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jydgh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唐朝貴公子 起點-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e8dfh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天可汗号上的人惊魂未定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对面的必胜号此时却已摇摇欲坠了。
必胜号巨大的船身,此刻在下舷位置,已被天可汗号撞出了一个窟窿。
由于撞击,它船身猛地倾斜,而后剧烈的左右摇晃,这一摇晃,原本船身上的窟窿便开始疯狂的涌入海水。
数不清的海水,猛地灌入了船底,这底舱中的水手,似乎尝试着想要自救,只是这窟窿实在巨大,很快,汹涌灌入的海水便淹没了他们的脚裸,而后便是膝盖,再之后……他们半个身子都浸泡进了水里,而水越来越多,直至灌满了舱底,于是……无数人在这海水之中拼命想要浮起,只是……最可怕的莫过于,当他们浮起时,头顶却是甲板,于是……便疯了似的在水中不断的身子扭曲,有人拼命的扼住了自己的脖子,每一次想要大口的喘气,便有海水灌入口中。
求生的欲望,却被这冰冷的海水彻底的淹没。
迷失大陸3
同样的一幕,似曾相似。就如同半年多之前,他们将当初大唐的商船撞入船底时一般,同样冰冷的海水,同样的窒息,也是一模一样的绝望。
船身……开始彻底的倾斜了,浮力在此刻已经没有了作用。
甲板上的百济人,有人已率先跳水妄图求生,也有人拼命的抓住桅杆,只想着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直至这船身倾斜的越来越厉害,最终船底没入海中,紧接着是桅杆,最后……什么都没有了。
留下的,不过是大船葬身海底之后ꓹ 巨大的吸力,而引发的旋涡。
…………
远处……
異世之暗黑全職者 純潔的牲口
扶余威刚眼见着船撞到了一起ꓹ 忍不住兴奋,正待要教授自己的儿子:“你看……这便是海战,以硬碰硬ꓹ 以强制强,这唐军分明不善水战ꓹ 你看他们船身的撞击角度,这样若是不翻船ꓹ 才怪了ꓹ 哈哈……你再看……”
说到这里,扶余威刚的话……戛然而止……
他眼珠子要掉下来。
扶余文惊恐的道:“父将……父将……不妙了……”
“住口。”扶余威刚的脸色已拉了下来,他脸色铁青,此刻已经顾不得自己儿子了,出师不利,这虽令他颇为意外,不过眼下计较不了这么多了ꓹ 应当立即将这些唐军送入海底才好。
“传令,出击ꓹ 出击!”
…………
惊魂未定的娄师德此时方才醒悟了什么来ꓹ 他忙呼来一个从舱底上来的人:“船舱里如何?”
“校尉ꓹ 舱底的水密舱那儿撞破了一个洞ꓹ 不过这无伤大雅,底舱还是完好ꓹ 没有海水倒灌进来。不过……方才差点船身就要倒入海里了ꓹ 不过这船古怪的很ꓹ 倒是和那些匠人们说的一模一样,咱们这船ꓹ 用的乃是龙骨,不但结实,而且还能保持平衡,除非真有天大的风浪,能瞬间将大船翻个个来,否则……想要翻船,没有这般容易。”
娄师德:“……”
此时……他才真正意识到……那些匠人们,绝不是吹嘘。
这样都行?
撞又撞不坏,这海水不能倒灌进来,翻又翻不了,而且船身还格外的结实、牢固。
面对这些百济人的大肚船,那还不是见一个撞一个。
娄师德回头。
看到这甲板上一张张惊魂未定,显得不可置信,可同时,又带着几分兴奋的脸。
此时还不出击,再待何时。
“鼓起风帆,撞!”
这一次……天可汗号打头,毫不犹豫的冲向一艘百济船。
其他各舰,也疯了似得一头扎入了百济人的船阵。
有一点,扶余威刚是正确的。
至少在这个时代,所谓的海战,就是碰碰船的游戏。
没有所谓的火炮,甚至不存在什么大型的弓弩。
虽然靠近的时候,船上的人会勉强射一些弓箭意思意思,可即将要撞击一起的时候,谁还敢站在颠簸的船上弯弓射箭?
