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獨仙行-第2110章 患得患失看書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五 初进蛮荒
第2110章    患得患失
山顶上较为宽阔,一座木屋孤零零地耸立,震耳欲聋的雷鸣声从木屋中传出,木屋前正站立着高大身影,面带温暖的笑容,不是步震天又会是谁?
“步大哥!”
姚泽又惊又喜了,一个箭步就站在了对方面前,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此时的空间压力骤增,比山腰处足足暴增了十余倍,可姚泽只是身形一晃下,就跨过了数十丈的距离,步震天面露惊奇,大笑着拍了拍肩头。
“老弟,这一别有一二百年了,没想到你的实力竟突飞猛进,连我都要自愧不如了。”
显然,之前在魔界时,他的神智不清,竟没有认出黑衣来。
“步大哥,你的伤……”
和对方重逢,姚泽的心中充满了喜悦,当初两人从东漠大陆相识,那时候自己不过是位小小的结丹期修士,而对方那时还是九元圣祖的一颗巨大头颅,上面的一根头发都是一件至宝,之后在自己的帮助下,对方重塑形体,自名步震天,完全和九元圣祖斩断联系。
在魔界修士离开之时,对方也终于离开,那时绝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双方会在妖界再次相遇。
“无妨,我之前在圣界中得到了一份上古异宝,无字天书,在上面悟到了一道神通,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到之前的修为,只不过其中过程有些凶险……你呢?这些年你怎么样?上次你灭杀那位灰袍男子时,老哥可在一旁看的惊心动魄……”
两人就这么站着,一直有着说不完的话,这是一种久违的亲情。
“我暂时追随七公子,此人性格豁达,为人豪爽,当初我神智时而迷糊、时而清醒,正是他感慨出手,助我渡过险情,甚至他自己都被我无伤,却毫无怨言。”对于自己的现状,步震天寥寥几句就解释清楚。
“七公子!”
对于此人,姚泽了解的并不多,前几天对方还亲口想招揽自己,却被自己当场拒绝了。
追随者应该肝胆相照,如果步震天开口,他甚至愿意追随,可对于其他人,自己不会如此坦诚相待。
不过他的念头一转,又想清楚了一层,眼下步震天的情形不太稳定,再加上魔界中的本体,那位九元圣祖目前实力如何,都是未知之数,如果依托在闪雷灵洞中,反倒是最好的策略。
恐怖的压力下,二人久久站立,身躯宛如磐石,似浑然不觉。
“步大哥,和我们一起进来的其余八位修士不知道现在何处,要不我们也赶紧去看看吧,免得入了宝山却空手而归。”
“呵呵,怎么可能只有我们十人?老弟还不知吧,每一次排位赛的胜者,都是闪雷族各大势力角力的结果,那些闪雷族人因为血脉受到压制,一生中只能进来一次,可他们会派出各种分身,或藏身某个空间,有的甚至以分魂直接夺舍其中一人……”
步震天冷笑起来,话语却让姚泽吓了一跳。
“啊?还有此事?”
“不用理会那些,我们兄弟联手,即便是那些势力的本尊亲至,也丝毫不惧,分身更不值一提。”
步震天豪气地一挥手,转身朝着那座木屋行去。
远望着这些木屋似岩石堆砌而成,距离近了,二人才发现这木屋极为不凡,木板表面有着丝丝雷芒在流动,同时铭印着密麻的符文,充斥着上古意蕴。
“雷岩木!整个房子都是雷岩木所建!”
步震天瞪大了眼睛,赞叹着,“这闪雷族在上古时期就有如此手段,真不可想象。”
“雷岩木?”姚泽的神情也是一动。
这样稀罕的东西只存在于传言中,甚至有人推测,所谓的雷岩木本不存在于这片天地,应该是和星辰石那般,天外之物。
上古时期,闪雷族却用此物建造房子,奢侈的令人发指。
木屋内雾霭缭绕,摆设简单,除了一张神位供奉在那里,就再无它物,更诡异的,二人身处木屋中,那滚滚的雷声和恐怖的压力都无翼而飞。
“看上面有字……”
姚泽凑到近前,在那块黝黑神牌上铭刻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古文字符。
“齐天尊者!好大的口气!”步震天面露震撼之色。
面对上古时期的绝代强者,两人也没有唐突,恭敬地施礼,这才仔细打量起房间四周,丝丝雷芒闪烁中,墙壁上铭印着各种图纹,有各种飞禽走兽,花鸟虫鱼,还有日月星辰,反倒是人族稀少,还铭刻在角落中。
“说好的机缘呢?”
