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華爲:整體出售榮耀 對公司償債能力無重大不利影響

華爲:整體出售榮耀 對公司償債能力無重大不利影響

華爲出售榮耀一事終於落錘。

11月17日,深圳市智信新(以下簡稱“深圳智信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在深圳特區報發佈聲明稱,已與華爲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簽署了收購協議。根據該協議,深圳智信新作爲收購方,完成對榮耀品牌相關業務資產的全面收購。出售後,華爲不再持有新榮耀公司的任何股份。

據記者瞭解,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由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發展集團與30餘家榮耀代理商、經銷商共同投資設立。出資名單中未見此前所傳的神州數碼、TCL等公司身影。

對於收購消息,華爲迴應稱,在產業技術要素不可持續獲得、消費者業務受到巨大壓力的艱難時刻,爲讓榮耀渠道和供應商能夠得以延續,華爲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決定整體出售榮耀業務資產,收購方爲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對於交割後的榮耀,華爲不佔有任何股份,也不參與經營管理與決策。

國資券商出清零售業務進行時?國開證券打包轉讓9家營業部

聲明並未公佈收購的具體價格。但不論金額多少,這都是中國手機發展史上最受關注的一筆收購案。背後是全球出貨量最高手機廠商的斷臂求生,也是榮耀產業鏈的自救之舉。

界面新聞曾獨家報道,榮耀獨立後,部分或將搬入位於深圳福田新一代產業園4棟的新辦公地點,與vivo軟件部門成爲鄰居。據知情人士透露,此地或爲臨時辦公地點,一年後有可能再次搬遷,遷入位於深圳香蜜湖的金融街一帶。

目前,搬遷還未提上日程。多位榮耀員工向界面新聞透露,新辦公地點仍在修繕當中,內部多項交接工作也還未開展,員工補償問題也未在內部官宣,預計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正式“分家”。

留學生返回國外需做好哪些準備?

從資本層面來看,華爲並未在新公司持有任何股份,與榮耀徹底分家。但從管理層安排來看,榮耀並非被華爲“放棄”,而是以另一種形式,延續華爲手機的命運。

界面新聞曾報道,華爲消費者業務COO萬飈將出任新公司董事長,榮耀總裁趙明則擔任CEO。此外,華爲消費者業務法務部長、稽查部長、IT與質量運營部長也已確認將加入獨立後的榮耀。

曝火箭籃網達成口頭協議 哈登加盟KD贊成厄文反對

但無論如何,榮耀已經獨立。掙脫華爲的羽翼後,榮耀的價值和命運都將被重新審視。

榮耀賣給了誰?

根據聲明公佈的方案,榮耀將出售給深圳智信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該公司由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發展集團與30餘家榮耀代理商、經銷商共同投資設立。

天眼查信息顯示,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成立於2020年9月。從股權穿透信息來看,最終的大股東爲深圳市國資委。

出資名單中,包括天音通信、北京鬆聯、普天太力、中郵器材等國內頗具影響力的手機渠道商,也是榮耀渠道的老合作伙伴。此外還有線下賣場深圳順電、電商代表蘇寧易購,以及全國各省手機分銷商。

農村土地市場化改革拉動增長潛能大

此前曾有報道稱,神州數碼、TCL乃至小米等公司都曾是榮耀的意向收購方,但在最終收購名單中均不見身影。

家長壓力巨大,老師無可奈何 家長羣背後的焦慮與掙扎

渠道商全面接盤榮耀,這並不難理解。榮耀與華爲分家後,缺的不是啓動資金,而是對渠道和供應鏈強有力的把控,渠道也是榮耀獨立後能夠安身立命的重要法寶。

中國真正的魔法學院,又稱雙鴨山大學

深圳智信新在聲明中表示,此次收購既是榮耀相關產業鏈發起的一場自救和市場化投資,能最大化地保障消費者、渠道、供應商、合作伙伴及員工的利益;更是一次產業互補,全體股東將全力支持新榮耀,讓新榮耀在資源、品牌、生產、渠道、服務等方面汲取各方優勢,更高效地參與到市場競爭中。

聲明還承諾,所有權的變化不會影響榮耀發展的方向,榮耀高層及團隊將保持穩定。

這被解讀爲,在公司決策上,榮耀新管理層仍具有相當大的自由空間。

百億私募被查?牽涉投資大佬馮柳 高毅緊急迴應!

