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76k8b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征戰樂園 黑心的大白-第十四章 一個,掌握了最強力量的,蟬(上)分享-xu7t8

征戰樂園
小說推薦征戰樂園
嬴枭的语焉不详,让王维有些恼火。
看着嬴枭平静无波的脸,王维脑海中的念头千回百转,最后,也只能狠狠吸了口气。
“别光我一人出力,你的军队呢?明月呢?周武呢?圣子呢?萨格洛特呢?”
“让他们全出来。”
“毕竟,这一战,可不只是专属于我的战斗啊!”
这一战,当然不是专属于王维的战斗。
没道理别人在后面暗搓搓的谋划布局,王维傻不愣登的冲在前面,抗下所有压力。
王维有怨气。
且这份怨气越来越浓。
嬴枭当然也明白,故,他并未再刺激王维。
随手一记军团降临,浩荡的大军,便陡然出现在了嬴枭身边。
一望无际的无双军团。
手下的几大主力军队。
歸情錯
虚空展开的光幕,和光幕后方的隔界箭队。
以及迎风飞扬的秦字大旗。
“上吧。”
嬴枭如此说完,转头再看向王维,微笑着说道。
“战士,汪昱唯,周武,文满,萨格洛特都会参战。”
“明月需要主持阵法方面的工作,故她不能参战。”
“圣子身为这一局的核心与关键,现在还不能出现在战场之上。”
“而这些,也就是我们所能拿出来的全部力量了……”
“所以,还满意么?”
想了想,王维也一挥手。
随着军团降临的光芒闪过。
千万级别的血神卫,和吕布、赵云、卡俄斯、典韦、黄忠五将,同样出现在了王维身边。
“这也是我能拿出来的全部力量了……”
“如果这种配置还是顶不住的话,那你就祈祷,你的后手能够发挥作用吧。”
事已至此。
再无需多言了。
王维的意思非常明确。
我就拿出这些力量,多的东西我半点儿不掏。
我就这么以不变应万变,看看你小子到底在暗地里搞什么乱七八糟的。
十道流光陡然腾空而起。
網絡鬼差系統
王维方的规则之力强者,宛如逆飞的流星一般,向着远方的规则之力深渊军团悍然压去。
以十之数战成千上万的同等级强者。
这一幕,若是放在正常的情景当中,简直要多悲壮有多悲壮……
然而。
嬴枭只是平静。
王维也只是沉思。
他们二人ꓹ 似乎都没将注意力重点,放在魔的无敌伟力上。
直到那十道流光悍然扎进了敌群之中。
下一秒。
剧烈的连环震爆声轰然响起!
……
魔的反击ꓹ 异常干脆且果决!
而且非常简单……
他用了一种无解、且见效奇快的对敌方案——自爆。
爆的当然不是自己。
自爆的,乃是其麾下的规则之力深渊魔物。
正常的规则之力强者,在战斗中根本就没有自爆的选项——因为只有规则之力强者ꓹ 方才明白自己这一身规则之力,到底是何等的难能可贵。
但魔ꓹ 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他麾下的规则之力魔物,完全是一种能够批量生产的炮灰。
即便是死了ꓹ 身为力量之源的深渊意志ꓹ 还可以重新返回到魔的手中,然后再次创造出同等数量的规则之力强者。
他不怕消耗。
甚至于,他希望消耗。
所以他玩了手消耗战术!
当吕布等人刚刚冲入了敌阵的一刹那。
数百倍的规则之力魔物,瞬间封堵住了十人前行的路。
就像是一堵城墙似的。
吕布,战士等人根本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他们刚想出手。
然,就在这一瞬间ꓹ 距离他们最近的规则之力魔物,身体却陡然膨胀开来。
这就像是连锁反应似的。
有一就有二ꓹ 有二就有三。
那堵横亘在面前的魔物城墙ꓹ 于一瞬间ꓹ 涨大了三倍以上ꓹ 庞大的规则力量席卷虚空,浓郁的危机感瞬间萦绕在所有人的心头。
而就在这一瞬间。
吕布、卡俄斯等将瞬间冲到了汪昱唯和战士身边ꓹ 一脚将二人踹飞老远之后ꓹ 剧烈的震爆声方才响彻虚空。
“轰隆!”
