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45bpv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第384章韋富榮的佈局分享-iomsj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84章
韦浩感觉很憋屈,不知道为何挨打,但是韦金宝还不说,让王氏非常恼火,不过也拿韦富荣没办法,毕竟,韦富荣可是一家之主,饭后,韦浩刚刚想要走,韦富荣喊着韦浩:“在书房等老夫!”
“啊?”韦浩吃惊的看着韦富荣,想着,不会是在自己的书房还要打自己吧。
“韦金宝!”
早安,老公大人 千秋落
“老夫要和他谈谈!”王氏刚刚喊着韦富荣,韦富荣马上瞪着王氏,王氏不说话了,
韦浩到书房后,就是坐在那里泡茶,心里也是想着,今天这顿打到底是怎么来的?自己犯了什么事情,让韦富荣如此愤怒?
很快,韦富荣就进来了,韦浩则是站了起来。
“爹!”
“哼!”
“爹,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你又听说了什么了?我最近可是什么都没有干啊!”韦浩站在那里,看着韦富荣说道。
“没干啥,给陛下建设宫殿的事情,为何不和老夫说一声?”韦富荣盯着韦浩压低声音骂道。
“啊,不是,爹,我想要找你商量来着,但是一个是情况很紧急,第二个就我根本就没有看到你,这几天,你都回来的很晚,早上我出门的时候,也没有看到你,爹,你是听谁说的?”韦浩站在那里,才算明白怎么回事,敢情是因为这个?
全職醫生未 絕世貓
妖獵手 嬴政
“哼,听谁说的,听你舅舅说的!”韦富荣继续冷哼了一声,然后坐下来。
“嗯?长孙无忌?”韦浩听到了ꓹ 吃惊的看着韦富荣,想着长孙无忌怎么会和自己的父亲说这样的事情ꓹ 按理说,不应该啊。
“你个兔崽子,今天差点让爹脸面丢尽!长孙无忌过来找老夫ꓹ 说你要建设宫殿的事情,还要自己掏钱ꓹ 老夫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事情,但是还要装着知道ꓹ 你个兔崽子ꓹ 跟老夫说一声不行吗?
你建设宫殿你就建设,爹也知道,你有你的难处,家里这么多钱,爹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你想要怎么败家都行!可是ꓹ 跟老夫说一声会死吗?”韦富荣盯着韦浩骂着,
韦浩此刻也是悻悻的摸着自己的鼻子ꓹ 然后对着韦富荣说道:“爹ꓹ 对不起啊ꓹ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ꓹ 他还会过来特意和你说一声,而且ꓹ 这段时间也确实是忙ꓹ 就忘记和你说了ꓹ 爹,你对我修宫殿ꓹ 没意见?”
“没意见,爹说了,爹知道你,这么多钱,未必是好事情!”韦富荣摇头说道。“谢谢爹!”韦浩听到韦富荣这么说,心里是非常感动的,几十万贯钱,自己说给花了就花了,韦富荣都不问为什么。
“谢啥!爹也知道,这当国公啊,也没有那么容易,现在爹,真的不逼你当官了,不当更好,就这样过着,有钱,有地位,就好了,有权,就不是好事情了。
不过,老夫一直就没有想明白,今天长孙无忌找老夫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就是为了免单?他一个国公,不至于做这么掉价的事情,可是他什么目的呢,是来试探老夫是不是真心想要给陛下建设宫殿?”韦富荣坐在那里,还在想这个事情啊。
“有这个方面的原因,但是也不全是,哼,这个老狐狸,真狠!”韦浩站在那里,开口骂了起来。
“怎么了?”韦富荣马上紧张的问着韦浩。
“还不明显吗?就是让你打我一顿,今天早朝,我把他们给骂了,他拿我没有办法,就来这边进谗言了,知道也只有你敢打我!”韦浩站在那里,很是气愤的说道。
“嗯,坐下,站在那里干嘛,泡茶!”韦富荣对着韦浩黑着脸说道,韦浩这才坐下来。
“花钱的事情,爹不过问,爹也知道,家里偌大的产业,都是你弄出来的,你怎么花,那肯定是有你的道理的,而且,家里也不缺钱,爹知道,那几十个工坊,你都有份,这么算下来,一年可有不少钱,你花了就花了,但是爹估计还是花不完的,
不过,爹要跟你说个事情,每年爹需要从你这边调走3万贯钱!”韦富荣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成,不过爹,你要干嘛?”韦浩坐在那里开口问了起来。
“买地,去外地买地,用别人的名义买地,长安城不能买了,也不能用我们家的人名义去买,还是要找人去帮我买,你也知道,爹这么多年,帮了这么多人,也有一些,嗯,死忠于爹的人,
爹用他们的名义去买地,把地契拿回来再说,爹不可能不做点准备,世上还没有那个家,能够长盛不衰的,爹可是需要给你做点准备,哪天万一,爹是说万一,你要是出什么事情的话,家里不至于什么都没有了,
