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沒有易建聯廣東進入寒冬?杜鋒高調說了個謊話,一鐵證打了自己的臉

沒有易建聯廣東進入寒冬?杜鋒高調說了個謊話,一鐵證打了自己的臉

“2020年的第一場雪 比以往時候來得更早一些”

“這個賽季肯定會非常艱苦,會是一個嚴寒的冬天,會輸掉一些比賽。”賽季尚未開始,廣東宏遠隊的主帥杜鋒在接受採訪時坦言,他少見地在媒體面前流露出一些的悲觀情緒。而在賽季初的幾場比賽賽後,他也屢次提及“寒冬”這個詞,藉此表達對球隊表現的不滿。

《罪惡帝國》戰鬥宣傳片公佈 幫派火拼玩法介紹

自易建聯從NBA迴歸CBA後,廣東從未如此懷念過他的存在,他也從未讓球隊如此焦慮地爲他等待。作爲球隊中“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樑”般的存在,易建聯在19-20賽季的總決賽轟然倒下,歸期未定。即使球隊最終力克遼寧拿下總冠軍,也不免被人看衰他們新賽季的前景——畢竟杜鋒與他治下的廣東,從未在沒有易建聯的情況下證明過自己。

翻拍經典遭遇口碑崩塌 新麗傳媒製片能力或受質疑

本賽季,他們從青年隊徵調了幾位球員以補足陣容的空缺,並保留了上賽季威姆斯-布魯克斯的外援組合,球隊整體變化並不大。看起來衛冕冠軍餘威尚存,不過就在揭幕戰上,浙江就給了廣東一記下馬威:他們僅用12分鐘的時間,就讓比賽失去了懸念。

吳前 全場轟下39分14助攻,三分線外箭如雨下,廣東一衆防守者可望不可及;得到25分13籃板的劉澤一,讓失去了易建聯的廣東內線暗淡無光。在這支青年軍面前,平均年齡並大不了多少的廣東儼然似一臺零部件生鏽的老爺車,在川流不息的馬路上咿呀作響地緩慢前行,只能眼睜睜地看着身後的超跑呼嘯而過。

“在拿到總冠軍之後,大家有些鬆懈。”大比分輸球,杜鋒在賽後仍然保持了衛冕冠軍的風度。“這場輸球挺好,好久沒有感受輸30分球了,感謝浙江隊員給我們上了一課。”

第二場比賽對陣全華班出戰的深圳,剛剛經歷慘敗的廣東還未睡醒:他們一度在賽後落後分差達到兩位數;全場比賽,他們讓對手得到126分。新聞發佈會上,杜鋒就差把“不滿”二字寫在臉上,毫不避諱地對球隊一通怒批。“對於廣東隊這是一個非常寒冷的冬天,特別是幾個年輕球員,這樣一上來第一年就是冠軍,第二年也是冠軍,讓他們以爲自己就是冠軍球員,其實差的很遠。”

杜鋒的這一席話似乎讓球隊一下子清醒過來:在第一階段剩餘的比賽中,他們一路高歌猛進,連克廣廈、北京等強敵,並在收官戰21分大逆轉浙江完成復仇。第一階段9勝1負排名第三,杜鋒預想之中的寒冬,並沒有來得那麼冷酷。

“超級高水平”的進攻

截至第一階段結束,廣東以百回合10.8的淨勝分位居聯盟第三,僅次於遼寧與浙江。很大程度上,這得歸功於球隊的進攻效率——他們每百回合可以得到121.9分,排名聯盟第二。考慮到十場比賽中有半數的對手(浙江、深圳、廣廈和北京)防守效率位居聯盟上游,廣東隊的這項數據絕不能說缺少含金量。

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爲主題(深入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

本賽季廣東隊的進攻好在哪些方面?從球隊的進攻四要素中,我們可以大概地窺見廣東本賽季成功的原因:

造車新勢力集中衝刺IPO,“有錢了”怎麼好好活下去

球隊有效命中率高達60.4%,毫無疑問的聯盟第一,領先第二名的遼寧3個百分點;31.3%的進攻籃板率,排名聯盟第六。這是爲何他們在造罰球率排名第十一、失誤率還聯盟第三高的情況下,仍能每場轟下121分的主要原因。

