,谁就是冰玉的主人!”
雷族族长连忙点头答应,水能斌也知道,这些口头承诺根本和屁差不多,姜峰真被杀了化成冰玉之时,雷水双方的战斗又会再度爆发,所以水能斌故意这样说,也是为了迷惑雷族,表面上要表现出自己水族会全力以赴击杀姜峰,以成为造成最后一击的人,但是实际上冰族会在中途尽量保存实力,为第二次争夺创造必胜的把握。
毕竟在现在看来,**双方联手,已经有十一位圣级强者了,对上姜峰一方的五位,显然优势巨大,如果不是水能斌没有多余的能够传送圣级强者的传送石将那剩余在族中的强者召唤过来,否者这种优势会更为扩大。
这就是大陆的顶级势力间的勾心斗角,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而且不要相信你任意的盟友,在利益面前,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
见到**双方联手,姜峰并不畏惧,就算联手又如何,那我便一次性解决你们八族。
姜峰再次看向水月儿,坚决的说道:“月儿,你如果愿意跟我,我保证不杀你父亲。”
姜峰可以说十分的宽宏大量了,也完全都是看在水月儿的面子上,可是谁料水月儿竟然冷笑一声,说道:“姜峰,你未免太自大了点吧,你以为凭你们五位圣级,真能对抗我们十一位圣级?我今天就坐下这里,看你如何被分尸。”
姜峰很吃惊水月儿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之前不是才说爱自己吗?如果不是之前那句话,姜峰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似乎水月儿看出了姜峰的心思,解释道:“姜峰,你未免太自恋了吧!此一时彼一时而已,当时我们还没和雷族联手,我当然只能那样说,不敢得罪你,否则你不管水族安危怎么办?现在你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你觉得我还会爱你吗?哈哈~!”
一段话,只说了短短的十来秒时间,但是这短短十来秒,姜峰却感觉有十来年那么长,心中的痛苦再度攀升,怒气也随着痛苦暴涨,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是这么的恶毒?难道一块冰玉有那么重要?能够让人灭绝人性?
末世神劫2
。。。
女鏢師的白領生活 懶瓶子
水月儿的一番话就验证一个成语,人心险恶,福伯听得眉头紧皱,半响之后才小声对冰舜之说道:“我早就说过,这水月儿不是什么好人,你们偏偏你不信。”
冰舜之也点头承认,说道:“之前我虽然没把她当成坏人,但是也没有当成好人,只是没想到,我也看走眼了。”
“啊~!”“啊~!”“啊~!”
姜峰突然仰天大吼,拳头紧捏着,拳头周围的一小块空间,也因为力度,不断的崩溃又重合,姜峰的双眼已经完全的变红了,就像入魔了一般,看上去十分的可怖。
“我要你们死,全部都死!”姜峰大喊一声,整个人冲了上去,目标正是水能斌,或许先杀了水能斌才能给予水月儿心灵最大的冲击。
“按计划行事!”水能斌对雷族族长大喝一声,率先冲上去迎接姜峰的攻势。
而风族的两位圣级也对着福伯和冰舜之冲去,火族的两位圣级也对着暗族的两位圣级冲去。
大战毫无征兆的就打响了,让周围那些势力之人都没来得及反应,当然,反应过来之后,他们只有一个念头,跑,十多个圣级开战,就连圣级初等的强者都不敢站在战场中间,不然仅仅只是余波就能让他们身陨。
付老也准备带着暗族的人离开,大地守护阵法已经被土族的族长解除,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付老让那几位灵级的族人将血**秦风扛上,并对暗族的两位圣级说了声保重后,就领着圣级之下的人离开了,紫青蓝三老也跟随着离开,没有想到的是,才复活的第一站,就已经帮不到徒儿姜峰了。
付老会在这么大的劣势之下,还义无反顾让暗族的圣级帮助姜峰,也是因为付乙坤的那一卦,姜峰兴,暗族兴,姜峰亡,暗族亡,付乙坤的卦不用付老质疑,就算真的不相信,暗族也只能站在姜峰这边,因为别人已经找暗族打过来了,难道还能怯战?
