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wwdqp人氣玄幻小說 大周仙吏 線上看-第154章 謎團分享-258kb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过去的一夜,对神都的很多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名满神都的李大人新婚,神都不知多少女子,黯然神伤。
文武状元,女皇宠臣,正义使者,百姓青天,样貌又是如此风流,对于神都适龄的年轻女子来说,这无疑是他们最为理想的夫君人选。
尤其是这样的男子,还不曾成亲,某些自恃还有几分姿色的女子,便有意无意的在李府门前徘徊,幻想着能和某人有一段浪漫的邂逅,日后成为李府的女主人。
李慕大婚之前,她们还能对此抱有希望。
现在,她们的希望已然破灭,心中对于那名幸运的女子,却生不起丝毫嫉妒,只能默默的祝他们幸福。
李府。
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李慕和柳含烟才从房间里走出来。
柳含烟面色红润,神光内敛,眼中的笑意隐藏不住,李慕却是一脸郁闷,心中也颇为不忿。
就在昨晚,两个人终于等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阴阳双修。
双修的过程无疑很快乐,但结果,却让李慕难以接受。
債帝
昨天夜里,两人阴阳交融,多年的纯阳与纯阴之力,在两人体内融合流转,柳含烟的修为,成功突破到了第五境,李慕的修为,虽然也经历了暴涨ꓹ 但却卡在了第四境巅峰,距离第五境ꓹ 还差一步。
但这一步,却是最难的一步。
最后这一步,有人数日就能迈出ꓹ 有人却要十天半月,有人三五年ꓹ 有人三五十年,毫无规律可言。
李慕比柳含烟先修行ꓹ 也是引她进入修行之路的耳朵ꓹ 但她却比李慕先突破第五境,李慕气抖冷,难道他这辈子,注定要一直被女人压在身下?
贼老天,同样的阴阳双修,这对他也太不公平了。
柳含烟挽着他的手臂,安慰道:“别灰心ꓹ 说不定过几天你就突破了,以后ꓹ 我保护你……”
她虽然是在安慰李慕ꓹ 语气中却有掩饰不住的得意。
李慕瞥了她一眼ꓹ 说道:“我是需要女人保护的人……吗……”
说着说着ꓹ 他的声音就小了下来。
因为他意识到,他好像真的是这种人。
安全上ꓹ 以前靠李清ꓹ 后来靠苏禾ꓹ 再后来靠女皇,经济上ꓹ 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靠柳含烟……
不想不知道,细想才认识到,自己原来一直在靠女人。
现在连柳含烟的修为都比他高了,李慕心里难免有些酸溜溜的,说什么天命之子,可能他也只是老天抱养的儿子。
吃过饭后,李慕打算进宫一趟。
亂世塵雪
昨天婚礼举行的这么顺利,其实很大程度上,要感谢女皇。
李慕家里没有丫鬟下人,她便让梅大人从宫里调了一些宫女过来。
婚宴上的菜肴,是她遣宫里的御厨做的。
候補聖女 月下小羊
给客人准备的喜酒,也是她从宫里送来的贡酒。
她虽然自己没有来,但却让梅大人将他的婚礼安排的十分周到。
长乐宫。
李慕走到殿内,正在批阅奏章的女皇头也没抬,问道:“你不在家里陪新娘子,来宫里做什么?”
李慕将几道装着他亲手做的小菜的食盒递给梅大人,说道:“臣的婚礼,多亏陛下帮忙,臣是来感谢陛下的。”
周妩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若是真的想谢朕,就帮朕把这些奏章看了,每天都有看不完的折子,烦死了……”
李慕发现,两人混熟了以后,女皇现在越来越放肆了。
每天都有看不完的折子,烦死了……,这是一个皇帝应该说的话?