难以形容这一爆的恐怖。
能看到ꓹ 咆哮的光波从起爆点远远掀开,其中夹杂着的规则力量ꓹ 化作了毁灭一切的罡风,瞬间将舰队冲击成了一团废铁。
爆炸的余波余势不减。
甚至打在了秦域的浮陆上。
王维只感觉脚下巨震。
头顶上方光芒连闪,却是浮陆上的防御阵法被自动激发,却又在猛烈的冲撞之下纷纷爆裂,如碎裂的气泡般干脆消散一空。
而即便如此……
这爆炸的余波仍未平息。
如同暴风过境。
爆炸余波继续横扫浮陆上方的所有人和所有物。
建筑物被连根拔起。
神話位面修煉守則 十二月菠蘿
嬴枭刚刚召唤出来的军队,如同风中的稻草一般摇曳着,被罡风撕成了碎片。
血神卫们勉强顶住了这无与伦比的压力,然而凭他们的力量,却依旧只有防御之能,而无反击之力。
表现较好的。
可能也就只有王维与嬴枭了。
有着规则之力护体,再加上震波经过数次削弱,两人倒没被震波所重创。
但这个无关紧要了。
因为从这一击中,魔表现出的实力,已经彻底超过了王维和嬴枭,所能抵抗的限度。
“我的规则之力武将死光了。”
吕布、卡俄斯、赵云等。
没有在这一次爆炸中存活的道理。
王维甚至都能脑补出几人刚才的感受。
爆炸掀开。
身为首当其中者,当多达数千的规则之力魔物自爆的一瞬间,海量的规则之力疯狂席卷而来,并与五人体内的规则之力对冲。
吕布等人体内的规则之力,毫不奇怪的被磨了个一干二净,然后就是肉身接爆炸——还是蕴含着规则之力的爆炸。
这种场面,就是掌握了规则之力的强者,对没掌握规则之力的强者的单方面的凌辱和碾压。
他们完全没有不死的道理。
“周武、文满、萨格洛特都没跑掉,已经被打出了复活手段,倒是战士和汪昱唯被你救下了……你倒是挺重感情的。”
这一刻的嬴枭,还在笑。
即便头顶上方,剩余的数千规则之力魔物纷纷围了上来,他们冲破了外太空的防御网,身影飘荡着落在了浮陆上,呈合围之势,向王维与嬴枭压来。
神国之中。
吕布等五将重新塑体,塑体完毕后,他们立刻开始吸纳大源——论不死性,他们并不输给魔麾下的规则之力魔物,但吸纳大源,重新补充刚刚的损耗,却也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
总之。
其实现在这个局面,对王维来讲,也并非是完全无解的。
但王维就是不想动。
他一点儿都不想再掀牌了。
盛世鴻途
血神卫们从四面八方涌来,护卫在王维身边。
看着那从远方逼近的数千头规则之力魔物,又看了看裂隙外风轻云淡的魔,王维笑了。
“我尽力了。”
这话,似是对嬴枭说得。
又似乎是对魔所讲。
听到这番话。
嬴枭叹息一声。
“说好的你能尽可能地顶住他,给他造成一些麻烦……怎么现在……”
“我可没答应,而且如你所见,我也顶不住。”
“所以,还是那句话。”
“如果你还有什么手段的话,就统统都使出来吧。”
不能说是掀桌子。
但现在的王维,于这最终决战之时,却的确有了那么点儿不合作的意思。
嬴枭能够理解王维的心情。
王维不想当刀为其一。
即便底牌尽出,也拿不下魔为其二。
当时,王维愿意与嬴枭合作,所思考的,无非就是两人合力,能够与魔稍稍抗衡那么一下。
但从现在的情况上看,哪怕王维用尽底牌,他也不可能是魔的对手。
再加上嬴枭死活不愿意掏牌……
哪怕王维再怎么挣扎,也避免不了败亡的结局。
如此,王维又怎么能够心甘情愿的赴死?
“你总要做点儿什么的……”
“你必须要拿出点儿身为我的合作者的态度和价值。”
“你到了该出招的时候了……否则我被揍了个五劳七伤,甚至被魔格杀当场,你在我后面等着拣便宜,当那个捕螳螂的黄雀……”
“咋的?意思是我就是那个被螳螂逮住的蝉呗?”
“我活该对么?”
事已至此。
王维清楚无误的表达出了他的态度。
“你再不掀牌,咱们就一拍两散……”
而嬴枭脸上的笑容,则依旧不改。
他只是说道。
“你知道么?”
“被我战胜过的对手,就再没有能从我手上翻盘的资格了。”
“曾经的亚历山大如此。”
“现在的魔,也如此。”
“看好了,这就是我的底牌……”
嬴枭说着,便轻轻拍了拍巴掌。
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
一道人影,从嬴枭身后慢慢走了出来,并吸引了全场所有人的视线。
“魔,停手吧……”
“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稚嫩的脸庞。
无喜无悲的表情。
既有隐藏极深的傲气与怨愤。
又有一种认了命似的悲哀。
这不是圣子,又是何人!
