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3fdhz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就是超級警察 李氏唐朝-1072、絕對男主【恭喜抱走蘿莉鴨升級爲盟主】分享-7d0jq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见廖晴主动找自己帮忙,赵林瞬间激动,赶紧凑上前问:“说吧,有什么需要效劳的?”
“就是……待会我要做伴娘,酒店送来的衣服我还没试穿过,好像尺码有些小,不知道穿不穿得上,你们待会儿帮我看看。”
“就这?”还以为什么大事,合着是试穿伴娘服,赵林想想也就答应道:“没事,你先换吧,换好我们帮你参详一下,不行就换其他尺码。”
“那你们在这等我一下。”见赵林同意,廖晴便直接提着酒店送来的伴娘礼服,走进了洗手间,并将洗手间房门锁上。
赵林则是吐槽道:“新娘的闺蜜过来做伴娘,这罗德文怎么就不考虑让我们做伴郎呢?”
瞥了眼顾晨,赵林又道:“这要是我俩做伴郎,会不会跟伴娘有更多机会接触呢?比如牵个手什么的?再不成玩嘴对嘴吸纸片传递也好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赵林那点歪脑筋,顾晨当然知道的。
一场罗德文的婚礼,赵林前前后后就已经在各种盘算。
于是顾晨直接道:“我们来得匆忙,根本没时间准备,所以罗德文找伴郎伴娘,当然首选身边的人,你也就别多想了。”
“也是嚯。”感觉顾晨说的有道理,赵林便也不再纠结伴郎伴娘的事情了。
没过多久,廖晴换好了伴娘服,从洗手间出来。
穿上一身白色礼服,廖晴的气质瞬间不太一样,赵林眼都看直了。
諸天萬界是這麽來的
廖晴则有些不好意思,背过身道:“礼服尺码差不多,就是背后拉链拉不上去,可能是我太胖了。”
世界上唯一的你
“你那不叫胖,你那叫丰……”赵林刚想说那啥来着,忽然间赶紧闭嘴,愣是把那字给憋了回去。
廖晴则是偷笑了两声。
对于自己的身材,廖晴自有判断,于是瞥了眼顾晨,求助道:“顾晨,你帮我拉一下。”
顾晨没说话,直接将礼服背后的拉链带上。
廖晴则是长舒一口气,笑孜孜道:“那我们现在过去看看吧?新郎新娘应该准备的差不多了。”
“行。”大家眼看时间也差不多ꓹ 于是便相约一起去婚宴大厅。
可以说,罗德文的婚礼还是有些排面的ꓹ 光客人就请了二十桌,几乎每桌都是爆满。
顾晨和赵林,跟随着伴娘廖晴ꓹ 一起被安排到靠前的位置,同桌的都是伴郎伴娘ꓹ 身材姿色都不错。
见到同样穿着伴娘服的廖晴,其中一名女子道:“你应该就是廖晴吧?”
“没错ꓹ 你是?”廖晴并不认识她。
女子笑孜孜道:“我是酒店这边请来临时做伴娘的ꓹ 我们这些伴郎伴娘,都是酒店安排的。”
“难怪。”廖晴这才恍然大悟。
这些人的身高体型都很相似,就算闺蜜的其他闺蜜有点多,高矮胖瘦总有吧?结果身高体型都一致。
不清楚的,还以为是模特呢?
