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wn1kq人氣都市言情 李逵的逆襲之路 txt-第614章 首功之論讀書-vb9cw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青塘城外,能够做决定的就三个人。
李逵,种建中,还有游师雄。因为他们是文官,就这个原因。话语权最大的自然是李逵,但也有限的很,大家都是知州,官阶一样,他最多就多了个直秘阁的贴职。
又不是什么‘龙图阁待制’、‘直学士’之类的高官贴职,到了知州这个阶层,直秘阁已经不香了。
从七品的直秘阁贴职,只能去欺负通判以下的小官。
但不可否认,李逵在三人之中是做最终决定之人。他提出的策略,对大宋,对青塘,都意义重大。可以一举解决青塘的所有历史遗留问题。
“大人高瞻远瞩,此乃谋万世之策,我大宋西北的一半难题将顿时烟消云散。加上西夏已经不复当年,西北之乱将彻底解决。彞叔服了!”
种建中苦笑不已,承认别人比他优秀并不难,难的是心服口服。而现在,他无疑是对李逵佩服的无地投地。
游师雄还想坚持坚持,不过也是在心里。他也知道,王韶的办法可以同化,但是需要几代人的努力,而且政策上百年不变,才能将青塘彻底融入大宋。但这绝对是不可能的,青塘只要有唃厮啰的后裔,有唃厮啰的政权,不可能真心臣服大宋。
一旦宋军在青塘兵力不足,必然反叛。
至于李逵的办法,今后青塘城下,大宋人是大宋人,蕃人是蕃人,但是蕃人已经难以离开大宋。他不敢说谁优谁劣,只是王韶的办法是儒家的办法,而李逵的办法是纵横家的办法。但理智告诉他,李逵的办法更好,因为容易,省心,不太可能出现不可控的局面。
預言無用 叫偶爬爬
游师雄长叹了一口气,闭着眼睛拱手道:“人杰真是好手段,游某佩服!”
“驱狼吞虎而已!”李逵说这话绝对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还需要安学士定夺ꓹ 庙堂和陛下抉择,另外两位的支持断不能少。”
只要朝廷将李逵的建议批复执行ꓹ 甚至不用朝廷的批复,只要在秦凤路的安焘点头,李逵就能在青塘推行政权、神权和兵权的分立ꓹ 彻底将整个青塘的根基给斩断。河湟地区的权力变成了大宋的宣抚衙门,青塘地区的土司ꓹ 还有寺院。土司和寺院还得巴结宋人,维持他们的体面ꓹ 叛乱就不可能发生。
要说不得意ꓹ 这是假的,尤其是被同僚佩服赞许,李逵更是心中得意。
可惜,猖狂大笑是不可能的,太嚣张了。另外他还等着河州知州游师雄的点头,要不然,他总不能连商量都不商量就给安焘建议吧?
至于游师雄拒绝?
歡喜田園:掌家幺女
按照李逵的尿性ꓹ 他会不理他,排斥他ꓹ 鼓励他ꓹ 然后当没这人……当然ꓹ 这一次他不怕游师雄会拒绝ꓹ 因为他准备一份大礼。
李逵随即拿出了一份公文,递给了种建中和游师雄ꓹ 开口:“既然两位都没有意见ꓹ 在下就不客气做回主ꓹ 还请两位和李联名上书安焘大学士。”
种建中拿过来看也没看,当即刷刷签名。
他清楚李逵不会在文书上做小动作ꓹ 丢不起这人。
尤其是他自从惹怒蔡京被贬谪之后,重新启用,李逵还是保举人之一。从身份上来说,他也应该站在李逵的阵营。
游师雄倒是仔细看了,正因为他仔细看了,他这才感觉到诧异,看向李逵的表情不自然起来:“人杰老弟,你这是何意?”
种建中见游师雄发问,目光不解的看向李逵,还以为李逵在文书中动手脚了。
他倒是不担心自己,而是担心游师雄。
连他都看出来了,李逵不喜欢游师雄的做派。真要是借着机会公报私仇,他也没办法阻拦。
只是李逵装愣道:“游前辈,不知有何疑问?”
前辈!
前辈!
游师雄这位科举早十科的老进士,自然指出不了李逵在定边策略上的错误。他不理解的原因是,李逵竟然将带着公文去向安焘禀告的机会竟然给了他,这是首功的待遇。
他去给安焘报喜,然后跟着安焘去京城给皇帝献俘,所有的好处都让他得了,岂不是荒唐?
似乎,自己这个出力最小的人,却最后得了最大的功劳。老头脸上有点不解,觉得李逵是否是搞错了。
“人杰老弟,让愚兄去秦州的意义你应该清楚,这岂不是让愚兄这个愚钝之人,最后得了最大的好处?”