还有,爹要给你说个事情,爹到时候去给你物色几个女孩,等你成亲后,一旦那些女孩生了男孩子,爹就会送出去,把他们母子送出去,安排在那些农田里面!”韦富荣坐在那里小声的对着韦浩说道。
“啊,爹?”韦浩听到了,震惊的看着韦富荣,没想到韦富荣想的那么远。
“爹可不能让我们这一脉给绝了,所以这个事情,爹来做,你不能动,多少人盯着你呢,爹不但在长安做了很多善事,爹还帮了很多人,很多商人,战乱的时候,爹在也帮过很多难民,那些难民回乡后,还是有联系的,所以,爹做这个事情,没人知道。”韦富荣继续看着韦浩说道。
“谢谢爹!”韦浩听到了,很感动的说道,自己来到大唐,一直是战战兢兢的,也想过后面的事情,但是没想到,韦富荣也替自己想了,还开始安排事情。
“现在咱们家进项多,一年少一两万贯钱,没人会注意的,之前爹没动,那是因为家里就这么多钱,本来爹想着每年动个三五千贯钱来做这个事情,现在家里钱多了,爹自然是需要多准备一些了。
“嗯,你随便弄,茶叶的钱和酒楼白酒的钱,是没有账的,从这里面都能够弄出来很多。”韦浩对着韦富荣说道,
韦富荣点了点头,接着父子两个坐在那里聊了一会,韦富荣就走了,
少年飄泊者
韦富荣走后,韦浩也是坐在那里考虑着韦富荣说的事情,不得不说,韦富荣考虑的远,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提前做好准备是好的。
第二天,韦浩还是继续前往县衙那边,今天是最后一天,来的人更多,他们都知道,明天就要抽签了,今天如果没有排到,就损失了这次的机会,
一直到晚上,全部统计出来了的,一共是收到了1642贯钱241文,也就是说,有1642241人报名了,一共是42个工坊,平均每个工坊约4000人报名,而每个工坊是6000股出售,
如果算起来,平均每个人都能买到一股半,但是现在报名的,就没有报名买一股的,都是10股,韦浩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多钱,都是买10股,
韦浩不知道的是,那些准备买一股的,听说有人放话了,他们收,只要排队买到的,每股加一贯钱收,所有很多百姓都是报名10股。
这天晚上,他们忙到了很晚,才把账给封了,这个账,除掉之前的开支,剩下的钱,需要入账到县衙的。
当天晚上,韦浩就是住在县衙这边,
第二天一大早,县衙外面,就有大量的人过来,韦浩此刻也是请那些工匠过来,每个工坊都要让他们工匠头领过来,今天是他们来抽自己工坊的股东。
“夏国公好!”那些工匠看到了韦浩到了客厅,全部都站了起来。
“嗯,好,都坐,上茶!”韦浩坐在那里,笑着说道,同时自己也是走到了主位上坐下来。
“来的时候,那些去通报的衙役,都告诉了你们干什么吧?”韦浩笑着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通知了,这个,夏国公,我们来抽奖啊?”其中一个工匠看着韦浩,有点紧张的问道。
“当然你们来抽,那些工坊,以后都是你们管理的,这样的大事情,当然由你们来,到时候,你们抽签到了一个号码,旁边就有人大声的念着,然后后面还有人专门用毛笔写字白纸上,同时,本子上也需要登记好,写在白纸上的,是需要张贴的,让那些百姓们看到的,我估计啊,抽签600来次就差不多了,今天你们的任务还是非常重的,估计要忙一天!”韦浩坐在那里,笑着看着他们说道。
“成,听夏国公的,谢谢夏国公!”那个工匠对着韦浩说道。
“多谢夏国公!”其他的工匠也是开口说道。
“另外,还有一个事情,就是,接下来的四天时间,就是他们来登记和交钱的时间,登记和交钱也在这里,到时候可是需要你们来亲自登记,亲自收钱,那些钱也是需要你们过目的,到时候这个钱,是需要留存两成作为建设工坊用,其他的钱大家分了!
按照比例来分,也就是,基本上每个工坊都是6万贯钱,分4万8000贯钱,你们占股一成,拿走4800贯钱,可好?”韦浩笑着看着他们说道。
“好,好!”那些人一听,马上点头说道,4800贯钱,他们几个工匠一分,每个人也是几百上千贯钱,现在他们是有点瞧不起这点钱,毕竟,现在他们工坊的利润,也很高了,
但是他们知道,分这些钱,就是给自己买了一个保命符,而且以后,工坊每年都有很多利润分,有这么多钱,够了,如果想要更多的钱,那就要看有没有这个命去花了,现在都有人去找他们,希望他们能够出售手上的股份,已经出到了一股20贯钱了,他们每个人手上也是握着一两百股份,
他们不卖,也不差这点钱,他们也不担心对方会报复他们,一旦报复他们,被韦浩知道了,那事情就不是对方能够扛住的,可以说,这个钱分出去,就是给自己买了一个靠山,
荒村詭事
不单单是皇家保护他们,就是那些买了股份的小股东,也会保护他们,如果那些工匠出事情了,那些买了股份的人,岂不是要亏钱,到时候那些人能答应?