。。。
四个圣级强者被分出去对付姜峰身后的四位圣级了,大家都是圣级中等实力,就算打不过,也可以适当的牵制住,真要杀死,还是得费一些功夫。
而剩下的七位圣级则要来全力对付姜峰,姜峰能得到这样的殊荣也是有原因的,就因为那圣级巅峰的实力,按照这些人的估算,冰舜之一个圣级高等就能同时对抗两位圣级中等而游刃有余,恐怕姜峰这圣级巅峰对付五个圣级中等都没问题,所以在他们看来,七人对姜峰并不算多。
“水之力,浪涛之手。”
冰舜之手印一凝,大喝一声,大手对着姜峰方向拍打过去,空气中的水元素迅速凝结出一个水之巨手,也按照姜峰的方将拍打而去。
“凤鸣!”
一声凤鸣声响起,凤凰的虚影在姜峰身后显现,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凤凰的虚影在慢慢的凝实,渐渐的变成了实体,所有人也能感觉到这完全就是一只真正的凤凰。
姜峰凤鸣剑直指水能斌,随意一剑挥砍,直接就将迎面而来的浪涛之手分为两半,浪涛之手里的水开始冒出大量气泡,很快就被凤鸣的高温蒸发了开来,但是凤凰的身影也变得虚幻了一些。
“不好!大家一起上!”
雷族族长一点也不顾什么江湖道义,叫一群老辈群殴一个年轻人的话,说得也是脸不红心不跳。
“老树盘根!”
“水神枪!”
“雷之极,静雷怒!”。。。
一瞬间,五花八门的魂技瞬间凭空而现,一颗大树从神剑阁的地面疯狂攀涨,分出无数带着毒刺的粗壮树干,不断的试图将姜峰缠绕,一道雷光闪现,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逼近姜峰。
姜峰没有料到这些八族之人竟会这般不要脸,措不及防之下,瞬间受到了重创,姜峰被轰得倒飞而出,在地上砸出一个直径近百米,深数十米的大坑,神剑阁的阁楼因为震动,坍塌了许多,恐怕再来几次,神剑阁就毁于一旦了。
姜峰慢慢从坑里站起来,哇的一口吐出黑血,真是中了老树盘根的毒,凤鸣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凤凰的虚影也消失不见,天空中剩下的,只有无数的光电和水珠。
木族的女族长冷笑一声,老树盘根可是她的绝学,正是和无数男人经过阴阳调和之事领悟而出,没想到第一个照面就用了出来,本以为姜峰会多么难缠,结果。。。
“不过如此!”木族女族长淡淡说道。
。。。
姜峰站在大坑中,扫视了上面的这帮卑鄙小人,渐渐的竟然平静了下来,心中也不在有任何怒气,变得古井无波,姜峰从纳灵戒中取出一把丹药服下,然后说道:“又想以多欺少?”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毕竟以多欺少这种行径并不光彩,这些大族高层的脸皮还没厚道那种无解的境界,面对姜峰的质问,也只有无言以对。
姜峰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藏私了!”
言罢,手印连动,嘴里不断的冒出繁琐的咒文,随着一道道的手印结出,姜峰的全身燃起了红色的火焰,可是如果有人能靠近姜峰,会惊奇的发现,姜峰身边并不会出现高温,而是相反的暴寒。
“果然是控咒师!”
水能斌皱眉看着姜峰的举动,突然冒出一句。
雷族族长也接话道:“就是那冰封的战斗职业?”