两人神识扫过房间的每一寸所在,连那些木板间的缝隙都没有错过,半响,他们面面相觑,难掩失望之色。
步震天放下了手中的那块漆黑位牌,果断地离开。
“我们先看他们去哪里了,这空间不过百余处山头,无数年来早已被闪雷族人摸个门清,什么地方有机缘,他们自然最清楚。”
姚泽当然不会反对,只是在迈出木屋的瞬间,二人身躯同时一震,诡异的压力再次不期而至,甚至滚滚的雷声也呼啸涌来。
站立在山顶,极目远望,距离最近的山头也在百里之外,按照眼前的恐怖压力,想要飞过去是绝无可能。
两人都是大毅力之人,自不会轻易放弃了,沿着山路盘旋而下,越往下走,压力逐渐减弱,而来到山脚处,他们惊喜地发现,此地压力只相当于山腰的三成左右了。
换做一般修士,这些压力也极为吃力的,可他们都非常人,毫不犹豫地各自化作一道流光掠出,朝着最近的那座小山极速飞去。
眼前的小山压力依旧恐怖,山腰间一道青色身影正艰难地朝上攀爬着,这是一位初期金仙,容貌颇有几分英气,目光坚定,一口气连踏了十余个台阶,才缓缓地吐了口气,稍停下来,准备下一次再次冲击。
“砰!砰!”
沉重地脚步声在身后响起,这位青衣大汉急忙转头望去,瞳孔却是一缩。
“是他们!”
下方两道身影并肩走来,不疾不缓地,却没有丝毫停顿,无论是姚泽,还是步震天,在之前的排位比试中都有着令人惊叹的表现,这人一眼就认出了来者何人。
虽然不知道这位青衣大汉的名字,姚泽他们还是随意地一点头,脚步毫不停留半分,“噔噔噔”的一直朝上,很快就越过了对方。
青衣大汉脸上神情复杂,眼见着二人站到了山顶,目光中充满了震惊,自己和他们相比,实力竟似有着天差地别般!
只是十几个呼吸之后,此人又震惊地看到,之前消失的二人竟再次返回。
“两位道友,上面……”这人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起来。
“也许有机缘,却不是我们的。”步震天简单地说了句,从其身边径直离开。
他并没有隐瞒什么,两人在那山顶之上,再次见到了一间雷岩木搭建的木屋,里面同样供奉着一道神牌,却再无其它发现。
青衣大汉略一犹豫,目光随即坚定起来,此人修炼至今,能够成就大罗金仙,自然有着非同一般的毅力,脚步一抬,继续朝着上方前行。
而姚泽和步震天接连攀爬了六道山峰,最后都无一例外地空手而回。
“我都不信了,难道那些机缘还会挑拣吗?”
步震天发狠道,终于在第七座木屋中有所发现。
“太川尊者!”
木屋内依旧摆设着一道神牌,上面刻画着“太川尊者”四个古文符号,其余并没有什么。
在二人有些失望地神识扫过时,神牌之上突然发出蒙蒙光辉,滚滚雾霭狂涌,变化惊人!
两人同时大喜过望,神识毫不犹豫地涌出,似乎受到了感应,神牌上光辉大放,古文符号如有生命般流转着异芒,隐约发出大道的轰鸣声。
下一刻,一道炽烈无比的光芒猛地发出,照耀在步震天的身上,整个木屋随着一颤下,竟“滴溜溜”旋转起来。
姚泽大吃一惊,只觉得天旋地转,道道规则之力纵横交织,带着一股排斥巨力,他刚想有所动作,周身压力却蓦地涌来,这才发现自己竟孤零零地站在山顶上,木屋连同步震天都无影无踪了。
“步大哥……”
他有些傻眼,急忙四处眺望,半响后,才有些不甘地放弃了。
这是属于步大哥的机缘,和自己无关!
数个时辰之后,姚泽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了,在步大哥分开后,他接连攀爬了三十多座山峰,竟没有找到一座和自己有缘的,甚至其中有两座山头上的木屋都不见了踪迹,显然已经有缘者捷足先登了……
患得患失,他站在一块凸出的山石上,没有再像无头苍蝇般,胡走乱闯,而是浓眉紧皱,目光落在了天际。
这些山头都是有滚滚雷声不绝,可除了那些雷岩木上,竟没有看到一丝雷电。
闪雷族的祠庙,会少了雷电?
再者,即便在远古时期,闪雷族就威名赫赫,可也绝无可能会出现百余位尊者!
那些齐天尊者、太川尊者应该不属于闪雷族人!
属于自己的机缘不在此地,它们应该和雷电有关……
他的双手一搓,霹雳声起,一道数寸长的电弧就漂浮在虚空,随着紫芒闪烁,一条灵蛇显现而出,在空中略一扭动,认准某个方向,激射而去。
“果然……”
姚泽的嘴角微扬,没有迟疑地,单手附后,顺着那个方向,徐徐前行。
半个时辰之后,眼前出现一座光秃秃的小山,和其它地方没什么特别之处,那条灵蛇“嗤”的一下,就化为一道电弧,溃散开来。
“就是这里了!”
姚泽见状,神情一振,拾阶而上,盏茶的功夫之后,他已经站在了山顶之上,那里同样有一座木屋伫立。
只是他还没来及细看,一道娇笑声响起。
“姚道友,你来的有些晚了。”

Comments are closed.