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都市小说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追求刺激閲讀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刘星想了想,给野原寅卯发了一个比方,“说句不好听的话,普通人在神话生物的眼中,就像野原村长你看到田里的害虫一样,如果愿意的话是可以一巴掌拍死,或者一锄头将其分成两半的,而这时如果害虫的身上有些不干净的东西,那么你就会怕自己伤敌一千,自损八十而选择放他一马。”
“不干净的东西?”
在思考了片刻之后,野原寅卯就意识到了刘星在说什么,所以有些郁闷的说道:“原来还有这种说法吗?没想到我戴的护身符竟然这么。。。呃,怎么形容呢?”
“香菜,榴莲?”刘星笑着说道:“其实这就和香菜榴莲一样,有些人非常喜欢它们的味道,而有些人则是将其视为洪水猛兽,所以你的这个护身符对于神话生物,不,应该说是妖怪来说是很不讨喜的,但是它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干不净的地方。”
听到刘星这么说,野原寅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因为谁也不希望自己没事戴着一个那啥到处跑吧。
“不过有一说一,像这种类型的护身符在保护效果上而言,就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一切随缘了,因为妖怪还是有一定几率会选择动手的,所以你这就相当于是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对手来决定生死,当然了,这也聊胜于无。”
刘星想了想,将镜花拿了出来说道:“这是我随身携带的护身符,不过与其说是护身符,不如说是一种主动的施法道具,可以暂时封印妖怪的行动。”
虽然镜花的卖相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现在已经被刘星给忽悠瘸了的野原寅卯,反而觉得这面残缺的镜子有些高大上。
“那么小哥,你现在是准备去找那只妖怪吗?如果是的话那又有什么是我能帮忙的?”
看着鱼儿已经上钩,刘星便点头说道:“我现在是打算去苦井村一趟,因为我师父听说这十里八乡好像就苦井村没有出过事,所以我师父就怀疑那只妖怪的下一个目标可能会是苦井村,因为这只妖怪还挺懂道理的,知道薅羊毛不能盯着一只薅。”
“这倒也是,苦井村是最近这些年才刚搬过来的,而且这十里八乡的小孩子里有三分之二都来自苦井村,因为其他村子的小孩早就跟着大人去城里生活了。”
野原寅卯说到这里,便露出了一个为难的表情,“那个,小哥你能不能跟我走一趟,我想带你去大树那里看一眼,因为怎么说呢,虽然这棵大树一直被我们野原村供奉为神树,但是我在接手野原村之后总觉得这棵树可能没有前任村长说的那么好。”
说到这里,野原寅卯露出了一丝苦笑,“我觉得吧,可能是我以前有一个生活在城市里的舅舅,所以小时候经常会去舅舅家玩,这就让我和村里的同龄人产生了一些思想上的差距,后来我在成年之后刘直接去了城市发展,这也让我个村里人渐行渐远,虽然关系还是很不错,但是有些时候就说不上话,因为他们的想法和我的不一样。。。比如供奉这棵大树。”
野原寅卯看了看四周,然后才小声的说道:“如果小哥你早一点过来的话,就可以看到我们野原村传承了几百年的仪式。。。虽然在我看来,野原村不可能有几百年的历史,但是从仪式的角度而言的确是挺古老的;在天亮之前,村里的所有人都得早起来到大树旁边,按照长幼顺序进行排位,然后人手一炷香,轮到你的时候就在大树旁边的香炉中上香。”
“上完香之后,就得静等所有的香烛燃烧完毕,然后才能进行下一步,那就是供奉各种各样的贡品,比如常见的猪头,羊头和牛头,以及各种水果蔬菜,不过这些贡品回头都可以拿来做大锅菜;到此为止,仪式还算是挺正常的,就是流程可能长了一点,不过在这之后仪式就变得奇怪了起来,甚至在我眼中还有一些诡异。”
“在这个时候,时任村长就需要拿出一个盒子来进行抽签,被抽到的人就会成为今年的神树守卫者,而神树守卫者每个月都需要在神树旁边的小屋子里住一天,同时还得负责神树的各种养护工作。。。以及将自己的一滴血涂抹在神树唯一露出来的一根根茎上,这就代表着双方达成了契约。”
“这。。。”刘星在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开口问道:“那这个神树守卫者在这一年里会有什么奇怪的表现吗?”
“有!”
野原寅卯非常认真的说道:“据我所知,神树守卫者虽然在名义上只需要在小木屋里住十二天的时间,但是很多长住村里的人都会直接住满一年,而且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几乎不会离开木屋,因为那个木屋里早就放满了食物与水;如果这个神树守卫者是独居者的话,那么他的田地也会由其他人代为耕种,而且不收分文。”
“这看起来好像还不错的样子,相当于是带薪休一年的假,但是事实上却并不是如此,因为我父亲曾经就成为了神树守卫者,当时我也才十岁左右,所以隔三差五就会去见我的父亲,结果他十有八九都不会放我进屋,至于理由则是找都不找,就是不让,而我父亲之前对我非常好,基本上都是有求必应,这就让我对那个木屋产生了怀疑,不过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父亲在离开木屋之后的第三年就死了。”
“我父亲的死看起来像是因为长年劳作导致的各种问题不断积累,并在最后爆发的原因,但是我知道我父亲的身体其实一直以来都很不错,可从木屋里回来之后我就发现他的身体健康情况是一天不如一天,所以我就开始关注其他从木屋里走出来的人,结果他们就没有一个能够活过五年的时间,要知道这其中还包括一些十多二十岁的年轻人,身体一直都很健康的那种。”
说到这里,刘星注意到野原寅卯的表情有些愤怒,但是眼神却有一些惊恐。
见此情形,刘星就猜到了什么,“野原村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想今年的神树守卫者就是你了吧?”