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字:準。而且是足以讓人大呼離譜的準。

他們究竟是如何做到效率“恐怖如斯”的呢?答案是“懟籃下”。無論三分投籃技術如何進化,禁區這塊最接近籃筐的區域仍然是籃球場上投籃效率最高的地方。在缺少易建聯的情況下,廣東隊依舊延續了上賽季的進攻風格,保持了超高的籃下出手比重,合理衝撞區內場均出手36.2次聯盟第二,命中率65.2%聯盟第三。

同時,雖然廣東隊的三分比例並不高(32.1%,聯盟第十四),但他們有着聯盟獨一檔的,43.7%的超高三分命中率。除了廣東,沒有任何一隻球隊的三分命中率超過40%,只有遼寧以39%的三分命中率稍微接近。

場均三分出手2次以上的球員中,光是三分命中率超過五成的就有胡明軒(63.9%)、杜潤旺(53.1%)和趙睿(52.4%),更別說還有四成上下的周鵬、布魯克斯和徐傑。廣東僅以聯盟第十二的三分出手數,就交出了聯盟第二的三分命中數。三分準到爆表,就不難理解爲何在上賽季球隊最好的終結手作壁上觀的情況下,廣東的兩分效率仍能維持如此之高的水平。

感受一下廣東球員整體的進攻水準:主力輪換球員中,胡明軒有效命中率70.1%,趙睿68.4%,杜潤旺77.9%,三位的進攻效率都在各自的位置上(趙睿被歸爲得分後衛)獨領風騷;威姆斯、布魯克斯、徐傑、任駿飛、周鵬,乃至張昊和曾繁日的有效命中率,都至少優於各自位置上66.7%的球員。

一日吸金超120億!老基金開放申購也”瘋狂”

除此之外,廣東還是全聯盟節奏最快的球隊,場均快攻次數(7.8次)高居聯盟榜首,快攻得分(17.5分)聯盟第二,88.6%的快攻命中率聯盟第三。不僅馬尚和威姆斯們在轉換中的破壞力驚人,其他球員也有着積極且聰明的下快攻意識,常能以此獲得不少簡單得分的機會。

逐漸“硬一點”的防守


11月16日一分鐘閱盡天下軍情

若說在進攻端,廣東還能靠着逆天的效率頂上了易建聯的空缺;那回到球場另一端,他們仍將懷念背後那尊無比安心的存在。上賽季,廣東百回合僅失105.3分,位居聯賽第一。本賽季截至第一階段結束,廣東百回合失分達到111.1,下滑到聯盟第十二。在限制對手三分比例、三分命中與有效命中率等數據上,廣東的表現也不盡如人意。

25員戰將“全副武裝” 國安動身出征亞冠


資本市場將持續助力科技創新

廣東的防守真的崩盤了嗎?事實上,除去賽季前兩場對陣浙江與深圳的比賽,廣東的百回合失分僅有106.8,防守效率優於第一階段的北京與遼寧,僅次於浙江,其餘各項重要防守指標也都居於聯盟上游。之所以第一階段廣東的防守數據難看,很大程度上是樣本數小,導致被賽季前兩場比賽大幅拉低,這也是爲何杜鋒指導在第二場賽後大動肝火。

華僑城“十三五”旅遊發展掃描:勇創新、促融合、擔使命 鍛造高質量文旅引擎

究竟是怎樣的表現,能讓杜指導直言球隊將進入“寒冬”:這兩場比賽,廣東合計丟了264分,讓對手三分球51投28中,禁區內64中40,並給了對手116次的罰球出手。

廣東確實是全聯盟“最喜歡”犯規的球隊,以場均32.4次犯規領跑球隊犯規榜。犯規控制的問題主要集中在幾位內線身上:張昊、曾繁日與蘇偉堪稱“三大犯規機器”,常常出現剛上場幾分鐘就因爲犯規麻煩而不得不回到板凳席的尷尬場景,令人哭笑不得。三人成名之戰當屬揭幕戰對陣浙江:張昊7分鐘5犯,蘇偉6分鐘5犯,曾繁日3分鐘4犯,以至於球隊不得不讓周鵬在防守端扮演五號位的角色。

作爲對比,他們的大哥易建聯可謂是犯規控制的教科書。自12-13賽季以來,他僅有兩個賽季場均犯規數超過2次,場均還能貢獻1.6次封蓋和1.5次搶斷。這也不怪被易建聯“慣壞了”的廣東球迷,本賽季對他們的內線組合一直頗有微詞,“坐熱的板凳還沒放涼呢,人就又回去了,這怎麼打?”

