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7oltu言情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笔趣-第七百五十一章 吃不着牛肉麪說牛肉麪不好吃閲讀-98o1c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端着牛肉面,武岳很没形象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在这是水泥地,虽然依旧是湿的,但不至于一坐就是一裤裆泥巴。
坐一屁股泥巴,还是不太好看的,毕竟那不是那啥也是那啥!
武岳做的地方正好是向羽背包放下的地方,瞥一眼背包,武岳不知是脑子抽了还是怎的,竟是用脚踢了上去。还颇为用力。
这一踢,脚尖和背包来了个亲密接触,刻骨铭心的疼痛顿时袭上心头。端着牛肉面的手抖了抖,差点就是掉在了地上。武岳的脸都是变成了紫青色。
旁边向羽让武岳这迷惑的行为给弄懵了,目光紧紧盯着他,想看看接下来还有什么迷惑行为。不知道里面是砖头么?用脚去踢,脑子what了???
向羽一脸怪异地看着武岳。
武岳脸色紫青,脚趾紧紧抠起,钻心的疼痛真特么酸爽。
等疼痛缓缓退去,武岳将碗放在地上站了起来,皱眉看着背包,弯腰下去提。这是向羽的背包,里面明显有负重之物,他想看看这背包到底有多重。
他的背包里没有任何东西,就这样都还落在向羽后面,向羽有负重还在他前面到达终点,说实话,这让他心中有点不舒服。
不提还好,这一提,气氛顿时变的尴尬起来,和袁朗一样的尴尬。袁朗没能提起来,他现在和袁朗的情况差不多。
眉头瞬间皱的更紧,他没袁朗的偶像包袱,直接就把另一只手加了上去。。
背囊被提了起来,背带绷得笔直。这至少得有四十斤!
“这两百公里你一直背着它?”武岳转头看向向羽,语气中有些波动。
帝凰,誓不為妾
这不很明显么。向羽点了点头,他现在也有点不舒服,之前他以为每个人都和他一样有负重,但他看了武岳的背包,是扁的,里面必然是空空如也。
之前以为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他心中还没啥感觉,现在知道貌似只有他一个人负重,心情瞬间就不是那么美妙了。
人不患寡而患不均ꓹ 向羽现在就是这么个感觉。
武岳同样不是那么高兴,向羽负重他没什么ꓹ 但当向羽负重还跑到他前面这就让他心情有点不爽了。
周青不知道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谜,自顾自去端上一碗牛肉面大口吃了起来,啥都不重要ꓹ 肚子最重要。这么大块的牛肉不赶紧吃进肚子里,是在等他生娃么!
三个月特训教会他的道理之一就是ꓹ 再好吃的东西,都只有吃进肚子里才是自己的。
向羽两天两夜没吃东西ꓹ 一碗牛肉面能满足他么?自然是不能的。
只是再想吃却没他的份了ꓹ 暴饮暴食,对肠胃不好。此刻他只能端着一个空碗,看着武岳和周青两人一口牛肉一口面,口水止不住的咽。
奪愛100天,權少的頭號新歡
随着武岳和周青两人抵达,越来越多的进入了老A基地,每个人状态都一样,仿佛呼出的气都写着疲惫两个字。
光是疲惫还算好的ꓹ 更有人受了伤,用几根木棍当成夹板用草藤困在一起ꓹ 再用草藤吊在脖子上。
手受伤算是幸运的ꓹ 至少双脚还能继续跑。像史今那种脚受伤的ꓹ 却是只能无奈含恨退出。
继周青之后到达的是廖勇。他算是所有人中最幸运的ꓹ 途中所遇到的考验都是中规中矩,没有特别刁难人的。对他来说最难的ꓹ 还是手中那个作文本。
即使A字大门就在眼前ꓹ 他也生不起任何高兴之意ꓹ 作文本上那五篇作文,他还背的结结巴巴。
走到大门前ꓹ 廖勇想了想,竟是坐了下来,没有迈进去。
当他傻么?迈过这个大门他立马就得上交作文本然后背书,现在明显还有时间,他大可以在这门口再继续背一背。
盛寵娘子 笑寒煙
鬼眼萌妻有點甜
向羽见廖勇坐在门外的水泥路上,手中拿着个本子念念有词,额头忍不住浮现几条黑纹。那家伙在干什么?不嫌丢人吗!!
武岳和周青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廖勇,廖勇的声音很小,他们听不清那家伙在念叨什么。看廖勇穿着军装拿着本子认真读着,他们仿佛看到自己未来儿子的样子。
他们不知道廖勇这是在干啥,陈煜和袁朗却是很清楚。看着廖勇的样子陈煜一脸怪异之色,他弄这个作文也是一时兴起,可以说是满足他内心的恶趣味。
他犹记得在很遥远的记忆中,小时候早晨去学校,他就是这样一边走路一边背书的,因为背不了就得被罚站。他这也算是缅怀一下上辈子吧。这辈子他可是名副其实的学霸,没有泯然众人矣的神童。
廖勇坐在地上背书,许三多开着车从他旁边慢慢走过,看着坐在地上看书的廖勇。许三多微微一怔,这么努力么?这样好像很有意义的样子。
廖勇不为周围环境所动,注意力全都在本子上,这让许三多看了心中更是震撼。
许三多进了大门,在他后面,赵子武和苏卫一起出现,苏卫依旧是冷着一张脸,衣服上的草刺比之前更多,脸上手上的血痕同样多了许多。
惹上小爺:女人你完了 童年.
光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这一路走过来肯定不容易。
看着坐在门口背书的廖勇,两人都是不由愣了愣,这家伙怎么回事?咋还背起书来了!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两人都是不约而同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当空照,不像是从西边出来的,北边倒是有点可能。
两人三步一回头,目光尽在廖勇身上,任他们怎么想,也看不出这家伙是在搞什么幺蛾子。
走进去话不多说,放下背包端起牛肉面,走到向羽旁边一左一右,开始吃起来。
香味钻进向羽鼻中,喉咙不争气咽了几口口水。这两人简直有毒,不知道他现在正饿着么!
这一刻,他感觉这两人的可恶甚至超过了弄出这个考核之人的可恶。
吃面就吃面,能不能不要那么大声!
不就是一碗牛肉面吗!搞得跟饿死鬼投胎似的!
重生貴府千金
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同样的,吃不着牛肉面说牛肉面不好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