就算她真的烦,也不能说出来,明君都是夙兴夜寐,日理万机,只有昏君才会嫌弃看折子烦,这句话要是被记下来,会在后世留下千古骂名。
首席男神,獨家誘愛 憶昔顏
以前她还会在李慕面前装一装,摆摆架子,现在连装都不想装了。
李慕虽然也想帮她,但后宫尚且不能干政,哪里有大臣帮着皇帝处理折子的,这要是被人知道,一个宠臣乱政的帽子,是没办法摘掉了。
李慕摇了摇头,无奈道:“陛下,这不太好……”
周妩失望的看着他,说道:“朕算是明白了,你以前说什么为朕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原来都是假的,连帮朕看看奏章都不愿意,更别说赴汤蹈火……”
李慕走上去,无奈说道:“看,看,臣看还不行吗……”
女皇今天在他面前,彻底露出了本性,连演都不演了,居然还会用李慕的话来反套路他,李慕若是拒绝,便说明他之前对女皇说的,都是虚言。
梅大人将食盒里的饭菜放到桌案上,李慕抱起那堆奏章,来到角落里。
各部呈上来的折子,是按照重要等级分好的,最重要的折子,女皇都已经处理过了,余下的,都是些次等重要的。
大周三十六郡,数百个县,即便是各部已经解决了大部分的问题,但留给女皇要处理的,依然不少。
周妩在一旁悠闲的吃着饭,目光从李慕身上扫过,问道:“几天不见,你的修为提升了不少。”
李慕解释道:“因为臣是纯阳之体,臣的妻子是纯阴之体。”
纯阳与纯阴阴阳交融时,会产生一种无比奇异的力量,有增长法力,突破修为壁障的作用,李慕虽然没有明说,但他的言外之意,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他的意思是,他们昨天晚上,阴阳交融了。
周妩瞬间就感觉眼前的饭菜没有那么香了。
不仅如此,李慕的一句话,让她不由的联想到他们阴阳交融的画面,这种画面,不曾有过类似经历的她,本来是联想不出来的,但她碰巧又撞见过李慕的那个梦……
她越是想要忘记,那幅画面就越发清晰。
她可以抹去别人的记忆,却不能抹去自己的记忆,记忆缺失,心魔还在,这会给她造成更大的麻烦。
心魔可以用清心诀压制,但有些心思却不能。
原本属于她一个人的贴心臣子,变成了另一个女人的夫君,他们住着她赏赐的宅子,用着她赏赐的东西,她甚至都不能再去那里——周妩承认自己有些羡慕了。
有了娘子之后,李慕的心思,就不能一心一意的放在宫里,她赏赐他的灵螺,也已经有好久好久没有用过。
让她矛盾的是,她偏偏觉得,梅卫说的很对。
李慕虽然是她的臣子,但他也应该有他的生活,她不该对他太过苛求,也不该对他的占有欲太强……,但心里为什么还是这么难受,仿佛小时候被妹妹们夺走了她心爱的玩偶……
綜系統,求別再死 公子盡陌
此刻,距离李慕越近,她的心就越乱,她放下筷子,站起身,说道:“你先看,朕出去走走……”
女皇选择了当一个甩手皇帝,李慕只能继续帮她处理奏章。
这些奏章不看不知道,一看才发现,原来当皇帝这么辛苦。
大周三十六郡的事情就已经不少了,大周作为祖州上国,还要处理祖州其他国家的事务。
有些小国中,发生了政变,正统皇室,会向大周求援。
还有些小国,被妖鬼魔道入侵,凭借自己国家的力量,无法抵抗,也会求助大周。
这些事情,朝臣是无权做出决定的,最终都要女皇决断。
李慕也无法代替女皇决定这些,将这部分折子挑出来,放在一边。
至于大周境内的事务,尤其是层层批准之后,只需要女皇朱笔批示的,李慕都替她批了。
处理完了他能处理的折子,女皇还没有回来,李慕离开长乐宫,来到中书省。
除了帮助女皇分担,他还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
走进属于他的衙房,李慕发现,他衙房的桌子上,又放了几个折子。
六位中书舍人,他分管的是刑部,日常事务最忙,李慕打开几封折子,发现是来自玉山郡的折子。
玉山郡白玉县令和中山县尉,疑似死于魔宗的报复,玉山郡守为此亲自来神都禀告此事,反而比从郡衙递出的折子更快一步。
此案朝廷已经派供奉司去查了,只需等结果就好,李慕将两封折子翻了翻,便放在一边,准备看下一封。
他已经拿起了一封新的折子,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又将之放下。
李慕重新打开那两封折子,将之放在一起,发现白玉县令和中山县尉,在去地方任职之前,居然都是从吏部调出去的,而且官职都是吏部主事,就连被从吏部调出的时间,都只相差了几个月。
如果他没有记错,之前死的安义县令和天河县丞,好像也有在吏部为官的经验,但具体是什么官职,李慕并未细致了解。
半年之内,从吏部走出去的官员死了四个,这未免太过巧合,倘若前两名官员的死,与玉山郡两位官员的死是同一凶手所为,那么此案便与魔宗无关,朝廷查错了方向……
因为从时间线上推算,前两名官员死的时候,李慕还没有招惹上魔宗。
鬼神召喚
发现了这几件案子之间的联系之后,李慕便直接来到刑部,找到刑部郎中,问道:“之前汉阳郡和丹阳郡两名官员遇刺得案子,是谁在查?”
刑部郎中道:“是魏主事。”
李慕道:“让他过来。”
刑部郎中走出衙房,很快便将魏鹏找来,李慕看向魏鹏,问道:“天河县丞和安义县令,以前在吏部所任何职?”
魏鹏想了想,说道:“吏部主事。”
李慕目露惊异:“又是吏部主事……”
说完,他继续问道:“你知道他们担任吏部主事,是什么时候吗?”
魏鹏对于此事,显然记得很清楚,并未过多思考,说道:“大概十二三年前……”
同一时期的四位吏部主事,在半年间,全部获得了升迁,又在十二三年后,在半年内,全部死于非命,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李慕眉头微皱,喃喃道:“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