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5zvsr精品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 ptt-14 棗園莊熱推-ujmb0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太阳西斜的时候,两辆车已经驶入了枣园庄的范围。正如钱义朋所说,这里有山有水,山势和水道形成了分割,使得这里形成了每一簇聚居地被外面大片农业区域包裹的样式。路上钱义朋也做了解释,旧园就是最开始枣园庄的部分,在山坡到山脚的地段,林业和梯田是他们主要的农务来源。下河稍在水道下游,大量的水田和渔业、养殖业形成了这里的繁荣,如今已经是最大的一片聚居地。陆凝等人正在驱车经过的就是大东路,整个枣园庄最像一个现代化城镇的地方,随着道路修建而成型,二三产业的大型聚集区域。而草洼子则是以前的水库地方,稍微有一些偏僻,是一群人借助水库周围的环境所建立起来的,以有很多野鸟在这里驻留吸引过很多摄影和鸟类爱好者。
这样一个分散却又团结的城镇结构,给调查其实带来了不少困难,所幸目前看起来还不是特别晚。至少白礼似乎还没开始。
钱义朋听说众人过来后当即表示直接去他家就好,他住的地方就在下河稍,是农家大院,就算人都过去了也住得下。
沿着公路,慢慢也就开出了大东路的范围,周围的房屋逐渐稀疏,被收割后火烧过的田地正等待着冬日的第一场降雪,随着太阳渐渐落山,这些景象也慢慢隐没在夜色当中。
陆凝的车在后面,她正在聚精会神地开着车时,忽然感觉视野一亮,前面陈航的车猛地晃了一下,幸好车速不快,没有因此翻下土坡。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辆开着远光灯的轿车从旁边擦过,飞驰而去。陆凝马上抓起手机给前面车上的周诗兰打了个电话。
“没事吧?”
“没……就是被晃了一下。”周诗兰小声说着,而背后还能听见陈航在骂骂咧咧。
“怎么还有这种人?”滕璇也是想发火,“晚上上路还开着远光灯,这是真急着上路是吧?”
“先别抱怨这种人了,早晚会造报应,我们先去钱义朋家,还有五分钟就到了。”陆凝安抚了一下。
这个小插曲也没影响他们抵达下河稍钱义朋给他们的地址。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农家大院ꓹ 大概是当初这里地广人稀,所以盖房子也是能盖多敞亮就多敞亮ꓹ 这院子前后一共三进,除了前面的一个大院以外,中间还有个小庭院ꓹ 后面则是半个菜园。
到之前陈航打了个电话,钱义朋早就等在门口了。
“呦呵ꓹ 老钱这真是你家,不小啊!”陈航也是被这规模惊了一下。
“算是祖宅了ꓹ 平时是我两个叔叔住在这里ꓹ 别担心,他们都挺热情的,主要是爷爷奶奶都葬在这里,过年清明的时候总得回来。”钱义朋笑着说,“我爸听说有朋友过来探访还挺高兴的呢。”
“你没跟他们说那事吧?”陈航问。
“说是没说,不过你们带的这几位……”
陈航咧嘴一笑,用手比了比:“我表姐ꓹ 周诗兰家请的老师,那两位是李文玥的叔叔ꓹ 我们拖家带口过来也不是不给钱ꓹ 大不了用这个说服你老爸。”
“你这借口真够随意的。”钱义朋无奈地耸耸肩。
折桂令 萌吧啦
星河戰警 星河戰警
话是这么说ꓹ 不过钱义朋的父亲母亲和两个叔叔倒还真是挺热情的。
钱二叔已经结婚了ꓹ 今年是先送了孩子媳妇回娘家自己过来的,似乎是准备去媳妇娘家过年ꓹ 先在这里把一些年前该做的事做了。钱三叔是真的在这里负责看家的人ꓹ 没结婚ꓹ 领养了一个孩子,叫钱义容ꓹ 年纪比钱义朋小四岁,似乎有点怕生,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就跑回了自己的屋子。
虽说是农家大院,现代化的生活用品这里可一点都不缺,网络也是通畅的。钱义朋给众人找的是第二进院子里的两个大屋,都有一个大炕,完全是够睡觉的。
“你们还没吃晚饭吧?今天我们都吃过了,等会给你们热热垫一下,明天再好好招待你们。对了,这几位道长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不吃的东西?”钱义朋安排好睡觉的地方后问道。
金云泰摇摇头笑道:“多谢照顾了,我们没有什么禁忌,也无需奢华的食物。”
“对了老钱,你们这地方晚上有人出去吗?”陈航想起了什么,“我们刚刚来的路上被一远光狗给晃了,你知道谁有这习惯吗?”
