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0dsne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都市鬼才 愛下-第三百四十三章閲讀-hgr5y

都市鬼才
小說推薦都市鬼才
所谓事在人为,现在的情形似乎早已经超出了所有人所能够掌控的局面。
面对众多疯狂的**帮派的诸多帮众,所有人都是一筹莫展。
作为一直领军的义联来说,所面临的挑战无疑成为有史以来的最为严峻的一次,也许还会是最后的一次。
假婚合約
神秘的秘社突然间出现在**这片对义联来说再也熟悉不过的土地上,却一无所知,怎么能够不让黑道帮派震惊!
林嘉良的突然退出义联事务的决定又一次把事情的神秘色彩推上了有一个至高点。
伴随着方尧的消失,**的生活似乎变得更加的汹涌澎湃了。
洪兴社的常效德的离奇死亡,还有常文静的突然消失,一个个让人质疑的事件充实了所有人的眼球。
加上**警方的介入,似乎一切的事情发展都失去了原有的界定线。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对于廖颖的绑架案似乎并没有丝毫的进展,方尧等人并没有对这件事情做出任何的行动,方尧如此的决定遭到了乔俊辉的严重否认,他认为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重返**,进入鹰联社查探廖颖的下落,而不是在澳门坐以待毙。
所有人都已经赶到了方尧预约的地点,面对乔俊辉的态度,诸多的人都同意率先营救廖颖才是现在的当务之急。
“我觉俊辉的想法很合理,既然廖颖已经是我们的战友,她的生命安全应该大于一切的行动。”吴葛洲依然改不掉他比较冲动的习惯,率先说出了支持乔俊辉的言语。
接着姚桂清、马全才和宋庆宇都纷纷表示支持乔俊辉的意见,众多的人都一致通过了乔俊辉的看法,然而却有一人一致保持沉默的态度,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
“学武,你觉得俊辉的看法是最好的看法吗?”方尧看了看一致沉默的杜学武。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严文德。
严文德从来不参与正事的谈论,这一次方尧把目光重点放在了杜学武的身上。
杜学武在众人中是最为冷静的一个人,他的心思缜密的程度比起方尧来说也算是不分伯仲,只不过他的性格较为温和,不爱彰显自己。
所有人都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杜学武的身上,在杜学武成为众人的焦点之后,他不紧不慢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觉得俊辉的行为有些偏激,廖颖是我们大家的好朋友,最为好朋友,我们当然有义务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只不过以现在的局势来看,如果把廖颖作为所有行动的至高点,我觉得实在有些不妥。”
杜学武的话刚落毕,就遭到吴葛洲的一阵狂轰乱炸,“还说是好朋友呢,现在好朋友有难,你竟然说她的生命安全不是最重要的,也不觉得害臊!”
“好了,你少说两句吧。”方尧一把推开拥到杜学武身前的吴葛洲,“我的看法跟学武的一样,并不是我们不在意廖颖的生命安全,而是我们要以大局为重。”
“大局?什么才叫大局,难道说为了大局就要牺牲所有人的性命也在所不惜吗?”乔俊辉像是丧失了理智的疯狗一样,大声的叫喊起来。
身边的姚桂清眼疾手快,一把按住冲向方尧的乔俊辉,一直在乔俊辉的耳边说着:“俊辉,你冷静点!”
然而却依然阻止不住疯狂的乔俊辉,乔俊辉的行为激怒了方尧,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此刻就是方尧的忍耐极点,极不安分的吴葛洲似乎还想要进一步推波助澜,继续挑战方尧的极限忍耐力。
風媽媽和她的兒子
幸好还有宋庆宇在身边,否则,这里的局面将会因为吴葛洲的加入陷入更为混乱的境界。
自从他们相识以来,这是第一次他们之间的大规模的算得上是意见不合的冲突。
而原因竟然是因为廖颖,事情的发展方向早已经不明确了,原本以为这些所谓的朋友之间应当是最为重要的关系,可是现在看来却可怜的让人颤抖。
一向号称铁哥们的兄弟情义却比不上那些所谓的缠缠绵绵的爱情的万分之一角。
这些名义上是亲如一家人的兄弟朋友间突然间出现了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巨大分歧,和分崩离析。
方尧看到这样的场景心里很是难过,现在她终于体会到什么兄弟情义,只不过是一个让人拿着四处炫耀却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的虚幻的代名词。
乔俊辉竟然会为了廖颖当着众人的面,想要冲上前去给方尧一巴掌,似乎在他的心里还要添上一个美丽的代名词,那就是一巴掌打醒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家伙!
疯狂,早已经超越了它所谓的含义,混乱的场面没有因为任何人的掺入而得到丝毫的改善,反而正是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参与了进来,壮大的场面更显得混乱不堪!
这一刻,方尧的心是万分的剧痛,他清楚地看清了所有人的心态,那种有事没事都跟自己有着什么联系一般的心态,添油加醋成为了他们之间活着的唯一目标和准则。
心痛并不能完全描绘出方尧此刻的心情,他的痛远比这些还要来的更加的剧烈。
在一起半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想要了解一个人已经足够了。
是的,够了。现在的众人不正是表现出了完完整整的一个我吗?