其中一名伴郎,似乎猜出了廖晴的心思,淡笑着解释:“其实我们是职业模特ꓹ 新娘之前跟我们说起过,说最好的闺蜜要来当伴娘ꓹ 让我们招待一下。”
“所以刚才看到你穿着伴娘服ꓹ 所以我们才确定ꓹ 你应该就是廖晴。”
“原来是这样?”了解完情况后ꓹ 廖晴也是默默点头,感觉这样安排还可以。
没过多久ꓹ 结婚喜宴正是开始。
罗德文举办的是中式婚礼ꓹ 整个现场布置的相当喜庆。
顾晨也左右观察过ꓹ 这里清一色,都是操着海东市口音ꓹ 江南市口音几乎没有。
整整20桌酒席,除了自己跟赵林两位老同学,和这些酒店安排的伴郎伴娘坐一起,新郎罗德文的亲友桌,只有罗德文的母亲,和其他几位从没见过的男女,可谓是少得可怜。
罗母看着台上的罗德文,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儿子要给人当赘婿,虽然心里有万般不舍,但也非常无奈。
以罗德文这种原生家庭,能找到老婆就算不错了。
更何况,还是找到富家女。
这在常人看来,罗德文是祖上冒青烟,才有这份幸运。
但顾晨从了解情况的赵林那里也清楚,罗德文是因为双休来岳父家的养猪场干脏活累活,这份兼职工作,一做就是好几年,从来都是任劳任怨。
罗德文岳父当时看罗德文这小子老实本分,也肯努力,渐渐喜欢上这个憨厚的小伙子。
虽然长相并不出众,但是每个人的审美眼光不同,有人看颜值,有人看人品。
而作为一个养猪大佬,罗德文岳父更加看重人品,罗德文就是他最好的选择。
从今天的婚礼现场来看,排场不小,亲戚也来了很多,可见罗德文岳父是下了血本的,为的也是给这位赘婿足够的体面。
然而婚礼正在进行中,顾晨邻桌的几名中年妇女,顿时便议论起来。
“看见没?新郎长得憨憨的,就这?也难怪当人家的上门女婿。”
“就是啊,这新娘家条件这么好,找什么样的不行?偏偏找他?”
“估计这上门女婿,心眼肯定是有的,迷惑了新娘一家人,要我说,这女婿最起码也得找个差不多的嘛,这明显就差很远。”
“啧啧,这廖家的家业这么大,白白便宜了这个傻小子。”
“害,你懂什么?老廖人家精明的很,之所以找个上门女婿,也是想让女婿帮自己打理生意,身边那几个兄弟,哪个不是顶着这份家业的。”
“原本知道老廖家就一个女儿,也对养猪事业不感兴趣,想着老廖女儿嫁人后,这份家业或许就能被那几个兄弟给平分。”
“可现在好了,老廖人家还留了一手,招了个上门女婿,我看这下子热闹了,没准这以后老廖这家业啊,估计没那几个兄弟的份。”
“呵呵,他那几个兄弟,哪个是正经人?好吃懒做,好事没见做多少,恶习倒是一大推。”
“老廖这家产要是分给这几个兄弟,不出一年就得玩完,老廖可拎得清。”
“对啊,这老廖可是下的一手好棋啊,可就不知道这个憨憨上门女婿,能不能挑大梁,要是斗不过他岳父那几个兄弟,估计也会被踢出局。”
“害,人家的家事,你们着急什么?那憨憨新郎没用,老廖不会教他做事啊?养条狗在身边,再怎么着也要叫几句的吧?”
……
也是感觉这几个中年女人越说越过分,此时的伴郎伴娘也都在台上,这桌只有顾晨和赵林。
刚才那几名中年妇女所说的话,二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赵林首先坐不住了,直接指着那几名中年妇女警告道:“我劝你们最好吧嘴巴放干净点,今天是人家的婚礼,你们既然来参加,还说人家坏话,你们还是不是人啊?”
几名调侃的中年妇女,也是被突如其来的一阵数落吓得不轻。
可扭头一瞧,发现邻桌只是两名年轻的后生,顿时也没那么害怕了。
一名胖胖的中年妇女道:“我们说什么关你什么事?嘴巴长在我们身上,说几句怎么了?”
“就是。”另一名贼眉鼠眼的中年妇女,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吐槽着说:“这新郎什么货色,大家都心知肚明,说是老廖家养的一条狗怎么了?”
“白白继承人家廖家这么大家业,还不让别人说几句啊?还有,你是谁啊?酒店请来的伴郎?”
