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zg3tg优美言情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有一個武林盟主的夢想閲讀-xz0hy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虽然不明白天残如何判定虫子是否被取出体外,但廖文杰也不甚在意,研究了一会儿天残虫,便将其扔进马桶冲了。
同时,他也不忘为自己的谨小慎微点赞,想想看,若是在夜总会的时候,迫不及待将虫子取了出来……
啧啧,十二成功力的天残脚加身,想想就刺激。
谨慎是个好习惯,以后继续保持。
洗完澡,廖文杰将衣服扔进垃圾桶,上面沾有血渍,练功时,不对,是被天残推坑里时摔出来的。
没有合适的衣服,他取了衣架上的浴袍穿上,走出卫生间发现屋里灯光通亮,汤朱迪把能打开的灯全都打开了。
“朱迪姐,上次没注意,原来你喜欢开着灯睡觉?”
“这,这……”
汤朱迪坐在床边,两手抓住衣角一个劲儿搓,太过突然,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而且最近发生的事,也让她没有这种心思。
想说拒绝,又不好意思开口,在汤朱迪看来,廖文杰愿意主动戳破暧昧的窗户纸,是下了大决心,被拒绝了肯定会很没面子。
持续纠结中,她脑子一犯浑,萌生出喊程文静过来代班的念头。
“开灯就开灯吧,虽然我更喜欢关着灯。”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汤朱迪肩上一沉,被廖文杰推倒在大床中央。
“等会儿,阿杰,是不是太快了?”
“大姐,你还想怎样,已经快凌晨一点了,难道要先吃个夜宵?”
廖文杰摇摇头,他在酒店套房修炼了两小时念力,堪堪恢复大半,只想着赶快进入梦中修炼状态ꓹ 没有吃夜宵的心思。
“夜宵好啊,你一说ꓹ 我突然来了食欲。”
“睡完再吃,一样的。”
廖文杰躺上床,伸手把汤朱迪僵硬的身躯拽到怀里ꓹ 抬手抚上其额头,春风化雨驱散焦虑ꓹ 帮助她尽快进入梦乡。
嫡女禦夫 凰女
前两次,汤朱迪很快进入深度睡眠ꓹ 他寻思着这次也不会例外ꓹ 倒头靠着枕头,几个呼吸过后便沉沉睡下。
先是血海魔罗手抄经,再是如来神掌,这两天他被天残折腾得不轻,实在太累了。
怀中,汤朱迪眼睛睁大眼睛,全无一丝睡意。
就这?
終生制職業 最後的遊騎兵
没了?
早说呀ꓹ 睡觉就睡觉,说话含沙射影也不讲清楚ꓹ 害她都想歪了。
冷不丁有点小失落ꓹ 她暗骂一声下贱ꓹ 在廖文杰怀里拱了拱ꓹ 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很快便睡了过去。
隔壁ꓹ 程文静趴在墙上足足等了半小时ꓹ 什么动静都没听到。很疑惑ꓹ 上次廖文杰猴急猴急的,怎么今晚这么有耐心了。
再等等ꓹ 没准好戏待会儿就该上演了。
……
次日天明,廖文杰准时在闹铃……没有闹铃,他掐着点睁开眼,一脸严肃把手从汤朱迪上衣里抽出来。
不怪他,众所周知,人睡着了之后,手和脚就是另一种生物,它们有自己的想法,尤其喜欢做一些让大脑头疼的事情。
情有可原。
然后,廖文杰一脸鄙视,把汤朱迪的手从他上衣里抽了出去。
臭不要脸,睡个觉还不老实!
“等等,为什么她的习惯和其他女人……哦,也对,毕竟她是汤朱迪。”
轻手轻脚走出门,廖文杰换了个房间洗漱,找来脑补怪管家,报上身材尺寸,让其以最快的速度买一身衣服回来。
则卷管家点点头,作为一名合格的下人,不该问的话一句不问。而且,答案浅显易懂,她稍加思索就看破了真相,根本就不用去问。
廖文杰返回车库,将公司文件拿出,敲敲门,推开程文静的卧房。
“怎么无精打采的,昨晚没睡好?”廖文杰将文件放下,上前两步梳理起程文静乱糟糟的长发。
婚後相愛:老公離婚請簽字 忘憂貞子
“不是没睡好,我压根就没睡!”
程文静翻翻白眼,以为是个漫长的前奏,就耐心等了两个小时。
“这……我实在太累了,就在朱迪姐房里睡下了。”
廖文杰解释一句:“不过你不用担心,我睡相很好,而且为人特别正直,昨晚什么也没干。”
“我知道……”
程文静撇撇嘴,她都听到了,的确什么都没干。
连续几次下来,她的耐心已经被消磨差不多,深知指望两个怂货没有可能,想左拥右抱还得亲自动手。
“对了,这两天我会很忙,没时间处理公司的事情,你和那边联系一下,不行就在朱迪姐家办公。”
“很忙?”
“别问了,我签了保密协议,有些事情不能告诉你。”
廖文杰随口回了一句,接着说道:“还有,三杰灵异咨询公司的招聘可以提上日程,你帮我安排一下,人员我会自己考核,就定在下个月月初。”
“那你今晚还回来吗?”
