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ue892精华都市小说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第二百七十五章 那你就叫羅素叭(第三更,爲催更圈催更邀請函活動加更)推薦-kgwxe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你说的是哪位‘乌鸦’阁下?”
在对方重新换好衣服、并对膝盖和小腿做了简单的包扎后。
安南在子爵府的客厅,对他严肃的询问道。
经由卓雅的检查,子爵的妻子与孩子,不出意外的也已经被蠕虫咬噬过了——在他们的胸口上都有着蠕虫之环,应该就是被蠕虫咬噬过的子爵亲自传播的。
考虑到之后或许还有点用,他们两人在视觉、听觉和行动能力被西酞普兰瘫痪掉之后,就被抓了过来丢在了墙角。子爵府的仆人们也被他们检查了一圈……其中有接近一半的仆人,已经被悄无声息的置换了。
在得到安南的允许后,他们都被玩家们杀死——剩余胸口没有蠕虫之环的仆人,则被集中关在了几个房间中。至于他们是处死、被监禁、被流放亦或是作为子爵叛国罪的人证戴罪立功,就要等待后续专业人员的讯问了。
萌動網遊:高冷校草快接招
至于眼前这个男人——他是必须立刻进行讯问的。
但好在,对方似乎并没有抵抗意志。
“当然是杰兰特伯爵。”
明明说着自己为他国情报部门服务的言语,但男人却没有丝毫避讳。
“你是三眼乌鸦?”
“不,我只是接受了杰兰特伯爵的雇佣者——我的名字是雅各布,陛下。人们管我叫‘万能钥匙’,也有人尊称咱一句‘洞开者’。”
有着一头枯草般的黄色短发的中年男人眉飞色舞的说道。
为了防止他做什么不好的事,他被卓雅用简单的方法束缚了起来——短时间内束缚一个仪式师的办法很简单,就是逼迫他两手合十、并穿上只有一只手的手套。
笑傾三國 夢三生
手指不能动、两掌不能分开的话,绝大多数的仪式就完全无法使用了。稍微讲究一点的是戴上铁手套和枷锁,但面对自愿接受束缚的仪式师,一只手套就足够了。
让卓雅不太高兴的是——这是安南的手套。
“听起来像是小偷。”
卓雅双手抱胸,冷不丁说了一句。
无论是试图袭击安南、亦或是协助极北兄弟会、再或是作为三眼乌鸦派来的间谍……以及用那肮脏的身体弄脏弄坏了安南的手套,都让她对这个看上去有些轻浮的男人没什么好感。
“您说咱是小偷,其实倒也没说错啊,大人。”
但雅各布显然对卓雅冰冷的目光没有任何畏惧,也对她轻蔑的说法并无半分抗拒。
他只是嬉皮笑脸的说道:“我所擅长的仪式,就是潜入、搬运等类型。不光是能进得去,关键是能搬得走——我曾经在联合王国,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把一个小贵族的家里搬得只剩墙了。”
家徒四壁可还行。
親,女配是無辜的! 小姑子
“说重点。”
安南平静的说道。
“啊,总之就是……我在五年前,就被乌鸦阁下派到了凛冬来。目的是加入极北兄弟会这个极端组织,并为他们服务。”
雅各布补充道:“但在去年年底开始,我就接到任务——如果他们试图对安南陛下不轨,就试图进入到行动中去、并暗中保护安南陛下。
賢妻風光逆襲
“向老祖母发誓,我绝对不会对安南陛下下手……那个混乱无比的传送法阵ꓹ 虽然可能会让安南陛下眩晕一阵子,但它是绝对安全的!”
头发乱如枯草般的男人连忙解释道:“我会将所有被捕获到的人单独传送到有一定间隔的地方——但并不是他们指定的那个位置ꓹ 而是我事先安排好的安全屋。
“我把镜子布置的这么乱,不可能是用来防止你们追踪的啊!不然的话,我直接设置成镜子完成仪式后自动破碎不就完了吗?我把镜子布置的这么乱ꓹ 就是为了让他们看不出最终那面镜子的方位在哪里……”
“这很合理。”
安南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但我仍然希望与杰兰特伯爵对话ꓹ 来确认你的说法。”
諾爾傳說
“……我没法和杰兰特伯爵对话的。我们是单向联系,只能是他主动向我提出任务。”
雅各布耸了耸肩:“不过您有什么话ꓹ 说就是咯?”
“什么?”
“我的瞳孔中刻有【乌鸦之眼】。我所见的一切ꓹ 都会被‘三眼乌鸦’看到——负责我的三眼乌鸦精通唇语,您想说什么都会被汇报到乌鸦阁下那里的。”
听到这话,卓雅的脸色变得更黑了,明显的杀意从她眼中溢出。
廢材藥師 笑爾不語
若非是安南看起来暂时不想杀他,仅这一句就足以判他死刑——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卓雅的脸……和佐尔根的半张脸。
虽然“十指”的身份不算是非常重要的秘密、暴露出来也不会有什么特别大的影响,但卓雅与佐尔根作为无名指和小指,都是不常出现在人前的职位ꓹ 他们至今为止的身份都尚未被其他国家的情报部门所揭露。
而如今,因为这个人ꓹ 他们的身份平白无故被暴露——卓雅想杀了他的心都有。
但反过来说ꓹ 三眼乌鸦不愧是以老乌鸦一人为头脑的情报部门——杰兰特伯爵的智慧的确名不虚传。
这里的确算是他们胜了一筹。
鳴天傳 沈沙四海
枯草色头发、浅绿色瞳孔ꓹ 给人以一种脏污感的中年男人ꓹ 露出一个缺了半颗牙、不怎么好看的笑容,笑眯眯的说道:“不过我倒是有另外一件事ꓹ 可以证明我的无辜。”
這個福晉不太冷 月下微塵
“说说看。”
“那头霜兽认识我。”
雅各布明确的答道:“因为是我把她带过来的——反正我不可能把安南陛下传送到他们指定的位置ꓹ 那么我这次就回不去了。
“而我知道德米特里殿下在寻找她。而极北兄弟会不久前得到了她……我就打听到了消息之后ꓹ 把她从笼子里偷了出来,放到了山腰处。您可以直接问她。”
“叔叔说的是真的吗?”
安南将白色的幼兽从自己怀里捞出来ꓹ 轻声询问道。
奶白色的幼年狐狸狗乖巧的点了点头。
……所以,这孩子才会在半山腰的这种地方出现吗?
“这个理由可以。”
安南的面色缓和了些许。
史上第一头人形霜兽,对极北兄弟会的意义重大……有智慧、能说话的霜兽,意味着可以驯化——无需冬之心也可以操控。她是雌性,则意味着可以繁衍。
……不对。
安南突然意识到。
不能把她交给傻瓜哥哥……以德米特里对狼人的敌视与仇恨来看,指不定就会把她养大了然后拉出去配种。
安南总觉得这种事,德米特里是做的出来的。
嫡親貴女
……姑且还是养在安南这里吧。
不知为何,安南对她感觉特别亲切。远比其他的霜兽要更加亲切……
“我得给你起个名字,小家伙。”
安南思索片刻。
随后,他突然露出笑容。
安南想到了一个好名字。
他生前所在工作的“无貌之神工作室”里,有一位同事和安南关系很好。他同时还是安南的舍友,也是安南的大学舍友……与安南不同,他是真正的“可爱的男孩子”。
九霄奔雲傳
众所周知,舍友之间得关系互为父子。
前世没能成为你爸爸,这一世你就变成我闺女吧。
“——你就叫罗素吧。”
安南包含恶意的慈祥笑容中充满了父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