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zjg6g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笔趣-第一三三七章,蝴蝶推薦-ak66z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那里是处‘乱流’。”
秦昆回来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乱流就是因果线交汇之地,科学家早就提过宇宙上原本没有时间的概念,只有空间。
进入乱流后会进入过去的‘空间’领域,虽然时间概念上,它是‘过去’,但空间概念上它的独立存在的。
过去某时某刻如果是一个盒子,那么回到过去就是回到那个盒子里。
只有空间位移,仅此而已。
时间只是起初便于理解的辅助条件,比如唐宋元明清,时空穿越看似回到了过去,其实就是从‘现代’这个盒子的孔隙,进入到名叫‘唐宋元明清’的盒子。
这不是秦昆听哪个大科学家说的,是楚千寻说的,烛宗本事在某些方面就是这种诡异的概念。
楚千寻上学时学的物理,一些玄门秘语解释不了的事,她也会用自己的方式理解。就拿普通盒子来举例,人不可能进到盒子里,但投影可以,烛火映照下,人的投影可大可小,进到盒子毫无毛病。
这和主流理论中,高维世界的投影可以进入低维度是异曲同工的。
韩淼抖着腿,眨着眼睛。
宁不为抖着退,抽着旱烟。
马晓花也快抖起来了。
这都啥玩意啊……
“当家的,你就说咋办吧。”
“别急啊,我还没说其中投影所需的能量概念呢,这阵子楚千寻给我讲了不少,让我说完。你们看到了,爆气就是阴阳之气分离再次相撞后产生的能量,这能量也能用于空间位移上,你们就当是推进器也行……”
“打住!”
宁不为用烟锅在脚底板磕了磕,“咱们秘门可不兴这套说辞啊,道可道非常道,讲的越明白,疑惑越多。楚老仙的师父洪翼就因为迷失在因果线里疯了,然后被左师叔弄死的。你可别着了他孙女的道……”
这是偏见,也是传统的观念。
我的老婆是上 天從月
秦昆不能说宁不为是错的,究其根本人的意识所不及的地方,总会吸引人探索,如果是死路就会钻牛角尖。
大小姐有见识,但也有钻牛角尖的先兆了。
马晓花附和道:“外道术法,修法不修性,我生死秘门是性、命双修,唯独不重视法。师父之前都说这是奇技淫巧,不登大雅之堂。”
年轻时柴清蓉教育过马晓花,为的可能是不让她陷得太深,秦昆被二人说了一通,耸了耸肩。
“我也不想提这些,但大小姐算过,之后这类话术得多说,于我扶余山有益。”
“为啥?”
“安抚人心呗。这些说辞才能安抚人心啊,西方心理学一样,有些状况明显是中邪,但还得说是什么什么障碍,为的就是把普通人绕进去,让他们不会因此加深心病。你们那套神仙坟头几炷香的,也该换换了……”
呃……
死神見習師
秦昆收尾的解释二人还是能听得进去的。
天大地大道理最大,秦昆讲的道理没毛病。
“罢了,韩淼。”
“嗯?”韩淼都快睡着了,鼻涕泡爆掉,惊疑看向秦昆。
“明天我跟你走一趟。”
……
翌日。
东韩村就韩淼的地没收完,大早上他扛着锄头,秦昆提着镰刀,天蒙蒙亮就出了门。
“秦师傅,让你下地干活不合适吧。毕竟是客……”
“少废话,我手生,你得指点指点,不过力气是有的。”
太阳冒头前,大片庄稼已经收完了,韩淼惊愕于秦昆的效率。
好家伙!天生干农活的一把好手啊!
这效率,等于请一台收割机了。
秦昆所过之处,麦子完好的堆在旁边,甚至扎成了捆,韩淼说这样就可以了,之后打谷脱壳都是收完的事。
一排又一排麦穗倒下,有些被鸟快啄完了,秦昆还逮了几只‘飞贼’,中午可以烤了加餐。
“玉米地容易伤手,戴上手套!”
韩淼见到秦昆再次进入旁边的田里,大叫提醒。
有的农户早就起床了,开始烧秸秆。
秸秆可以肥地、可以杀虫,是旧时的耕作中一个环节,为的是来年有个好收成,但这些年已经不提倡这种做法,有了更好的方法替代。
不过还有不少人选择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毕竟方便。
一把火,又一把火燃起。
秦昆停下动作,觉得有些不对劲。
风向不对。
无论哪里点的火,全都在往这片地里吹。
“无量天尊无量天!无量天眼看世间!”
手指竖划眉心,天眼睁开,秦昆看见东韩村旁的山势宛若巨型河床,风就是河里的水。
那些风经西北山口而下,来到此地后打了个旋,再从东南流走。
旋涡中心,刚好就是韩淼的地。
“阴蛟缠象?”
秦昆眉头一挑,阵字卷里的风水局啊。
这气脉似蛟,还未成龙,已有吞象之能,现如今只是缠着还未下口,秦昆不解好端端的地方哪来这么险的格局。
对了!
秸秆!
天眼扫过大地,东韩村田地方正,如香烛案台,这蠢蛟把冒出来的烟当供品了!
