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827jr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明天下-第一零八章萌芽總會成長起來的相伴-m8yk0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一零八章萌芽总会成长起来的
三天后,汤若望带着一支足足有两百三十人的队伍离开了玉山。
同时带走的还有海量的丝绸,瓷器,纸张,书籍以及中成药。
这些东西对于别的商人来说是有数量限制的,而汤若望可以无限量的携带。
随他一起离开的不仅仅有大明派出去的留学生,还有补充欧洲使馆的工作人员,其中,医生,就去了不下十人。
末世輪回之牧歌
还有二十一个在大明生活了十五年以上的欧洲人。
这二十一个欧洲人,早就在大明落地生根了,虽然直到现在他们依旧是客居身份,这并不妨碍他们把自己当成一个大明人。
说真的,在大明居住,尤其是在玉山居住的欧洲人,对于回家这种事并不是很迫切,他们知道欧洲城市或者乡下是个什么样子。
如果不是欧洲还有他们想念的亲人,他们绝对不会生出要回欧洲的想法。
然而,汤若望需要他们回去,好帮助他证明,大明这片土地是一片文明的土地,而不是欧洲人以为的蛮荒之所。
一部《马克·波罗游记》不足以证明东方存在着一个黄金国度。
这一次,云昭准备让汤若望把大明这个黄金国度的故事带去欧洲,让大明成为很多绝望的人的可以得到救赎的土地。
这一次,汤若望携带的精美货物,完全能把黄金国度的消息传递给欧洲那些渴望财富的人。
国家虚弱的时候,外人的到来将是灾难的开始,如果国家强大,外人的到来,只会让这个原本就繁荣的国度更加的繁荣。
汤若望走了,带着徐元寿的野心跟渴望走了,徐元寿无比的期待汤若望归来的那一刻,他相信,汤若望归来的时候,就是玉山书院得到巨大改变的时候。
大明原有的政治体制基本上已经走到了尽头,这已经在大明读书人圈子中已经形成了共识。
形成这个共识非常的艰难。
是用大明上千万百姓的生命换来的。
如果把李弘基ꓹ 张秉忠以及各路反王放在这个大平台上看,他们的杀戮ꓹ 破坏是有一定意义的,假如大明王朝没有这些人造反,还能继续糊弄下去ꓹ 这才是这个民族最大的灾难。
痛定之后的思考,往往是无情的ꓹ 若没有云昭这个强人站出来鼎定天下,大家连反思的余地都没有ꓹ 只能被动的匆匆迎接一个新的蛮横的王朝。
这些反思来自于蓝田王朝的强大ꓹ 来自于天下人吃饱饭之后,有了大把剩余思考时间。
云昭不用思考这么久,在满清灭亡之前,中国人做了太多的思考,做了太多的尝试,最后发现,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独立自强一条路了。
蓝田王朝少了思考ꓹ 尝试的时间,终于在百废待兴之时ꓹ 迎来了属于蓝田王朝的第一个盛世。
云昭希望留住这个盛世ꓹ 并且尽量的让盛世的时间得到延长。
只要盛世存在ꓹ 大明就会变成世界财富的一个低洼地ꓹ 最终将四海八荒的财富全部收拢过来。
一个强盛国家的标志就是四海无敌!
大明现在确实没有敌人。
一般来说,在没有外敌的时候ꓹ 就到了清理内部的时候ꓹ 云昭觉得蓝田皇朝现在的局面很好ꓹ 没有改正的必要,更没有清理的必要。
既然局面是好的ꓹ 那就只能加强。
嘉峪关的张建良也是这么想的。
老子既然已经成了嘉峪关的治安官,那么,这里就要接受老子的管理,不能因为出现了一个学生官员,就有什么改变。
無限裝殖
来的这个学生官员名叫彭玉,毕业于玉山书院,之所以没有被分配到嘉峪关外的西域,完全是因为他的父亲。
他的父亲已经去世了,还被埋在了秃山纪念堂里边。
賽爾號之星月逆襲
武道仙影 神秘道人
也就是因为是功勋之后,他才被允许挑选自己的实习之地。
他不想离守寡的母亲太远,就选择了最近的嘉峪关。
“以后,治安这一块依旧是我的,你只能统管民事。”
彭玉对这个权力分配方案没有意见,张建良本身就是当地百姓推举出来的治安官,在这片荒蛮之地,他这个治安官基本上什么事情都要管理。
他知道嘉峪关附近之所以会出现盗贼绝迹的状况,完全是眼前这个钢铁一般的男人生生的用一柄刀杀出来的。
婚戰 錦瑟華年
他初来乍到,这个男人才是他可以依靠的靠山。
“是,属下遵命!”
