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uev7p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第六百七十四章 罪惡的載體(一)推薦-b1dtc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那孩子来干嘛?”法官问,口吻挺恼火。“审判机关可不是托儿所!”尤利尔注意到门并未关紧,于是瞄了一眼导师。
超級醫神 beef
暗黑裁決者
“一个银歌骑士把他送过来,询问处置。”似乎是个年迈的女人说话。
“处置?”法官的嗓门一下拔高,“送这小孩回父母那里,见鬼!告诉他,也许他可以亲自走一趟。噢,记得顺路买把糖果,告诉这孩子别再乱跑……然后最好抽他一顿!”学徒在欢呼后听见了惊吓的哭声。
“这孩子被指控叛国。”
契約新娘:酷總裁奪愛
“什么乱七八糟——”一阵古怪的低声私语打断了法官。
“没这个先例。”还是年迈女人的声音,她慢吞吞地吐字:“我们需要公平对待罪行,绝不能偏颇某人。”
“你审的不是罪,是罪犯。”有人反驳,恐怕他们都有审判的权力。尤利尔不了解法庭是如何运作的,他从未见识过。“而所谓罪犯只是个无知小鬼。”
“任何人触犯了律法,都只是罪恶的载体。”女人坚持。
“你有一副恶毒的心肠,女士。”
对方勃然大怒:“你竟敢在法庭上出言攻击他人?”
咣当一声巨响。“肃静!”法官咆哮,“各自举证,少说废话。”
雄霸神荒 刀落
“被告偷窃帝国机密,按照律法,必须处刑以作警示。”女声说,“那个银歌骑士应该直接动手才对!我会把这件事告诉他的上司。”尤利尔看见乔伊伸手抓住剑柄,不禁可怜起她来。
“他下手之前可没人告诉他那是帝国机密。”一个软绵绵的嗓音。“就当他不知道吧。我想拔掉舌头就够了,反正他也不会写字。”
“他什么都不懂,诸位,你们看不出来吗?直接放人到底有什么困难?”
“我们得为自己的话负责。”一个陌生的声音,又尖又细的男声。“这男孩看起来是个亚人。士兵,让他把手指露出来……噢,三神在上!”这家伙发出失态的惊叫。“你们看见没?他的手指甲全是黑的。这是证据。”
“顶多证明他不爱洗手。”尤利尔欣慰地发现,里面还是有思维正常的法官的。
“没错,他可能没洗手,但也可能是为了在信上留记号。”
“是吗?”
萌萌捉鬼師
“的确,是有这个可能。”人们又开始低声议论。男孩早就不哭了,他响亮地抽鼻子,还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尤利尔猜测他在用袖子擦脸。
“那封该死的信是什么?”尤利尔问导师,但一如既往,没得到回复。
声音渐渐大起来,嘈杂从门缝渗出法庭,在黑暗的走廊上游荡。这是天气原因,假如外面是晴天,玻璃会透过五颜六色的光线,但今天没有。从早到晚都没有。尤利尔和乔伊默默望着不同的角落,谁也不再说话。空气沉重又死寂,他想起莫里斯山脉下的矿洞。
“禁止争吵!”法官又是一锤子ꓹ “全体休息五分钟。”他好像在给一群学徒下课。
等他再开口时,语气似乎已经变了一个人。尤利尔顿时觉得不妙。
“没办法。”法官轻声说ꓹ “好吧,孩子,我将免除你的惩罚。没人会为调皮捣蛋打你。”男孩连鼻子也不抽了ꓹ 尤利尔凝神细听。“你还可以得到糖果。但很遗憾,你触犯了法律ꓹ 我们得砍你的头。”
尤利尔猛然转过脸,目光与乔伊相接。导师的眼睛里有种似笑非笑的奇特神情。“活该。”他的声音透过面甲。
学徒知道ꓹ 质问对方不是现在最要紧的事ꓹ 但是最容易的。于是责问脱口而出:“你怎么能这么说?”
“因为事实如此。”
“事实?这些都是假的,整个世界都是一场梦。”他像是在看一个疯子,尤利尔装作没读懂他的目光。“可你不一样,乔伊,你的意志是真实的。哪怕这是你的过去,你也可以尝试改变。”
“一派胡言。”对方嗤之以鼻。
一夜荒唐:我和離婚主婦 東門小官人
听起来像是,但我也有证据。可惜它们在一千年后的未来。“你会改变ꓹ 我保证。”尤利尔丢下一句,随后转身要去推门。导师皱着眉看他ꓹ 因思考而没来得及阻拦……
……一只手拽住学徒的肩膀ꓹ 他下意识地拔剑砍过去。钢铁交击ꓹ 迸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
“你们在这儿干嘛?”银歌骑士长问。他一伸手ꓹ 尤利尔的剑一下子滑出掌心,被他随手抛在一边。学徒愕然后退ꓹ 低头打量自己的手臂。
“回答问题ꓹ 尤利尔。”
我没松手ꓹ 学徒心想。他几乎可以确定自己正在发力。然而剑柄忽然脱手而出,被对方夺走。一种古怪的力道ꓹ 在碰撞后还能有二次爆发,简直是魔法的范畴。
但这不是借口。他快不记得自己上次被乔伊打飞武器是什么时候了。后来整整一星期的训练课,尤利尔都在接受抓稳武器的特别练习,直到拿棍子敲打关节也不会丢掉。
如今的“胜利者”已经征服了圣瓦罗兰,根据记载,他甚至比龙祸时期更强大。单纯的神秘强度折服不了同等级的神秘生物,作为银歌骑士团的军团长,维隆卡的格斗技艺同样精湛。他一生都没有败绩。
尤利尔的愤怒一定表露在外,维隆卡转头望向乔伊。“你又在这儿干嘛?”