當然,大部分球員在防守端仍有水平線之上的發揮:而立之年的周鵬仍是聯盟首屈一指的防守大師,少有球員能像他一樣能同時兼顧協防與護框;趙睿與胡明軒成爲球隊防守對方進攻箭頭的頭號人選,兩人都是各自位置上的優秀防守人;初出茅廬的張昊在有限的上場時間裏刷出5.1%的蓋帽率,讓人不由得期待他在積累一定比賽經驗後的表現。

整體來說,廣東是一支防守極具紀律性的球隊,對於杜指導佈置的防守策略能夠堅決執行。但凡稍有不慎,就會換來場邊杜指導的死亡凝視與口吐芬芳。球隊外線腳程快、到位率高;鋒線協防意識出衆,能適時地利用體型幫助護框。失去易建聯後,他們更多依靠全隊的努力去彌補目前球隊內線的劣勢。

他們在籃板保護上的努力也值得稱道。在球隊內線缺少絕對高度的情況下,廣東首階段的防守籃板率仍然高居聯盟第一。他們的鋒線球員有很強的籃板意識與拼搶意願,甚至布魯克斯與威姆斯兩位外援也會大量投入到籃板保護之中。

考慮到本賽季各隊外援尚未完全到位,聯盟整體進攻水準相較於上賽季有所下降,以及廣東首階段除了兩戰浙江,也少與聯盟頂尖進攻強隊過招,本賽季廣東的防守無疑有所下滑,但仍保持了相對較高的水準。至於是否能在剩餘的常規賽中延續“高水平”,廣東還需等待更多強隊的檢驗。

贏球靠外援?這是偏見

在第一階段收官戰戰勝浙江之後,由於雙外援在該場比賽中的關鍵發揮,一些人爲廣東話貼上了“贏球靠外援”的標籤。

“廣東隊的外援用得好是事實,說說他們靠外援贏球,那就是酸到令人發笑的說詞。”對此,著名解說朱彥碩直言不諱,在社媒上怒懟這種言論。“這是不用大腦去思考,也沒有細緻的去觀察廣東隊的愚蠢看法。”

事實上,本賽季由於外援政策的限制,布魯克斯與威姆斯的場均上場時間都只有15分鐘上下。雖然兩人在場時存在感十足,但在大部分時間裏爲廣東挑大樑,仍是球隊裏的本土球員。根據CBA數據顧問組提供的球員勝場貢獻,廣東該項數據排名前五的依次是:胡明軒、布魯克斯、趙睿、周鵬和威姆斯。“贏球靠外援”這樣的說法,將廣東取得的成功與本土球員的努力完全割裂,顯然是對胡明軒、趙睿與周鵬們的大不尊重。

廣東對於本土年輕球員的培養,值得所有CBA球隊參考。本賽季,杜鋒“五上五下”的排兵佈陣自成一派,場均上場時間最長的不過是25.4分鐘的胡明軒;全隊上下12名球員十輪總上場時間超過100分鐘,連張昊、馬力克、趙錦洋三位剛調上一隊的年輕球員都獲得了不少出場機會。在分差較大的比賽中,杜鋒更是放心大膽地給主力球員休息的時間,把舞臺留給新人。新人越來越敢於承擔責任,教練組自然也願意給予更多鍛鍊的機會,如此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

一個被忽略的事實是,人們常常會因爲廣東主力球員的穩健發揮而忘記了,他們不過都只是20歲出頭的小夥子。胡明軒今年22歲,杜潤旺21歲,徐傑20歲,年輕一批中最大的不過是才25歲的趙睿和王薪凱。自杜鋒18年入主廣東後,正是他大膽地啓用年輕球員,纔有了廣東六年後重回巔峯,連拿兩冠的輝煌。

縱觀現在排名聯盟前四的球隊,浙江、遼寧、廣東與吉林,都是深耕梯隊培養、重用年輕球員的典範,如今的成功是他們厚積薄發的必然結果。反觀幾支今夏在引援市場上非常活躍的球隊,在第一階段的成績都與期望相去甚遠。除了客觀存在的陣容磨合問題,也與球隊後續年輕力量的薄弱不無關係。

“積薪高於山,焉用先後別。”沒有易建聯的寒冬,廣東靠着足夠厚實的家底穩穩度過。等到大哥從跟腱傷勢中康復迴歸之時,望着這羣已經能獨當一面的小夥子們,想必也會露出欣慰的笑容,“這回真去摘荔枝,說不定也沒問題了。”

王勉《哈哈哈哈哈》導遊之旅正式啓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