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gek6z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玉虛天尊-第五百八十九章任鴻歸來鑒賞-opeg6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终于回来了!”
棺椁中的骸骨重塑血肉,打开星棺走出来。
任鸿和宿钧元神同在一具肉身中,但毫无半点不适之感。毕竟当年颛臾时期,双魂一体早就习惯。
看到风天越,宿钧问:“现在外头什么情况,那个夺取任鸿肉身的怪物在干什么……算了,我自己看吧。”
他划出“圆光镜”,照映太初的踪迹。
水镜映射昆仑,眼看鸿蒙海越来越大,已经把昆仑方圆千里纳入紫气海域。
“不好!这家伙真要把九天十地吃了!”任鸿肃然道:“现在昆仑出事,不知昆仑上下逃出多少人?”
他试着引动玉清宝箓,但紫极神图上的烙印统统抹消,他根本无法沟通玉清大道尊之力,无法和同门取得联系。
对天地道君们而言,避免天地道染的同时对抗太初,无异于削弱。不过紫极神图没有烙印,在神图落入太初手中后,也不能通过紫极神图打压他们,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好处。
任鸿和宿钧惊觉不妙,赶紧把情况告知风天越。
八零軍婚時代 素年一別
惊闻太羲还有一道意志在外,风天越迷茫了。
当年三代到底分裂多少份?
“既然他也是三代,难道你们要回收——”
“他不是我!”颛臾体内,任鸿宿钧异口同声。
任鸿:“那厮只是一道扭曲的疯狂意识体,根本不是三代。”
宿钧:“不错,他只是伏羲神性扭曲的产物,不是我。”
“但……但眼下我们该怎么做?”
“先联络人吧。昆仑出事,肯定有人逃出来,我们先跟其他人汇合,掌控第一手消息。”
……
纪清媛、云嘉、风如月逃入时空裂缝,在风如月的指引下来到一座神秘空间。
白茫茫的空间仙境中,伫立着一座仙阁。
云嘉:“这是……”
“如意阁,公子当年建立的仙楼。我们在这里接引天下有缘之人,为他们解决疑难。现在,是我的道场。”
賽場風雲
风如月走到门口,点亮灯笼。
瞬间如意阁光辉灿灿,一重重仙光从阁楼内照出。
“来吧,先想想接下来如何做。”
她引二女进入如意阁,看着如意阁内富丽堂皇的摆设,纪清媛感叹道:“想不到师兄竟然就是如意阁之主。当年我前世修行时,便有耳闻如意阁神秘莫测,能解决天下疑难。”
云嘉:“你前世?你那时候任鸿不是早就转世??”
纪清媛摇摇头。
她是女娲界土著,在三代风太羲时期拜入昆仑山。后来朱襄氏时期兵解转世。而在赫胥氏以及四岳氏时期ꓹ 她数次修行仙道,只是道行浅薄ꓹ 没有大成便再度轮回。
当年颛臾出世,她也在人间修行。只是和无当圣母一般,都没跟如意阁打过交道。
“说来ꓹ 我轮回九世,却是一次都无缘于师兄。”
想到这ꓹ 纪清媛不禁有些伤感。
但很快,她打起精神ꓹ 和二女讨论正事。
“我想先复活菡萏。那怪物既然主动击杀菡萏ꓹ 必有缘由。如果找到这个缘由,或许能击败他。还有师兄,如果我所料不差,师兄应该还在泰皇帝陵。”
“那就分头行动。”风如月:“你复活菡萏,如意阁中的各种天材地宝随你使用。云嘉去找风天越,试着问问能不能再去一趟泰皇墓。而我,去找其他仙人ꓹ 争取联合所有人一同反攻昆仑。”
……
昆仑沦陷的消息传遍九洲八荒。
震惊之余,各大势力展开行动。
金灵圣母逃回金鳌岛ꓹ 连忙号召上清一脉的仙家赶赴东海ꓹ 祭炼万仙阵ꓹ 以期反攻。
紫府洲ꓹ 东华派的道君们再度汇聚一堂,调动整个大洲之力。
甚至妖洲、魔教、佛宗也开始准备ꓹ 防备鸿蒙海的侵蚀。
但鸿蒙巨潮攻势迅猛。
先是九州河山ꓹ 短短三日时间便被鸿蒙海吞噬九成ꓹ 只有青州泰山一地勉强逃过一劫,汇聚九州上的反抗仙人。
然后是极北之地。
极北雪域短短一日时间ꓹ 被鸿蒙海炼化。
再接着是东南、南部以及西南三荒。
这些地方多有魔教踪迹。但文南北一群魔教高人陨落泰皇墓后,新晋魔君们道行浅薄,面对吞噬天地的太初毫无反抗之力。
太初轻轻松松收割魔教,并将所有魔众收作奴仆。
“本座给你们的任务只有一个。把佛宗缠住,我不希望未来和仙道对决时秃驴们跑出来捣乱。”
至此,女娲界沦陷半数。
四荒与中州完全化作鸿蒙世界,鸿蒙之气翻滚如潮,再无一点天地自然气象。四海中的北海南海还有地府,也全部化为鸿蒙气海。
其所用时间,不过短短七日。
七日光阴,太初已占据半壁世界。
“时至今日,方知太初之魔可怖可惧,威胁犹在天皇之上!”