两名中年妇女左右开弓,愣是气得赵林眼冒金星。
说别人他无所谓,但是说自己的好兄弟,赵林首先沉不住气,直接怒怼了回去:
“我是谁?我是新郎最好的兄弟,我是他同学兼室友,你们刚才说新郎的那些坏话,信不信待会儿他们过来敬酒,我全都给你抖出去。”
也是见赵林放出杀手锏,那几名嚼舌根的中年妇女,顿时也慌了。
其中一名年长的中年妇女平复下心情,这才解释道:“小兄弟,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些人平时就爱唠唠叨叨,嘴贱,我们都一把年纪了,你们年轻人,干嘛跟我们过不去呢?”
“这不是过不过的去的问题,是你侮辱新郎的人格。”沉默良久的顾晨,也是不紧不慢道,犀利的眼神,瞬间让邻桌一群妇女不由一惊。
顾晨用上了审讯犯人的死亡凝视,这可把邻桌的中年妇女们吓坏了,大家哪见过这架势?瞬间怂得不要不要的。
也是感觉被这两年轻人抓住了把柄,又一名中年妇女服软道:“好吧好吧,刚才是我们不对,不该在人家结婚大喜的日子,说人家的不是。”
“你们两个小兄弟明事理,就别跟我们一般见识,你们看成吗?”
见两人不为所动,那中年妇女又怂恿身边其他人,让大家一起表个态。
毕竟,新郎新娘已经开始敬酒了。
要是被新郎新娘知道,大家在婚宴上侮辱新郎的人格,估计大家都别好过。
新妻蜜嫁:腹黑老公,愛太深
中年妇女们,顿时一个个垂头丧气,瞬间服软。
“对不起,是我们不对。”
“是啊,你们两个俊后生,别跟我们这些人一般见识。”
“我们是嘴贱了些,改还不成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道歉声不绝于耳。
顾晨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这是好同学的婚礼,把事情闹大,对罗德文影响不好。
想想也就不再追究。
“行吧,看你们态度还算诚恳,我们两个不追究了。”
“真的?”
“那……那谢谢你们啦。”
见顾晨表态,几名中年妇女顿时长舒一口气。
也就在此时,新郎罗德文,正好带着自己的新娘,一起来到了邻桌。
见中年妇女们表情复杂,新娘淡笑着问道:“怎么了各位阿姨?你们怎么这副表情?是我们招待不周吗?”
见新娘问话,几名中年妇女顿时慌了,赶紧将目光投向了顾晨和赵林。
罗德文见状,也是淡笑着说:“肯定是跟我那两位同学聊天聊的,这两位是我在学校里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唯一请来的两位同学。”
“哦哦。”
几名中年妇女只能默默点头,却不敢大声说话,生怕这两位后生直接告发自己。
赵林刚想开口,想把刚才这些中年妇女诋毁罗德文的话,完完整整的告诉他,可却被顾晨一把抓住了手臂,硬生生的压了下来。
见大家气氛古怪,罗德文也是不明觉厉,淡笑着问道:“怎么了?怎么感觉你们怪怪的?”
“没什么,大家刚才夸你来着,现在你正好过来,她们都有些不好意思。”顾晨话音落下,瞥了眼邻桌的中年妇女们,问道:“我说的是不是?”
“是是是。”胖胖的中年妇女表情尴尬,淡笑着说:“刚才我们夸你长相英俊,一表人才,能够去老廖的闺女,那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是啊。”又一名中年妇女接话道:“听说你当初来你老丈人家的猪场做兼职,别人都吃不了的苦,你能吃,可见你这小伙人品不错。”
“是啊,老廖能把你招进家门,帮助他一起经营事业,那真是眼光独特。”
……
几名中年妇女开始没羞没臊的吹捧起来。
刚才那些唾弃的话,转眼间抛到九霄云外。
活生生在顾晨和赵林面前,上演了一处小丑的自我修养。
新娘哈哈的大笑起来,指着邻桌几名中年妇女道:“不是吧阿姨?以前你们可都是吐槽别人,夸别人,可从来没见你们害羞过,今天这是怎么了?感觉这还是你们吗?”
