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lhmcn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大隋國師 txt-第六百九十三章 大婚-5hv7z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入夜之后,狼藉的沧澜山派清理了残骸,划破的灯笼换上新的,点亮升去房檐,暖黄的灯火照着窗户剪出人影走动。
下一刻,陡然有惊呼在屋里响起。
“成亲?!”
李随安包裹着绷带唰的一下榻上坐起来,扯到伤口疼的呲牙咧嘴,“师父,你成亲还是我成亲?”
“当然是你成亲。”
龍魔爭霸
静谧燃烧的灯火映出人影,从榻上的身形拂过去,脚步声里,陆良生一巴掌拍在他头顶,在旁边坐下来。
“你看过人家姑娘身子,总要负责的。”
“可……师父……”李随安坐在床沿看着桌上的油灯,有些扭捏,“突然就说成亲的事……弟子还没想好……”
“但污了姑娘家青白,一走了之,那咱们就是不讲究了。”
位面種植大亨
陆良生破天荒的干起说媒这种事,卫翎芸那边,沧澜山掌门亲自去说,不过今日白天的时候,他看那少女盯着李随安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听随安说这个月余以来,对方来过几次看他,大抵心里也是有意的。
“却是有些不讲究。”
那边,李随安有些苦恼,他行侠仗义的梦还才开始几年,这就成亲了,往后哪里还能行走江湖,四处游荡了。
他向来较有主见,到的眼下也是左右为难,忍不住望去陆良生。
“师父,你说怎么办?”
“之前为师不是跟你说了吗,成亲。”陆良生笑了笑,起身拉开袖子,伸手摸去袖袋,手一摊,显出两柄手指长短的小剑ꓹ 放去桌上,眨眼化作三尺青锋ꓹ 剑鞘一黑一白,系着皮缰、一柄系着鸳鸯扣。
李随安捂着仍有疼痛的肩膀下床走到桌前,忍不住抚过精致的剑柄、剑鞘ꓹ 黑白双剑,一看就是一对。
“师父这是……给我的?”
“自然是给你的。”
说了一句ꓹ 陆良生拿过其中一柄黑剑,握着剑柄拔出半截ꓹ 映着灯火露出一抹寒光ꓹ 书生眸底含有笑意,偏去徒弟身上。
從鬥羅開始的穿越生活
“其实,倒不是给你的,而是替你婶子还给你的。”
婶子?
看着师父手中的黑剑,李随安嚅了嚅嘴唇念叨这个称呼,好像明白过来什么,声音都有些颤抖。
“这两把剑……是……我爹娘留给我的?他们…..”
原來你也曾赴一場豪賭
“你婶子说ꓹ 你爹娘原来也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大侠。”陆良生回忆起李家婶子的话语,将一些话语修饰了一番ꓹ 原原本本的讲给了徒弟听。
“……你爹娘在天之灵若是能知道他们的儿子这般有出息ꓹ 不知多有高兴ꓹ 为师也希望你能成亲后ꓹ 与你娘子拿上这黑白二剑,也能继续行侠仗义。”
温和的话语在暖黄的灯火中徐徐再说ꓹ 李随安抚着手中两柄长剑ꓹ 深吸了一口气ꓹ 声音有些哽咽的点点头。
“这就对了,给那卫姑娘也算是个交代ꓹ 成婚后,你也会变得有担当。”
陆良生拍拍他肩膀,将交代的事都交代清楚了,让随安好好在屋里多想一想,随后出了房间,去寻卫荒,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一坨短小的身影穿了夜行衣,蒙着黑巾跑过广场,鬼鬼祟祟的张头晃脑四处打探。
“师父?”
陡然听到一声呼唤,那坨靠着墙壁的矮小黑影下意识的偏过头来,豆大的眼睛便看到前方走廊檐下,一个青袍书生正笑吟吟的站在那,当即撒开脚蹼飞奔过去,背对徒弟警惕的四下看了看,方才撤下面巾。
正是一直待在悬崖上的蛤蟆道人,眼看天黑也不见徒弟回来,便翻出夜行衣,带上面巾夜探沧澜山。
“良生,事情怎么样了?”
修真技術人員 腳丫白白
“嗯,还好,正好还有一点事没做,师父一起去吧。”
蛤蟆愣了一下,还没等他问话,就被良生伸来的手捡起来,托在掌心,沿着屋檐走去主楼的方向。
那边木楼二层,某个房间里,父女两人也在进行了一番交谈。
主楼上方阁楼房里,卫荒坐在圆桌前,看着对着铜镜的女儿背影,叹了口气。
藏妖之通靈密碼
“芸儿,爹有些对不住你。”
他手在桌上敲打几下,胡须都在微微抖动,抿了抿嘴唇:“自从你娘去世后,为父与你说话的时间也少了许多,成亲这种事,也没跟你商……”
“爹!”