水能斌点点说道:“对,之前听月儿描述,我就这样猜测了,只是没想到是真的。”
一众人听到水能斌的话,不禁愕然,如果姜峰只是普通的灵魂战斗职业,或许还容易找到弱点,但是控咒师这个职业实在太深奥了,一个魂技拿到他们手中,却能通过手印或者咒文的改变,完全改变魂技,这般变幻莫测,也足以让所有人头疼。
事实也的确如此,可曾记得,在鬼域的时候,姜峰得到了一本冥火斩击的魂技,可只有使用出来,就已经变成了冥凤天翼,再之后又变成了凤鸣剑,一本仅仅只是玄阶中等的魂技,却能通过控咒师的改变,变成地阶,最后到天阶的魂技,不可谓不强。
也因为水能斌的话,所有人都没有贸然出手,虽然现在看上去姜峰是在凝聚着什么,但是真没有一个人愿意最先冲上去试试姜峰的实力。
毕竟在所有人心里,最想的还是尽量保存实力,为解决姜峰之后的冰玉争夺战留下灵力,正因为这种不团结,让得错过了这样一次攻击的好机会。
。。。
突然,两道强大的气息凭空而出,让所有人一惊,旋即就看见,姜峰的身体一分为三,最左边是个全身燃着火焰的姜峰,最右边则是一个全身散布着寒气的姜峰,中间的姜峰则和最初的模样一般。
“灵魂分身!姜峰竟然还得到了冰封的魂技传承。”水能斌惊呼道,其余人也在听到这四个字之后,同样的大吃一惊。
不怪得这些人如此吃惊,这正是当年冰封绝对强大的地方,在冰封还没成为神级之前,在这个大陆也并不是无敌的存在,曾经在冰封圣级中等的时候,在一次八族切磋的擂台上,以一人之力抵御七位圣级初等,本来完全的劣势,可却凭借灵魂分身分出六种不同属性的分身,实力也都在圣级中等,七对七,胜败很明显,至那战之后,再无人敢对冰族存在一丝不敬。
在七人惊讶之时,姜峰骤然发难,三道身影瞬间出现水能斌身旁,或拳或掌,朝着水能斌轰击之去,电光火石之间,没有一人反应了过来,水能斌毫无悬念的就被轰飞,空中满是水能斌喷洒的血液。
火焰姜峰悬立高空,面无表情的对着水能斌倒飞的身体用手一握,喝道:“爆!”
刹那间,水能斌的身体泛起了强烈的红光,想必会从体内爆炸。
但是仅仅一瞬间,红光就消散了,水能斌的全身化为了一团白水,从空中洒落了下来。
“水神替身!”识货的雷族族长惊呼道,但是马上就皱起了眉头,心想到,唯一的保命魂技水神替身就这样用了,难道刚才的那一击能够杀了他?难不成圣级巅峰真能秒杀圣级高等。
想到这种可怕的情况,雷族族长背后冷汗直流,水能斌可不能死,只有他能和姜峰抗正面,而自己这些人从旁协助,若是水能斌死了,那剩余六人再想打赢姜峰,怕是有点困难。
雷族族长大吼道:“大家一起上,给水能斌凝聚真身争取时间。”说完看了一眼地上正在不断汇聚的水珠。
姜峰冷哼一声,又来群殴?连忙指示火分身对付木族的女族长,冰分身对付水族那位圣级长老,姜峰这样分配也是有原因的,属性的相克。
但是别看两个分身实力是圣级巅峰,但是因为才被姜峰凝聚出来,没有一定的灵智,不能思考战斗方式,必须靠姜峰意念控制才能发挥威力,可是战场瞬息万变,姜峰现在需要以一敌四,那容分心,所以只能让两个分身凭借本能却缠住两位圣级。
“神木绝杀!”“雷光电闪!”“大地裂变!”
四位圣级同时出手,各自拿出了绝技,一时间大地动摇,无数的石块逆着引力倒飞而出,天色已经大变了,雷光在黑云里消失又出现,这些圣级强者的绝学,足以引发天地异变。
姜峰手印连动,瞬间就凝聚出了龙吟剑,念力术凝聚出了凤鸣剑,双剑合璧,龙吟风鸣出世,一时间天际的黑云更甚,狂风也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拼命的吹着,冰雹和火焰雨同时下着,很难想象天气为何会变成这样。
龙吟风鸣剑白红双色,左边火焰环绕,右边寒气四溢,舞动间,空间崩溃。
“出!”“出!”“出!”
四位圣级大喝到,纷纷打出自己的魂力,顿时一根尖锐的神木射向姜峰,中路立刻被提纯后的晶石包裹住,两条雷龙从天际飞下,缠绕在晶石神木之上,一起袭向姜峰。
姜峰面无惧色,提着龙吟风鸣不退反进,脚下一蹬虚空,如天外飞仙一般出剑直指神木,两者瞬间接触,一道振聋发聩的巨响响起,爆炸的巨大光亮充斥着整个空间,就算圣级强者也看不到甚至感受不到爆炸中心的情况。
“死了吧!”雷族的那位长老语气迟疑的问道。
“合我四人之力,又用绝技击之,怕是死透了。”雷族族长看着那道强光,心有余悸的说道。
。。。
但仅仅是片刻,一道声影从爆炸中飞出,来到四人面前百米处,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四人本能的后退一步。
“怎么可能!”