“等着某人被砍头,长官。”
“是吗?什么人?”
“某个偷窃机密信件的罪犯。”
“那是个不到十岁的男孩!”尤利尔指出,“他什么也不懂。你本可以找回那封信,然后给他偷窃的教训。见鬼的叛国罪!”
维隆卡后退一步,“真是这样?”
神醫俏農女:將軍請下田
極限突擊 洛寒沫
“谁知道呢?”乔伊的口吻却像是在说“谁在乎呢”。“我奉命行事,长官。”
“你的长官就在这儿。”银歌骑士长说,“他命令你一边待着去。”
“不好意思,军团长大人,现在我的直属长官是总主教大人。我是圣堂什么见鬼的十字骑士,您忘了吗?”
“我知道你不听他的。”他略微停顿了一下,“你是皇帝的人,得知你这么干,他多半不会高兴。”
他多半当成废话,听也不听。乔伊的眼神这么说。但好在导师没坚持和银歌骑士长唱反调,他僵硬地让到一旁。
尤利尔这边方才想清楚,他们口中的皇帝不是指埃尔伯·霍舍姆,而是他的长子麦克亚当。但根据记载,奥雷尼亚尚未在新皇的政令下兴盛,就迎来了毁灭的灾难,也即龙祸。奥雷尼亚如今已是末日将临……
“很好。”银歌骑士长推门而入,随后砰一声扣紧大门,隔绝了所有门后的声音。等他出来时,那男孩被他提在手上,手掌不断滴血。他们在法庭上砍了他的手指,尤利尔不禁别过视线。好歹不是脑袋。
见没人提出异议,黎明之战的传奇挺满意。“能说正事了?”他不等回答,直接转向乔伊:“回圣堂去找斯特林,接下来你有得忙。不出意外的话,你三天后就得离开玛朗代诺。”
导师什么也没问。“遵命。”
尤利尔目送乔伊离开,直到维隆卡拍他的肩膀。“你的传教没效果。”银歌骑士长说,“我敢打赌,他连最短的赞美诗歌都背不住。”
“抱歉,大人。我不够尽职。”
“你坚持多久了?”骑士长似乎很感兴趣。
“只要碰面。”尤利尔谨慎地回答,他知道自己在梦里没有身份。职业能掩护他一时,可只要对方到水银圣堂去查证,谎言便会一戳即破。
“是吗?难怪他讨厌圣堂。”好在维隆卡没那么闲。“我来找一封信,不过恐怕已经找不到了。这小鬼手法挺高明,可惜挑错了目标。”他居然就是失主。
尤利尔惊讶地睁大眼睛。这孩子居然能从“胜利者”维隆卡的口袋里身上偷走信件?“恕我冒昧,大人,那封信的内容……?”
“我不知道。我没看过。”银歌骑士长咳嗽一声,“或许是我掉在哪儿了,当时我醉得厉害……不要紧,反正不重要,噢,确实有个皇家印戳……用来吓唬偷窥的下人。我夫人就爱这么干。”
一封家信。“那这次虚惊一场,值得庆贺。”为了公主给丈夫得一封信,某个男孩险些丢掉性命。尤利尔无法说这种事在一千年后变少了。“感谢您的宽容。”
“庆贺?你说得对。没办法,从昨天开始,太多东西需要斤斤计较了……下午有计划吗,尤利尔?”
导师要到水银圣堂去,尤利尔不能跟上,以免被修士怀疑。“没有,大人。”
“值得为那小鬼喝一杯,对不?我知道一家不错的酒馆。”
尤利尔不知道该不该答应,因为对方压根没问他。“可是大人——”
“传教士当然可以喝酒。必须到,这是命令。”
“命令?不,大人——”
詭異謎團 水木四
维隆卡打断他:“反正你够银歌骑士团的最低标准了,剑也使得不错。派恩还缺个侍从,他正需要你。”
尤利尔后悔说自己闲着了,看来银歌骑士长的邀请比水银圣堂更像龙潭虎穴。“我挺喜欢当修士。”他赶紧拒绝,“还是说酒馆吧,大人,您指的是哪一间?”
“名字挺怪的,叫‘公爵脚趾’。”未来黎明之战的传奇说,“据说有位公爵在那里喝醉,从台阶滚下去摔坏了脚趾。你真觉得滚下台阶能只摔坏脚趾吗?”
霹靂之聖星之行 儒風道骨
尤利尔的表情凝固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