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ptt-第二十七章 便當大派送熱推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胜七,原为农家魁隗堂堂主,某日前往好兄弟吴旷家中时,被弟妇田蜜暗算,背负上“残杀兄弟,欺凌弟妇”的罪名承受沉塘之刑,幸得神农堂堂主朱家相助才得以逃生。
此后胜七性情大变,一边寻找死不见尸的吴旷,一边以挑战强者的方式磨练自我为复仇作准备。虽曾多次被七国捕获关入死牢,却总能逃脱而出,最后一次被俘,是败给了当时秦王身边的第一剑客盖聂,后因盖聂叛逃,相国李斯从狱中将其放出,交由中书令赵高管辖。
在一团糟的上古神器争夺战中,胜七却找上离开了据点的农家统领集团,见面二话不说便朝田蜜下死手,被其他农家高手挡下。而就在胜七遭到围殴而陷入险境之时,他名义上的上司赵高带领着六剑奴、掩日、惊鲵一众罗网高手抵达。
——自然,罗网可不是什么具有人情味的组织,他们不是来帮忙的。
“连你都过来了?”赵高能把六名曾经横行天下的剑客调教成‘剑奴’,却无法让胜七这硬骨头折腰。
赵高背负双手,柔声道:“你身上的第二把剑,值得我亲自过来。”
“哼!一如既往的消息灵通啊。”赵高身法奇快无比,就跟练了葵花宝典似的,胜七没有墨迹地装下去,第一时间扯开背后之剑的包裹布,把王牌握在手上。
“轩辕剑!?”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把呈现出耀眼的金色的铜剑上。
只有张良和墨家残党知晓轩辕剑长什么样,其他人想要辨认上古神器,唯一方法是对其输入灵力,有反应的就是正品。
当然,再怎么说胜七也不会为了一把防锈处理做得很不错的普通铜剑扔掉巨阙,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胜七死死盯着赵高,同时不忘戒备着身后的农家高手:“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这不是我下达给你的命令。”赵高摇摇头,阴冷的眼神结合柔和的笑容,让人怀疑嬴政是不是瞎了狗眼,竟然重用这种浑身反派气息的家伙。
“我从未打算听从你的命令,只是刚好你的命令符合我的需求罢了。”胜七沉声道,“待我杀掉田蜜,把吴旷的消息告诉我,轩辕剑我可以拱手相送。”
赵高再次摇头,就像宣布胜七的死亡般说道:“我以前就曾说过一句话,你可以提条件,但不可以不接受我的命令,因为一把再好的兵器,如果用着不顺手的话,也只好毁掉了。”
“前提是你能毁得掉。”胜七冷笑一声。
赵高眉头轻挑,嘲讽道:“你觉得有农家的人相助,你就可以渡过此劫?”
农家嘴巴上嚷的是抢夺昆仑镜,找云无月换取神农鼎以定下一任侠魁,可轩辕剑近在眼前,又有医家和兵家的高手相助,他们怎么可能任由罗网把其夺去。
“我这次找上门来,可没打算洗刷冤屈重返农家,只求替自己和兄弟报仇!”胜七把轩辕剑横置在胸前,闭上眼睛,把体内力量输入其中,“……在你们死之前,告诉你们一件事,东皇钟所说的【凡人无法使用上古神器之力】,其实并不准确。”
“杀!”赵高眉头一皱,立刻下令。
掩日、惊鲵、六剑奴飞扑而至。
(嗡——)胜七猛地张开眼,金色的剑气冲天而起,八人的兵刃还没有落到他身上便被轰飞回去。
“只有神魔才知晓轩辕剑真正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巨大,但凡人拼尽全力也可以引出其一丝剑气——那就足够了!”胜七原地劈砍出九剑,挥出九道迅猛的金色剑气。
一道给掩日,一道给惊鲵,六道给六剑奴,最后一道给赵高。
九人均为当世绝顶高手,尽管金色剑气的飞行速度远超寻常剑气,他们仍来得及凝气举剑格挡……不过,轩辕剑的剑气没有那么容易抵挡,一旦让剑气进入体内,除非找到大妖级以上的高手出手,或是服下高级天材地宝,否则最多只能再活一年半载。
“这、这就是轩辕剑吗!?”唯一没有当场毙命的是站得最远、没有被轩辕剑的第一下剑气爆发击退的赵高,强压下在体内乱窜的一丝剑气,施展轻功逃遁而去。
“哈……哈……哈!”轩辕剑所发出的璀璨金光敛去,胜七单膝跪地,健硕的身躯随喘息不正常地剧烈颤抖。
天下最强的轩辕剑的全力一击,足以全歼人间数十万大军,而要从中引出‘一丝剑气’绝非易事,刚才那九剑不单抽空胜七的大部分功力,还对其身体有相当程度的损耗。
“老金,快将轩辕剑夺过来!”反应最快的是田蜜。
而她的话语,反倒激起胜七的斗志,看上去随时都可能昏厥过去的他竟又重新站了起来:“我还不能倒下……哪怕是死,我也要把你一起拉下地府,田蜜!!!”
“现在的你又能干些…………什么?”田蜜低下头,看着从胸膛处冒出来的剑尖,愣了好一会儿才扭头看向暗算自己的凶手。
那是她最信任的金牌打手‘老金’。
“我今天纠正了一件错了很多年的事,以及正式结束侠魁给我的调查命令。”‘老金’摘下假发,再撕去人皮面具,露出一张年轻了许多的脸容,“……由我亲自报仇,你没有意见吧,兄弟。”
“哈……我就知道你还没有死……”胜七咧嘴一笑,失去胸中一口气,当即跌倒在地上,但只是身体坚持不下去,意识还是清醒的。
“吴兄弟!你这是……!?”神农堂堂主朱家对此变故一时接受不了。
“一切都已成过去了,朱兄弟。”吴旷拔出剑,看都不看一眼濒死的妻子,朝朱家和刘季等老朋友摇摇头,示意自己不想再谈过去之事。
施展步法来到惊鲵和掩日尸体旁,分别摘下他们的面具,随后自嘲一声:“……呵,原来‘惊鲵’和‘掩日’都是熟面孔啊。”
吴旷当下不再犹豫,背起体格比自己大两圈的胜七,看也不看落在地上的轩辕剑,往山林深处走去,留下落寞的话语:“为了一个千仓百孔的农家,你们争夺了这么多年,之后是否又得为轩辕剑争得头破血流,结果被外敌捡便宜?”
刘季耸耸肩,好奇地跑过去一看惊鲵,失声道:“怎么可能,是大小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