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gtnv2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承包大明》-第九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武德看書-p4aqr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震惊!
数日内的连续袭击,令整个两淮地区都处于万分震惊之中。
袭击官兵,袭击荆王府的船队。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得造反啊!
谁也没有想到,郭淡敢明目张胆得动用武力来对付他们。
因为以前郭淡不会直面对抗官府,最多也就是玩一些阴谋诡计,这回真是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所有的损失加起来,已经超过上万两之多。
只能让人感慨,如今的年轻人不讲武德。
受此惊扰的老爷们立刻来到南昌府开会,商议如何应对。
“在这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袭击官兵,还有没有王法。”建昌知府刘抚诚激动道。
“刘大人言之有理,郭淡这就是在造反,必须马上逮捕郭淡。”
…..
周边坐着的知县们个个都露出狰狞得面目,暴跳如雷,咬牙切齿。
南昌知府曹鲁宗向居中那人道:“洪大人,这简直是我们江西的奇耻大辱,可不能任由他们逍遥法外,下官建议立刻派人将一诺牙行得所有人全部抓捕归案。”
居中这人名叫洪国宾,乃是江西提刑按察使司,主管一省治安、司法和刑狱。
洪国宾尚未开口,一个知县道:“那郭淡好生狡猾,在此之前已经关闭所有的牙行、钱庄,风驰集团也从江西撤走,据说只有景德镇得人还没有撤。”
“他这分明就是做贼心虚,他的此番举动足以证明这些袭击都是他在幕后指使。”
这哪需要吩咐,在出事之后,他们立刻派人到处搜捕一诺牙行的人,结果发现一诺牙行的人早就溜之大吉,已经全面撤出江西。
洪国宾皱眉道:“但是景德镇已经直属司礼监管辖,我们的人可也进不去。”
万历爱财,天下皆知,在他得知瓷器能够为他赚得大量得银子后,就已经让司礼监派人接管景德镇,将天下瓷器据为己有。
曹鲁宗道:“难道我们就白白吃这哑巴亏么?”
洪国宾道:“这当然不可能,我已经联系其它地区得知府,让他们帮助我们逮捕一诺牙行的人。”
……
南京。
“草民寇义参见王大人。”
寇义恭恭敬敬行得一礼。
王一鹗面无表情道:“寇大总管可知本官今日为何找你前来吗?”
寇义面无表情道:“草民不知。”
王一鹗突然怒拍桌子,指着寇义道::“你们一诺牙行可真是好大得胆子,竟敢派人袭击官兵,真是目无王法。”
寇义忙道:“大人冤枉啊!我们一诺牙行一直奉公守法,别说官兵,就普通百姓都未敢伤害。”
王一鹗道:“如今南昌府已经来信ꓹ 你竟还敢狡辩,还不快从实招来。”
寇义反问道:“草民斗胆问一句ꓹ 他们可有证据?”
王一鹗皱了皱眉头。
这需要证据吗?
需要吗?
除了没有证据之外,傻子都知道就是你们一诺牙行干得。
寇义又道:“据草民所知,前些时候ꓹ 风驰集团、一诺钱庄在江西各州县遭受袭击,可是当地官衙却对此却不闻不问ꓹ 至今嫌犯尚未缉捕归案,亦未对我们做出任何保护ꓹ 可见当地已经是法纪废弛ꓹ 道德沦丧,如今又出现这种事,草民认为乃是理所当然。”
“真是好一个理所当然啊。”
王一鹗哼了一声,道:“你最好给本官老实一点,倘若让本官查到你们任何证据,本官饶不了你。滚。”
終極爆炸:王晉康科幻小說精選集3
“草民告退。”
待寇义离开之后,王一鹗身边得主簿便道:“大人ꓹ 此事分明就是他们一诺牙行干得,为何大人就此放他离开。”
你这过场走得也真是太敷衍了。
王一鹗道:“你希望南直隶也变得跟现在的江西一样吗?”
那主簿闻之一愣。
王一鹗眯了眯眼ꓹ 又继续道:“你也不想想看ꓹ 能够轻而易举得击溃官兵ꓹ 并且还准确得知道荆王府押送珠宝的船只ꓹ 南昌送往建昌贺礼,这能是一般人做得到吗?”
主簿吸得一口凉气ꓹ 道:“大人得意思?”
從今開始當大佬
王一鹗斜目警告了他一眼ꓹ 又道:“我可不想将这祸水引到我南京来ꓹ 我此番叫寇义来,就是为了警告他可别在我南京搞事。还有ꓹ 你立刻去请赵提督,如今是多事之秋,必须得加以防备,可别让人有机可乘。”
……
那边寇义刚回到牙行,下人就道:“大总管,张员外来了。”
“哪个张员外?”
“就是扬州盐商张炳怀。”
“来得可真是时候啊!”
寇义来到内堂,只见一个皮肤黝黑,颏下微须的中年男人在里面来回踱步。
此人正是扬州大盐商张炳怀,他见到寇义回来了,立刻走过来,“寇总管,我与你们牙行有诸多合作,你们可不能翻脸不认人。”
寇义错愕道:“张员外何出此言?”
张炳怀道:“你休当我无知,如今建昌、南昌、还有扬州数个盐商的商队被袭,你可别说你不知情。”
“这我也是刚刚听说。”
寇义笑道:“张员外请坐。”
张炳怀坐了下来,但神情还是显得有些焦虑。
寇义道:“我正想跟张员外商量此事,我觉得这是一个商机啊!”
“商机?”