当见到圣子出现的这一瞬间,王维与魔,尽皆眯起了眼睛。
……
圣子不应该在此刻登场。
至少,王维觉得,圣子不应该在此刻登场。
哪怕他已经表达出了不想要继续合作的态度,圣子也不应该在现在走到台面上。
理由很简单。
其实,圣子算是这一局的核心之一——他的作用相当之大。
魔牵引天赐之石,需要圣子。
对于圣子来讲,哪怕魔已经抱有了一种“我可以再等几百年”的想法,但在他见到圣子的这一瞬间,心中却依旧不可避免地波动了一下……
能现在解决问题,谁愿意再多等个几百年对吧?
也因此。
在圣子出声的这一瞬间。
不仅仅是王维眯起了眼睛,就连魔,也半眯着眼,紧盯着圣子。
周围,正迈步走来的规则之力魔物,整齐停下了脚步。
他们的动作,表明了他们主人的态度——魔,正在思考。
直到声音从远方,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说说吧,你想跟我做什么交易?”
“放他们一命,我跟你走。”
“哦……舍己为人对么?啧啧,这个,跟你的性格脾性可不符啊。”
魔淡然开口,语气中稍有些嘲弄。
就在刚才。
嬴枭其实也跟魔提了个交易。
以圣子的生命为威胁,胁迫魔亲身前来域外战场,主动踏入陷阱。
魔拒绝了。
而现在,圣子退而求次之。
想用自己的命,换嬴枭、王维等人的命。
而想了想,魔再次拒绝了。
“我不信你有这种好心……”
“我也不信你是什么舍己为人的家伙。”
“我更不信这个我命换他命的交易……开什么玩笑……交易?交易!?老子这辈子,最信不过的,就是什么狗屎的交易!”
这个交易其实有大问题。
别说王维和魔,只要稍稍知道圣子是什么货色,嬴枭是什么货色,魔是什么货色的人,都能知道,这个交易从一开始就不会成立!
诺言是可以违背的。
魔在某些时候会守诺,但在某些时候却不会。
这个只取决于违背诺言能够带来多大的好处。
豪門契約:億萬總裁嗜血愛
当前。
他力压群雄,无人能与其争锋。
他大可以表面上答应圣子的交易条件,待到圣子落入其掌心之后,再出手处理掉王维嬴枭等人。
上一次,王维和嬴枭就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所以这一次,魔即便不要圣子,也想要把这些搅局者先行清出场外——他甚至不介意再多等个几百年。
试问。
就魔的这种想法。
嬴枭会猜不出来?
不可能的!
他既然能猜出来……
他为什么还要同意圣子出面,跟魔提这个根本就是瞎几把扯的交易请求?
主动卖队友?
不能够吧……
理由只有一个。
这事儿有鬼呗。
“就这!?”
王维心中痛骂一声。
这傻哔的昏招,魔能上当那就有鬼了!
即便是吕布那铁头娃,都不见得能吃这种一目了然的阴谋。
但即便如此,嬴枭却依旧不为所动。
他只是笑着抽出了天子剑,横在了圣子的脖颈之上。
“要么同意,要么你就再等个几百年……反正现在的情况都这样了,我们临死前恶心恶心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能看到。
魔双手攥紧,似乎有所触动——他没可能不为所动的。
毕竟,那是几百年的等候。
但魔,还真就不至于吃这种跟开玩笑似的威胁。
目光,陡然瞟向了身后,看着自己身后手持画板,正写写画画的某人,魔简单沉吟,便笑道。
“容我再想想……”
气氛,就此凝滞。
魔似乎真的在仔细思考,仔细权衡。
而王维,只是看着……却感觉气氛越来越古怪。
而嬴枭和圣子,则肌肉绷紧,如临大敌。
也不知道他们是真紧张,还是演出来的。
直到约十分钟后。
魔身后。
画师轻轻扬了扬画板,对着魔微微一笑。
“我画好了……”
却见那画板之上。
圣子的身影跃于纸上,分毫毕现!
于是,魔朗声长笑道:“我想好了!”
“圣子,我也要。”
“你们的小命,我也要!”
“画师,拿人!”
声音落。
光芒陡现!
魔脚下的深渊当中,无数大源蜂拥而出,瞬间落在了画师手上的画板上!
能看到,随着大源灌入,画板的光芒愈演愈烈,画板上那道圣子的虚影,陡然间灵动了不少……
就像是,被赋予了灵魂一般!
而嬴枭手上。
圣子的眼神陡然暗淡了下来,其生命气息快速消退,似乎被某种东西摄了魂一般!
但。
让王维惊疑的,却不是当前圣子的状态。
而是……
那“画师”二字。
双眼顶着强光,王维看向了魔身后那道拿着画板的身影。
娇小、柔弱、看似弱不经风的翩翩少年……
但王维却知道。
此画师,这个于这一刻出现的,名为画师的男人,已然于自己记忆中的某个名字相互重叠!
