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精华都市异能 白骨大聖笔趣-第356章 第八幅壁畫預言、第九幅壁畫預言、第十幅壁畫預言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第二幅壁画内容是一座浩大石殿,宫殿里有一棵拔天高的神木,尤其是在树枝上还垂吊着一口棺材。
石殿有三座偏殿,分别是左殿,右殿,和后殿。
左殿里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因为壁画年代久远,粗略一数大概站了上百人,这上百人都是身体虚线,而在这上百人的最前面站着六个人,正是第一副壁画的六人,那个无头尸体并不在壁画上。
这六人里的其中五人身体是实线的。
“怎么第二幅壁画上这么多人!”
老道士、祁老头、邬氏兄弟骇然失色喊道。
晋安沉吟道:“第二幅画的意思应该是外头天亮,天地清浊分明,重新恢复阳间秩序,第一幅壁画出现的七人安全熬过一晚,开始去左殿寻找出路。”
“至于左殿里多出那么多人…第一副壁画上的身体虚线,应该就是指死人了,如果身体虚线表示我们中有死人,那这第二幅的意思是,我们落入了死人圈里?”
呃?
都是死人的左殿?
一想到他们不久前几次进入左殿,祁老头几人忍不住打了个冷哆嗦,忽然疑神疑鬼起来,老觉得身边站满了看不见的死人。
“等一下!小哥你说第一幅壁画上的身体虚线代表死人,那,那……”祁老头、邬氏兄弟全都活见鬼表情的震惊看着身边红玉姑娘。
老道士看着这一幕,内心终于平衡了一些,果然只有小兄弟和削剑才是妖孽,其他人才是正常普通人,都没发觉到红玉姑娘是个死人。
晋安此时没心思说这些,他已经迫不及待去看第三幅壁画内容是什么。
第三幅壁画内容有些多和杂乱,分成好几个部分。
先是画出七座偏殿。
但在第七座偏殿发生了大面积塌方,建筑物塌方了近乎一半,连出路都被掩埋在废墟里,无路可走。
一道黑漆漆的裂缝,从地面一直开裂到一面墙上,露出一个深不见底深渊,有六个人站在深渊前似乎正在观察深渊有多深。
晋安惊讶说道:“这幅壁画的内容应该就是六人进入左殿暗室甬道,一路上通过七座偏殿,最后来到坍塌的第七座偏殿?”
“这次到达第七座偏殿的人,再次变回第一幅壁画上的那六个人,看来六个人都会安全到达中庭玄宫,或者我们中要死一人就能解释得通为什么只预言到六个人。”
其实……
晋安心中还有第三个猜想没有讲出来,那就是他们七人中多了一个异数,多了一个连这个世界天机都算不到的异数。
但这种事事关他自身秘密,只有他自己才清楚,所以才没有讲出来。
第四幅壁画内容相较于杂乱的第三幅壁画,则要简单一些了,那是个一条条铁链悬空吊挂着密密麻麻悬棺的漆黑坑洞世界。
那坑洞太深了。
连壁画都画不下。
仿佛一个垂直鬼洞,直通地府世界。
而在鬼洞的密密麻麻铁链悬棺上,出现好几团代表人的模糊人形小黄点,意思好像是代表手举火把或身怀神性宝物的人下入鬼洞。
但是。
这次悬棺上的人并不止六人,而是多了好些人,在他们头顶遥远上方则趴着一个黑乎乎巨形之物。
有点像人。
“这次的壁画内容我知道,那些人形小黄点肯定是代表前面那六人都集体下了深渊坑洞!”祁老头抢答道。
“但这次踩着悬棺走的黄色小光点不止六人,说明会在那里遭遇到其他人或是发生遭遇战。而多出来的人的身体并不是虚线,应该是指并不是死人,而是活人。”
“要我说这里最危险的应该就是趴在坑洞上方悬棺上的黑色巨人了!你们看,其他人都用黄色墨彩描摹,唯有这个巨形之物是用黑墨画出趴在悬棺上的,黑是黑煞,是恶,在民间擅用黑色表示厉魂、死人、丧事,所以这团趴在头上悬棺俯视脚下活人的巨大黑影,必定是个死人!肯定不是个活人!”