“钱虽然不多,但是也不是,置办点家业还是可以的,我,也只能做到这点了,如果做到更好,我也做不到了,大家现在还是工部的官员,虽然你们也请辞了,我听说工部尚书没批,是吧?”韦浩坐在那里,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多谢夏国公,我们懂得!工部就是给我们假期了,俸禄也停了,说是怕朝堂需要我们做事情的时候,找不到我们的人!”坐在最靠近韦浩的那个工匠,点头说道。
“嗯,留着也好,我估计啊,朝堂很快就会改善工匠的待遇,到时候工坊的事情,可以交给下面的人去做,你们啊,还是要替朝堂干活,不能说有钱了,就不给朝堂干活,
我有钱,但是你瞧着,我现在还在这里当县令呢,我也不想当啊,钱没有几个,事情还挺多!”韦浩笑着摊开手,一脸我也很无奈的说道,
那些工匠们听到了,也全部笑了起来,他们都知道,韦浩是不想当官的,他要是想当官,工部尚书都是他的。
“行,我给大家说说抽签的注意事项,还有一刻钟了,等会你们就要出去抽签了,外面有这么多百姓在,我们求的是一个公正,等会抽签的时候,抽10次,上下摇动一下箱子,继续摸里面的纸条,要记住了,这样确保尽可能的公平!…”韦浩就坐在那里,和他们说着抽签的事情,那些工匠也是坐在那,安静的听着,
等韦浩说完后,时间也差不多到了,韦浩也是带着他们到了外面,此刻,县衙外面,搭建了一个高台,韦浩带着那些工匠就上去了,
而此刻,在县衙对面,李世民,房玄龄,程咬金,李靖,尉迟敬德,你五个人坐在一个酒楼的二楼,这个酒楼是一个小酒楼,客人不多,但是现在被李世民给包了。
“瞧瞧,这么多人,人山人海啊!”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下面开口说道。
“那可不,今天可是抽签的日子啊,你知道吗?只要被抽中了,哪怕是你买不起,现在已经有人已经加价了,一股加价到13贯钱,也就是说,如果你被抽中了,一股赚3贯钱,10股就是30贯钱呢,对于很多普通百姓来说,这个可是一大笔财富!你说,老百姓能不来买吗?”程咬金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这么高的价格了,前两天听说还是加价2贯钱多点呢!”房玄龄吃惊的看着程咬金。
“你看着吧,还要涨,很多人去打听那些工坊了,发现那些工坊现在的利润非常高,一个月的利润就超过5000贯钱,而且还是买不到货,马上要建立新的工坊,新的工坊一旦建立好,还能做出更多来,到时候,利润更高,
现在一个月就超过了5000贯钱,如果扩大了,岂不更多,关键是,现在一年就能够回本啊,这些工坊可是能够一直开下去呢!”程咬金盯着房玄龄开口说道。
“你知道的这么清楚?”李世民也是笑着看着程咬金问了起来。
“嘿嘿,没办法,陛下穷啊,我就要想办法多买一点,我们这些人当中,就老夫最穷,家里六个小子!”程咬金苦笑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少扯淡,比你儿子多的多了去了,关键是你家的儿子不读书!老夫都有三个儿子!”房玄龄盯着程咬金骂了起来,他只有一个媳妇,没办法,他夫人可是大唐出了名的妒妇,吃醋这个说法可是因他夫人而起的,而很多国公家里,都是有小妾的,那些小妾生也会生儿子。
“那能一样吗?别人家都是小妾生的,我家可都是我夫人生的,你说,我能不管他们吗?如果是小妾生的,老夫也不会给他们准备那么多!”程咬金坐在那,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嗯,果然还是那句话说的对,天下囔囔皆为利往,瞧瞧,都是为了钱的!”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下面的人头攒动,感慨的说道。
“嗯,陛下,臣认为是好事情,说明现在大唐的百姓,也开始富裕了,比之前要富裕多了!”房玄龄拱手对着李世民说道。
“未必,有钱的是更加有钱了,但是穷人更穷了,朕和慎庸讨论过这个问题,慎庸现在弄出这一幕出来,就是希望普通得百姓,也能够买到一些,能够多赚一点钱,而不是让那些钱财,都被有权势的人控制,慎庸做的是对的,朕相信,还是有很多百姓是不会卖的,留在手上,还能够赚钱!”李世民坐在那里,继续盯着远处说道,
回來的愛 孫將軍
此刻他发现,韦浩带着很多人上了台子,同时后面的那些人,每个人都是抱着一个箱子出来,放在台子的桌子上面,而在后面,还有两个人坐着,而后面的板子上,也有人在张贴白纸。韦浩他们一出来,那些人就开始欢呼了起来,而韦浩也是压了压手,示意他们安静。
“要开始了!”李世民开口说了句,其他人也是看着对面那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