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13家博物館用青銅器烹“盛筵”

13家博物館用青銅器烹“盛筵”

2018年,以西南博物館聯盟爲平臺,川、渝、滇、黔、桂西南五省份13家文博機構聯合推出了“盛筵——見證《史記》中的大西南”大型巡展。展覽以西南地區商周至西漢時期青銅文物爲主,講述了西南地區各民族逐步融入中華文明大家庭的歷史進程,獲得了“2018年度全國博物館十大陳列展覽精品獎”。

這個展覽如何策劃而來?背後又有什麼精彩絕倫的故事?11月13日,在西南博物館聯盟2020年年會上,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陳列部研究館員、策展人彭學斌講述了“盛筵——見證《史記》中的大西南”的誕生記。

盛筵出自《滕王閣序》

《滕王閣序》中寫道:“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丘墟。”展覽“盛筵——見證《史記》中的大西南”,題目由此而來。

金雞電影投資交易展雲展會將於11月25日上線

整個展覽以一篇文獻——《史記·西南夷列傳》串聯,將不同文化定格在了一個畫面。由於這次展覽呈現的都是在廢墟上考古發掘出來的材料,與《滕王閣序》展現的內涵十分契合。彭學斌說,“盛筵”二字,不僅意在表示展品和展覽給觀衆帶來了一頓文化的大餐,還隱喻着筵席必散的歷史哲理。

微淼商學院:警惕!虛假APP層出不窮,金融詐騙需防範

根據博物館界的觀點,對館藏物品進行研究是每家博物館的責任,但對新的陳列專門進行研究,需要採用與歷史文化研究不同的方式方法。這種區域廣泛、跨越時空的研究不是某一家博物館憑藉一己之力就能做到的。正是西南博物館聯盟13家博物館的合力,促使“盛筵”大型巡展得以成功舉辦。

“2020中國好聲音”總決賽將在武漢舉行

明暗線交替的策展匠心

民航局再對多個入境航班發熔斷指令

基於“秦滅巴蜀”與“漢武帝開發西南夷”的歷史背景,展覽設計了兩條故事線。

明線展示了西南地區異彩紛呈的青銅文化。作爲西南地區青銅文明的中心區域,三星堆和金沙遺址被放在了故事的開篇。隨後,開明王朝的突變、海納百川的巴文化,將中原文化對蜀文化的再造和傳承娓娓道來。此外,處於亞洲十字路口的滇文化獨具一格,展現了平面化的中原傳統文化所不具備的雕塑感,夜郎文化的撲朔迷離,百越文化的精細,也都展現了西南這片廣袤的大地上青銅文化之多彩神奇。

普京稱中國向世界證明新冠病毒是能戰勝的 中方迴應

暗線的設計更是展覽的匠心所在。爲何司馬遷會將巴蜀置於西南夷之外,看成華夏文化圈的一部分?彭學斌解釋,從展覽的文物上可見一斑。從禮器上觀察,雖然巴蜀禮器距離司馬遷寫史記已有兩百年以上的距離,但在漢代的國庫和祭祀典禮中,它們的身影仍然可見。同時,巴蜀常用的錞於、編鐘等青銅樂器,也體現了華夏民族傳統的演變和繼承。而滇文化、夜郎文化,雲貴廣西一帶所常用的青銅樂器羊角扭鍾和銅鼓等,在司馬遷眼裏則充滿了異域風情。

在講述漢王朝開發西南夷的成效時,一隻武陽傳舍的鐵爐成爲了故事的核心。武陽是四川眉山,傳舍指的是古時供行人休息住宿的處所。武陽傳舍的鐵爐爲何出現在貴州畢節一帶?帶着這個疑問,展覽以小見大地爲觀衆展現了當時西南地區經濟和文化的交流。同時,展覽通過沉浸式地展現行者、車絡繹不絕的狀態,讓觀衆進入到歷史環節裏。

西南有獨特的禮儀文化

縱使相隔千年,但西南文化顯示出了共同的文化內核。

作爲古蜀人太陽崇拜的象徵,金沙遺址出土的太陽神鳥,成爲中國文化遺產的標誌。無獨有偶,這一西南地區自古以來天然形成的信仰與崇拜,在雲貴、廣西一帶的銅鼓上也有所體現,那些精緻的太陽圖案與太陽神鳥異曲同工。

在彭學斌看來,西南地區並不像司馬遷理解的那樣沒有禮儀文化,只是西南地區的禮儀文化與中原地區截然不同。比如滇王祭祀的場面,就與中原地區莊重威嚴的祭祀文化不同,體現出了一種獨特的輕鬆活潑。“他的核心就是圍繞一個吃字,下面動物在吃東西,鍋裏面煮,以及上面房屋所掛的,人員在安排的,那都是和吃有關的。”

封面新聞記者 曾潔 實習生 唐芷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