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5s9em优美言情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第865章 記吃不記打展示-a59df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
抓捕行动并没有随着轩哥的被抓而结束。
几名特警已经冲进了屋子里,准备解救人质。
佞臣孽姬 訾離絎翦
在老薛、角头、四娃三人的供述下,他们已经摸清楚了房子的结构。
……
负一层地下室。
地下室的隔音效果不错,上面的动静没有影响到蛇仔和蒋康明。
蒋康明被捆绑在一个柱子上,身上没有穿衣服,全身上下都是血污,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了。
口中不是发出‘呜咽’声,蛇仔站在一旁嘿嘿傻笑,乐此不疲。
“老蒋,你说你咋就这么无耻捏,明明有钱还当老赖,我都替你丢人。我这辈子没干过啥好事,这次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蒋康明目光呆滞,没有任何反应。
“老蒋,我说的,你也别不爱听,其实你也比我们强不到哪去,我是混蛋,我是恶棍,但你又能好到哪去,你欠了人家那么多钱,跟钝刀割肉有啥区别。”
“非要说区别,就是你比我们聪明,你属于慢性杀人,法律拿你也没办法。我们不一样,被警察抓到就是一个死,严格的说,你这种人比我们更适合这个社会。”
“嘿嘿,我跟你说了这么多,你听没听见。”看到蒋康明一直没反应,蛇仔有些懊恼,又隐隐有些害怕他真死了。
“啪啪。”蛇仔抽了蒋康明两巴掌,后者依旧没反应。
“娘的,你可得打起精神,现在还不是死的时候,来,我给你提提劲。”蛇仔又露出一抹坏笑,走到桌子旁边拿起一包深海食用盐,用一个带着血的剪刀剪开了盐袋子,径直撒在了蒋康明的伤口。
“呜呜……”蒋康明猛的抬起头,脖子上青筋暴起,口中发出痛苦的哀嚎ꓹ 只是他嘴里堵着臭袜子,只能化为含糊不清的‘呜咽’声。
“哈哈ꓹ 又活过来了,看看,我又救了你一命不是。你想怎么感谢我ꓹ 要不把你剩下的藏钱地点也告诉我。”
然後我們去哪
我的夢裏有個外星文明 冷月天下
蒋康明先是点头,接着又摇头ꓹ 嘴里还发出呜呜声,仿佛有话说一般。
“老规矩ꓹ 不许喊ꓹ 否则,我就踢爆你蛋蛋。”
蒋康明连忙点头。
蛇仔摘下了蒋康明嘴里的袜子,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丫的,真臭,说吧,你剩下的钱藏在哪了。”
“老大ꓹ 饶了我吧,我拢共就那两处藏钱的地点ꓹ 三百多万都给你们了ꓹ 求你们饶了我这条狗命吧。”蒋康明有气无力的说道。
蛇仔撇撇嘴ꓹ “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答案。”
说着ꓹ 蛇仔又将袜子栽了回去,拿着盐袋子继续往蒋康明身上撒盐。
“呜呜……”蒋康明发出痛苦的哀嚎。
蛇仔笑道ꓹ “哈哈ꓹ 臭丫的ꓹ 你要想活命,就再给老子弄两百万ꓹ 要不然有你好受的。”
“咚咚。”地下室门外响起敲门声。
蛇仔从地下捞起一根棍子,“谁呀?”
“我老薛,我们把钱取回来了,轩哥让你上去分钱。”
“行呀哥几个,这么快就取回来了。”蛇仔露出兴奋的神色,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蒋康明,“那这老小子咋办,要不要弄死。”
“关我屁事,话我带到了,你爱去不去。”老薛撂下一句话,响起一阵脚步声。
蛇仔急了,“丫的孙子,一说分钱,比谁都积极。”
蛇仔将铁棍丢在一边,对着一旁的蒋康明说道,“记着,二百万,只要你再吐出二百万,我就饶了你,要不然,下次我直接弄死你。”
王爺
说完,蛇仔急吼吼的打开门,准备上去分钱。
门刚一打开,一个当胸脚踢了上来,直接将蛇仔踹飞了。
“砰!”的一声重重的落在地上。
两名特警冲了进来,手里拿着枪,“警察,不许动!”