四人无不震惊,在四人合力之下,那么强烈的爆炸,竟然只是让姜峰拿剑的那只手上的衣袖被烧成了灰烬,皮肤上甚至连一点受伤的痕迹都看不到。
他们也不想想,姜峰的身体被冰玉淬炼之后,本就有了圣级顶峰的状态,再加上控咒师特有的魂力加成,想伤到姜峰,怕是有些困难。
“咔擦!”
一声脆响,龙吟风鸣剑出现无数裂纹,在狂风之下,化成了无数的冰火元素。
也正是龙吟风鸣抵挡了绝大部分伤害,才能让姜峰毫发无伤,但是龙吟风鸣最终也有消亡。
而这点时间里,水能斌已经从水神替身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震惊的看着这一幕,水能斌如何都没有想到,姜峰会强悍如斯,圣级高等完全就不是和圣级巅峰在一个档次上。
水能斌突然大喝道:“你们还准备节约灵力吗?解决不了姜峰,又何来冰玉?”
水能斌直接说破了所有人的心中所想,但是没人敢辩驳,的确,所有人都在节约灵力,刚才虽然拿出了绝学,但并非是最强的招式,现在见识到了姜峰的厉害之处,也不得不亮出底牌了。
雷族族长的脸色一沉,说道:“各位,都用秘术吧!”
众人一点头,手上开始疯狂的结印,姜峰目光凝重的看着,赶忙将冰火分身召回身边,仅仅只是印结便能引动空间崩溃,可以想象,那魂技的威力是多么的强大。
姜峰也不敢停下手中动作,飞快的开始结印,看其手印组组成,正是魂帝冰火双神咒的手印组,然而,结这套印决的不止是姜峰一人,还有两个分身。
一时间,天际的空间都要崩溃了,周围无数生物或死物都被空间漩涡吸入,消失在虚空之中,黑洞越来越大,可是却无法蔓延到战场,巨大的吸力也只能将神剑山慢慢吞噬。
剑豪连忙飞远数里,今日的战斗让他大开眼界,甚至都忘记儿子的死,这才是圣级真正的战斗,十六位圣级的混战,绝对是空前绝后。
战斗进入到了一个真空期,没有接触,没有话语,只有慢慢的凝聚力量。
“木之术,木魂!”“雷之术,电魂!”“水之术,海魂!”“土之术,地魂!”
无数的强光闪现,无数狂暴的能量因子飞舞,七位圣级强者将自己最强的招式朝着一个点凝聚,七道力量的汇聚,也让七人感觉到无尽的疲惫。
而姜峰这边也没有放松,面对这么强大的能量,姜峰非常肯定,以自己的最强魂技至尊魂帝绝对挡不下来,所以姜峰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也是一个搏命的决定。
姜峰手印凝聚出一个魂帝,念力术也结出了一个魂帝,而冰火双魂也同时凝聚出一个魂帝,总共四个魂帝,姜峰将手中的两个魂帝慢慢融合成一个至尊魂帝,而冰火双魂也合体在一起融合成另外一个至尊魂帝。
两个至尊一成,姜峰立刻感到一阵疲惫,而冰火双魂融合成一个个体后,也因为至尊魂帝的消耗,让他们身影变得了虚幻。
虽然都很疲惫,但是姜峰还不能停止手上的动作,继续将两个至尊魂帝融合在一起。
一道道灵魂涟漪从两个融合的至尊魂帝里射出,两个至尊魂帝没融合一点,姜峰的口中就立刻溢出一口鲜血,冰火双魂的身影也虚幻了一些。
不知道过了多久,姜峰看着手中那个蕴含着毁天灭地能量的白焰赤冰,脸色白到了极点,冰火双魂已经完全消散,回到了姜峰的灵魂处,姜峰也是靠无数的丹药支持,在勉强完成了这个魂技,两个至尊魂帝的融合,除了神尊魂帝这个名字,还有什么名字可以诠释它的威力?