同時,華爲將有多名高層加入榮耀擔任核心高管。其中,華爲消費者業務COO萬飈或將擔任董事長,榮耀總裁趙明則將擔任CEO。此前有消息稱,榮耀管理層也將在新公司持股。

萬飈曾經擔任華爲終端CEO、華爲俄羅斯片區擔任負責人、華爲移動寬帶和家庭產品線總裁,在終端業務擁有豐富經驗。在加入榮耀新公司之前,萬飆是華爲消費者業務COO,曾多次代表華爲PC業務線發聲。

而趙明,無疑是最瞭解、也是最能動員近8000名榮耀員工的高管之一。他在華爲任職超過22年,2015年3月接任榮耀總裁一職,全面負責榮耀業務,他在任期間,榮耀成爲全球增長最快的手機品牌之一。

功臣榮耀

外資加速調研A股 緊盯科技醫藥龍頭

在華爲終端的崛起史上,榮耀無疑是一位大功臣。

榮耀的誕生,很大程度上是爲了阻擋小米的圍攻。2011末,小米首發10萬臺M1在3小時內全部售罄的戰績,讓整個行業都領教了互聯網模式的威力。剛擔任消費者業務CEO一職不久的餘承東,決定推出一款對打小米的產品。

這場發佈會後不久,榮耀手機橫空出世。2013年, 榮耀品牌獨立,劉江峯出任CEO,在營銷、渠道等多個層面均參照小米模式,與後者貼身肉搏。

榮耀品牌獨立之後,大幅採用“機海戰術”,在一年時間內火速推出了榮耀3C、榮耀3X、榮耀X1、榮耀6、暢玩等產品,10個月內總銷量超過1000萬臺。2014年榮耀出貨超2000萬臺,銷售額30億美元,業績同比大漲24倍。2015年,榮耀更是用半年時間就超越了前一年全年的業績。

飽嘗電商模式甜頭的榮耀並未鑽進性價比的牛角尖,而是隨時代浪潮及時調整了方向。隨着線上渠道成本的增加,從2015年起,榮耀開始在多地佈局門店,渠道向下延伸,同時嘗試推出中高端機型,完善產品線。正是這兩項舉措,讓榮耀經受住了行業變更的衝擊。


精準挖掘中醫藥價值 充分發揮獨特作用短

華爲也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支持榮耀的發展。2017年,任正非親自簽發《榮耀品牌手機單臺提成獎金方案》,爲榮耀單獨設計激勵機制,實施“榮耀手機按銷售臺數提成”等制度。在堅持一定利潤規模的情況下,不再考慮利潤率,也給榮耀在模式發展上更多自主權。

《華爲終端戰略》一書中曾寫道,一個剛入職的普通員工,只要在合規的情況下,搶到了更多的“糧食”,收入可與總裁級別比肩,拿到百萬級甚至更高的獎金。

頗具狼性的激勵制度很快見效。當年10月,榮耀出現了品牌獨立後首款突破千萬銷量的產品。在榮耀四週年慶上,榮耀總裁趙明宣佈,2017年1-11月,榮耀手機以4968萬臺銷量和716億元銷售額,登頂中國互聯網手機品牌第一位。

易綱:着力穩住宏觀槓桿率 通過改革開放發展直接融資

“716億”這一數字,不僅僅超出小米銷售額一百多億,更被戲稱爲“比小米多了一個魅族”。從模仿到逆襲,榮耀完成對小米的全面超越。

價格親民、產品定位準確、渠道策略得當,都是榮耀成功的理由。最如日中天的時候,華爲內部甚至有人提議放棄華爲品牌,只做榮耀,專攻低價市場。

事實證明,保留雙品牌纔是正確的決策。榮耀補齊了華爲手機產品線中主打年輕人和性價比的空缺。在行業整體不景氣的2019年,榮耀與華爲並肩成爲唯二兩個逆勢增長的手機品牌。

前臉酷似皇冠 一汽豐田全新轎車傲瀾外觀曝光

脫離華爲能飛多遠?