蛇仔只感觉胸口一痛,有些喘不过气,大脑缺氧。
等他清醒的时候,已经被戴上了手铐。
蛇仔长出了一口气,“我日尼玛,差点踹死老子。”
几名特警直接无视了他,赶过去解救蒋康明。
蒋康明留下了眼泪,是激动的,就像是看到了亲人一般。
他嘴里的袜子被拿出来之后,大声哭了起来,“啊啊,警察同志,你们终于来了,我差点被这伙人给弄死。你瞧瞧我身上的伤,都是被他们折磨的。你们怎么现在才来呀。要是早点来的话,我也不会被折磨的这么惨了。这伙人简直就是牲畜,一定要杀了他们,给他们判死刑。”
听到他的喊声,几个特警队员心里踏实了,一时半会是死不了,救护车已经往这边赶来了。
古穿今之巫神 緋色妖葉
蒋康明松绑后,一把抱住了特警队员,“警察同志,这群劫匪抢了我几百万的财产,你们一定要帮我要回来,一定要帮我找回来,那是我们全家人的积蓄,我上有老、下有小,不能让他们跟我一起挨饿呀。”
特警队只负责突击行动,查案不归他们管,让蒋康明先坐在一边休息,他身上的伤势不轻,需要救护人员来处理。
这时候,韩彬带人进入了地下室,他快步上前,握住特警大队副大队长郑明勋的手,“郑队长,这次抓捕行动太漂亮了,给我们好好上了一课。”
“韩队长,你客气,咱们术业有专攻,相互学习才是。”郑明勋笑着应了一声,“这里就交给你们,我们撤了。”
“辛苦各位了。”
特警队来得快,去的也快,他们只负责突击、强攻,其余的情况一律不管。
韩彬走到蒋康明面前,他看过蒋康明的照片,但一时间没敢认,仔细辨认了一会,“你是蒋康明?”
蒋康明用沙哑的声音说,“是我,警察同志,我的钱被那伙劫匪抢走了,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回来。”
“你不用担心,好好养伤,钱我们已经找回来了。”
“真的?”
“不光现金找到了,人也抓了。”
“那就好,这群劫匪太坏了,您看看他们把我折磨的,我这两天就是度日如年,身上没一块好肉,连死的心都有了。”蒋康明带着哭腔,但是没留眼泪,这道不是他装腔作势,而是眼泪已经流干了。
“警察同志,既然那些钱已经找回来了,能不能还给我。”
鬼夫難從,妾有冥胎
黃泉十三靈 午時閑
韩彬愣了一下,没想到刚刚脱离危险,对方就想着要钱。
“你别急,钱虽然找到了,但是我们还要走个程序,证明这些钱确实是你的,才能还给你。”
“是我的,真是我的。一共是三百多万现金和几根金条。”
“我会跟上级领导申请,尽快将钱还给失主。你安心养伤吧。”韩彬说完,让到了一旁。
几名急救人员走了过来,将蒋康明抬上了担架,蒋康明还不忘了提醒,“警察同志,那就麻烦您了,一定要尽快帮我申请。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还急着用钱。”
韩彬没理他,他的责任是营救人质,至于其他的屁事他懒得管。
韩彬出了地下室,跟丁锡锋碰头,看到对方脸色有些难看,问道,“大队长,怎么了?”
丁锡锋哼了一声,“记吃不记打,二话不说就跟我要钱。”
韩彬笑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嘛。”
“那他是别想了,这些赃款,他一个子也别想拿回去。”丁锡锋道。
查到嫌疑人冒充了琴岛人民法院的法官后,丁锡锋就跟法院取得了联系,法院那边提供了蒋康明的详细情况,这货就是一个老赖,欠了十几个人的外债,加起来足足有几百万。
法院一直想查封蒋康明的资产,但一直没找到,这回提前打了招呼,只要找回那些赃款,法院会启动资产冻结程序,将这些赃款用于偿还债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