輪回在三千世界
而八族七人一方,七人的状态和姜峰也无异,都在虚脱的边缘,还最终还是将自己最强的魂技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直径一米的光电球体,浓缩就是精华,其中的能量也让七人甚至姜峰感到心有余悸。
“去死吧!姜峰!”水能斌大喊一声,手掌前拍,推动了悬浮在空中的光电球体朝姜峰射去。
姜峰也不示弱,大喝了一声你也去死后,丢出了神尊魂帝,目标就是那光电球体。
两股强大的能量掠过虚空,后面的空间不断的愈合,一瞬间,两股力量接触了。
七人连同姜峰在内,都本能的用手挡住身体,在所有人的心中,这将是一次极为恐怖的碰撞。
可是意料中的爆炸并没有出现,只见一道空间漩涡迅速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出现,直接将两个能量体吞噬进了虚空。
八人愣愣的看着这画面,废了半天凝结出的杀招,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所有人都觉得身心无限疲惫,但是敌人没有被消灭,战斗就必须继续。
雷族族长拖着疲惫身子说道:“只能用上古八神阵了!”
可是水能斌却皱眉道:“但是我们只有七人。”
雷族族长往后面看了看,看到了十几里外的剑豪,说道:“还有个剑豪!”
水能斌眉头拧成了结,说道:“他的实力怕是太低了点吧!”
“但是只有他了!姜峰也是强弩之末,剑豪的加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雷族族长强调了一句。
妖孽難纏:夫君,別碰我 我才一歲嘛
现在是真没有办法了,水能斌也不得不妥协,点了点头,用灵魂传音招来了剑豪,并教剑豪如何结上古八神阵。
剑豪已经见识了这种层次的战斗,哪有一丝战意,但是面对着七人,剑豪也只能妥协。
。。。
上古八神阵正是无数年前时代变迁时候出现的大阵,还记得金科帝国军队将所有修炼者逼到大陆东北角的地方,当时的修炼者根本无力对抗,八族在那时还是团结的整体,一起遇敌。
一位神秘的阵法师用大阵救下了所有修炼者,而他也是阵法的始祖,在他消失的时候,传给八族一套阵法,便是八神阵,以八族族长各自属性支配的阵法,分别是冰**火风土光暗八神。
因为年代久远,所以后人也称为上古八神阵,之后八族各自为主,分裂了开来,也没人用过八神阵,但是八神阵却被很好的保留了下来,而今日,雷族族长也决定用大阵来击杀姜峰。
。。。
八人分配各自为八神中某个神之后,立刻以八角形的尖角位置站好,将姜峰围在了中心,手中开始结印,并不断的打出结界。
“冰神!”“水神!”“雷神!”“风神!”“火神!”“土神!”“光明神!”“暗黑神!”
“神祗位临!附于吾身!。。。”
一句句阵语喊出,姜峰也看出了这八个人是想结阵了,那好,那自己便用大阵来灭了你们。
姜峰的信心就是来源于这八人并不是职业阵法师,也不懂得运用压阵之物,而自己则有八颗灵珠作为压阵之物。
姜峰在紫老那里没有学到什么大阵,现在紫老不在,姜峰不能像以前那样直接用灵魂沟通,让紫老教自己一个大阵,但是不要忘了,姜峰在付乙坤那里学会过乾坤阵,而自己的流派正好是乾坤流派,付乙坤曾经说过,乾坤阵是一个很强的远古阵法,蕴含杀阵、幻阵、困阵、御阵、附阵、破阵,只是后人用不出来,最后也慢慢被大陆的人淡忘。
姜峰今日就只能用乾坤阵赌一把,看自己能不能激发出乾坤阵本来的威力,姜峰瞬间祭出八颗灵珠,将八个灵珠抛起,然后整个人盘坐在地上,不管不顾头上的八人。
八颗灵珠神奇的悬浮在姜峰头顶半空中,也同样成八角形,而每一颗灵珠正好对应八人中一人,更神奇的是,暗灵珠正对的是暗黑神附身的人,除了木灵珠对应的冰神外,其余的都是各自对应。
姜峰闭上双眼,双手飞快的结着乾坤阵法的手印,口中念念有词:“乾位-光,坤位-暗,坎位-水,离位-火,震位-雷,艮位-土,巽位-风,兑位-木,武之极,动苍穹,魂之极,破乾坤。”
“乾坤一出,谁与争锋!乾坤八卦!出!”
