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vlnrs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第七百九十五章 出來一戰讀書-epkvm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
“跟着我走,这是天象混乱,敌人所用宝物威力太强,反而不能持久,这天象改变不久就会消失,咱们只需要熬到天象改变消失就安全了。”
蓝炎似乎很有经验,带头往前,众人跟着蓝炎慢慢前行。
不管是蓝炎、李古剑还是陈不苟都很紧张,唯恐敌人出现,只有肖沐巴不得敌人早点出来,十分放松。
十几分钟之后,一个声音突然自前方响起,“是护村队的人吗?”
这突然出现的声音让众人心生警惕,肖沐趁机前望,利用灵眼,看的清楚,发现在一百米之外,站着一个五十出头,境界大概在阴神境中期的相貌普通蓝色牛仔裤黑运动鞋配黑T恤男子。
“我是护村队的蓝炎,你是什么人?”
蓝炎大声向前方黑暗中询问,眼睛却并没有盯在男子身上,显然并不像肖沐一样能够看清楚远方情景。
“原来是护村队的蓝队长,我是于家刘荣,奉家主之命,请蓝队长暂时前往于府躲避,等待天象改变消失。”
刘荣的声音变得平缓下来,吐字清楚,使用了真实之力传音。
“于前辈,于家居然也被困在混乱天象里面了?”
蓝炎有些惊讶,但听说于家也被困在混乱天象中时,明显松了口气。
“是,整个于府都被困在里面了。”刘管家说的很坦然,并没有因为被困而慌乱。
“刘管家稍等,我和同伴商量一下。”
“蓝队长还请尽快做决定,敌人随时可能出现,现在只有于家才可保你们平安。”刘荣语催促。
“稍等!”
蓝炎回应之后,转过身来,面向肖沐等人,“诸位,有一个好消息,于前辈一家和我们一起被困在了混乱天象里面,他的管家邀请我们去于府躲避。”
“这是好事啊,队长,我觉得我们应该去。”
李古剑显得迫不及待,被困之后,暗中隐藏的危险让他感到极度不安。
陈不苟也道:“我也认为咱们应该进去,队长,时不我待,尽快进入于府吧。”
“好!既然你们都觉得我们应该进入于府躲避,那我们就进入于府。”蓝炎郑重点头做出决定,他的想法和李古剑、陈不苟是一样的。
喂!你还没有和我商量呢!
肖沐突然望了蓝炎一眼,他的想法和蓝炎等人并不相同,蓝炎等人都想进入于府躲避,他却想留在外面等敌人出现。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蓝炎转过头来,恰好和肖沐目光一对,接触到肖沐不瞒的眼神,忙道:“忘了问了,言兄是怎么想的?”
“不瞒蓝队长,我想留在外面,等敌人过来。”肖沐说出自己的想法,关键时候,他已经不想继续隐瞒实力了。
于府阵法强大,进入于府,或许可以避免被敌人袭击,但同时也会导致自己无法抓到敌人。
这对本是为了寻找生死宗异变者才跟着来的肖沐来说,绝非正确选择。
“留在外面?”蓝炎眼睛猛的瞪大,“言兄,你可知道暗中隐藏的敌人有多厉害?”
非常时刻,肖沐已经不想继续隐瞒实力,平静回应,“不瞒蓝队长,我见过更厉害的。”
“更厉害的?我不懂言兄的意思……”蓝炎一愣,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有听懂肖沐的意思。
“神灵我都接触过,蓝兄觉得,隐藏在暗处的异变者,能比神灵更加强大吗?”肖沐漫不经心的反问。
“神灵?这……这……”
蓝炎非常夸张的张大嘴巴,神灵可以指代所有拥有位业的异变者,包括山神、土地、门神、灶神、正神。但特指的神灵,却只能指代拥有神灵威权以及全套神灵之宝的神灵位业强者。
陈不苟和李古剑更加不堪,连李古剑这名和肖沐认识许久的熟人都没敢想过肖沐的实力居然能够和神灵抗衡的地步。
蓝炎几乎窒息了,片刻后才惊问:“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言平这个名字,言兄,请问你的真实身份是?”
