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qcz80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1255再鑄鼎-第760章 以星辰爲刃閲讀-u0xcw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5年,7月17日,瀚海郡。
“瀚海郡”是管委会前不久临时设立的一个行政区划,理论上东至大兴安岭、南至戈壁沙漠、西至不儿罕山(斡难河源头,位于后世乌兰巴托东邻,与贝加尔湖经度相当)、北至北冰洋都是它的辖区,面积广大,但现在实控的也就阔连海子和怯绿连河沿岸。
这自然是不行的,因此漠北旅在河董城扎稳根基后,就继续向北方的斡难河流域进发。斡难河通航能力差,即使是白鹿级也难进,所以范奎直接派了两个营出去,走陆路向北前进。
这两个营以违背传统军法的方式,一左一右隔了好几十公里以相互无法支援的距离前进,不仅如此,还把一个营拆成两分队,松散地前进。若是当地人发现了这一点,集中兵力,一个个吃掉,那就……等着磕掉一嘴牙吧。
其中一个分队中。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分队已经扎营住下,草原上恢复了宁静,能够听见凉风吹动草地产生的沙沙声,还偶尔能听到一声远处传来的狼嚎。
将盈的月亮挂在东方的天空,月光明亮,映照着附近的星光都暗淡了不少。但草原上几乎没有光污染,稍远处的群星依然能清楚地看到,横亘于长空之中的银河更是清晰可见。
“织女,牛郎,天津星……”
在这莹莹星光之下,分队长苏吹上尉走出营帐,正对着东南方的天空,辨认出了银河两侧的三颗醒目的亮星。
星月烂漫,凉风习习,他不禁随口哼起了小曲:“银河宛转三千曲,浴凫飞鹭澄波绿,何处是归舟……”
然后很快一阵凛冽的风吹来,让他打了个寒颤,也不哼曲了,赶紧去帐里取了件大衣出来。“这瀚海郡的天气真见鬼,白天还热得出汗,晚上就得穿棉衣了。”
这时,队中通信班的几人也都整装完毕了。苏吹简单清点了一遍设备ꓹ 就带他们离开有火光照明的营地,来到西边一处更黑暗的小土坡前ꓹ 架起了观测设备。
他们将一个三脚架放在地上,又把一台带着一个大号望远镜的六分仪固定在三脚架上,小心地调整好水平ꓹ 又用望远镜寻找到了正北方高悬的北极星,用准星一点点对准了过去。
很快ꓹ 他们就测出了结果:“北纬48度36分22秒。”
苏吹点头道:“与中午的数据差不多,就这么采用吧。之前测得的经度是多少来着?”
这个小分队配备了无线通讯车ꓹ 这就使他们拥有了一种简便的测量经度的方法ꓹ 直接从无线电波中获取本土天文台的时间,然后与本地时间做比对,就能计算出经度,相比航海钟误差更低。
很快就有一个年轻通信兵翻出了数据:“是西经6度12分16秒。”
苏吹又点了点头,说道:“就这样吧,把这个坐标铭下吧。走。”
他带人收拾好东西,又回归了营地附近。在营地东侧的一处空地上ꓹ 一面高大的水泥碑新近被立了起来,高2.25米ꓹ 宽1米ꓹ 厚0.25米ꓹ 各面被抹得平平直直ꓹ 棱角分明,与周边的自然风光格格不入ꓹ 却又充满了工业力量感。
水泥碑周围拉了一圈栏杆ꓹ 上面还挂着“水泥未干”的提示牌。苏吹不管这牌子ꓹ 径直跨了过去,左手举起一盏煤油灯ꓹ 照亮了碑上的字。
碑正中央有几行楷体大字“东海关税同盟瀚海郡属地,非国民禁入,不服者必诛”下面还有回鹘式蒙古字的翻译,字形都很标准,是用模具印上去的。旁边还有几处标注,如“瀚海2-7”“漠北旅第二营立”等等,字形就有些飘逸,一看就是手写上去的。
安妮的莊園時代
苏吹让后面的通信兵报着数字,右手掏出一柄刺刀,在未干的水泥碑面上划了起来:“北纬48……西经6……好了!”
他从栏杆中退了出来,看着石碑上自己刚划下的坐标,搓了搓手:“这下子,此地方圆十里内就被我们纳入治下了!”
