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z28f6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請和優秀的我談戀愛 愛下-第八十一章 不要傷害脆弱的我-v4w12

請和優秀的我談戀愛
小說推薦請和優秀的我談戀愛
车顺着山路层层上盘,两边都是悬崖峭壁,徐致野紧紧拽着安全带,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出声分散苏晚的注意力。
浴血抗戰 遠征士兵
山峰层峦叠嶂,嶙峋峭壁生长着顽强的松柏,一轮红日停留在半山,相互交映成了完整的画卷。苏晚单手握着方向盘,一脸惬意的欣赏着这难得的风景,心情都被壮丽山河冲洗清明。
“这个地方真的不错,没经过开采和雕琢,带着大自然原始的美。”苏晚将车窗摇下了一道缝隙,冷风立刻顺着窗子灌入内,徐致野冷的一个哆嗦。
徐致野整个人像被点了穴钉在座位上,分神瞥了眼正在惬意开车的苏晚,忍不住提醒,“山间开车太危险,你集中精神,要是累的话就停下歇一会。”
驶入了山路之后,徐致野被吓的连晕车的身体反应都没有了。
星芒萬丈:追蹤明星殿 茶小沫
“害怕?”苏晚扬了扬嘴角,“放心吧,有我在不会让你让你受伤。”
山间处处是风景,两人找了片相对开阔的地方下车。正值落日,藏匿在树影之后的地方可见炊烟袅袅,徐致野仰头看着天空,突然朝着身边的女孩说了句,“我已经不记得自己这么悠闲实在什么时候了。”
自从当了总裁,徐致野每天似乎都在被生活推着走。总裁的日子比他想象的还要枯燥无聊,财富当积累到一定量的时候,便失去了它原本的意义,只变成了不断上涨的数字。有时候梦醒时分,徐致野甚至还会思考自己仿佛活成了一个只会不停工作的机器,没有任何私人空间。
徐致野叹了口气,正想卖惨,就听到苏晚凉凉地回了句:“我记得,上次你掉坑里那次,感觉也挺悠闲的。”
徐致野:“……”
难得感慨,被苏晚一语砍断,酝酿许久的情绪就这么没了。
两个人沉默的并肩而坐,天色渐沉,山间的温度也逐渐降低。徐致野搓了搓发凉的手,原本想催苏晚离开,转念想了想绕到苏晚的身后,问了句:“冷么?”
“还好。”
徐致野却直接伸手从后面穿过苏晚的腰间握身了苏晚的双手,然后直接踹进苏晚的口袋,整个人从后面将女孩纳入了自己的怀里,“我冷,你帮我暖暖手。”
苏晚身体瞬间僵硬,离得太近她甚至能感受到男人的心跳。看不见徐致野的表情,只有对方得呼吸声在自己的耳边。
徐致野的胸膛坚硬温暖,苏晚这时才意识到,原来徐致野比她高很多很多。耳根热的快要燃烧,心脏跳的飞快。
两个人都没什么经验,徐致野也是胆子突然增大才做出了这般“石破天惊”的举动。女孩身子软软的,个头才堪堪到他的鼻尖,风吹动几缕顽皮的发丝到徐致野的脸上,男人忍着痒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松手苏晚就不再让自己抱了。
也不知抱了多久,突然几个孩子开朗的说笑声,伴着山间的民谣一同在不远处飘来。
仿佛做错事的孩子,两个人飞速分开,互相装作没发生的样子还各自朝着一边走了几步。
方才的孩子背着书包手牵手经过,看上去也不过七八岁的样子。
極品高富帥 櫻花墨
離婚吧,殿下
跟徐致野单独相处还有些尴尬的苏晚走过去跟孩子们打招呼,这才得知这群孩子才刚刚放学。
徐致野面露不解,“现在小学管理这么严格么,这么晚才下课。”
苏晚看了眼徐致野,“这些孩子要越过两座山,徒步一个半小时才能到教室。”
这在徐致野过去的生活中是很难想象的。
徐致野默了默,天外飞仙地问了句:“之前许琛航也是这样生活的?”
听到熟悉的名字,一旁还没走的小学生突然回头,眨巴着眼睛问道:“你们是许琛航哥哥的朋友吗?”
没想到这群小萝卜头认识许琛航,苏晚矮下身子,“你们跟他是同村的嘛?”
其中一个小女生使劲儿点了点头,吸了吸鼻子,“许琛航哥哥是我的偶像,我长大了也要成为他那样的人。”
徐致野低头嗤笑一声,成为他那样的人,背信弃义么?
苏晚看了眼面露讥讽的徐致野,默了默,“小朋友,你可以带我们去许琛航哥哥的家里看看嘛?”