对着铜镜梳妆的少女忽然转过身来,脸上哪有什么愤怒,笑的跟花似得,“我愿意啊。”
那边,卫荒还在说:“没跟你商量,就定下……”的话语,声音顿时戛然而止,愣愣的看着女儿,“你愿意啊?”
“嗯!”卫翎芸脸颊燃起红晕,轻嗯了一声连连点头,卫荒一拍大腿,脸皮都皱在一起,看着女儿的模样,憋着的话语吞回去,又是一声长叹,缓缓起身。
“…..女大不中留了啊。”
唏嘘的退出房门,下了阁楼就见陆良生坐在桌前端着茶水,旁边还有一只穿着黑色衣裳的胖蛤蟆,大抵以为是对方随身灵兽,多看了两眼。
这边,陆良生看到卫荒下来,嘴角勾出笑,重新倒了一杯茶推过去。
“怎么样?”
“成了。”
大厅屏退了左右,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商议起了婚事,只有盘在桌上的蛤蟆道人眯起蟾眼,歪着脑袋在想发生了什么事。
原本是想进来看徒弟大杀四方的,怎么忽然间两方人和和气气的做在一起商议婚事了?
夜色渐渐深邃,随着四个书生加上舍龙被一众沧澜山弟子还有长老弄上山来,这边陆良生和卫荒也商量的差不多,与外面闹哄哄的一群人解释一番后,才在深夜散去。
…….
随着婚事的敲定,陆良生也在沧澜山派多住了几日,在处理完任阴阳丧事后,掌门独女,门中弟子中的唯一师妹要嫁人的消息才传开,一下子热闹起来。
好些人从这事的震撼里反应过来,躲去角落捶胸顿足嚎啕大哭,也有愤愤不平,扬言要让那叫李随安的小子好看!
毕竟心爱的小师妹忽然嫁人,一时间是难以接受的。
怪胎聖妃
“肯定是那个什么国师,用身份压掌门才这样的!”
“……心爱的师妹嫁人了啊,为什么新郎不是我啊。”
執子之手,把子拖走
將軍紅顏劫
“以芸儿的性格,怎的也不会妥协的啊,平日与我关系那么好,应该会跑来找我商量,说不定还要我带她私奔才对。”
“芸儿是你叫的!?我才与她平日要好。”
“放屁,就你这模样,去沧澜江好好照照,芸儿会看上你!”
“就是,不过那小子什么福气啊,除了比我好看一点,修为比我高一点,哪里比得上我。”
如今婚事已经在准备,卫翎芸要出嫁的事,让众人原本还有点侥幸的心理也荡然无存,自得接受这样的事实,热热闹闹的操办起婚事。
流程其实也简单,就在沧澜山剑派里操办,选定了一个良辰吉时,门中一众弟子纷纷给派里各处建筑贴上喜色,大红的灯笼四处高挂,两边互换了八字,穿上喜袍,胸上挂上大红花,陆良生便推着还有些发懵的李随安从木楼出来,过去隔壁主楼接亲,又在楼里大厅跪拜了卫荒、陆良生两人,接着就被哄闹的一众人推入洞房。
随后,众人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一通下来,卫荒也喝了不少酒,被两个弟子搀扶回房里。
“唉,掌门这模样,喝了不少闷酒啊。”
两人退出房间,最后看了一眼,门隙里对着灯火独坐的背影,轻轻将门扇带上,轻轻叹息。
“是啊,这跟外面传闻的强迫卖女有何分别。”
“唉…..真是苦了掌门,也是苦了师妹,上午拜堂的时候,没看师妹笑中带泪吗?”
又是一声叹息,两人摇着头远去走廊,下了楼梯,身后的紧阖的房门里,微微摇晃的灯火之中,孤坐的背影一肘撑在桌上,手掌捂在额头,慢慢移去口鼻间,肩膀微微发抖起来。
不知是醉酒发红的眼睛,还是其他,泛起了一层水雾。
下一刻,捂着口鼻得手拿开,拍去桌面,卫荒嘴唇微张,呵呵的笑声传出,笑得合不拢。
……驭剑术又回来本门,芸儿还找了一个好夫家。
老夫苦什么苦,高兴还来不及,你们还在想这些事,老夫已经站在更高一层了。
往后啊,再将这掌门之位传给那小子,老夫终于有闲暇出山到江边钓鱼了。
一想到往后悠闲生活,“啊…..”的长叹,颇为满足的闭上眼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