漠北旅以海军为主要班底构成,相比陆军来说,可能陆战经验稍欠缺了点,但至少有一点好处,那就是拥有许多具备天文测量知识的人才,能够随时知晓自己所在的位置。
在这茫茫草原上,各处风景看着都毫无二致,初来乍到者是绝难分辨自己的所在之处的,往往走着走着就迷了路。历史上,中原王朝强盛之时也曾多次出征漠北,所面临的问题一是后勤,二就是定位了。汉时李广就因多次出征时迷路而贻误了战机,卫青霍去病能北伐成功多有赖于北地向导的带路。而一旦你没法确定自己的位置,就会陷入被动之中,后来明初大将丘福北伐漠北的时候,就因为迷路被包围而落了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而漠北旅凭借自己的地理知识,将这浩瀚草原一点点网格化,甚至可以说比当地人更能理解自己的位置,这就化被动为主动,化客场为主场,获得了潜在却巨大的战略优势!
在星辰的指引下,两个营四个分队如同利刃一样,将怯绿连河以北的草原分割标记,然后集合插入了斡难河流域。
黑科技提督的征服史 流年的妹控
強婚:女人別想逃 久瀟
……
7月25日,怯绿连河东南,5-2区。
沈睡中的救贖 呦呦鹿
太阳西斜,已经接近了西边远处的山影,映红了天边的白云,红光泼洒下来,使得青绿草原染成了一片黄色。
在这灿黄的草原上,一个东海军的小规模营地正矗立在一条小河边。营地边上,有一座新立的5-2石碑,而在不远处的一处土台上,黑黑的烟柱升了起来,直入苍穹,周围数十里可见,成为了显著的地标。
一班标准装备的东海骑兵拉着长长的影子,自南边的无碑区归来。他们先是以标准行军速度向着烟柱慢步行进,后来看到了营地的轮廓,就开始加速,奔驰回了营地之中。
“啊,等等。”领头的程有升上士进入营地前,先在门口的石碑前停留了一会儿,从怀中掏出一片没吃完的鱼香豆干,下马供在了石碑前,双掌合十拜了拜。
之前,骑兵连长左离少尉得到他们归来的消息已经迎了出来,这时正巧见了这一幕,笑道:“程上士,怎么你也拜起这‘碑神’了?”
程有升摇摇头,憨笑了一下:“也不是信,就是外面转久了,前后左右都是草,心里总是没底,也就看到这石碑的时候才能安下心来……反正拜拜又不要钱,求个寄托吧。”
左离露出了无奈的笑容,“不管这事了,怎么,有收获吗?”
“还是没有,也不知道这帮兔崽子怎么跑那么远的。”程有升叹了一口气,取出一份地图展开给左离看,指着上面一点,“不过我们在这里发现了部落生活过的痕迹,有被啃过的草,有扎营的痕迹,还有烟灰粪土,都挺新的。明天再往南找找,可能会有发现。”
当下第二营和第四营已经在斡难河畔选好了地盘,开始修建营地,瀚海三角初现雏形。但是这三个营地相隔二百公里,单靠漠北旅自己的力量想完全控制还是不够,必须要有足够的羁縻部落散布周边,作为东海人的耳目和物资来源才行。
然而他们就是在这一步上卡住了,不知道真金是怎么操作的,东海人所到之处几乎被坚壁清野,大量的部落不知所踪,到现在为止也就才收服了十几个小部族,除了几个在河董城周边跑得慢被抓住的,剩下的基本都是当初阔连海子周边没反应过来就被打蒙了的。
范奎当然不信邪,派出部队一边向外扩张进行网格化,一边寻找小部落得踪迹。现在这第一营左分队,就是执行这个任务的部队之一。不过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立下了八块碑,却依然一无所获,今天能发现一处遗迹,也算是好消息了。
左离看了看地图,点头道:“也行,总算是有点线索了。明天就往南移营过去,再立一块碑。草原上说大真大,说小也小,能吃的草都有个定数,我看他们能躲到哪里去!”
“呜——”
正在这时,营内的瞭望塔上突然传来了号声,两人都是一凛,赶紧往上看去,发现塔上的望远镜正对着东方,又往东看去,但只能看见漫漫草地,看不出什么异状。
“难道是敌袭?乖乖的,我们不去找他们,他们居然找过来了!”程有升骂骂咧咧地说道,但其实心里还有些紧张,小规模的敌军他当然不怕,但敢于主动挑衅的敌人,恐怕不会是小规模啊。
“你先不要回营,带队在营外戒备!”左离对程有升吩咐了一句,然后飞身跑去了瞭望塔前,对着上面问道:“出什么事了,是敌袭吗?”
官路
隱婚老公很神秘
瞭望手探出头来,犹豫地说道:“不,不是……应该不是。人不多,还赶着不少羊,应该是,游牧民。”
“就这?”左离先是放下心来,然后很快又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游牧民?送上门来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