若如此,这已不是勇气的问题了,而是智商的问题。
轰……
天可汗号疯了似得又撞上一舰。
两船交错,又是木屑横飞。
有了第一次的撞击,这一次经验很丰富,对方的舰船竟生生船身被撞中……这巨大的船肚便出现了豁口,于是……倾斜……
不堪一击。
其他各舰,大抵也是如此……
不过……却也有一些百济船,趁机靠近,却没有发力狠撞,而是迅速接近之后,利用了钩索,将天可汗号缠住,两船被一道道的钩锁缠在了一起,随即……便有人挂起了绳梯。
显然……百济人终于意识到这船的不凡之处了。
这玩意就好像有了不坏金身一般。
既然撞击没有效果,那么……便接舷近战。
在二十多艘百济舰残破不堪的沉入海中之后,许多唐舰与数不清的百济舰彼此相交一起,那一个个绳梯上,宛如牛皮糖上的蚂蚁一般,密密麻麻的百济人,开始试图登上唐舰夺船。
他们对此,倒是较为擅长,毕竟……习惯了水战,颠簸的海上,不是个射箭,只能短兵相接了。
娄师德不敢怠慢,此处四面八方,都是哀嚎声,那落水的百济人,发着撕心裂肺的呼喊,海面上一个个的浮尸,数不清的木屑,而百济人则疯了似得攀爬上船,越来越近。
而此时,一队队的水手,出现在了甲板,他们手持着连弩,早已装填好了弩箭。
终于,一个个脑袋冒了出来,他们口里衔着刀,赤着身子,露出古铜色的肤色。
方才所发生的事,令所有的百济人都惊魂未定,可他们也明白,即便是现在,自己的人数,是对方的七八倍。只要悍不畏死的登上唐舰,夺了船,那么……他们依旧还是胜利者。
只是……当他们一冒头,弩箭便如蓬洒一般,呼啦啦的射来。
连弩的好处就在于,它压根就不需要射击,再颠簸的海面,只需瞅准一个大致的方向,直接一股脑射过去。
顿时……那冒出脑袋的人,立即便成了刺猬,鲜血如注,发出痛喊,坠落下去,连带后头的水手,也一并掉下海去。
船舱里携带着数不清的弩箭,正因如此,大唐的水手们没有节省的样子,一时间,箭飞如雨。
都市之逍遙劍仙 癡狂齋主
但凡是冒头的人,迅速射倒,不给任何的机会。
船下的海面,一个个百济水手落海,血水弥漫开来,等到血水越来越多,这一小片的海域,都染成了红色。
终于……百济人胆寒了。
看着一个个人,还未登上对方的甲板,便哀嚎着落海,后队妄图攀爬绳梯的百济人,再不肯上去。
无论武官们如何叱骂,甚至威胁。
…………
扶余威刚脸已垮了下来,他眼里闪烁着几分不可置信,他无法相信,半年的光景,唐军的水师,便已焕然一新。
这种既撞不破,近战又无法靠近的舰队,犹如一只只海中的铁龟一般,几乎没有的破绽。
至少在他这个时代,这种舰船几乎是无敌的。
而现在……扶余威刚意识到,再这样下去,只怕自己的损失会越来越多。
甚至……对方开始斩断了钩锁,在即将要脱离两船的相交时,却不知哪个缺德家伙,居然取了一个瓷瓶,丢到了百济人的舰船上。
这瓷瓶轰隆一下炸开,而后溅出了火油。
有人下意识的想要上前去扑灭,却发现这火油,浇水不灭,四处溅射之后,再加上本就船中混乱,居然开始燃起了大火。
这木制的舰船,一旦遇火,瞬间开始疯狂的燃烧……于是……受了惊吓的百济人,便又争相跳水。
一些百济舰,开始转舵逃窜。
可已迟了。
此后……唐舰疯了似得追击而来,用舰首狠狠撞击百济舰的舰尾。
这唐舰已是残破不堪,分明已出现了许多被撞击的痕迹,却依旧还是直挺挺的游弋在海上,左冲右突,许多舰船胶在一起,只剩下哭爹喊娘的份了。
“不妙!”扶余威刚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那扶余文也慌了:“父将……父将,接下来该怎么办?”
“怎么办?”扶余威刚怒气冲冲的看着扶余文:“为父难道没有教你吗?”
见父亲理直气壮,扶余文心中稍定。
却又听扶余威刚怒道:“为父只晓得撞船和接舷近战,这两样没用,还不快逃,要等到什么时候?”
青澀花開,再見青春
“传令,传令……撤,撤……”
实际上……
前头的扶余舰早已要撤了,只是彼此慌乱,相互交杂在一起,像沙丁鱼一般。
因而,真正立即撤退的,只是扶余威刚的温祚王号和十几艘舰船而已。
他们拼命的转舵,朝着陆地的方向逃之夭夭。
跑了不知多久,扶余威刚才惊魂未定,方才的惨烈,迄今还在他的脑海里走马灯似得转动。
誤撞良緣
不过……无论如何,至少……逃出生天了。
只是……一想到百济水军全军覆没,现如今,只留下了这些许的舰船,他心里便沉痛不已。
扶余文焦灼不安:“父将,我们若是回去……只怕大王……”
“不要慌,谨记着为父的第三条,人活着,最重要的不是碰船和近战,而是口舌。我们现在这般回去,肯定要受惩罚,败军之将,大王怎么能轻易饶恕呢,可若是口舌尚在,就不至死路一条,到时,你谨记着,回去之后,要一口咬定,我们遭遇了唐军的倾国来袭,唐军的舰船,有数千条,舰上有官兵百万。你我父子死战,重创唐军之后,方得幸免。你别怕,我们是水军,水军最大的好处就是,只要登上了岸,我们说有多少敌人,就有多少敌人,就算有人质疑,他们也不能下海来查,只要守口如瓶,对好了口径,便总算不至是死罪了。”
扶余文:“……”
他觉得好像信息量有一点大,竟是瞠目结舌,一时也不晓得对不对。
“马上就要回陆地了。”扶余威刚叹了口气,他虽已想好了如何脱罪,可内心的焦灼和不安,却始终还是让他心中沉痛。
却在此时,有人道:“不妙了,不妙了,唐舰追上来了。”
“怎么可能,他们的船,如何有这样的快?”扶余威刚第一个反应,便是绝不相信,于是,他下意识的朝着远处得方向瞥了一眼,海平线上,一艘艘舰船宛如跗骨之蛆一般,又追了上来。
“这……是什么舰……”扶余威刚一时觉得自己双腿无力,口里发出绝望的声音:“此天要亡我吗?”
“父亲……接下来该怎么办?”
“接下来……”扶余威刚胆颤着:“当然是立即乞降,如果我们父子,还想活下去的话。儿啊,这可能是为父教授你的最后一课了,做人,一定不要意气用事,一定要晓得轻重,所谓海战,便是撞得过就撞,撞不过便短兵交接,近战不能胜,就跑,跑都跑不过,就赶紧乞降,千万不要给你的敌人斩杀你的机会。只要人还活着,就有希望,这一点,为父还是知道的,唐军比较讲信用,若是降了,只要他们肯答应,定不会害我们性命。”
扶余文:“……”
这一下……信息量好像更大了。
…………
求点月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