“呃……那可能是葛禄,也是下河稍这里的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发了笔财,飞扬跋扈的样子倒是挺让人讨厌的。你说的这行为像他干的,看到车是什么样了吗?”
“车牌GU9874。”陆凝说。
“那是葛禄的车没错了。”钱义朋点了点头,“不过要是没出大事还是别找他了,那家伙就是个无赖,被黏上就得惹一身骚。”
“陈航,如果那人和我们的目的无关的话,先放一放。”陆凝劝了陈航一句,陈航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钱父很快就来招呼众人去吃饭了,贴饼子熬鱼,拌菜,腊肠炒蒜苗,再加上玉米粥,很农家的一顿饭。陈航主动过去找钱父和连个叔叔说了几句,也不知道是怎么说的,总之一起回来的时候陆凝感觉几个人更热情了一些。
担惊受怕加上跑了一天的路,众人早就饿了,除了陆凝、陈航和三位修道的稍微节制了一些以外,剩下的人都是大快朵颐,就连汤海瑶带着的两个小的也吃了不少东西。而这样一顿猛吃之后所带来的情况就是——
“呵啊~~~~”齐眉打了个大大的呵欠,随即这个呵欠就仿佛传染一般引得好几个人也开始了。汤海瑶的弟弟妹妹甚至已经靠着她几乎要睡着了的样子。
“看起来大家都累了。”陈航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反正今天也晚了,大家先睡,有什么事明天早晨再说。”
“唔……陈航,你看这个。”周诗兰刷着手机,拽了一下陈航的胳膊,让他凑了过去。
“怎么?轮到你了?”
一個人的抗日
听见这句话,陆凝也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果然又一段接龙已经上传了,而下一棒似乎到了周诗兰的手上。
“我们得讨论一下。”陆凝说。
“嗯,诗兰,你的故事中应该给我们弄一点优势。”陈航也说,“我们先看看上一个人写了什么。”
=
山村地段的气温偏低,也和这里地广人稀的条件和地理位置有关。已经是隆冬临近年关时分,大地的寒冷更显刺骨,晚上通常没有人会出门。
雷武
卢江洋躺在被窝当中,他能感觉到炕洞下的余火所传来的暖意,也能听得见身边不远处朋友杨采细微的鼾声。如果没有白天的经历,如果没有那个来到这里的目的,他相信这本该是一场令人舒心的农家乐休闲。
但是并不是这样。
月光皎皎,居室的窗帘并非那种能遮蔽一切天光的厚度,依然能看到透过布帘上细小的缝隙渗透到屋子里的月光。光带来的影子在他的眼前晃动着,一阵风将它化为了扭曲蠕动的影子,好像无数长发飘舞。而定睛看去,却又发现那只不过是一场幻觉,不过是从房檐上垂下的茅草被风吹动而已。
卢江洋睡不着,他拿出手机,再次查阅了一下关于溺生妇的传言。只可惜这番举动也只是求一个心理安慰,作为要来实地考察的人,他在此前就已经在好几个地方反复比对过关于溺生妇的信息,此时根本就没有什么新的内容。
失眠、紧张、焦虑、恐慌……杂糅在一起的情绪,在余温慢慢散去的晚上,使得卢江洋感觉有些尿急。
他现在知道“吓尿了”这句话有时候还是有其真实意义的。
当然,卢江洋还没有吓到连出去上个厕所都不敢的地步。农村的房子将厕所修在了院子对面,便于沤肥。当然这也不是很远,从屋子的门出去,穿过土路就到了,总距离不超过二十米。
他披上衣服,离开温暖的被窝,走向了厕所方向,嘴里低声抱怨着这里居然不修卫生间,农村真不方便之类的话语。
冷意开始渗透。冬天的晚上月明星稀,卢江洋快速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问题之后急忙开始往回跑,他已经有点想念被窝了。但就在他跑向门口的时候,猛然听见了“噗通”一声。
