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bxbgo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天將之歌-第305章分享-ieji5

天將之歌
小說推薦天將之歌
“啊,求之不得,”辛泽剑以复杂的语气的回应道,“说不定那时候,我巴不得你回来呢。”
“别扯淡了,它又听不见。”这条消息来自于命最硬的王文志,“有没有人救救我啊?”
“你又死不了。”
“放屁!我都快散架了,疼死他大爷了!”
“废话!谁不疼啊?”
芦雪源:“别叫疼了,大家都很疼,咱能说点有用的吗?”
辛泽剑:“让我听听你能说点什么有用的?”
芦雪源:“我想吃香草冰激凌。”
王文志:“我要吃红烧肉和扣肉!”
芦雪源:“还想去书店看漫画。”
王文志:“还想去海里游泳!”
辛泽剑:“我特么一脚踹死你俩!”
霍佳:“你是不是恨毁灭公爵刚才没打死一个?”
郭阳:“有点。”
云寒露扑到朱子语怀中失声痛哭,辛泽剑等人已经见过这一幕了,所以见怪不怪,反倒是芦雪源看傻了,范晓玲也一个劲追问发生什么事了。
辛泽剑:“回去后再慢慢说吧。”
王文志:“终于想回去了吗?一开始我就叫人救我!现在都没人管我!”
拉温蒂:“抱歉,我现在就去救你。”
辛泽剑:“最后一个再救他,这属他能挨打。”
王文志:“放屁!”
芦雪源:“美女先救我好不好?回去我请你吃冰激凌。”
王文志:“先救我!我请你吃扣肉!”
辛泽剑:“别管他们,这俩贱人一时半会死不了!”
王文志&芦雪源:“放屁!”
郭阳:“你们够了!”
辛泽剑&王文志&芦雪源:“阳哥我错了!”
数日后。
无可挑剔的完美晴天,海风吹拂,阳光热情的拥抱着大海上的一切。
一辆貌似是大巴的物体正在缓速行驶。之所以说它貌似是大巴,是因为这个外形有点像大巴的物体正在大西洋上行驶,一路上不知惊爆了多少船员和乘客的眼球。
明明眼睛能看到,船舶导航雷达的显示屏上却找不到这东西的位置,无线电中也全是围绕着这个神奇物体的信息,可就算有人用卫星电话通知海岸巡逻队,得到的答复也全是“感谢你提供的消息,我们会尽快处理”。
大巴附近的海中,穿着泳裤的姜哲从海里钻出来,双手高举着一条两米多长的金枪鱼。
“哈哈哈,看我抓到了什么?”
话音未落,王文志举着条六米长的大鱼钻出水面。
“哈哈哈哈哈,中午吃这个吧!”
见到这一幕,大巴上的林雨萌和正在游泳的林殇同时送去真诚的“称赞”。
“姜哲你好逊!”
“唉,没用的东西。”
“你们滚啦!别拿我和这个非人类比!”
守着钓竿的吕润润发现有鱼上钩了,于是全力的拖动钓竿。
“冥月姐姐,帮帮我!”
冥月连忙跑过去帮她拉钓竿,可还是拉不动。
“宋哥哥,帮帮我们!”
“看我的!”
宋亭安接过钓竿,用尽全力还是拽不动。
“让我来吧。”抢过钓竿的是菲斯克,可看到狮鹫涨红了脸依然拉不动后,附近的人都无语了。
“别拽了。”正在看书的艾布洛尼娅瞥了眼海面,“是鲸鱼。”
众人皆无语。
当初纪淑灵说这钓竿能钓鲸鱼,很多人都不信,现在由不得不信了。
“姜哲你好逊啊,花了半小时抓的鱼,还没润润十分钟钓上来的鱼大呢。”
“唉,没用的东西。”
“唉,没用的东西。”岚珊重复了一遍。
“你们滚啦!”
纪淑灵正和伊蒂娅躺在巴士顶的遮阳伞下,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淑灵。”穿着女仆装的索尔贝兰跑了过来,“下面的酒又不够了。”
船舱的酒吧中,贝希摩斯、利维坦正在和暗金猎人组合喝酒,这三小时内,他们已经干掉一吨多的伏特加了。
纪淑灵苦笑着变出四个酒桶:“冥月,让你主人送下去吧。”
冥月对海中大喊:“主人!淑灵姐姐喊你干活呐!”
王文志闻言,立刻从海里跳出来,奔过去时还不忘举着那条大鱼。
“老婆!快给我弄个烧烤架,中午我要吃这个!”
“先把那东西扔了,赶紧把酒送下去!”
“是!”王文志连忙扔下鱼,抱着酒桶跑了。
“哇!好听话!”伊蒂娅感慨道。
“教训时决不能手软,否则他又不知道跑哪去胡来了。”
“好的!”伊蒂娅重重的点头,“学到了!”
冥月打着小算盘:“我、我是不是也需要学学呢?”