“那是蓝队长见过的联盟强者太少,我的真实身份就是言平。”肖沐并没傻到随意暴露自己身份的地步,冲蓝炎笑了笑。
“这……”
蓝炎凝滞了一下,不知道是否真的信了肖沐的话,“既然言兄一心要留在于府外面,我也不好再劝了,希望言兄真能有所建树才好。”
“蓝队长,李兄,陈兄尽管进入于府躲避,有我一个人留在于府外面就够了,那位隐藏在暗处的强者要么不出现,只要敢出现,我定把他抓到,扭送护卫队。”
肖沐并没有劝蓝炎、李古剑和陈不苟陪自己留下,反而主张三人进入于府躲避。
外面很危险,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古怪事情,肖沐并不希望别人陪着自己冒险。
“希望言兄成功抓到杀人者!”深深的望了肖沐一眼,蓝炎冲李古剑、陈不苟一挥手,三人便一起向着刘荣所在的方向去了。
和刘荣汇合之后,低声说了几句话,依稀似乎还提到了肖沐,蓝炎略微解释了一下肖沐没有跟着进于府的原因。
随后,刘荣带着蓝炎等三人往于府的方向走去。
肖沐远远看着三人走到于府大门外面,眼看着于府大门的大阵打开,三人平安进入于府,这才向后退开。
他并没有离开于府大门太远,同时担心暗中隐藏的强者不出现,特意装出弱小的样子,一边谨慎异常的假装要找一个地方躲避,一边释放出五行真金之力守护自身。
呼!
无声无息当中,一团巨大无比的黑影突然从天而降,犹如巨山,宏大无比,直接对着肖沐的脸上压下。
呜呜!
左臂傳說 新月之舞
肖沐的精神意识突然沸腾了,神念中燃烧起炙热的火焰。
这巨大黑影一出现,就开始炙烤他的精神,袭击他的神灵相。
是异象修炼者!
肖沐意识到这袭击是怎么回事,立刻平静下来。
这突然出现的袭击,以及夹杂着的强大精神炙烤让他一下子就意识到偷袭自己乃是异象修炼者。
嗡!
星神戰甲
不假思索的,肖沐神念一动,城隍相就产生感应,要从体内冲出。
精神意识中的火焰熄灭了,突然出现的异象袭击不足以炙烤肖沐的精神。
咔嚓,嗖嗖嗖!
枷锁的声音,绳索破空的声音同时响起,一根黑色的柱子突然出现在肖沐的背后。
肖沐身体一紧,背后那根黑色的柱子就在第一时间贴在了他的背上,柱子上九只孔呈九宫方位发出光亮,每一个孔中都射出一根绳索缠绕住肖沐身体的不同部位。
行刑桩!
肖沐心里产生这样的念头,在他背后突然出现的那根柱子,毫无疑问乃是异宝行刑桩。
傲嬌冰山養成記 請叫我低調君
行刑桩出现,九宫孔中分别射出补神绳。
补神绳缠绕住肖沐的身体,补神绳按九宫方位,一出现就发挥出限制的作用,让肖沐立刻感觉到自身实力的削弱,很多能力都被行刑桩限制。
还有一个人!
肖沐瞬间意识到偷袭自己的并非一个人,而是两个,一个使用异象从空中攻击,另一个却突然在自己背后使用异宝行刑桩限制自己。
轰隆!
从天而降的巨大黑影中,一尊神灵若隐若现,这神灵端然正坐,直接对着肖沐镇压而下。
异象袭击无功之后,偷袭者立刻调用了自身神灵相。
“土地神!”
肖沐第一时间认出了黑影中这尊神灵的来历。正面袭击他的这人只是土地神而已,尽管修炼出了异象,但这异象显然不算太强,只是凝聚出了一团模糊的黑影,既没有土地神庙,更没有土地神府。
肖沐继续摧动城隍相,喀拉一声,巨大的城隍相挣脱了束缚,直接从他的身体里面飞了出来。
砰砰砰!
晴日
补神绳和九宫孔限制不住神灵中的正神城隍,绳索一根接一根的断裂了,九宫孔的九个孔则一个接一个的熄灭,在强大的城隍威权面前,这种乙级宝物根本困不住肖沐哪怕一瞬间。
巨大无比的城隍相刚一从肖沐体内出来,就猛烈向上方发起了冲击。
庶女為後 淡看浮華三千
这城隍相巨大无比,和从天而降的土地神相相比,至少是其十倍大。
十倍巨大的城隍相自下向上轰击从天而降的土地神相,一道道金光释放出来,像是有一个巨大的太阳在燃烧。
土地神相同样在散发神威,却只能算是一个小太阳。
十倍大小的城隍相所化金色太阳释放出来的威权眨眼之间就把土地神相的威权彻底覆盖住了。
而在这城隍相的头颅位置,一个更加炙热、更加明亮的元点发出恐怖的光辉,细看这元点,可以看到一个太极球的模样。
这是天元位,肖沐修炼《三元炼相术》的初次成型。
轰隆!