“尽量。”
廖文杰俯身在程文静额头亲了一口,而后甜言蜜语哄骗五分钟,等则卷管家带来新衣服,果断换装闪人。
在他离开之后,程文静喊来则卷管家,低头在其耳边说了几句。后者当即点头,表示问题不大,这两天就能搞定,保证无色无味,且安全无副作用。
还是一样,则卷管家没多问,懂的都懂,助兴嘛,都是霓虹人玩剩下的,她国中时候就耳熟能详了。
……
高档酒店。
全能師尊 不喝茶的芋頭
廖文杰上楼前叫了三份早餐,让人直接送上套房,推门走入,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垂头丧气的天残。
靈動獵人
“怎么了,大哥,云萝公主骗你,然后跑路了?”
“贤弟,你怎么知道?”
天残抬起头,一脸惊讶之色。
“不会吧,她真跑了?”
“又被我抓回来了,现在人在屋里,我怕她还想逃跑,所以把她捆了起来。”
你这样只能养出奇怪的癖好,追不到女孩子!
廖文杰无言耸耸肩,推开卧室门一看,差点笑出声。
云萝被一床白色被子包成煎饼果子,手脚部位死死捆住,嘴巴还被贴上了胶带。
也就是天残,换别人,廖文杰敢赌五毛,昨晚肯定发生了命案。
“公主果真天生丽质,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廖文杰调笑一句,上前解开云萝身上的绳索,同时警告道:“别想着逃跑,我大哥对你下不去手,我可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再有下次,天残虫伺候一个小时。”
“天残虫……不用一小时,五分钟就肠穿肚烂了。”云萝揉了揉僵直的脚腕,小声抱怨起来。
“不是让你吃,我没那么残忍,而是把虫子放你身上爬!”
“……”
餐车推入房间,廖文杰招呼两人进餐,云萝因为虫子的事情,浑身痒痒的,一点胃口都没有,天残则是因为甜言蜜语被拒,再加云萝想方设法跑路而黯然伤神。
解决早饭,廖文杰将云萝赶进卧室,试探天残几句:“大哥,港岛这边地盘太小了,你想做武林盟主,应该回到中原才对。”
“咦,贤弟你想和我杀回中原,夺取武林至尊的宝座?”
一听这话,天残顿时就不困了,喜滋滋道:“理应如此,大丈夫就该放眼天下,你我兄弟联手,何愁大事不成。”
“呃……”
廖文杰一时不知怎么接话,听天残的意思,很乐于返回大陆,但有个前提,他得跟着一起回去。
这恐怕不行,且不说他家庭事业还有妹子朋友都在港岛,单是系统的奖励制度,他就得常驻此处。
大陆那边能三天两头撞鬼吗?
那肯定不能!
而且,大陆那边高手太多,从严真便可看出冰山一角,天残去了依旧可以混个风生水起,他去了纯属找虐。
不能装逼,没有妹子,还不能酣畅淋漓的升级,过去意义何在?
“怎么了,贤弟你想一个人留在港岛?”
撿只猛鬼當老婆
天残直摇头:“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也不回去了,贤弟你在哪,我就留在哪。”
“如果云萝去了大陆呢?”
“不可能,我不会让她从我的手里溜走,就算她跑了,我也会把她抓回来。”天残一口咬定,廖文杰在哪,他就在哪。
廖文杰抹了把头上的冷汗,有一说一,没让严真得到这个情报,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大哥,事到如今,我就实话告诉你吧!”
廖文杰起身,站在套房落地窗前,望向钢铁森林一般的高楼大厦,气势陡然一变,沉声道:“一直以来,我都有一个武林盟主的梦想。”
“怎么之前没听你说过,而且上次我提武林盟主的时候,你也……”
“不要打岔!”
廖文杰继续说道:“这个梦想,我埋在心里太久了,今天不得不发,大哥你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哦。”
天残点点头,虽然感觉哪里不对,但他自知脑子不好,所以一定是想多了。
“每个人都有梦想,关键是实现梦想的天赋,以及为之付出的努力。”
廖文杰看向天残,指着窗外景色:“我之前有天赋,够努力,但我没有绝世高手的实力,更没有如来神掌、天残脚这样高深的武学。”
不死狂神 猥瑣的耗子
“你现在有……呃,你的如来神掌确实有问题。”
天残讪讪挠头,他只见过一次廖文杰出掌,势对了,但杀性太强,和龙剑飞的如来神掌根本不是一个路数。
龙剑飞和廖文杰,这两人做比较,肯定是廖文杰练功出了岔子。
想到这,天残很是羞愧,都是他害的。
“大哥,虽然我做不了武林盟主,但是你可以啊!”
廖文杰上前几步,一把抓住天残的手:“看到你,我就看到了梦想成真的可能,你我兄弟如同一人,你做武林盟主和我做武林盟主没区别,你完全可以帮我实现梦想。”
買一送一,總裁請簽收 紅線線
“啊,这么突然?”
“答应我,帮我完成梦想!!”
“贤弟,小事一桩。”
天残点点头:“其实这事不难,很简单的,为兄先把天下打下来,做了武林盟主之后,再把位子传给你,这样一来,你的梦想也就实现了。”
廖文杰:(一`´一)
你这人,就不能自私自利一点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