索尔贝兰心想:看来某人未来的生活会很“幸福”。
耿伟骑着摩托艇,带着安娜丝在海面上驰骋。
托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接卡口
他是一个优秀的骑手,凭借常人望尘莫及的反应神经,将摩托艇的性能发挥到了极致。
他迎着风,迎着浪,享受着日光,享受着潮湿又好闻的空气一口气跑出十几海里。
“怎么样?好玩吗?”耿伟问身后的女孩,但是没能听到熟悉的回答。
“安娜丝?”耿伟回头一看,傻了,摩托艇后座没人。
其实十分钟前安娜丝就被海浪打下去了,正沉浸在驾驶乐趣中的耿伟全然没有发觉。
“这群人真是够了。”艾布洛尼娅用魔法把安娜丝送回大巴。
下层甲板比海面还要低三十公分,在这里行走时脚会浸在海水中。
郭阳拎着一打啤酒,沿着下层甲板走向船尾,却发现这里只有白奕言一个人。
“佳佳呢?”
“他刚走。”靠在充气沙发上的白奕言看着霍佳离去的方向,“迈阿密正在发生一起超自然犯罪事件,犯罪集团人数众多,还劫持了人质。黄石风暴向应龙求援,天蝎发现咱们的位置很近,所以就和爱管闲事的夜枭说了。”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老样子。”
“他应该也会这么评价你吧?”
“这我信。”
两人沉默着,倒不是因为尴尬,而是性格使然。
经过那次惊天动地的行动,应龙已经成为暗世界首屈一指的组织,但也正因为这样,龙之子们需要背负的压力从国内覆盖到了全球。
霍佳留下的东西都放在他的充气沙发上,他的蓝牙耳机闪起了光,白奕言刚想去拿,郭阳已经先一步戴上了耳机。
“有什么事?”
歡天喜帝
“哎?”那边传来天蝎的声音,“接电话的不是本人吧?石坤夜枭的声音可没有这种欠扁的熟悉感。”
“别耽误我的时间,话务员。”
“你…”
郭阳用毒辣的语言摧残了通讯器另一头的人两分多钟,才将耳机放回去。
“哪又出问题了?”
“曼哈顿。告诉他们改变航线吧,最好远离所有国家,否则她会一直使唤我们。”
“我们?”
絕寵農妃 藍嵐天空
“是的,我们。”郭阳将啤酒放在甲板上,“我去给黄石风暴上一课。”
“以什么身份呢?”
“夜枭。”
大巴最底层置于水下,这里的墙壁和地板完全透明,外面的鱼群和水母纷纷游过,还有偶尔会路过的海龟,简直就是座移动的海洋馆。
不过水族馆可没有咖啡座和酒吧台,更不可能有一对一个吃冰激凌、一个喝奶茶赏鱼的情侣。
“想什么呢?”芦雪源问。
“有点想家了。”嫽霜颜投去复杂的眼神,“但已经过去九千多年了,家人…还在吗…”
“没啥可担心的,龙的寿命很长,活几万年没压力吧?而且他们住在沧海,又没有天使和恶魔什么的,应该很安全的。”
“嗯…”
“回去看看吧?”
“回家?”
“对头。”
“可我不想离开你。”
“我又没让你自己回去。你说我去你家是以麒麟天将的身份好呢,还是用另一个身份?可选哪个都很头疼啊。”芦雪源没注意到嫽霜颜已经感动的落泪了,还自顾自的说着,“麒麟天将只是普通的天将,我怕被你家人看扁了。可四凶兽的天将吧,凶兽的名声又不是很好,我那个身份会不会不受待见啊?”
某人还在说个不停,嫽霜颜突然隔着桌子扑到他身上,连人带桌子都给压倒了,冰激凌和奶茶更是沾了一身。
“谢谢!”
“哈哈,说什么傻话,这本来就是我的责任嘛。”
有说有笑的陈梦影和白夜刚好进来,看到眼前这一幕,两个人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陈梦影从吧台后面的冰柜中抱出一大桶奶油冰激凌。
“我记得你挺喜欢吃冰激凌的,对吧?我来喂你。”
“救命!白夜,救救我!”
白夜默不作声的抱出一桶巧克力冰激凌:“我也喂你吃。”
“救、救命啊!”
“叫舅舅也没用!”陈梦影把嫽霜颜拉起来,把那一桶冰激凌对着某人的脸扣了下去。
毒醫狂妃:鬼王的17嬌寵
辛泽剑和范晓玲并肩看着大海。
“不知道云姐怎么样了,她跟朱子语那混蛋走了半个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打电话还关机,不会是被卖到外星了吧?”
“笨蛋啊你?老师是和她朝思暮想的人走的,送去祝福就行了,担心个毛线?”
邪煉諸天
“可朱子语这人蔫坏蔫坏的。”
“不许说朱先生的坏话!”
“是是。”
范晓玲靠在他身上,把身体的重心交给了身边的人。
“这下,彻底没事了吧?”
“地球内是没威胁了,但外面的威胁还是很大,比如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蹦出来的天使圣城,有没有潜伏的恶魔,会不会从沧海界溜来逃犯什么的…啊!干嘛掐我?”