城隍相猛然向上一冲,和土地神相刚一接触,那土地神相就裂开了,被轰飞出去。
“噗!”
“啊~”
受伤喷血和疼痛惊呼的声音自前方几十米之外的黑暗中响起,偷袭者受伤了。
肖沐毫无放过偷袭者的意思,伸手往几十米之外的黑暗中一指,城隍相立刻呼啸着飞了出去,直接对偷袭者展开镇压。
同时,肖沐自身却后退,右手一伸,生死簿虚影出现在手中,随着他的右手高高扬起,手中紧握的生死簿虚影立刻变得巨大无比,像是拍苍蝇一样对着右后方的黑暗中一拍。
“啊~”
“啊~”
两声惨嚎同时从前方几十米之外和右后方响起,城隍相和生死簿虚影分别镇压在两名袭击者的身上。
“糟了!”
听到这惨叫声,肖沐脸色立刻就是一变,五行遁术展开,五遁合一直接向前方遁出。
一具体外完全看不到任何伤势的尸体缓缓栽倒在地上,身上已经失去了任何气息。
肖沐修炼过《三元炼相术》的城隍相威权太强,结果一个镇压就不小心将偷袭自己的异变者镇杀了。
能量+5。
失去气息的尸体已经无法分辨究竟是天外还是人间的异变者,能量点的提升却能证明这一点。
而这人显然是神灵境初期。
“另一人怎么没有?”
女總裁的貼身特工 皮蛋瘦肉粥ai
连杀两人,却只有一人获得能量点让肖沐惊讶,急忙转身向后面那个偷袭者身边遁去。
重生之奪宮
接着,他一眼就看清楚了这个偷袭者的样子,饶是他一向镇定,也不由脸色变了一下,差一点失声大叫。
“陈不苟,怎么会是他?他不是进了于府吗?不好!”
突然想到什么,肖沐的脸色再变。
护村队中有人和生死宗勾结,难怪护村队一直找不到杀人者。
“陈不苟进了于府,很快就从于府里面出来,于府为什么没人拦他?不会于府已经沦陷了吧?”
神級天才 未語淺笑
無限冒險指南 剎那輝煌
“不好!李古剑!”
想到李古剑,肖沐立刻感到担忧。
于府沦陷,李古剑很有可能已经出了意外。
一股紧迫感立刻从肖沐心里涌现。
嗖嗖嗖!
他不假思索的展开五行遁术,遁往于府方向。
巨大的建筑在原地矗立,此时看起来却像是一个阴森的大墓群。
黑光从高空压下,压抑的气息笼罩住于府,无数强横的剑气隐隐从阵法中透出。
于府看起来毫无动静,一点也不像是发生过意外的样子。
“难道于府还没出事?陈不苟离开于府是通过欺骗手段?”
站在于府大门外面,肖沐又疑惑了。
想了想,他右手一伸,对着于府大门隔空连续锤了几下。
砰!砰!砰!
真实之力撞在于府大门上,像是有重锤敲击,洪钟一般的声响远远传了出去。
吱呀!
大门突然一点一点的打开了,发出的声音在这寂静黑暗的环境里听起来格外渗人。
于此同时,大阵竟也突然收敛,一个仅仅只能让一个人通行的洞口出现在大门后面。
从外面看,大阵深处漆黑无比,一眼望去,深邃无边,仿佛联通着遥远的另一个虚空,给人一种一进去再也就会和当前世界断开,再也回不来的感觉,让人不自禁的心生寒意。
故弄玄虚,真以为我不敢进去?
大阵中出现的古怪却只是让肖沐嘴角一抽,五色光华一闪,释放出城隍相护身遁向于府大门。
同一时间,肖沐使用真实之力往大阵中传音,毫无顾忌,“不管你是谁,我进来抓你了!敢不敢出来一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