“时间对不上啊……”
武徒的年纪在哪儿摆着呢。
身为同代人,画师不可能混入到魔的身边——这个时间是不够的……
然而恍惚之间,王维突然想到了什么。
画师、帝尊、幸运儿、武徒四人,生长于乐园之内。
而乐园的时间流速,与外界毫不相同。
圣子都能够在短时间长到成年,如此看来,帝尊等几人,极可能不像自己猜测的那般,乃是与自己同辈的人。
画师的出场,证明了这一点。
那么,对于帝尊与幸运儿的身份的猜测,王维显然也是有疏漏之处的。
一切线索,在这一刻似乎连成了线。
王维蓦地转头,看向了嬴枭,却见嬴枭已经一把将圣子的身体扔飞老远,紧接着二话不说,跑到了王维的身边。
“走!”
“走?”
变化来得太突然。
突然到王维都有点儿理解不了这个“走”字的意义。
而嬴枭,只是嘿笑一声。
“你还真想跟魔那家伙做上一局啊?”
“你也看到了,打,是完全打不过的,没希望赢的。”
“所以,对付这种家伙,咱们要用点脑子。”
“而现在……该做的事情,咱们已经做完了……”
“找个安全的地方,等着看戏就好。”
打不赢。
用点脑子。
看戏……
嬴枭话里的意思,简直再明显不过了。
魔,并非是个纯傻子。
但论心机程度,他是真的不怎么样。
恍惚之间。
王维似乎又想到了嬴枭当时对自己所说的话。
“我们赢定了……”
突兀的,王维开了口。
“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解决问题。”
嬴枭摊了摊手,却是已经带着王维,来到了传送石柱附近。
伸手摸在了传送石柱上,嬴枭想了想,干脆道。
“魔的力量,无法力敌。”
“其实我觉得你可能走错了路。”
“一味的提升实力,一味的泡修炼场……就算给你再多的时间,你还能打得过魔不成?没希望的……这家伙的实力,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无人可以超越的那种。”
“对付他,咱们需要一点儿特别的办法。”
“而现在……或者说,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其实已经不取决于我们了……剩下的一切东西,只取决于魔自己对天赐之石的渴望有多深。”
“总而言之呢……咱们现在就一个任务。”
“跑!”
“跑的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然后,等到魔自我毁灭的那一刻。”
说罢,嬴枭回过头看,笑看着裂隙对面的魔一眼。
随后,更加轻松的声音,从嬴枭口中传出。
“而且我看啊,这时候大概是不远了……”
顺着嬴枭的目光。
王维向远方看去。
能看到。
裂隙所在之处。
魔把手,伸入画板之中来回摸索着,片刻,伴随着狂暴的能量波动掀开,他单手,将画板中的圣子拎了出来。
这个由画像凝聚而成的圣子,身高、体貌、气息,竟于真实的圣子别无二致,而原本那真实的,却被嬴枭一手甩出老远的圣子,身影已经慢慢变淡,最后化作了一些五颜六色的涂料。
画师之手段,诡异如斯!
然而。
知晓画师真实身份的王维,却只感觉有一股寒气从心中升起,直接窜进了大脑之中。
远方。
魔单手拎着圣子,眼中的贪婪如有实质。
这就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这就是牵引天赐之石的引子和凭证!
这就是他获得最强力量的捷径!
魔,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贪婪了——哪怕刚复苏之时,魔再三警告自己,莫急,莫急……然而当事情真的走到了这一步之时,他又如何能有不急的道理!
圣子被魔拎在手中,用力挣扎,甚至想要自爆。
然而,绝对力量的差距,让圣子的一切想法,统统化做了无用功。
他什么也做不了。
除了……
眺望了一眼王维与嬴枭,随后,嘴角挑起一丝复杂到极点的苦笑。
那是一种……
认了命般的笑容。
而画师,正站在魔身后微笑着。
魔的影子,盖在画师的脸上,让画师的表情明暗不定,诡异难猜。
三人。
三种完全不同的表情和态度。
甚至是三种完全不同的立场……
这副“世界名画”,让王维蓦地升起了一种觉悟。
嬴枭,真的把这家伙吃的死死得。
“然后呢?”
王维蓦地开口,似是对嬴枭发出了问询。
然而嬴枭,却只是转过头来,看着王维微微一笑。
“什么然后……”
“等魔垮了之后的然后。”
“然后啊……”
嬴枭叹息着,传送的光芒洒下,他即将传送到未知之处。
只留下一句话,依稀传入了王维耳边。
“我早就说过了……”
“这事儿啊,不可说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