火一起,风就来了。
谁知道是西北山口的风,还是冷热不均生出的气旋,眨眼间卷着烟雾席卷而来。
韩淼暗骂一句,早就习惯的站在那,被烟雾卷入。
消失的前一刻,一只手搭在他肩膀。
“走,看看去。”
风卷云涌,烟雾聚而后散。
还有淡淡的烟雾围在周身,二人已经看清了路了。
土地是之前的土地,庄稼却不是之前的庄稼了。
韩淼从烟雾里走出,看到附近忙碌的农户,捂住额头。
紅樓修仙指南 伊萊紋
又特么来了!
这群自称东韩村的人,连收割机都租不起,东韩村哪这么穷啊。
“韩淼!”
“有福叔。”
“干活去!”
“我不是你们村的人!”
“你上次把来喜、来顺打伤了,医药费还没让你赔呢,他们的活你都得干了,要不然就收拾你!”
我……
韩淼倒也老实,似乎怕了对方的毒打,乖乖下地了。
作孽啊。
他们说是东韩村的,穿的也是村里的老人以前才穿的衣服,可自己都不认识。在村子待了三十年了,遇见这种怪事,真见了鬼了。
農門悍婦
没收割机,干活效率很低的,韩淼泼洒着汗水,旁边还有来喜、来顺一家的婆姨监工,他心里一处气没地方发。
忽然,韩淼转眼想到自己不是还有帮手么。
“秦昆!帮帮我啊!早早干完活早早回去!”
韩淼找着秦昆的影子,忽然僵住。
田间地头,凶恶如鬼的有福叔端来桌椅板凳,和秦昆相聊甚欢。
二人抽着烟对着附近田地指指点点,旁边还有几个漂亮村姑递糕点。
我特么的心态崩了啊!
什么情况?
“秦大哥,这是家里做的糕点,你尝尝。”
韩有福的大孙女出落的亭亭玉立,已经17、8岁了,农村这个年纪,该到相亲出嫁的时候了。
她望着爷爷和秦昆相聊甚欢,大胆上前,把原先给爷爷准备的糕点送给了秦昆。
“哈哈,客气了大妹子。”
韩有福道:“燕子,小秦把我叫老叔,你得叫他秦叔。”
“不嘛爷爷,秦大哥这么年轻。”
韩有福无奈,给秦昆道:“孙女燕子,韩青燕。这是秦……算了,爱怎么叫怎么叫吧,小秦可是从国外回来的,你不是一直好奇外面吗,问问吧。”
秦昆哈哈笑着:“对,各论各的,燕子,刚听你爷爷夸你,说你学习好。这么刻苦是想去外面闯闯吗?”
“是呀秦大哥,就是家里不让……”
燕子蹲在秦昆旁边,嘟着嘴道,“说要让我嫁人,但我不想嫁。”
“不嫁?好男儿都被别人家抢走了,你再晚几年嫁,就得嫁村头的瘸子了。”
“爷爷!你就是想给家里找劳动力!”
“怎么说话呢?!都是你爹妈惯的!”
都市天龍 流雲天下
燕子流出眼泪,转头就跑。
韩有福望着燕子背影,叹了口气:“惯坏了,别介意。”
秦昆才没介意,他递了根烟,韩有福抽上,旁边多了一个幽怨的面孔。
韩有福一愣:“韩淼?你来干什么!”
韩有福说着,给秦昆道:“这娃子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说是东韩村的人,我从没见过他。他来的那天打伤了来喜和来顺,这几天帮来喜他们收地呢。”
秦昆点点头:“看什么看,干活去啊。”
“啊?你不是来帮我的吗?”
“打了人家,就得担后果。赶紧吧,我看再干一天就完了。”
韩淼还待说什么,发现秦昆眼神不对,挠着屁股走了。
韩有福缩着脖子问道:“你们认识?”
“认识的。”
“嗨,早说嘛!”韩有福很爽快,“来喜家的,来顺家的,剩下的活自己干吧。把韩淼叫来。”
韩有福似乎地位很高,没人敢忤逆,两个妇女也没多说什么。
韩淼来到了二人面前。
“你既然和小秦认识,我就不为难你了,记住,下次冒充东韩村的人我不管,但你要再敢打人,就给我挖石头去!”
韩淼欲哭无泪。
韩有福陪了秦昆一会,也走了。
田边,韩淼坐在板凳上吃着糕点,囫囵说道:“秦师傅,你人缘这么广?这是哪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回事?”
“这是另一个东韩村吧。”
秦昆自言自语。
一条发展上和东韩村完全不同的空间。
甚至村里的人都出现了变化。
这条因果线上的东韩村,无意间和韩淼那条串在一起。
秦昆喝着粗茶,不断品味其中的奥妙,一时间觉得四野寂静。
“因果线交织吗……”
桌上散落着玉米穗,秦昆捻起两根平行摆放,觉得不对,然后又把第二根绕了一个圈,相交穿过第一根后,尾端再次分开。
韩淼不知道秦昆发什么呆,但是不干活还是很舒服的,他便坐在旁边,静静看着秦昆摆弄着无聊的玉米穗。
一根又一根被摆上,秦昆好像找到了新玩具一样。
他显得极有耐心,这些玉米穗甚至被秦昆编织成网,组成了一块小破布。
“因果线……平行空间……”
科幻电影秦昆看过不少,有些大片一开始,就是呈现矩阵的地球码放在一个平面内,被纪录片渲染成平行时空来解读。
秦昆‘啊’了一声,看向玉米穗织成的网上,大大小小的节点。
那都是相交的网点。
“韩淼。”
“嗯?”