苏晚记得许琛航过去的家就在这里,其实今天苏晚来,也正是抱着想要来许琛航过去住过的地方看一看的心思。
極品人生
闻言,徐致野皱了皱眉,原本的好心情消淡,心里有些排斥,“没必要吧。”
“来都来了,就当歇歇脚去看看。”
许琛航的家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也不为过,门口横七竖八堆的都是泛黄的草垛,房子使用红砖砌起来的,窗子破损的地方用报纸勉强糊住,门口勉强算是客厅的地方放了两个大桶,徐致野询问之后才得知是专门用来接雨水的。
徐致野从没见过在这样的年代还有这般贫穷的地方,已经超出了他对贫困的想象。
玄媚劍 說劍
TFboys遇見你禍大了
一时间表情有些奇怪,“他们之前住的时候,环境就是这样?”
小孩子似乎听不懂徐致野的问题,眼前的环境就是他们习以为常的生活,在一旁叽叽喳喳,“哥哥现在已经去大城市了,不在这里住了。”
苏晚瞧了眼小孩,估摸了一下双方的年龄。许琛航离开家乡的时候,面前的几个小萝卜头应该刚出生不久,“那你怎么认识他的呢?”
農家有女之藍衣 似水微藍
“大哥哥资助我跟妹妹上学的。”为首的女孩子仰着头,手里还牵着一个像小板凳高矮的女孩,“妈妈说,如果不是许琛航哥哥,我跟妹妹都读不了书。以后我也像大哥哥一样要去大城市,然后帮助更多的人。”
天色渐沉,气温更加低冷。山路难走,赶在太阳彻底落山前两个人驱车返程。回程的路上徐致野闭眼假寐,车内是一片安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快到宾馆的时候,徐致野突然睁眼充满疲惫,“苏晚,你说我该怎么办。是不是我不够好,才让许琛航选择了背后与晋封进行交易。”
“我不懂,这些许琛航为什么……为什么没跟我讲过,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被信任么。”
原本都已经决定要冷漠处置许琛航了,可是今日看到男孩从小生活的环境,却又忍不住心软。只是他心里却也有气,气许琛航对自己的背叛,更气自己的满腔良善被嗤之以鼻的对待。
“徐致野,带你去许琛航的家其实我是想让你知道,他从小的生活环境和我们不一样。”苏晚敲了敲方向盘,“你以为自己对他很好了,身为一个从小穷到大的孩子,遇到问题不找你,不是因为不信任你,而是因为他从小就生活在一个,连屋顶漏雨都需要用桶接水,没钱修缮、无人可以依靠的环境。我想,他是太害怕麻烦到你会被你讨厌。”
说到底,许琛航这孩子还是在乎徐致野的。
只是从开始就做错了第一步。
“晋封的手段我们都知道,许琛航才从这样贫困的环境中走出来,母亲生病又被人威胁,一时犯错不能说可以被原谅,但至少可以被解释。”苏晚顿了顿,“他还知道给对方个废弃的残次品,也还算是机灵了。”
这算哪门子机灵。
徐致野冷哼了一声,没说话,但苏晚知道男人大概是听进去了。
“所有人都是需要成长的,就看你愿不愿意给他这个机会了。”苏晚笑了笑,“至于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其实你心里早就有选择了,不是么。”
即便是没有走这一趟,在知道许琛航就是那个“间谍”了之后,徐致野也不会忍心将许琛航真的送去审判的。
苏晚不知何时已经了解了这个外表强悍,但内心柔软善良的人。
他总归是选择原谅的。
只是现在的徐致野还有太多的不甘和不理解罢了,所以他将所有的问题都推在自己身上。
过了许久,徐致野才扭头看向苏晚,语气分外认真:“苏晚,你不要这样对我。不然我可能真的……真的会发疯的。”
车适时停在酒店,苏晚拉下手刹,良久“嗯”了声,说了句“知道了。”
这句话背后的份量,只有苏晚自己知道。
这样的徐致野,她已经开始放不下了。
两个人才进酒店,苏晚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看了眼来电,女孩看了眼徐致野,带着些疑惑,“徐柠柠?”
徐致野也停下脚步,站在苏晚身边目露狐疑。
几秒钟后,只见苏晚脸上写满了一言难尽:“你决定离家出走?明天晚上?”
徐致野:“?”
又隔了几秒苏晚才说了句,“我明天下午回去,明天去找你吧。”
挂断电话,苏晚看了眼徐致野,“你妹妹说她明天晚上要离家出走,下午让我去接她。”
徐致野:“……”
离家出走?那还真是出息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