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fvu55人氣言情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txt-第三百二十三章 開宴-e3hig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阴阳家。
“东皇阁下!”
殿宇之中,高台之上,东皇太一依旧独立其上,看起来高不可攀。然而麾下,却只剩下了云中君一人,有些冷清。
“何事?”
“近来新收弟子二十八人,属下都已经一一看过了,皆是天赋不凡。”
“很好。”
虽说阴阳家现在只剩下了一个长老,不过五部的弟子具在。只不过,如今少了教这些弟子的人,只剩下了让其中天赋不凡的人自己脱颖而出。
“东皇阁下,近来江湖上有些传闻,事关阴阳家,属下得知后,心中有些不安。”
“何事?”
“秦楚之地,墨家与农家大打出手,风云为之一变。可是农家多位高手受袭,事传与我阴阳家有关。属下猜测,在阴阳家中有能力连伤农家数位高手的,也只有两位护法了。”
云中君说到这里,显得有些不安。毕竟,这是墨家与农家的争端,而阴阳家掺和进去,并没有什么好处,反而会招惹强敌。
现在阴阳家很是虚弱,属于新老交替,顶尖的高手缺位,凡事都应该低调。
“这件事情你无需多管。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我阴阳家主要的事务在于挑选弟子,培养新秀,至于外务,皆有东君、月神处理。”
“属下明白。”
……………………..
寵婚夜襲:萌妻買一贈二
昌平君府。
“阴阳家?”
当昌平君得到远方的消息时,显得有些错愕。农家三位堂主、一位总管受袭,身受重伤,可是对方却没有下死手,而且据传是阴阳家动得手。
在这个紧要的关头,若说与墨家没有关系ꓹ 没有人会相信。
只是,让昌平君疑惑的是ꓹ 赵爽是从哪里借到这一对风火轮的?
“田光那里怎么说?”
昌平君看着眼前的昌文君,问道。
“田光已经准备好了人手,将与那一千墨侠一战。只是ꓹ 若是战端一开,如何收场就无法预料了。田光拿不定主意ꓹ 想要问兄长的意见。”
昌平君思索着,心中也是主意不定。
他的心中ꓹ 其实更倾向于与墨家一战。因为昌平君清楚ꓹ 此时的墨家大统领麾下尚没有多少在江湖上叫得上名号的高手,那一万墨侠的整体实力也是青黄不接。可再过几年,等到墨家大统领羽翼具丰,就不好说了。
此时一战,可将战果最大化。
可昌平君之所以拿捏不定,便是因为与墨家交恶,所影响的或许已经远远不止是在江湖上了。
虽说农家在楚地有优势ꓹ 拿下那一千墨侠,摧毁他们已经建立好的据点也没有任何困难ꓹ 可正值楚国国势动荡ꓹ 风云变幻之际ꓹ 如此做会带来什么?或许会牵动秦楚之间的国势ꓹ 将局面引到更深的动乱之中。
可是,如果无所应对ꓹ 墨家那边怕是会得寸进尺ꓹ 趁着此次机会ꓹ 深入楚地。一旦墨家那边与楚国高层搭上线,那么之后的局面对于昌平君而言ꓹ 也相当不利。
一时间,昌平君有些进退两难,面色凝重。
“君上!”
便在此时,门口传来了下人的声音。
“何事?”
“华阳太后派人前来,有请两位君上前去赴宴。”
华阳太后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请他们去赴宴?昌平君心中有些奇怪,挥了挥手。
“知道了,本相与昌文君换身衣服就前往华阳宫。”
…………………..
当昌平君与昌文君到达华阳宫的时候,已经有一辆马车停在了宫门之后。显然,在这场宴会中,华阳太后的客人不止他们两个。
尽管心中有所预料,可是当昌平君靠近殿门时,从宫殿中传来隐隐的笑声,还是让他心中感觉有些异样。
赵爽正坐在客位,虽然年轻,可是身材高大,看起来有二十多,一点也不像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而华阳太后脸上露着笑意,似乎是刚才他们说着什么有趣的事情。
见到昌平君和昌文君来,华阳太后面色和睦。
“你们来了!”
“参见华阳太后。”
自从赵姬被幽禁之后,华阳太后事实上已经是后宫中威望最高,权力最大之人。
只不过,在众人面前,华阳太后却是没有什么架子,显得相当和善。
“都是一家人,还搞这么多虚礼做什么?”华阳太后招了招手,“都坐!”
昌平君与昌文君落座,只是面对赵爽时,局面却有些尴尬,好长时间都没有说一句话。
絕版校花pk極品校草 幻紫星辰
华阳太后察觉到了这尴尬的局面,似乎也早在她意料之中,面上的笑容都始终未减。
“熊启,你最近当了丞相,感觉如何?”
“国务如山,启不敢有一日放松。”
华阳太后一笑,微微点了点头。
“那就好。要记住,你是在为大秦做事,为王上分忧,所做都是应当,不要以为身居高位,就可以放松警惕,如吕相一般,辅政多年,虽有功劳,可是却是晚年失节。哀家这几日甚为惋惜。”
我要當主角
吕不韦送嫪毐进入太后宫中,是一个抹不去的污点。当然,在嫪毐没有造反之前,这也只是一个污点;可在此之后,这个污点就不再是污点,而是罪证。
至于这个罪证能够发挥多大的效果,那就尚未可知了。或者说,亦赖人谋。
昌平君看了一眼华阳太后,对方的脸上依旧是笑意。只是,昌平君却已然意识到了,华阳太后刚才的话语之中有着提点之意。
是的,他们现在的敌人依旧是吕不韦。这个敌人依旧强大,在秦国境内一呼百应。昌平君虽然当上了丞相,可是与吕不韦相比,依旧差了许多。
“于国如是,不分亲疏,一赖法度,可治家却不一样。”
“‘兄弟阋墙外御其侮’,哀家这几日读到这句时,心中依旧有些感慨:这世上有多少人不明白这个道理,最后做出父子相残,兄弟相杀的事情。”华阳太后露出了几分哀愁,“这一家人最重要的是和气,什么事情都能够商量。”
说着,华阳太后看向了赵爽,问了一声。
“爽儿,你说是么?”
赵爽站了起来,拱手一礼。
“太王太后说得是!”
驚悚恐怖鬼故事 我報路長嗟日暮
华阳太后点了点头,很是满意,之后又看向了昌平君。
“熊启,你说呢?”
华阳太后这一问,昌平君心中有着刹那的犹豫,最后,还是站了起来,拱手一礼。
“太王太后说得极是!”
卑鄙天尊
至此,华阳太后便不再有所他话,抬了抬手,吩咐殿中的侍女。
“开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