这一刻,道君们才真正后悔,没有早听太极宗主的话,防范于未然。
……
鸿蒙海的核心,原本的昆仑墟,在氤氲紫气包裹中又有一座全新仙境。
太初没对齐瑶动手,甚至可以说颇为礼遇。不仅把任鸿的昆仑镜给她,更帮她将两面昆仑镜融合,化做一面真正统治昆仑的仙镜。并借此仙镜,又在鸿蒙之中开辟昆仑仙山,让齐瑶打理昆仑,做这昆仑之主。
無限之野心 誒呦餵
“或许,他是真的想要复兴太昊天下,统治人间吧?”
齐瑶站在昆仑之巅。她眼前的昆仑和出事前的昆仑仙山没有太大不同。西昆仑一系的侍女天兵毫发无伤,统统被太初打发到自己手下,让自己统治昆仑墟。
此外,太初更从九州挑选凡人,将风氏血脉的后人安置昆仑仙境。
他对齐瑶承诺。当炼化女娲界后,他会重塑九州,让风氏一脉重新发展。皆是,齐瑶为姜氏之祖,和他一起完成两脉合流。
“他将昆仑给我,跟当年将天皇阁的权限开放给我是一模一样。”
正因为做派和当年的太羲一致,更让齐瑶心中复杂。
轰隆——
九州之东,天柱隆隆升起。齐瑶手中的昆仑镜轻轻鸣动,似有跃跃欲试之感。
“泰岳吗?”
如今中土九州只剩泰山一系,在金虹氏庇护下苟延残喘。诸多仙家汇聚于此,共商反攻大计。
看到耸入云霄的神山天峰,齐瑶将昆仑镜祭起。昆仑仙山同样出现在九州之上,镇压地脉。断绝泰岳一系抽取九州本源的可能。
不过对太初而言,这根本就是白费功夫。
安居山林當獵戶
玉虚宫,他随意扫了一眼。
“算了,随她去。等我把九地吃掉,这区区一点九州地脉,也无所谓了。”
随后,他对身边一位随侍道君说:“你去光明宫看看,那俩人炼化情况如何。”
乾闼婆王躬身行礼,前往南昆仑光明宫,查看被囚的董朱、凰公主。
路上,他感受到西昆仑神将仙子们的鄙夷目光。
苦笑一声,这位香阴界主乖乖走向南昆仑。
“我也不想啊,但我不投靠,只能魂飞魄散。”
太昊帝纪时,他只是一个小小天神。在女娲界中,凭借天神的强横神魂勉强充当道君。但他神魂真灵没有升华为先天不灭灵光。落入鸿蒙道境,怕是真正的魂飞魄散。
所以,他和许多水货道君只能选择对太初俯首称臣。
“这魔头比天皇还狠。天皇只是逼我们称臣,若不称臣便坠入轮回。而他,是彻底毁灭我们魂魄,让我们魂飞魄散啊。”
无奈摇头,乾闼婆王来到光明宫。
南昆仑光明宫乃祝道人所立。而那位祝道人在古老时代,是一尊赫赫有名的火神。
走到光明宫前,乾闼婆王便感受到前方涌动的热浪。
推开光明宫,他看到一一望无际的火海。在火海四周,九只巨大无比的金乌神鸟被一条条鸿蒙金索纠缠。
它们唳鸣喷火,向中央玄火坛喷吐烈焰,炼化董朱和凰公主。
“祝融大神收集九大金乌本源,原是为让传人修成九阳大道,证九阳道君之位。奈何那煞星道行高深,竟然巧妙夺走九大金乌,反用来炼杀董朱。”
九大金乌双目通红,显然失去理智,只知不断喷吐宝焰神火。
玄火坛上,董朱和凰公主并肩而坐,联手运转先天火道抵抗金乌神鸟的太阳火。
虽然他们清楚,那魔头要的就是自己等人抵抗,从而将九大金乌和自己二人的火道本源一并注入玄火坛下的炎乌剑。但为活命,他们必须抵抗。
乾闼婆王小心翼翼上前。
噗嗤——
黑色婚約:霸氣老公出逃妻 薇薇果兒
一道火焰扑面而来,他连忙挥袖抵挡。但袖袍仍被火焰灼烧,烧出好大一个窟窿。
“如今女娲界对我辈,是越来越不友好了。”
随着女娲界本源增长,原本的道术威力跟着提升。乾闼婆王巅峰境界只是一位天神,如今的太阳神火,已经能杀死他了。
来到玄火坛前,他看到皮肤干裂的二人。然后默默观察炎乌剑。
炎乌剑乃天下九剑之一,太羲打造的神兵。这口神兵吞吐九大金乌的宝焰本源,又吸收董朱的九火大道,凰公主的离火仙法。神兵中蕴含的净世天火正一点点纯化,从琉璃色转变为乳白。
只是杂质太多,尚未圆满。
看罢,乾闼婆王退出光明宫。
商途 筆龍膽1
忽然,他闻到一阵香风。一抬头,看到面如寒霜的齐瑶。
“娘娘。”
乾闼婆王赶紧行礼。
齐瑶黑着脸,看到玄火他中受苦的二人。
“他们不是单纯的囚禁吗?这是做什么?”
