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玄幻小說 斗羅之最強贅婿討論-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擰下腦袋當夜壺?【第二更】看書

斗羅之最強贅婿
小說推薦斗羅之最強贅婿斗罗之最强赘婿
“小刚,你……”
弗兰德压根没有想过,小刚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顿时一副异常不可思议的姿态看着大师。
“这位理论第一的大师,你怎么知道小风他们下午回不来呢,万一回来了呢?你就这么绝对?”
一边,一直看着的独孤博有些安耐不住了。
只看到他一脸别样的朝着大师看去。
其实他知道,小风今天回来的几率几乎为零。
但是对方就这么说着,一直揪着这件事不放。
这显然也不太妥当不是。
当然,最关键的是,对方的话实在是太绝对了。
他怎么知道小风他们今天一定回来不了呢,万一对方今天回来了怎么办。
“独孤博大长老,有些事不是我说的绝对,是因为事实就摆在眼前,就好比我现在吐一口唾沫,最终掉落在地上或者某个人的身上那是事实,难不成对方还会飞上天?”
大师对着独孤博回答道。
“可你话说得这么绝对,那万一对方下午回来了呢,你如何找台阶下呢?”
独孤博又问道。
“刚刚某个人在质疑我,确实,在战斗方面我不如你们,但在理论的研究,我称之为第二人应该没有人敢说第一吧,如果秦风他们下午就能回来,我直接把脑袋拧下来给你们当夜壶用。”
只见到这个时候的大师,异常自信的对着独孤博说道。
“哦?小刚,你这么自信的吗?”
弗兰德在一旁听到这一句话之后,神态别样的看着大师。
居然说用自己的脑袋给别人当夜壶。
如果小风他们真的回来了,该如何收场?
难不成真的把脑袋拧下来?
显然不可能吧!
“我说的所有话都是有实际的理论参照的,你以为我空口白牙没有一点依据就在这里乱喷?!”
大师对着弗兰德说道。
整个言语之中充满了不屑的神色。
“好啊,那我们就等到下午吧,希望大师你的脑袋不用被拧下来当夜壶用。”
独孤博语气十分冷淡。
“我也希望独孤博大长老你说话的时候,能尽量的去参考各方面理论,考虑一下从这里到神界需要多长的时间,然后再跟我抬杠。”
大师直接回话独孤博。
他的亲传弟子唐三现在是海神。
他知道独孤博绝对不会对他做什么事情。
所以他觉得自己就算言语犀利也没有什么事。
而且这就是他玉小刚的风格。
“呵!”
独孤博冷哼了一声。
一个80级刚刚出头的蝼蚁,竟然敢在这里说出这么狂妄的话。
甚至还指导他这一个极限斗罗。
狂妄至极!!
“小刚,你真的变了,我原本以为二龙能改变你,然而没有想到,二龙这才刚刚离开没有多久你竟然变本加厉,如果她知道你这样子一定会很伤心吧。”
弗兰德深深叹息了一声,自己这一个昔日的好兄弟已经彻底的变了,变得自己都不认识对方了。
“她伤心又能怎么样,难不成还会跟你在一起?”
大师冷哼了一声,朝着弗兰德看去。
“小刚,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听到大师说出这么一句话,弗兰德整个人一副瞳孔紧缩的姿态看着对方。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的小九九,早在当初的时候你就一直喜欢着二龙,只不过二龙最终选择的是我罢了!”
大师负手而立。
“没有想到曾经的铁三角竟然是一个铁三角恋,当真是有趣,有趣啊!”
就在一旁,独孤博一脸笑盈盈的姿态说道。
整个人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别样神态。
“铁三角也好,铁三角恋也好,似乎跟独孤博大长老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吧,刚刚我都愿意把脑袋拧下来了,怎么,难道独孤博大长老没有一点表示?!”
独孤博的笑声才刚刚响起,只见到一旁的玉小刚直接对着独孤博回怼到。
“怎么,大师难道是想跟我来打个赌?”
独孤博看着大师。
“这是自然,我们两个观点不同,打个赌岂不是妙哉?”
大师又提起了那一件事。
“好啊,既然大师有这个雅兴,那么我独孤博愿意陪陪大师,你想怎么赌?”
只看到这个时候,独孤博说道。
“要不这样,今天要是秦风他们回不来,那么我要你向整个风凌帝国宣告,我玉小刚是理论第一人,是货真价实的大师!!”
大师已经得到了一部分人的承认,但是现在整个风凌帝国上层对他这一个大师非常的不屑。
所以他要得到帝国上层的认可。
“那要是今天秦风他们回来了,你输了呢?!”
独孤博看着大师问道。
“这不可能!”
大师直接回答。
“可不可能有不是你说了算,一切交给时间,既然是打赌,总不能只有我输你赢吧。”
独孤博淡淡的回答。
虽然自己这一边赢的机会非常的渺茫。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但是也有那么一丁点机会不是。
“这个简单我刚刚不是说了吗,如果秦风他们能在下午回来,那么我就把脑袋里下来给你们当夜壶用,这一个我想你应该满意了吧。”
大师对着独孤博说道。
整个人的脸上充满着不知道谁给的自信。
他甚至现在正在幻想整个帝国上层对他崇拜的场景。
所谓的帝国上层就是达到封号斗罗你超级斗罗这一个阶段的魂师。
这些魂师之所以对他不屑,就是因为在玉小刚的实力不足,当然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没有权威的人为他证明。
一旦独孤博声,那么这一个局面将会彻底被改写。
所以今天他跟独孤博打的就是这一个赌。
“好啊,那我们的赌约就至此开始,不过把脑袋拧下来给我当夜壶?我就怕到时候大师你输了耍赖怎么办?!”
如果是其他东西,他独孤博倒是没有什么异议!
但脑袋这一个东西,每一个人只有一个。
拧下来当夜壶这种说法显然是极为夸张的。
“呵,我玉小刚说话算话,只要今天下午秦风他们能回来的话,那么我二话不说直接抹脖子,把脑袋拿下来!”
……
————————
PS:之所以停更了一两天,是因为月初,作者君实在是太忙了,新书那边刚上架都没咋稳定更新,现在稍微好一点,所以就更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