随着姜峰的一道喝声,八颗灵珠散发出夺目的亮光,八道破风声响起,八颗灵珠对着对应的八人冲击而去。
而上古八神阵也正好结成,八人身后站着对应神祗的虚影,八股强大的气势摄人心魄,惊人魂灵。
然而看似强大的上古八神阵似乎并没有看似古朴无华的乾坤八卦阵实用,只见八颗灵珠瞬间射到八人身上,八人立刻一道鲜血喷涌而出,灵珠也瞬间消失在八人的身体内,八神虚影开始越来越虚幻起来。
时间的流速被无数倍加快,这片区域内,生物开始老化、死亡,直到化为枯骨,高空中太阳和月亮飞快的掠过,差不多一秒钟就是一天时间。
时间飞快的流逝,八人身后的八神虚影终于完全消散,乾坤八卦阵的破阵率先攻破上古八神阵的防线,突然,八个空间漩涡出现在八人的身后,姜峰手印一凝,瞬间将八人拖入了虚空之中,姜峰的目光立刻转移到风族和火族的两位圣级,仅仅是目光一闪,四人也被拖入虚空之中。
姜峰手印再变,乾坤八卦阵的虚影飞到了之前八人的水平线,光芒闪过,乾坤八卦阵也消失在了虚空之内。
日月奔跑的速度骤然恢复原状,此时正是凌晨,天际的边缘微亮,一缕阳光射入大地,一轮曜日慢慢从水平线升了起来。
正是破晓时分!
那一缕阳光射到姜峰的脸上,暖洋洋的,姜峰微微一笑,双眼一闭,整个人倒了下去。
“峰儿!”“小峰!”“姜峰小兄弟!”
福伯、冰舜之还有两位暗族先人连忙大声喊道,可是姜峰依旧没有起来。。。
。。。
不知道多少时间过后,姜峰突然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在一个房间的软床上,旁边的电脑显示屏还播放着动画片,一个小女孩正电脑椅上吃着雪糕,看着动画片。
突然注意到姜峰醒来了,小女孩的雪糕掉在了地上,连忙大声喊道:“妈妈,哥哥醒了!哥哥醒了!”
一个正围着围裙,手里拿着锅铲的女人跑进了房间,看到姜峰,双眼瞬间就模糊了,一把丢下锅铲,跳到床上紧紧的抱住姜峰,带着哭腔说道:“峰儿啊!你终于醒了!你终于醒了!你不知道妈妈多担心你,你就这样一直昏迷着。。。,呜呜~~~”
这时,一个带着黑框眼镜,手里拿着报纸的中年男人也走进了房间,姜峰看了一眼,立刻大惊,这不正是自己父亲姜绝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人看了一眼姜峰,立刻转过身子,不再说话,姜峰能从身后看出,男人正在悄悄的抹着眼泪,只是不想被自己看到,父爱如山!
女人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止住哭声,拿起收起打了个电话。
片刻之后,一个倩丽的身影站在了门口,那是。。。那是。。。水月儿!!!
“姜峰,姜。。。峰。。。”水月儿一把扑倒姜峰的胸口,泪水瞬间打湿了姜峰的外衣,水月儿拼命的拍打着姜峰的胸膛,一边哭喊着。
女人拉着小女孩走出了房间,并将房门关上,让这对许久未见的恋人好好聊聊,母爱如海!
少女哭了一阵,就消停了下来,静静的将头埋在姜峰的胸口,没有说话,只是粉拳还在不停的捶打着姜峰的胸口。
“你叫水月儿?”姜峰半响之后,问出了这句话。
少女抬起头,有些吃惊的看着姜峰,说道:“你真的失忆了?我就是水月儿啊!你不记得我了?”
姜峰努力的想着,脑袋也突然一痛,又说道:“我这是怎么了?”
水月儿说道:“一年前,你出了车祸,撞到了头,后来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你没有事,但是你却怎么也醒不过来,最后也只能把你带回家。”
姜峰不再说话,沉默了下来,思绪很乱,什么也想不起,唯一清晰的记忆,那就是在破晓大陆的日子,到底哪个世界是梦境,哪个世界又是真正的现实?
见到姜峰一直不说话,水月儿问道:“姜峰,你怎么了?”
姜峰微微一笑,一把将水月儿紧紧搂在怀中,双眼望着窗外,神秘的说道:“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你想听听吗?”。。。
(全书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