“别怕!”
“我怕什么?”
“刹那岁月……”
“刹那岁月?”
“刹那岁月无限长……”
“尘埃因果映流光……”
“鲲鹏击水龙吞象……”
“仍是蝴蝶梦一场。”
逍遥阵!
秦昆横刀大马坐在椅子上:“我们果然是虫啊……”
“什么?”
韩淼更不解了,忽然看见秦昆抬手拍下。
一抬一拍,桌椅茶水炸响,化为漫天齑粉,韩淼耳膜几乎被震破。
秦昆十指张开,在空中抓动,无数晶莹丝线被抓住,随意堆放在身旁,那些丝线越来越多越来越密,丝线再晶莹,堆积多了也难免朦胧,周围一切都在朦胧的丝线之外,秦昆的手不停地抓向四周,不知道挥舞了多久,韩淼发现这里就剩他和秦昆了。
那些丝线里有无数彩色光点,不仔细看什么也看不到,哪怕仔细看,以他的目力也只能看见不到10像素的微弱斑斓。
大地被包裹,血液在翻涌,阳气化火熊熊燃烧,连风也被抓住。
地水火风!
秦昆终于停下手。
樂神無敵 一桶布丁
“我们果然是虫啊……蝴蝶就应该待在高处。”
一念起,巨大的裂帛声从头到脚出现。
不是人裂了,是周围裹挟的因果线裂了。
韩淼看到周围仿佛裹了一层茧。
接着,那茧无端裂开。
“乾坤新裂……”
秦昆仍旧念念有词,“生!灵!脉!”
異界召喚之神豪無敵
这句念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咒语,自己今天才有了彻底的感悟。
灵脉啊……
山在地上行,气在地下走。
灵脉就是山川精华。
自己一身艮术,修炼成山。灵脉不是汲取大地的灵脉,而是自己的!
自己就是浑然一体的山。
灵脉就是自己的一身所学。
茧裂,紫金色的光芒出现。
周围再也不是独立的阳间或者阴间,他脚踏阴阳,感受着万物,万物感受到了秦昆。
“鬼神惊骇……”
“一束光!”
茧彻底裂开,紫金色的光芒从茧里透出。
此刻,华夏,日本,南洋,西方。
无数擅长卜算的先知、巫祝,齐齐望向华夏的方向。
好像什么东西出世了……但他们又看不清。
颠顶的几位先知,包括南洋白象龙普,郇山隐修会的先知,教廷的圣廷祭司,在自己的卜算法器中,猛然看见一只蝴蝶。
这是什么预兆?
没人解释的了他们的疑惑,也没人解释的了韩淼的疑惑。
因为下一刻,韩淼觉得自己飞了起来。
蝴蝶就应该待在高处?
这是韩淼之前听秦昆提起过的一句话。
莫名其妙,神神叨叨的一句话,说完没多久,他们真的待在了高处!
俯瞰,几十个、不,几百个、不,成千上万个东韩村罗列成矩阵,码放整齐,出现在眼前。
郇山隐修会,先知猛然睁眼:“那只蝴蝶要煽动翅膀了!”
他将法器插入面前的水中,猛然搅动起来!
白象龙普也颤巍巍地伸出手,想把火焰中那个蝴蝶的翅膀拔掉。
亡者歸來 依然安靜
秦昆抬头,天地间无数个东韩村出现,让他有了更为广阔的视野。
“原来如此!”
秦昆大笑。
下一刻,空中多了一根棍子,不断搅动。
周围热浪翻腾,自己的意识似乎都沸腾起来。
沸魂之海?
秦昆看见无数个东韩村被搅碎,再这样下去,自己恐怕回不去了。
“滚!”
抬手,秦昆的手掌无限变大,握住了那根棍子,猛然一折。
郇山庄园密室,先知从水里拿出只剩半截的法器,怔怔出神。
秦昆觉得飘在这里很累,他急速下落。
忽然一只手凭空出现,朝着他抓来。
“没完没了了?”
随手一掌打去,白象龙普手骨折断,从火焰里缩回,他揉着疼痛的骨头,微微叹息。
嗖——
几乎是瞬间,秦昆落回东韩村。
“秦师傅……刚刚那是怎么回事?我们要不还是飞一会吧……回去还有点冷。”
閨門春事
周围烟雾弥漫,秦昆一脚踹在韩淼屁股上。
韩淼连滚带爬冲出浓烟,一抬头,是媳妇芬儿,旁边站着宁伯和马神婆。
呃……
回来了?
才干了不到半天活就回来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