新娘似乎非常了解这些女人,没事嚼舌根什么的,那都是家常便饭。
可现在竟然在老公罗德文的同学面前,忽然变得客气起来。
新娘感觉不可思议。
但憨憨的罗德文并没有这样认为,只是举起酒杯,道谢着说:“想不到我在这里这么受欢迎啊?谢谢你们,我跟我老婆敬你们一杯。”
大家闻言,也都相继拿起酒杯,开始回敬祝福语。
看得出,今天的罗德文很开心,可能作为曾经的边缘人物,罗德文从来没有享受过做主角的滋味。
但是今天,两位最好的兄弟,见证了自己成为焦点的时刻,罗德文已经非常满足了。
敬完邻桌的中年妇女们,罗德文特地向顾晨和赵林隆重介绍起自己的爱人:
血裔騎士
“顾晨,这就是我的新娘,廖倩倩,怎么样?”罗德文笑得很开心。
顾晨默默点头:“新娘很漂亮,罗德文,你好有福气啊。”
“害,哪里哪里。”罗德文摆了摆手,也是淡笑着说:“我也就是走狗屎运,不过你们也要加油啦,争取早日喝到你俩的喜酒。”
“哈哈。”闻言罗德文说辞,赵林举起酒杯道:“说实在的,老罗,我认识你这么多年,初中咱俩是同学,大学还是同学,还是室友,我从来就没见你像今天这样自信过。”
说道这里,赵林心里五味杂陈,举起酒杯道:“我们这些老同学当中,你罗德文可谓是捷足先登了,你是最早结婚的一个,祝你早生贵子。”
“谢谢谢谢。”得到好室友赵林的祝福,罗德文眼泪都快激动的掉下来,也是一个劲的说谢谢。
身边的廖倩倩见几人聊得开心,也是不由分说道:“老罗平时话不多,见人也不太会说话,但是见到你们,感觉就很不一样,而且听说你们当初,对他帮助很大,是他最好的兄弟。”
“今日一见,果然很不一样,都是一表人才。”
说道此处,廖倩倩顺便问道:“对啦,你们两个有女朋友没?”
“没有,我们两个都没女朋友。”闻言廖倩倩说辞,赵林回答那叫一个快。
廖倩倩抿嘴一笑,对着不远处的廖晴道:“廖晴,廖晴你过来一下。”
廖晴此时正在跟朋友闲聊,被廖倩倩一叫,瞬间扭头诶道:“在呢。”
一路小跑,廖晴来到众人面前:“怎么了倩倩。”
廖倩倩指着面前的顾晨和赵林,笑孜孜道:“这两位都是单身,看上哪个?赶紧的,联系方式要过来。”
“倩倩。”感觉廖倩倩也太直接了,廖晴直接脸都红了。
廖倩倩笑笑说道:“我这位好闺蜜,跟我都是一个村的,从小就是好同学。”
“这些年一直在外地发展,忙前忙后的跑业务,虽然赚了不少钱,可就是没时间谈恋爱。”
瞥了眼顾晨和赵林,廖倩倩又道:“正好,你们几个都是单身未婚青年,就不考虑一下彼此吗?近水楼台嘛。”
如果你的心曾經悲傷七次
“好啊好啊。”闻言廖倩倩把话说的这么直接,赵林则是不知廉耻得直接答应。
要知道,这也是今天赵林来这的目的,就像借着罗德文的婚宴,多认识一下同龄异性。
廖晴他是中意的,现在正好又有廖倩倩做引荐,所有条件都齐全了,赵林自然是高兴的。
可这下却难倒了新郎罗德文,罗德文靠在廖倩倩耳边小声道:“倩倩,可是我这两位同学,怎么分你这一位闺蜜啊?”
“你傻呀。”感觉老公为什么问这么愚蠢的问题,于是廖倩倩又小声回应道:“二选一,淘汰制,男多女少不是基本的社会问题吗?”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