廢材傾城:壞壞小王妃 衛疏朗
“这是大人的意思。”乾闼婆王心中哀叹,老老实实解释。末了,苦着脸道:“娘娘,您就别为难小神了。小神只是一个调香弄乐的伶人。您要是不满,不妨去找大人求情?”
“去跟他们俩弄些天露补水。”齐瑶不待停留,转身去找太初。
太初对齐瑶要求释放二人,早有准备,也有一套应付方案。
“瑶儿,你应该知道。当初我创造净世天火,是为净化世间污秽,还人间朗朗。净世天火本意融合九大真火,可惜当初我未能尽全功,九大天火不能圆满。”
“但董朱体内有九大火种,他的九火大道是净世天火进阶的必须。以他为薪柴,就可以将净世天火真正炼成。”
“但如此一来,董朱他岂非……”
“他不会有事的。”太初笑眯眯说:“我也是任鸿,我怎么会对自己的兄弟下手?我这么做是帮他证道,顺带解决凰公主身上的麻烦。”
“凰儿?”
太初从宝座走下,轻拍齐瑶香肩,柔声道:“董朱是我兄弟,他老婆遭逢劫数,我岂能不救?”
“凰公主不是人,更不是什么南离之女。她是南离老母留在人间的化身。”太初悠悠道:“当年南离老母证道,曾将自身垢身镇压炎谷,封印炎谷中的魔怪。哪知这垢身竟然诞生灵智,有了独立意识。后来老母将这离火之精收作女儿,但实质上就是她的化身。万一她在天外陨落,就能假借凰公主复活。而凰公主此生注定不能长时间离开炎谷。不然,就会散化为离火之精。”
“但是我用九大金乌炼化她的离火,就可以让她真正断开和本体的联系。”
闻了一下齐瑶身上的幽香,太初愉悦道:“不经磨砺,怎成成果?正要董朱和凰公主走这一遭,等功行圆满后,新世界的火神就是他们夫妻。”
“届时,还需要你我为他们主婚呢。”
太初一番说辞,勉强安抚齐瑶。
只是在齐瑶看不到得地方,太初眼中泛着冷意。
新世界?
嗯,到时候再说吧。等我有兴趣再开,没兴趣就扔到一边,专心演化混沌道体。
……
打发走齐瑶,太初看到乾闼婆王回来复命。
“炎乌剑炼得如何?”
“尚不到火候。可能还需要几日。”
“尽快,我感觉到那俩家伙回来,我需要用这把神兵对付他们。”
任鸿的六合天象珠以及宿钧的星神剑,虽然他都能操控,但总有一点不顺手。所以,他要打造一把净世神剑,来克制任鸿和宿钧的大道。
“大人,您真要杀死他二人血祭?瑶池娘娘那边,您怎么交代?”
太初冰冷目光扫去,淡淡道:“乾闼婆,你话太多了。”
香阴界主瑟瑟发抖,低头不再说话。
但他心中明白,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太羲。太羲虽然凶横,但跟这无情无义的赝品完全不同。
在他眼中,世间万物都是玩具,是他利用的对象。
对姜瑶的夫妻之情?
别开玩笑了,在他眼中齐瑶都仅仅是玩具。
“当年太羲为了天下众生,可以退一步放下风氏一脉和神农家的仇怨。但是他……”
江湖奇情錄
乾闼婆王此刻满心期望,都落在农皇身上。
或许老农皇恢复修为,能击败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