游师雄心情复杂,他原本以为李逵说话孤傲,不爱搭理人,甚至一意孤行,绝对不听从任何建议。这样的人就是另外一个章惇,不臣服,几乎不可能给好脸色。同时让他不得不佩服的是,李逵的选择每一步都是对的,这就像是作弊,游戏作弊也就算了,打仗作弊,这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啊。
美利堅牧場
按理说,李逵性格和章惇很像,自然不会将他的功劳分润出去,尤其是首功还让出去的道理。
平心而论,能够打下青塘,俘虏阿里骨,缺了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唯独不能缺了李逵。
可最后论功行赏的时候,李逵把功劳让出来了,这让游师雄如何能够平静,他哆嗦道:“人杰,你难道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一份过得去的贴职。”
李逵这话很气人啊,二十岁不到,做官两年,你凭什么看不起起步至少是‘待制’的贴职,怎么说也是从四品的高官啊!
关键是,有了‘待制’的贴职,就算是步入了大宋决策层。
史书上有记录,算是名垂青史。
同时,死后礼部大概率会拟订谥号,大宋对功臣的褒扬,恩泽子孙。
里里外外都是利益,可没想到李逵竟然看不上?
种建中见游师雄有种心痛到马上风的上头,急忙解释道:“游前辈,你是治平元年的进士,德高望重……”
游师雄急忙摆手道:“当不得,只是虚度年华而已。比起两位贤达实在是让人汗颜。老夫仕途虚度三十载,腐朽之年,怎么能与两位争辉?”
“老前辈,听我说!”种建中打断了游师雄的谦让,治平元年的进士厉不厉害?算起来是当今圣上赵煦爷爷登基那年的进士。相比李逵这种官场粉嫩,种建中这样的荫补官来说,资历老,年纪大,唯独就是官运不佳而已。
“老前辈,你为官三十年,都是在秦凤路,对秦凤路有感情。而且相比人杰,你的资历也够,如果这份奏折以你为主,将来朝廷必将委以秦凤路的宣抚使,甚至兵马总管都可能。而人杰年纪太小,官场资历也不够,您总不愿意让我等将士辛辛苦苦打下来的青塘,再从大宋的版图让出去吧?”
“不能够,老夫就是豁出命去,也不能答应。”
游师雄摇头道:“可是这和人杰首功没有冲突,再说人杰资历不足,彞叔你也为官二十年,怎么也说如此丧气话?”
种建中懊恼着叹气:“老前辈有所不知,我是荫补官,而且出身将门,只是拜了横渠先生为师,才选了文官。可毕竟没有进士出身,朝廷不太可能将一路的军政交于我手。”
这是自曝其短,游师雄颇为尴尬道:“愚兄不知,让彞叔为难了。”
“不碍事。”说这话的时候,种建中幽怨的看向了李逵,种建中这辈子被人揭短最多的对头,就是李逵这厮。
“前辈,你就不要推辞了。之所以我和人杰商量之后推你为首功,一来立功多少,相爷、陛下都清楚,不会让人杰委屈,只是时候未到,不能勉强;其次,安焘大学士在朝堂上和李枢密交好,与章相交恶,不仅交恶章相,和苏相,蔡卞、曾布等人都关系不佳。”
“人杰怕到时候报他首功,朝堂上的不合会让秦凤路出现变数。派遣我们几个之外的人坐镇秦凤路,毕竟安大学士早晚要回进的,来人必然是安大学士的对头。爱屋及乌,恐怕到时候好不容易创下的大好局面,会出现重大变故,要是如此局面给毁了,岂不是可惜!”
“这……”
游师雄犹豫了,他听种建中这么一说,确实反应过来,李逵要首功没用。
种建中要首功只能是害他自己。
选来选去,最后这个好运气就落在了他的头上。可论功劳,他是三人之中最小的。至于其他人,根本就没有资格争夺。首功只能在他们三个文官之中分。李逵就不说了,兰州歼灭了青塘至少一半精锐,让阿里骨无精兵可用。青塘破城,也是他指挥之下完成的大功。
即便是种建中,也是兰州破城之后不久就和李逵汇合,围困青塘,种建中的德顺军是第一支赶到青塘的秦凤路当地禁军。
这些都不论,光说朝廷可能发下来的功劳,秦凤路文官之首,军政大权独揽。
要是小便宜,游师雄占了就占了,可是破天的功劳,他脸上抹不开。
緋聞天後:王牌總裁慢慢來 懶小喵
“这可能是‘直学士’的殊荣啊!”