好像有什么东西落水了?但是卢江洋记得很清楚,自己投宿的这家农家乐距离水域比较远,至少要走一百多米才能看得见河流。附近绝对没有能落水的水域。
那是水缸吗?农家院子里确实摆着三口大水缸,白天卢江洋也仔细看过了,都是半满的缸,并不足以淹到人。而且刚刚听声音的方向也不是水缸所在的那个角落。
他听见自己牙齿正在轻轻碰撞,是冷还是惊恐已经分不清了,此刻自己就在门口,一步就可以冲进屋子里,张嘴就可以呼救。
身体发僵。
他发誓如果能活着回去一定要骂死那群在恐怖片评论“怎么不跑啊”“怎么不喊人”之类的蠢货,这群人绝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他甚至无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几乎将自己当成了一个死人。
水声,不是清澈的声音,而是如同浑浊的泥浆声,也像是一个人在泥潭里慢慢划开泥泞行走。那个声音正在耳边逐渐清晰,唯一的幸运是并非冲着他过来。卢江洋感觉浑身的汗毛都已经立起来了,他小幅度地调整着脑袋,让自己的视线余光能够瞥向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月光很亮,视野很好,所以他看到了——
土路上有两个脑袋正在慢慢移动。
一个被头发完全遮盖,似乎是个女人,完全看不见脸,而另一个则是一个孩子,整张脸浮肿着,就像是溺毙的尸体那样。卢江洋在看到的一瞬间脑子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团空白,也就在同一时刻,女人的脑袋歪了一下,虽然他没有看到,却感觉到——双方对视了。
在如此寒冷的天气中,卢江洋却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汗浸透。
他叫出了声,可是这声音只不过是几声嘶哑的干吼,或者说,他认为自己在吼。没有人听得到,没有人知道他在惊叫。
第二天,杨采起来发现卢江洋没在床上,出门便发现了已经晕厥在门口的朋友。他试了一下卢江洋的额头,发现他已经发起了高烧,无奈只好向老板借车,带着卢江洋返回庚午市。
——【上传者,余音绕梁】
=
“叶琴这第一个故事还完结得挺有意思。”陈航看完之后说道。
終極追兇
“就像是……一个事件告一段落,但谁都知道事件还没真的结束那种。”周诗兰有点不安地说。
“那么问题回到了我们这里,诗兰,我们应该怎么办。”陈航说道,“可以将这个故事继续下去,但我们不是还有几条线呢吗?”
“目前还有我和海瑶去密城的线、邓常俊家的线和闵凤那个道士线。”陆凝补充道。
“那我们先给文玥那边安排一些保驾护航的人怎么样?就说她在那边遇到了一个道门,早就发现密城里有妖魔邪祟,所以集体来……”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觉得这样多半通不过。”陆凝说道。
“为什么?”陈航问。
“这是一个恐怖故事,不是捉鬼小说,即便是引入了道门的闵凤部分也是集中描写了恐怖情节,那个道士叔叔仅仅用来点缀。当然你可以试试,只是你的十二个小时是要过夜的,并不像白天的十二个小时那么充裕,按照截止时间来看应该是……明天早晨八点半就得交稿。”陆凝给了自己得理由。
陈航也担忧地看了周诗兰一眼。
穿越之財女滿堂
“安心,正常地写的话五百字太容易完成了,只是我们想要往这五百字里面塞点私货,所以才要好好筹划一下,不如请几位道长也给点合适的切入方法。虽然我们没办法安排一整个道门,但可以碰巧遇到一个很有本事的云游道士不是吗?”陆凝微微一笑,“毕竟是社长让我们不要早期就死人,鬼故事早期不死人那有贵人相助也是应该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