随着彭玉快速的回答,张建良黝黑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笑容,瞅着这个年轻人道:“我读书不多,就因为这个原因,在军中没法混了,只能在嘉峪关当一个治安官。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一直在想着如何让这座城池繁荣起来,总是不得法,你这个读书人来了,就该你多操心了。
只要是为嘉峪关好,我老张一定全力支持。”
彭玉见张建良变得和蔼了,也就放松了紧绷着的神经,给张建良的水杯里添满了水,然后很自然的坐在张建良的对面道:“嘉峪关一定会繁荣起来的。”
张建良立刻道:“你怎么知道?”
彭玉笑道:“因为,我在书院读书的时候,在铁路学院见到了兰州通往西域的铁路项目图。”
“铁路?你是说玉山城通往玉山书院的那种东西?天爷爷啊,我听说那东西可不便宜。”
彭玉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道:“再贵能贵的过整个西域?”
张建良给彭玉递给了一支烟低声道:“怎么个说法?”
彭玉接过烟卷,熟练的用打火机点燃了张建良手中的烟卷,见张建良抽了一口烟,就瞅着他手里的打火机目不转睛。
就把打火机放在张建良面前道:“您收着,记得往里面添煤油,我还有一个。”
张建良似乎忘记了修铁路的事情,不断地把玩打火机,还不断地点着,熄灭,再点着,再熄灭,用梦呓一般的声音道:“以前,在校尉手上见过一个。”
彭玉笑道:“那是以前,现在啊,一百个钱一个,不过呢,还是跟军中配发的没法比,听说军中用的打火机,狂风都吹不灭。”
谈起军中,张建良的兴致就低了很多,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没法对人言说。
彭玉好歹也是玉山书院秘书学院毕业的,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就刻意引导话题重新回到了铁路建设上。
“之所以会修从兰州到嘉峪关乃至西域的铁路,重要的原因是酒泉这里有一座叫做镜铁山的大铁矿,朝廷想要用这条铁路充当绑缚西域的铁索。
只要这条铁路修成了,就等于把河西以及西域牢牢地绑在一起,这可是军国大计,张叔,我以为,我们现在就可以做准备了,一定要让铁路经过我嘉峪关,并且在这里修建一座火车站。”
“既然是军国大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就凭你看到的一张图纸?那么多的好地方都没有修铁路呢,哪里轮得到嘉峪关这种小地方。
而且,就算朝廷要修建铁路,也不只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现在准备太早了吧?”
“张叔,不早!咱们的大军给大明打下来了一个大大的疆域,朝廷首先要做的不是依靠铁路赚钱,而是用铁路来把大军占领的土地牢牢地束缚住。”
“军用?”
“对啊,军用,从中原向西域运送物资消耗太大,还慢,当年唐朝人跟大食人在怛罗斯一战,为什么彪悍的唐朝人会失败,就是失败在物资补给不足。
张仙芝那一战失败之后,唐朝人就不得不后退,让出了葱岭一带,以至于我汉人的脚步再也没有抵达到葱岭以西。
现在啊,夏完淳总督的大军已经将要抵达唐朝人控制的区域,如果我们大明不想重蹈张仙芝的老路,这条铁路就必须修,也只有把铁路修好了,我们才有底气跟两河流域的那些阿拉伯人大战一场,且立于不败之地。”
张建良对于彭玉说的经国大计不怎么理解,更不要说唐朝人的旧事了。
不过,他还是听清楚了,如果这个从玉山来的学生官没有胡说八道的话,嘉峪关说不定真的会有铁路经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天只有几十辆马车烟尘滚滚的从这里路过。
带着彭玉上了嘉峪关城楼,张建良瞅着城池外荒芜的戈壁滩由衷的道:“这里就要繁荣起来了。”
彭玉笑道:“我以前不明白你为什么会一定要坚守这座废弃的城关,现在看来,你的做法无疑是英明的。
先生们总说我们这些把书读死的人是没有什么远大前程的。
现在,我觉得只要能让嘉峪关繁荣起来,我就不算白白上了一遭玉山书院。”
张建良笑道:“拼命的事情我去,动脑筋的事情你来,以后,我们一定会在这里发财的。”
“发财?”彭玉愣了一下。
张建良呵呵笑道:“你以为苦守这里做什么?老子就是想要在这里发财,发大财!当初来这里的时候,我就觉得这里能发大财,这么好的城关,凭什么不能发财。
小子,你给我听着,咱们不但要把这里变得繁荣起来,还要在这里发财,发大财!”
彭玉嘿嘿笑道:“做一个符合升迁程序的官员很难,不过,就发财而言,没人能强的过我玉山书院子弟,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张建良瞅着彭玉涨红的嫩脸道:“喂,醒醒,听我说,我说的发财是正当的发财门路,不是巧取豪夺模样得发财。
老子喜欢发财,不过呢,为了发财丢了脑袋那就太糟糕了。”
彭玉被张建良的口水喷了一脸,擦拭掉口水之后苦笑道:“我也不想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