种建中抱拳对游师雄道:“还请前辈不要推辞。”
可他心里在滴血啊!
‘直学士’的贴职官衔,恐怕他这辈子都没有指望了。没办法,他也想要,可是实力不允许啊!如果他也是进士出身,就凭李逵任人唯亲的做派,肯定少不了他。
李逵也诚恳道:“如果没有更好的策略,请前辈不要更改三分青塘的策略,在下感激不尽。”
“愚兄厚颜,谢过两位贤达!”
游师雄激动的站起来,对李逵和种建中作揖倒地。
两人急忙起身扶起了游师雄,后者保证:“只要游某人在秦凤路一天,断不让两位贤弟失望。”
漠愛如織
翌日。
游师雄带着沦为阶下囚的青塘王阿里骨赶去秦州。从青塘王,沦为阶下囚,甚至连国家的根基都连被拔起之后,阿里骨不复当初的狂妄,蔫了吧唧的如同一颗暴晒过的菘菜。
狠归狠,对青塘唃厮啰狠毒,但对大宋来说,是天大的善举。
等朝堂同意了李逵的建议,可以预见,今后青塘将是一盘散沙。都是土司,谁也不会服谁。中间还有新旧权贵之间的仇恨,还有寺庙在里头搅和,大宋的官员以后来青塘当官就是爸爸!
甭管哪方面都得巴结。
这就是权谋,还是堂堂正正的权谋。
青塘的寺院僧侣拒绝不了,青塘的老牌权贵无法拒绝,青塘的新贵奴隶首领感激涕零。不仅如此,而且今后肯定会互相猜忌,互相防备。所有的土司都只能依靠大宋,将大宋作为靠山。即便有土司会因为自大而不满大宋的统治,仅仅周边的土司就能教育他做人,甚至不用大宋出兵。
相比种建中想要用安抚,游师雄沿用王韶的计策,李逵的计策虽然毒了一些,但是真不见得会有多少人会恨他。
也不会有多少人会恨大宋。
因为土司虽然地盘小了,但都是土皇帝。
比在青塘王阿里骨麾下做臣子的日子肯定要顺心的多,至于那些拿起武器的奴隶,更是如此,如果没有大宋,没有李逵的出现,他们这辈子是奴隶,他们的后代也是奴隶。
僧侣寺庙也不会反对和不满,毕竟也是既得利益者。
唯独青塘唃厮啰国,这个延续了一百多年的小国彻底四分五裂,将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种建中想起以前在延安府,李逵一副惫懒的样子,不处理公文,整日游手好闲,那是因为李逵不屑于将精力消耗在琐碎之中。反观自己,曾经对李逵破多怨言,以为李逵是欺负下属,故意让他忙的停不下来。
可一场青塘之战,李逵不仅仅在军事上高他不知道多少。
青塘之战的胜利,鼓动青塘在野外放牧的奴隶才是胜利的关键。没有奴隶的加入宋军,青塘还是一个整体,是宋军非常难啃的硬骨头。正因为有了奴隶的反抗,青塘的权贵们不仅要防御宋军,还要防备奴隶的叛乱,实力一降再降。
就这份洞察,种建中就认为自己办不到。
还有就是分裂青塘,表面上青塘被分裂了,但是青塘活下来得所有人都会感激李逵。唯独出局的青塘王阿里骨会恨李逵,但是一个阶下之囚而已,李逵怎么可能在意?
就李逵的手段,别说以后了,就是现在阿里骨被放出来,宋军不动手,他也要死在自己人手里。
阿里骨要是不死,其他人怎么做土司,怎么当土皇帝?
秦州。
从京兆府,中原,甚至四川路送来的物资堆积如山。
从西军之中抽调的两万人马也将赶来,种种迹象表明,决战的时刻终于要到来了。
这日,安焘巡视完军营和仓库之后,信心大增。幻想着他一战定乾坤的日子终于要到了。他对跟随在身边的李云道:“李云,不要怪老夫压着你不让你参战,而是老夫要将你用在关键的时刻。”
“末将不敢,只是学士不了解我兄长,恐怕已经晚了。”
甜婚蜜愛:高冷女神太迷人 寒夜漫漫
“不可能,说什么胡话!你兄长李逵兵法娴熟,怎么可能等不到老夫带着大军赶去?如今机会来了,青塘决战……”
李云张了张嘴,他想要给安焘解释他根本就没想过李逵打败仗,而是……
“报——”
“禀告大人,我军青塘大捷,大破青塘,青塘蕃王阿里骨被俘,河州知州游师雄押解俘虏,正在往秦州赶来。”
安焘怔怔地看着传令兵,揉了揉眼眶,还以为幻听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