祁老头越分析越是觉得自己说得头头是道,精神受到鼓舞,于是抬头挺胸,手举着神性宝物的凑到第五幅壁画前:“让我来继续看看第五幅壁画画的是什么…呃!这,这不可能!”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祁老头失声恐惧叫道。
“你不是挺能的吗,争着抢着要解读壁画上的预言内容,怎么,这次被吓到了?”老道士打趣祁老头,然后也手举火把的凑过去看,结果这一看,连老道士也愕然愣在原地。
第五幅壁画上的内容十分简单,那是一座同样有光秃秃神木的大殿,这里应该是中庭玄宫或天庭玄宫。
但之前在坑洞深渊里的一二十号人,只有四五个人活着回来。
假如说这壁画真是预言到今天,壁画上预言的六人就是他们,那么他们中肯定要一二个人,甚至这回来的四五个人未必是他们,或许是深渊坑洞里的其他人。
也难怪会把祁老头吓成这样。
第六幅壁画是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中庭玄宫发生大面积塌方,建筑物塌方了近乎一半,若没有神木支撑房梁恐怕全部大殿都要被废墟掩埋里了,玄宫震裂开大裂缝,有水倒灌淹没中庭玄宫,冲走所有人,足足有上百人。
晋安猜测那些倒灌的水应该就是地下河流。
第七幅壁画不再是地宫里,而是在废墟遗迹的洞天福地地面,河里漂浮着大量浮尸,浮尸染红了河流。
一头庞然大物似蛟龙的人蛟,从地下破土而出,即便只是通过壁画描述邪性,那人蛟就已经邪异得让人头皮发麻,那是由无数死人缠绕一起的人蛟。
透着邪异与毛骨悚然的恶心。
比已知的任何蟒蛇都还巨大。
人蛟所过之处,洪水泛滥,赤地千里,带来灾祸,那恐怖人蛟正在追杀岸上几人。
……
壁画到此停止,大家扫开灰尘,继续露出后面的壁画预言。
第八副壁画预言的是,洞天福地外的天上太阳被乌云掩盖,暴雨疯狂,阴邑江涨潮,漫过江堤、河坝,淹没一座又一座村庄,赤色洪水淹没千里,全是被淹死的牛羊猪马、妇孺大人尸体,有母亲被淹死依旧死死抱住怀里幼子,有儿子躲到树上,双手奋力托举病重老母亲,最后双双被一朵几人高浪花卷进洪水里,有客船被洪水拍碎在阴邑江两岸的山崖上,数十人掉落进洪水里…这是人道崩坏,人间末日,生灵涂炭,浮尸千万。
这一天,死的人太多太多,就连府城也没能幸免,府城房屋被淹一半,数十万百姓被困府城逃不出去,父子、女眷、夫妻、亲人拥抱痛哭,绝望等死。
军营被淹。
府衙被淹。
酒楼被淹。
大宅邸被淹。
满城建筑都被洪水淹没,其中就包括了一座还未完工的道观被淹没,矮山上的白龙寺大开寺门救人,挤满了逃难来此的哭泣百姓。
在洪水的源头,一尊几丈高的金身大佛陀神像、一大人与一个婴儿干尸、一道士,舍生忘死的冲杀向尸面人蛟。
但他们根本不是尸面人蛟的对手,金身大佛陀神像全身崩裂,婴儿干尸与操控其的大人被打落进洪水里,道士的道袍染满了鲜血,但他们还是视死如归的悲壮冲杀向尸面人蛟,阻止其冲出洞天福地,水淹有数十万百姓的府城。
而在洪水的远处,一头石牛浮出水面,朝府城而来,更远处还有一口白棺破开水浪的迅疾飞来。
“这……”
“那,那座困着数十万绝望百姓的城池…是不是就是武州府的府城?”
如果说之前七幅壁画,在场的人只是吃惊与震撼的话,那么人道崩坏,浮尸千里的第八幅壁画,则让包括晋安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一股寒意从尾椎骨窜上脑门,全身寒毛炸起。
此时再多言语都不足以表达内心的不知所措。
只剩下手脚发冷。
此时无人出声,因为都被壁画上的最后预言给吓到了。
急于求答案的几人,连忙扫开灰尘去看第九幅壁画,结果,第九幅壁画上是空的,上面什么都没有。
大家慌忙去看第十幅壁画,哪知壁画上的内容是一片毫不相干的沙海,那是西域沙漠,沙漠尽头隐隐出现个古国虚影,像海市蜃楼,隐隐现现,有些不真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