美股新能源汽車股集體走高

榮耀已經不能再等了。

一位長期與榮耀合作的ODM廠商人士告訴界面新聞,自麒麟芯片庫存告急後,榮耀曾一度砍掉低端機型訂單,這導致供應商將產能分配給了其它廠商。但在高通重新供應4G芯片後,榮耀又在幾天前加單。目前,上游供應商正在評估是否能容得下榮耀的新增訂單,這關係着榮耀新機是否能及時上市。

傳承五代的點翠技藝:從“守正”到“創新”

榮耀在上游緊急加單,與市場供應緊缺不無關係,這已經影響到榮耀手機的銷量。一個鮮明的例子是:去年雙11,榮耀是全平臺安卓機銷量冠軍;但今年,小米(包括紅米)卻因爲中低端機型的熱賣奪得銷量第一,同樣主攻中低端市場的realme也有多款型號擠入熱銷榜單。

由於芯片短缺導致的產能不足,榮耀錯過了一個重要的銷售節點。往年11-12月,都是榮耀V系列新機發布的日子,榮耀必須小步快跑起來。

已經有經銷商開始擔憂榮耀脫離華爲後的市場表現。一位省級手機代理表示,如果榮耀與華爲分家,榮耀的品牌優勢也將被削弱。“在三線以下城市,顧客對於榮耀的品牌認可大多是因爲其是華爲子品牌,以及背後的麒麟芯片。失去華爲光環的榮耀,恐將難以保證從前的號召力。”

榮耀一直與華爲共享技術資源與供應鏈,其手機芯片、結構設計、屏幕壓感、雙攝像頭、快充等技術,都源自華爲。某種程度上,華爲的研發能力也是榮耀的底氣。過去在某些機型中,榮耀甚至搶到了華爲技術的首發權,比如榮耀30S搭載的首發旗艦級芯片麒麟820,以及首發GPU Turbo的榮耀Play。

中國式4S店如何擺脫“中年危機”?

榮耀總裁趙明曾對界面新聞表示,榮耀佈局5G市場的關鍵準備,就是推出在各個檔位中最具競爭力的處理器,即麒麟芯片。他強調:“在覈心技術領域,比如說芯片和攝像頭技術,以及在通訊技術方面,華爲集團有一個很大的團隊。”

“如果榮耀也用驍龍芯片,那在對打小米的時候很有可能失去競爭力。一方面,榮耀要和很多廠商一起爭搶產能,在芯片供應處的話語權肯定被削弱;另一方面,小米是很不惜於打價格戰的,榮耀也要拿出自身優勢。”前述代理商表示。

北京:設立行政訴訟監督研究基地

不過,業內也不乏看好榮耀的聲音。樂觀情緒認爲,在高通和聯發科的5G芯片都沒有供貨許可的前提下,榮耀留在華爲也是損耗。獨立後,將有更大可能獲得聯發科、高通的芯片,也可使用谷歌全家桶,解決海外市場的憂慮。

至於軟硬件層面的依賴,一位華爲內部人士表示,這“不是太大的挑戰”。華爲可將硬件技術、軟件服務等授權給榮耀,成爲新公司的供應商,雙方仍可維持密切業務往來。

天眼查信息顯示,11月16日,華爲新增多條商標信息,包括 “榮耀”、 “榮耀視頻”、“榮耀錢包”、“榮耀閱讀”、“榮耀親選”、“榮耀花粉”等。不難看出,這些商標均對標華爲此前的多個軟件服務。至少在紙面上,榮耀要與華爲徹底分家。

“榮耀一直有‘去華爲化’的舉動,比如2017年推出的Magic UI,雖然底層架構並無差異,就是爲了與華爲EMUI相區別。”上述人士表示,華爲已經爲軟硬件層面的遷移做了充足的準備,加之榮耀員工跟隨新公司一同出走,這在研發管理的過渡上省了很多麻煩。

很大程度上,新公司仍保留着強烈的華爲色彩。獨立後的榮耀,更像是華爲手機的火種。

而換取了千億級別現金流的華爲,也有更多喘息的空間。如果供應鏈鬆綁,華爲可在手機業務上更聚焦Mate與P系列的高端市場;反之,華爲也有空餘精力在其它業務上大施拳腳。


維護“一國兩制”憲制秩序,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香港基本法頒佈三十週年法律高峯論壇在港舉行

近日已有消息稱,華爲汽車業務將與消費者業務整合,未來汽車業務將交由余承東負責。未來,汽車業務很有可能成爲暨手機之後,華爲又一個造富利器。

歷史的車輪滾滾而來,昔日並肩闖下中國手機市場近半壁江山的手足,終於各自奔向新的彼岸。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