方尧不再过问这里的吵闹和喋喋不休,再众人吵吵闹闹的时候,他选择了离开,所谓的离开不是永久的离开,而是一种暂时的逃避,逃避这些人性的丑陋,生活的无奈。
等到所有的喧闹和争吵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副身心皆疲的样子。
杜学武并没有参与这一次的争吵,然而他却是整个争吵过程中的聚焦的中心。所有争吵的内容无非就是因为他对廖颖绑架案的看法。
杜学武如此的看法,得到的就是乔俊辉一脸愤怒的神色,似乎想要把杜学武生吞活刮了一般。
杜学武面对这样的凶厉神色,他选择了回避,静静的坐在众人的中间,紧闭着双眼,似乎是在等待着宣判的结果。
“方尧怎么不见了,他无了哪里?”吴葛洲趁着争吵累了,去喝水的时间,向原本方尧站立的地方看了一眼,他才发现方尧早已经不知所踪了,甚至连一只站在方尧身后的严文德也一起消失。
这时菜有人想起方尧才是这里的主导,然而刚刚结束的正乱却没有这一主导在其中,讽刺的让人难以汗颜。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这一场没有任何意义的争吵,所有人对不同看法的人都是一脸的鄙视。
三楼上,方尧默默地躺在床上,双眼紧紧地盯着天花板,已经不知道多长时间了,他的双眼似乎早已经定格在那毫无灰尘的白色世界里,似乎那里没有尘世的一切肮脏的行为和看法。
而严文德依然是一声不吭的站在方尧的身边,对这样一个冷酷的杀手来说,他需要保护的人是他唯一的任务,其他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空气。
是时候选择离开了,这是方尧心中此刻最为强烈的心声!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离开后将要何去何从,诸多的事情还没有头绪,几乎所有人都在等待他的决定,或者说所有的事情都待他去解决,如果就这样离开,他真的很是舍不得,可是看到人心中最为丑陋的一面,他依然决定离开。
只是他不知道远方的江玲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是不是欢颜笑语?
遗憾是在所难免的,一个遗憾也是负疚一生,再多上一些遗憾也是一生,何必再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过着添血的生活呢?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就算再怎么嚣张总有一天也会有失足的时候。
“如果我离开。你将何去何从?”方尧起身坐着,看着身边一直默默无闻的严文德,眼里流露出怜惜的神情。
严文德可以算得上是对方尧最忠心的一个了,他对方尧有着说不清楚的情谊,因为方尧的出现,他走出了别人的天地,成为了算得上自由的专业杀手,虽然比不上马君武这样的顶尖杀手,但是毕竟也闯出了一点的名堂,他相信只要跟随着和方尧一路走下去,他就是**杀手界第二个马君武。
然而,此刻方尧却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让严文德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严文德淡淡然的说着,似乎并没有听懂方尧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可是他心里却无比的清楚,自从跟随方尧以来,他从来没有见到方尧有如此的神色。
他心里也清楚,方尧是因为刚才的事情牵绊着,也许是因为乔俊辉的无礼举动,亦或是吴葛洲的添油加醋,是场面难以收拾。
但是严文德却想不出方尧此刻究竟是怎么样的心情,一群出生入死的兄弟的一场算不上是误会的矛盾怎么能产生如此的效应。
“我要离开了。”方尧没有多做任何的解释,只是随口淡淡的说了一句。
“离开这里能去哪里,**那边还不太平。”严文德似乎有意误解方尧的意思。
捉鬼道人I之冤冤相報
“我说的离开并不是离开这里,而是离开义联这个大家庭,离开所有人。”方尧抬头看了看严文德,接着说道,“我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吗?”
方尧摇摇头,没有回答,而是起身整理自己的行李,严文德没有阻止,他了解方尧,知道方尧做出的任何决定都无法改变。
“因为一件小事值得吗?你让我怎么向老爷子交代?”虽然严文德没有出言挽留方尧,但是他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方尧离开。
“这里本来就不是属于我的世界,总有一天我是要离开的,现在只不过是提前了而已,你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至于老爷子那边我会自己说清楚的。你放心吧。”
“要不要我们送送你?”严文德所说的我们定然是外面的一群人,方尧不乐意再看到他们一副副凶神恶煞的表情。
帶著愛情離開你 桑之已落
“不用了,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方尧的理由很直接,也很干脆。
醫手遮天:千面皇妃 花瓣雨
明摆着就是因为外面的他们才选择了离开,严文德不是傻子,自然听得懂方尧的意思,只是他知道方尧不是一个这么小心眼的一个人,必然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只不过方尧没有说,或许是因为诸多事件产生了压力,或许是因为厌倦了这样厮杀的生活节奏,总之,方尧要离开了。
“既然这样,那我送你吧。”
望着空洞的房间,方尧的心里突然豁然了很多,只是他的心里却还在迷茫,离开了这里自己该何去何从。
没有了远方的亲人,孤身一人走到哪里才算能找到一个家一样的地方,身边有着亲人一般的朋友?
方尧无奈的摇着头,心里想到了远赴他国的江玲,此时此刻他对江玲压抑了许久的感情终于完全的爆发了,他恨不得自己立刻能够飞到江玲的身边,安抚着自己最心爱的人。
离别的车站没有太多的悲哀,身后的严文德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跟随在方尧的身边,他希望能够最后多看看这个面容憔悴的人的脸。
抛开一切阻挠,方尧终于选择了自己想要寻求的道路,远方的朋友是不是也该回来了?
呼啸的风声透过窗口吹乱了方尧的一头发丝,却吹不断方尧内心的思念。
不是親家不聚頭
“江玲,你在哪里,过得还好吗?”方尧一个人小声的嘀咕着自己的心声,梦想着自己能够回到江玲的身边,安静的生活。
“江玲,不论你现在身在何方,我永远等着你!希望你还记得我们相识的地点。”
———————————————-全书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