“是的。”
野原寅卯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当我抽出自己的时候,我当时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想要直接放弃村子里的一切一走了之,因为我担心我只要进了那间木屋也会命不久矣,所以我在结束了仪式之后就打算收拾行李准备跑路了,结果就听到小哥你来了,这可是让我大喜过望啊。”
刘星点了点头,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想法,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那棵大树的确是一个神话生物,而它虽然可能是没有智慧的,但是能够通过契约来吸收神树守卫者的生命力。。。或许在那个木屋里还有几根神树的树根。
想到这里,刘星就点头说道:“看来这棵大树的确是有问题,因为我以前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不过像这种树妖是没有什么自我意识的,毕竟一棵树又没有什么脑子;不过这样的妖怪其实是最难对付的,因为它们完全是凭借着本能在行动,所以你根本就猜不到它的下一步。”
说到这里,刘星就起身说道:“不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们现在就过去看一看吧,我得确定一下这只树妖已经到达了什么级别。”
野原寅卯点了点头,连忙起身准备带刘星去看那棵大树,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小智急匆匆的跑进了屋子,将他弟弟神秘失踪的事情说了出来,并请求野原寅卯带人去帮忙。
野原寅卯看了刘星一眼,然后就随便找了个人,让他带着村子里的青壮男子去苦井村帮忙。
在打发走了小智之后,野原寅卯看向刘星说道:“这又是神隐事件吗?”
“是啊,看来我还是晚了一步。”
刘星假装一脸郁闷的说道:“早知道我就应该直接去苦井村,这样说不定还能救下那个孩子。。。”
听到刘星这么说,野原寅卯露出了一个后悔的表情,“这是我的错,我不该拉着你说这说那的,应该直接给你指一条去苦井村的路,结果。。。”
见野原寅卯这么说,刘星就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这不是你的错,野原村长,谁能知道有些事情会发生的这么快呢?”
刘星摇头说道:“不过事已至此,我们也只能接受现实了,所以我们还是先去那棵大树旁边看一看吧。”
野原寅卯有些意外的看着刘星,因为他还以为刘星会直接去苦井村查看情况呢,毕竟在他看来苦井村的神隐事件刚刚发生,刘星现在就去苦井村的话应该会有一些发现。
“神隐事件之所以被称为神隐,那是因为神不会留下任何的线索。”
刘星摇头说道:“所以我可以肯定如今的苦井村已经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毕竟那些妖怪在抓人的时候,往往是会通过空间转换来完成的,这说白了就是从另外一个世界将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抓走,这样才让我们人类形成了凭空消失的错觉。。。好吧,这的确也可以说是凭空消失。”
“原来如此,那我们岂不是根本抓不住这些妖怪了吗?”
刘星摇了摇头,笑着说道:“那可不一定,因为打开两个世界之间的通道很容易,但是想要在第一时间关闭就很难了,所以我师父如果在这里的话,就可以在第一时间顺着打开的通道进入另外一个世界进行追击,而像这类只能通过偷鸡摸狗的方式抓人的妖怪,其实力实际上是很弱的。”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刘星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房间,而野原寅卯则是带着刘星前往那棵大树旁边。
看着野原寅卯的背影,刘星就知道野原寅卯之所以这么容易就相信自己,原来就是被那棵大树给逼急了。
再次来到那棵大树面前,刘星突然就觉得自己身边的空气好像凝滞了一些,让自己的呼吸变得有些困难,脚步也沉重了不少。
但是看着身形依旧自如的野原寅卯,刘星就知道这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当然也十有八九是眼前那棵大树给自己的下马威。
这是心理暗示吗?
刘星深呼吸了一口气,闻到了一股很淡的花香味,但是眼前这棵树上全是绿叶。。。不过刘星可以肯定这花香味就是来自于这棵大树。
看来这香味有毒啊。
刘星一边想着,一边接近着这棵大树。
“呃,泽田先生,按理来说这棵大树在我们野原村是禁止任何人靠近并触摸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刘星从野原寅卯鼓励的目光中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野原寅卯还是希望自己能当那个吃螃蟹的人。
毕竟如果你让一个人在几十年里都不准做某件事情,而且这件事情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就反而会让这个人激发好奇心,变得非常想知道做这件事情会有怎样的后果。
不过现在已经变得真.不怕死的刘星仗着可以重启世界,所以毫不顾忌的伸手去触摸那棵大树,结果在进行接触的一瞬间,刘星就觉得自己的手掌仿佛是被无数根细小的银针给扎了一般,但是这并没有让刘星感觉到疼痛,因为刘星在感觉到针扎的下一个瞬间就失去了对手掌的感知。
简而言之,刘星在触碰到那棵大树的时候,整个手掌就已经失去了知觉,不过还好的是刘星依旧可以控制手臂,所以。。。刘星并没有选择立马放下手臂,解除与大树的接触!
既然想要追求刺激,那就将其贯彻到底咯。
反正现在的自己也死不了。
所以,此时的刘星非但不慌,反而是一脸无所谓的看着那棵大树,想要看看这棵大树还能有什么花样。
至于站在一旁的野原寅卯,则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刘星,因为他从刘星的表情和动作就可以看出事情好像有一点不对劲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