“谁让你不懂气氛啊?我问你问题,你只要老实的说‘嗯、对、是的、没错’就可以了!别说破坏气氛的话!”
“可咱俩之间一直是这种气氛啊…啊!别掐了别掐了,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坚定的说‘是’行不行?”
太上喚魔錄 枯葉
“已经晚了!”
“饶命啊!”
想象中的毒手并未到来,范晓玲继续靠着他。
“呐。”
“嗯,说吧。”
“彻底没事了吧?”
“是,彻底的没事了。”
“已经可以回到平凡的日常生活中了吧?”
“是,我哪也不会去了。”
“今后的每一天都要笑着度过啊。”
“是,每天都携着你的手,一起笑着度过。”
“你爱我吗?”
“是,我爱你。”再傻的人也能看出,这句话绝不是敷衍,辛泽剑将感情真切的融入到了温柔的眼神和坚定的语气中。
范晓玲哭了。
“我们会结婚吧?”
“是,我们会结婚。”
“生很多孩子。”
“是,生很多的孩子。”
“看着他们长大。”
“是,我们一起看着他们长大。”
“你也爱拉温蒂吗?”
“…”
“喂,你保证过只说是的。”
“是,我也爱她。”
范晓玲拉过辛泽剑的手,将一个东西放入他手心。
那是一枚钻戒。
“那就去给她戴上吧。”
“不行!我会和你结婚!我向张瑾保证过,向云姐保证过,向你保证过,向我辛泽剑自己保证过!我是真心的想和你度过一生,唯有这件事,我绝不会妥协!”
“谁也没让你妥协啊。”范晓玲扬起手,这个正在坏笑的女孩无名指上有枚一模一样的戒指,“谁让你买了两个呢?总不能浪费吧?”
“这个是…”
“你为了救她,让梦恬把你送到了另一个宇宙吧?这就是你为了让梦恬找到她,去买的第二枚戒指。”
“是何梦恬给你的?”
“是啊,本来是想让你给她戴上的,可她说除我之外,还有个女孩排在她前面。”
“是,那就是拉温蒂。”
范晓玲推开他:“我在这等你。”
“这可不行,要去一起去。”
“喂,你向一个妹子告白拉着我算怎么回事?”
“我回来后发现你跑了怎么办?”
“啊?我为什么要跑啊?”
“言情剧不都是这么演的吗?为了成全别人,牺牲自己什么的。”
“我又不是文学少女!从来不看言情剧!我是运动系的!看电影也是速度与激情敢死队什么的!懂?”
“好吧,早就知道你是纯爷们了。”
“给我去死!”
“我死了你怎么办?”
“守寡呗!”
辛泽剑用嘴唇封住了那张嘴。
你可不能见到天使,因为即使见到,你也认不出来。
“领导,我去找我的天使了。”
“是你的‘另一个’天使。”
“厚颜无耻…我错了!别掐啦!”
大家都在车顶。
纪淑灵制作了超大的烧烤架和炊具,王文志兴奋的烤着那条六米长的大鱼,姜哲不甘示弱的红烧着自己的战利品,誓要与他在美食上分出胜负。冥月和索尔贝兰这两个吃货在旁边眼巴巴的等着,卷毛狗也毫无自尊的流着口水。
耿伟低声下气的给安娜丝道歉,由于低着头,所以没看到道歉的对象时不时的捂嘴偷笑。
贝希摩斯、利维坦和暗金猎人组合睡得像死猪一样,因为纪淑灵最后给他们的酒中有猛料,没准能让他们睡上一礼拜。
王文志的鱼烤熟的时候,霍佳和郭阳一起返回了大巴。
看到蓝牙耳机又开始闪光后,白奕言跑去找霍佳说话,并趁机向郭阳投去皎洁的眼神,明白暗示的郭阳先是一道雷将那东西报销,又扔到海里毁尸灭迹。
闻着车顶传来的烤肉香味,芦雪源委屈的煮着泡面,由于太能吃,所以一口气煮了十袋。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他立刻习惯性的去捂耳朵,看到的却是递来一大把烤鱼的陈梦影。
何梦恬和拉温蒂说着悄悄话,见辛泽剑正向这里走来,何梦恬找借口离开了,和他擦身而过的时候,她送去祝福的笑容。
阡陌望着空荡荡的天空,虽然那里只有蓝天,但她总觉得那里有什么。
“看够了,走吧。”阡陌望着的地方传来云寒露的声音,“就算我不在,他们也挺欢乐的。”
“这句话不是在闹别扭吧?”朱子语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怎么感觉你的语气有点酸?”
“我又不是小孩子。”
“不去道个别吗?”
“道别做什么?我不在他们都笑的这么开心。”
“还说不是小孩子,分明就是在闹别扭。”
“走吧,真的看够了,看到他们这样,我已经完全放心了。”
“不问去哪吗?”
“无所谓,就是去地狱我也跟着你。”
“这可是你说的。我们去地狱吧,小云。”
“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