“当然。”
寇义笑道:“如今他们的盐都出不了门,江西那边肯定会缺盐,你可以迅速抢占那些市场。”
前妻,不可欺 Miss魚
张炳怀直翻白眼道:“他们的盐出不了门,难道我的盐就…….!”
话说至此,戛然而止,他突然看向寇义,心想,是呀!在这期间,我的盐队从未遭受过袭击。
寇义呵呵笑道:“这平时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鬼不惊!”
聖騎士趙大 夜色訪
……
广州!
“哈哈!李老弟,有你这句话,我可就放心了。”
大廈
广州大盐商周海峰朝着李通拱拱手道。
李通连连摆手道:“老哥可莫要说得我神通广大似得,我只是认为老哥一直以来这人缘比较好,从未得罪过任何人,自然也不会遭人报复,这老天还是有眼的。”
“明白!明白!”
陰陽獵心訣
周海峰是连连点头。
李通又道:“老哥,你可得记住了,你的盐可不能过南安、赣州二府,否则的话,可能又会引起新得纷争。”
周海峰道:“放心,放心,就到这二府,再过去,成本高了,我的盐也卖不过他们。”
國家神秘事件調查組 爆笑阿稀
周海峰离开之后,李通立刻将自己的儿子叫来,将一份名单递给他,道:“你立刻赶往福州,但凡与这些人有关得货物,我们风驰集团通通不接,另外,告诉其它船队,谁若敢接这些人得货物,保证他们的船队有去无回。”
“明白,孩儿立刻去办。”
……
扬州。
各大盐商的船队被袭,是损失惨重,他们立刻扬州召开大会,商议如何应对。
“各位,那一诺牙行显然针对我们盐商来的,为了我们盐商利益,如果朝廷不给我们一个交代,这盐我们就不卖了。”
“陈兄说得对,我们努力帮朝廷卖盐,每年交那么多税给朝廷,朝廷要不为我们讨回公道,还卖劳什子盐。”
……
不少盐商纷纷点头,这事闹得大家都是人心惶惶啊!
张炳怀突然站出来道:“这事咱们说了可不算,如果广州盐商也同意这么干的话,那咱们就都不卖,可如果广州盐商不答应的话,咱们要是不卖,这地盘不都让他们给占了。”
“老张说得也对,近年来咱们跟广州盐商一直在争地盘,如今好不容易占得上风,可不能将那些地盘拱手让人。”
“是啊!要就都不卖,不然的话,咱们只会吃哑巴亏,一点用处都没有。”
……
这淮粤皆是产盐地,故此淮商和粤商一直都在针锋相对,主要就是围绕着湖南、江西一代竞争。
官府当然是一如既往得令人失望,几番干预之下,是越搞越糟,因为官府不是出于市场考虑,而是出于自身利益考虑,这盐利官府也得捞一笔,这难以令人心服口服,结果官府是越想控制,就越控制不住。
还导致私盐泛滥。
“张炳怀。”
只见一个五十来岁得老者站起来,指着张炳怀道:“你这小人趁着老子的船队被袭击,抢占老子得地盘,这笔账我可还没有跟你算,说不定你就是一诺牙行的同伙。”
张炳怀哼道:“陈十五,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我可没有说不答应,我只是要求先跟广州盐商谈妥条件,如果他们都愿意,我绝不卖一粒盐出去,这难道也不对吗?至于说我抢你的地盘,那更是可笑,这人人都要吃盐,你的盐现在运不过去,我的盐可也没有过界,只不过是当地盐商将我的盐卖去你的地盘,这能怪我吗?”
“你….!”
“行了!行了!”
坐在中间得盐商会长杵了几下拐杖,起身道:“你们先别争了,我们的商队被袭,这与大家得利益可都是息息相关,我们必须团结应对,但是张四郎的考虑也不无道理,老夫马上写信跟广州商会,请求他们与我们一块共同向朝廷施压,必须要还我们一个公道。”
广州?
呵呵!
此一时彼一时,如果他们知道风驰集团每年给广州官府带来多少得税入,给当地百姓创造多少生计,他们就不会对此有任何幻想。
打击风驰集团,将意味着风驰集团也将会封锁福广二州,他们可以将风驰集团清除港口,但是海外怎么办,如今澎湖、吕宋等周边所有的岛屿都属于风驰集团的势力范围,这船都出不了海,那港口还有个屁用。
……
景德镇。
“如今他们处处防备,想要再下手,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说不定还会中了他们的圈套。”关小杰略显遗憾道。
徐继荣郁闷道:“是不是没得玩了?”
刘荩谋摇摇头道:“那倒也不至于,京城那边来信,必须要让他们的损失超过我们的损失,我们还是得想办法去袭击那些盐商、大地主、大富商的货物,他们就是再防备也不是我们的对手,至于官府那边……。”
朱立枝道:“也是有机会得。”
刘荩谋忐忑地看着朱立枝道:“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替天行道也是坏主意吗?”
“替天行道,这主意好,我喜欢。”徐继荣激动道:“枝枝,咱们怎么替天行道?”
朱立枝道:“如今官场中那么多贪官污吏,我们可以直接袭击他们的金库,反正都是一些脏钱,就是被抢了他们也不敢声张。”
刘荩谋道:“这太危险了,如今他们已经是惊弓之鸟,必然防备森严。”
朱立枝笑道:“故此他们一定会加派人手保护自己,而我们的人可就是官兵,在锦衣卫的帮助下,混入其中也不是太难的事。”
他们如今玩得可也是非常起劲,试问那个少年没有一颗锄强扶弱,行侠仗义,替天行道的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